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并不知道自己一双小翅膀已经煽动起了如此大的风暴。一个个两宋之际,名留青史的英雄人物此刻提早十年登上了历史舞台。

  此刻,他正在等着便宜丈人程万里的回话,相信童贯现在还不敢杀人。毕竟时间与安定对于赵氏都是万分珍贵的,杀了程万里事小,惹怒陆谦兴兵则事大。童道夫在这些日子里抓紧时间招募北地的弓箭社,但所集结起的实力比之梁山泊也不堪一击。

  宋江都已经从棣州南下了,棣州城无一个梁山军把守,城门大开,但河北的兵马就停留在城外营地里,看着敞开的城门不敢进去,城中的人看着城头上飘着的梁山军旗号,无人看守,也硬是无人敢去拔下来。

  童贯也好,巡边回来的梁世杰也罢,包括王师中和沧州知府在内,谁也不敢轻易打破现下的平静,再一次惹来刀兵相向。

  “恩相,恩相。万里对朝廷一片赤诚,一片赤诚啊。”

  程万里在童贯面前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二人刚刚相见,童贯就气的怒不可遏,要亲随把程万里推出去斩首,程万里吓成了软骨头虫,而他身后的副使李道却不屑的对童贯一笑,故道出来程万里的隐藏身份来,他可不是俘虏,而是陆谦的便宜丈人,现在更是梁山泊一行之正使。童贯要杀人,是要与梁山泊立下刀兵相见,不死不休么?

  现如今程婉儿腹中已经怀了陆谦的孩子,可见是受陆谦看重的。杀了程万里,杀了梁山泊正使,可要仔细思量后果。

  而且刚才一幕也是奇葩,童贯只是喝令把程万里推出去斩了,对李道这个副手却视而不见。

  后者在汤阴时候被迫上了梁山泊的贼船,半年来过了很长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如今方真正的放开心胸,真正的发力为梁山泊效力。身为读书人,李道自能看得出现今天下的乱局,赵氏有难矣。

  而赵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自己现如今所效力的梁山泊,就是势力最大,最有可乘之机的一个。李道满心的不情不愿不满意都烟消云散了,反而认为这是自己的命运折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这现今做起此行的副使来,也是用心用力。

  一路上对程万里甚是尊重,原因就在于他闺女,还有他闺女肚子里的那块肉。

  陆谦至今还未有子嗣,那潘金莲与程婉儿的腹内骨血,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的心思。这两人之中,李道也是毫无置疑的选择了后者。毕竟潘金莲身份有污,叫李道这个读书人看了就不喜。

  ——话说不曾科场得意的读书人就不是读书人了么?李道言。

  童贯如吞吃了一口翔一样儿,与程万里、李道说话时候,那表情是一个难看。只是老奸巨猾的童贯很快就有了主意,先叫人引这二人退下,而后私下里来见程万里。后者果然如他所想,还是心向着大宋的。

  “例比西夏!”

  书房里,童贯与赵良嗣对面而坐,那赵谭依旧没消息传出,估计是当日死在乱军中了。梁山泊无形中就给赵良嗣剔除了一个最强大的拦路虎。

  童道夫满脸怒气,梁山泊要比肩西夏,这真叫他气不打一处来。天下谁不知道他童贯生平最大的功劳就是打西夏人身上赚来的。梁山泊却要踩着他童贯的肩膀做“西夏第二”,可恨之极。“狂妄可笑,贼子痴心妄想。”这般条件朝廷如何能够答应。

  齐鲁汉地也,可不是河套。

  彼处立下一国,且为汉室,岂不是一天二日了么?

  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不怕满天骂名,遗臭万年乎?

  “恩相。梁山贼寇虽张狂可恨,实则鼠目寸光。既要比肩西夏,那便是说,陆贼其人无意成就天下至尊之位。此于朝廷,乃是大吉也。”

  书房密会么,赵良嗣说话偶尔放肆一些,童贯也不会怪罪。事实上,这一点他已经想到了。

  童贯摇头,“齐鲁临近中原,焉是西贼可比。彼军三五日便可杀奔东京城下,为祸之大,远胜西夏。况乎,焉知道这不是陆贼的缓兵之计。”

  从一个小小的水泊到现在席卷齐鲁大地,童贯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陆谦在齐鲁的统治是多么的不牢固,就似那水中浮萍。陆谦现在就需要时间来夯实自身之基础。

  赵良嗣自然也想到这儿,可是……,“恩相,陆贼需要时间,朝廷一样需要时间啊。”

  不管是与西夏彻底苟合,还是调西军入关,还是重新征召军队,这都需要时间,大量的时间。更不要说现下的大宋朝被打的满头包,不仅山东梁山泊势大难治,江南方腊更是无法无天,都已经建元,都已经有年号了。除了那个不文不类的‘圣公’与皇帝不同,他这跟登基称帝有何区分?

  还有河东的田虎,占据了威胜州和半个隆德府,以及半个汾州,正向南谋取晋州,向北谋取太原,为祸不小。若是西军大军入关,当先分出一支兵马剿杀此贼,好安定后方。

  再有荆湖北路的王庆,兵锋北向南阳,东攻襄阳,西进夔州,南下江陵。也是一大祸患。纵然不如梁山泊这般威胁来的剧烈,可打南阳向北,那就能一路杀奔河洛。

  最后是江南的方腊,两浙路都被彼辈人席卷,匪患不下数十万。日后即便能恢复秩序,也难再获取众多如先前那般的钱粮税赋了。

  整个来看,大宋朝都已经根基动荡,摇摇欲坠也。朝廷很需要时间的。

  对比这等大事,陆谦求娶一帝姬为王妃,倒是一件小事了。虽然这事不可能成。

  只是二人却又知道,如此黑锅是谁都不敢背的。

  “恩相明见。贼我之间,最善之举便是不战不和。”来一次心有灵犀的默契战。

  童贯心头却憋了一个大疙瘩,都要喘不过起来。天下事局变得太快、太快,眨眼之间,繁花似锦的大宋朝,怎的就一片飘零了?

