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时间过得很快。政和七年眨眼就到了岁末。

  益都城中锣鼓欢天,鞭炮齐鸣,因为两个月前就自立为齐王的陆谦,正在迎亲。纵然那扈家女只是一个侧妃,纵然整个六礼走下,只用了短短两个月,说出去都是个笑话。但飞天虎扈成还是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大王可还没有正妻,自家小妹嫁过去,只要能短期内得男,日后一样机会大大的。人扈成聪明着呢。

  这等事本来会成为陆谦的一个小黑点,消息传到东京城了,朝廷略加引导,就能引得无数士大夫众口同词的鄙夷陆王爷粗鄙无理,真粗汉丘八也。

  但是,东京城内正在发生的一场大事,彻底掩盖住了齐鲁的动静。

  宋室迁都了,迁往了西京河南府。

  两边到底是没有谈成,不管是明面还是暗地里。如此,不趁着天寒地冻,梁山贼军行动不便之时,早早的远离东京城这一所处,等到来年梁山泊大军杀到城下时候,岂不是又要担惊受怕?

  可想而知此刻东京城内的百万居民又多么痛恨陆谦了。

  皇帝一搬家,他们可就惨了。东京城的房价、地价都在拦腰砍,如此都还卖不出去。可东京的粮价物价却没有半丝儿降落。因为谁都知道,这东京城日后就要战火不休了,如此粮价怎么会将?百万军民的当世第一大城,一年之后还不知道能剩下多少人呢。

  赵佶以刘韐为东京留守,可后者虽在一干朝臣中素有知兵之能,可手中的兵马却寥寥无几。

  于此般中,某王姓官宦之家忽然死个了女儿,而后其一远房又在近期嫁女,这便是毫无影响力的小事情了。

  只是王仲山自以为自己做的隐秘,却不知道,他这一家子早就在有心人的密切监视下了。

  陈正汇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证据,虽然不是很直接的佐证,可已经足矣证明一些事。世上有一些事情在某些特殊环境下是不需要真凭实据的。

  他快步赶来太学外一处民宅外,叫道:“子正兄,子正兄可在?”他是来寻常同的。

  后者乃常安民之子。常安民则是当年天下颇为闻名的政论家。年十四入太学,熙宁年间进士。知长洲县,有政声。元祐初,擢大理、鸿胪丞.历太常博士、开封府推官等官。绍圣初,拜监察御史。以论熙丰或元祐为非者都有片面之外,应当实事求是,力求公正。又论章惇、蔡京朋党之奸,以为“今日之患,莫大于士不知耻”。绍圣二年,贬监滁州洒税,历温州通判、提点永兴军刑狱。蔡京用事,入元祐党籍,流落至今。

  常同是其长子,现年二十七岁,来京是要备战政和八年之科举,却不料碰到如此情况。

  大宋竟然被梁山贼寇逼的被迫迁都,东京城内的一幕幕,那真的是叫人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陈正汇乃无意中知晓其来历,那瞬间就上了心。

  他两个多月前,担着生死干系才奔逃到齐鲁,投效当时的淄青大都督府。把自家的来历身份一报,当即就被宗泽引荐给了陆谦,后者也毫不客气的给他一危险任务,潜入东京,配合张三,招揽人才。政和八年科举在即,东京城内依旧汇聚了各地来的举子。

  陈正汇的老子是陈馞,乃是首个弹劾蔡京之人。元符二年(1100年),宋哲宗驾崩,端王赵佶登基,蔡京被罢官为端明、龙图两学士,知太原,皇太后命徽宗留蔡京完成修史工作。然不久时,谏官陈馞弹劾蔡京与内侍交结,陈馞获罪被斥退,蔡京也被贬,出知江宁。

  待到蔡京再次复起,那一干政令堪称‘震古烁今’。

  ——废元祐皇后,罢去科举法,令州县都仿照太学三舍法考试选官,在汴京城南建辟雍,为太学的外学,用以安置各地学者。在天下重推方田法【王安石旧政】。对江、淮等七路茶实行专卖。改盐钞法,凡是旧盐钞都不使用,坑了不少人;铸当十大钱,陷害章縡【政敌】所有的兄弟。御史沈畸等因办案不合蔡京意,有六人被捕或削官。陈正汇也因上书触犯蔡京被处黥刑并流放到海岛。

  所谓的黥刑就是刺字。所以,陈正汇从琼州岛跑来齐鲁,一路遮遮掩掩的,真的是很不容易。但是,如今他在东京城内就不需要遮遮掩掩了,因为安道全握着一秘法,先以配妥的药水点去了,后用好药调治,起了红疤,再将金玉细末,涂搽调治,那疤痕自然消磨了。梁山泊一干头领但凡脸上有金字的,皆用此法调理了。

  陈正汇十余年不复中原,相貌早无人记得。此番又褪去了金字,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东京城。