  童贯满脸的黯然之色,要说对大宋的忠诚,这老阉还真有几分。因为他所有的全是都是依附于赵氏皇权,而赵氏皇权在他眼中就是大宋。

  赵良嗣也心中黯然,自己,真的走了眼了么?

  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迅速根据童贯的意思草拟了一封文书,由快马送递东京。

  陆谦回到了郓城,没做多停留,便径直向东平府而去。身后的济州由晁盖坐镇,后者的官职也正式被任命为济州太守。他觉得这知府的名号不好听,一律该府为州,称呼太守;知县也变县令。而至于府,仅留少许地方,长官名号也称为府尹。兵马使由张顺领衔,却并不驻扎济州城中,而是屯驻于梁山泊。

  八百里梁山泊总是陆谦抵挡宋军的一座天然堡垒。

  亏得当初他已经叫人在大寨做好了万全准备,以防陆地决战,这梁山大寨就是牵制宋军的第一法宝。如今只是撤退一些陆战兵力,统兵将领由徐宁变为张顺。而这兵马使就可以看做是老赵家的兵马都监。

  东平府改为济南府,可以说是梁山泊西端的军政中心,由徐宁坐镇,号济南留守,本府兵马使为唐斌。

  在大军从濮州撤退的时候,陆谦就向手下诸将透出一些口信。对于变卦的原由,陆谦说的很直白——他舍不得将半个京东两路的地盘让出去。

  要知道现今的淄青大都督府下辖,可是囊括了除紧挨着京畿路的兴仁府和应天府两地之外的所有州府。同时还拿下了淮南东路的海州与河北东路的棣州。

  那濮州、广济军、东昌府都在梁山泊的版图内。此三州府,陆谦不可惜。但是徐州呢?淮阳军呢?海州呢?更甚是济州、兖州……

  陆谦是真舍不得。

  不要说陆谦舍不得,就是林冲、鲁智深等将听了,也都舍不得。别的不说,就一个济州府,该当怎么办?

  若是按照原定计划把此地放给宋军,以东京城的钱财之力,很快就能在八百里水泊中建起一支规模不小的舰队。再把陆谦他们留下的梁山大寨修整一番,屯驻个上万水陆兵马,到战事再起时,难受的就该是他们了。

  更不要说梁山泊乃陆谦他们的‘龙兴之地’,怎么能丢了呢?文艺点说,这八百里水泊和其中的梁山岛屿上,留下了他们多少美好的记忆与快乐啊,怎么能让给宋室呢?

  于是。当已经身在益都的宗泽、闻焕章他们知晓这一变化的时候,这梁山泊一干人等已经在兴致高涨的讨论陆谦称什么王了。

  宗泽简直要吐血。

  如此大计,可谓‘国本’,岂能轻易变动?要知道这么多天了,梁山泊都还没在徐州等地真正的设官建衙。

  原因就在于它们是计划中的放弃之地。

  但是现在,一遭变了。

  “汝霖兄不准备进言?”闻焕章在一旁始终观看着宗泽表情的变化。他也被这变化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接受了。

  宗泽苦笑一声:“贤弟取笑了。这面上的虚套,多它不多;少它不少。赵宋与我梁山泊终究要一决雌雄。”先前那一套策略是更加的给宋室保留颜面,因为谁也没有料到,大决战会胜的如此明快、利索。

  如今再看时局变幻,先前的定策就未免太给宋室脸面了。

  梁山泊与赵氏可不会因为一张议和约定,或是一场翁婿婚事,就真的化干戈为玉帛的啊。

  “汝霖兄明见。”闻焕章抖着一纸公文,对比这个事儿来,他实则更关注这纸公文。

  秦桧!

  “此人许还籍籍无名,我在东京城外却听闻过这人名头,于士林、市井之中都颇有嘉誉。本以为……”闻焕章言语顿了一顿,接着道:“却不想被大都督亲手杀了。”虽然秦桧死后,十分伶俐又体贴人的秘书乐和轻巧的提醒了赤面虎一声,以至于秦桧房中当即被搜出了不少贵重器物,更是有一箱子小元宝,让秦桧之死变得无话可说。可闻焕章听到的消息却明显不是这样的。

  闻焕章把整个过程说的详细,因为他的次子闻成业乃是陆谦秘书处的少监,也就是秘书处处长。

  宗泽脸色变幻了来,“贤弟,岂不闻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秘书处的工作最重要就是要管住一张嘴,可闻成业这张嘴似乎并不怎么把门。即便闻焕章是他父亲。

  “唉,兄长说的是。二郎确实不便再随大都督左右。可是此事……,我心中实难释怀。秦桧便是得罪了大都督,也该名言是非,杀他个正大光明,何至于莫须有?这“莫须有”三字如何能叫人信服?传扬出去了叫天下人如何视大都督?某更担忧,……有其一便有其二。”今日能如此罪杀秦桧,来日便能这般杀他人。如此心性,岂是英主?日后不是要人人自危。“如此杀人,欲加之罪尤不如也。”

  陆谦如果在场,就能发现闻焕章头顶气柱,此刻颜色已经淡了许多许多。他杀人是一时爽呆,事后则麻烦也叫人爽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