  这常同便是他的第一批攻略目标中希望较大的一个。

  然二人的屁股到底不一样。陈正汇是死心塌地的要翻覆宋室,不然他不会假死脱身,丢下妻儿在琼州岛,自己冒险投奔齐鲁。

  可是常同却不一样,从他能上京备考,就知道他的处境远好过陈正汇。

  但即便如此,常同也不能否认如今的大宋朝真的是风雨飘摇了。

  荆湖的王庆紧随在陆谦之后也称王了,楚王;河东的田虎在夺取了晋州之后,则同样高高兴兴的自称晋王。也就是方腊依旧自称是圣公,可谁都知道,这所谓的圣公与皇帝一般无二。

  眨眼之间,煌煌大宋就已经‘四分五裂’了。

  从本心来讲,常同也甚是看不上蔡京、童贯之流。但他还是不能下决定,弃宋归齐。无奈之下他甚至举出了秦桧的例子,这却是推托之词。

  后者在东京城内还是有点名声的,何况还有王家人在后推波助澜,于是秦桧就被朝廷追封为濮州推官,成为了大宋朝的忠良,而后再册封王氏为恭人。

  朝堂、士林都对齐鲁《新闻报》上的宣传视而不见,但却有不少人进言组建大宋朝自家的《新闻报》。后者之威力,众目可见。

  而前者则就是一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糊涂官司,难以辫清,实质上更无人关心。

  什么秦桧、恭人啊。自从四大寇崛起,大宋都死了多少忠臣良将?虽会有闲心去关心一个小小的秦桧。那大名府死了的王知府,论文名,论声望,不甩掉秦桧三条街。

  现在王恭人殉节而死,等宋室在洛阳城安定下了,王家定然还能再讨一个彩头。而谁都不会关心王家远房有一新寡,嫁给了某官员做填房。王仲山便是如此想的。

  常同却看着陈正汇送来的文册脸色大变,那其一就是王家远房女的嫁妆单子,林林总总,怕是不下三五千贯。“无耻之徒,男盗女娼之流。可恨,可耻。”本因为陈正汇的咄咄逼人而升起的那点不快,也在这些证据面前都化作流水。

  三五千贯钱财,可不是个小数目。这对于军费开销固然是九牛一毛,但要归类于个人,那非是要大富大贵之家才能操办的起来。

  那王氏远亲明显不是。更别说陈正汇送来的还有证据显示,那王氏远亲家中根本就没这新妇。如此再考量王仲山丧女一事,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陈正汇看着常同破口大骂,半响待人冷静下后,才宽慰道:“这般无耻之徒,世间何曾少过,子正兄若是为他们气坏身子才是不值。”

  “宋室虽为正朔,可大树根基已朽,蛀虫无数,神仙也难救。齐王治下却是兴旺蓬勃,百业待兴。大王更是求贤若渴,以子正兄之才,入齐鲁,必得大王重用。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子正兄且莫要自误啊。”

  时代已经不同,伴随着陆谦、王庆、田虎、方腊等人的崛起,赵氏江山似乎已然垮塌了一半。就算是对赵宋再忠贞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国家板荡,天下争龙的时候又到了。

  他们所忠诚的大宋朝似乎还占据着大势,还有西军可以依靠。但如此局面已经足可以叫一些人喜从天上来,自带干粮的前来投奔了。

  陈正汇就是其一。扬州城的陈观、陈益、陈泰父子仨,就是其二。

  对水浒传记得丢三落四的陆谦,自然忘记了这父子三人在原著上,就曾经投靠方腊,引摩尼教兵打过长江来,只是功业未曾人先死。被南下的梁山泊兵马一窝端了。

  可现在。随着陆谦以宋江部为先锋,兵马杀进空虚无比的淮南撒疯,那家在扬州城外的陈家父子,果断的放弃了往日里多有联系的摩尼教,而选择了梁山泊。

  陆谦以陈观为淮南安抚,陈益、陈泰兄弟为兵马使,叫他们悄悄积蓄力量,以备将来。陈家父子便以立民团为由,招兵买马,却不巧收纳了从宋江军中脱离的锦毛虎燕顺。见他武艺不俗,便引为心腹,经观察后又告知详情。因为燕顺这厮平日里对赵宋也不甚恭敬。哪里知道他与梁山泊有这般血仇。燕顺知道实情后面上不动声色,当天夜里就越庄而去,前往扬州城告发了陈家父子。

  陈观如是无奈起兵,攻打扬州城未果,只好向西夺取了泰州。一边招兵买马,向齐鲁求援;另一边也用梁山泊的名头招揽江湖英豪。打算经营泰州、通州的同时,继续对扬州施展压力。

  宋江军则已经夺取了泗州,只是两攻楚州不下。后者的地理位置便是后世的淮安。就只能掉头向着西南的濠州进发。那里也便是后世的凤阳。朱皇帝的老家。

  ……

  今夜月色皎洁明亮,银白色的月光落地面之上,笼罩上一层白银。

  益都牢城营内已经一片寂静,但是张叔夜与张伯奋却如何也睡不安稳,二人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兄弟竟然当了叛徒。

  张仲熊投效伪齐了。

  “逆子,逆子……”张仲熊的下榻处,早早熄灭了油灯。

  只是床榻上的张仲熊,翻来覆去了许久却难以入睡。

  仿佛着了魔,一不伤眼睛,父亲咒骂他的那一幕就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闪过。

  “逆子,逆子。我深恨当初没一把将你掐死,以至于蒙受今日之耻辱。……”

  张仲熊猛地坐起身,望着泛着淡淡银白的窗纸,面色扭曲道:“我不是逆子,我不是逆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