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在阵前露了一面后,便返回中军大帐。他身边的秘书们正一刻不停的在为他整理着地方送报来的公文,以及需要陆谦做决定的批奏。他可没时间浪费在阵前,来看着石砲砸城。

  毕竟是建制初立,事儿必须多,这在他决心搞一套城规格的中枢系统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

  比如那谍报司、医护司、宣政司、工程司、船舶司、军器监、转运司等等,那都可以直接移植到政体中的。但先前时候甚是重要的考功司便分出一半与作训司合二为一,改称兵部,由病大虫薛永领衔。陆谦这显然是在提拔薛永。职责为考功绩效,任免低级武官【现下至营官一级】,负责军需后勤,招募、训练以及分配兵额,提领武学。

  后者就是演武堂的变种,分高中低三等,可以说是等同军校。

  如此虽然没有任免高级武官、领兵和调配兵马的职责,却也被大家理解。因为北宋的兵部就作着同样的工作,长官后勤事务和管理地方的厢军,而负责军令、调动和高级军官的任免有枢密院;有“三衙”统率禁军;吏部负责武官铨选(宋朝元丰改制前由审官西院管,改制后权归吏部)。论实权还不如此兵部呢。

  而梁山军的兵马统帅与调配大权,还有高级军官的任免权利,以及水陆步骑操练,军情声息,边腹地图文册诸多事务,则归五军都督府管辖。

  这五军都督府,前后左右中,分别为林冲、阮小二、鲁智深、杨志、秦明。每军都督府设正印都督一人,左右副都督两人,军正一人【军法官】,左右参军两人,节制中外诸军事。

  陆谦这是学朱元璋,直接取消了枢密院,独掌大权。同时这般多位置,足够他搪塞很多人的。比如那中军都督府的左右两副都督,就是刘唐与黑旋风。

  五军都督府设立下来,最早梁山军整编时候的团正,可以说个个都有了职位。同时他们也间接的与军队之间隔开了一层。除非是如杨志那般直接领兵镇守一方;

  立户部,这个可以说是由原先的支度司改编而来,但税务总局自身例外。二者虽有高下——相差半级,但系统到底不一,我的地盘我做主。用后世的话说,这两者一个是管着这么花钱,一个是管着怎么收钱。由宗泽领衔,蒋敬副之。

  立刑部,此乃司法机关最高官署,铁面孔目裴宣领衔。下属分支有法院和都察院,前者的职责不需多说,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取代了大理寺;后者就主要是御史这一系统,中央与地方,监察御史还是很有必要设立的。只是在成立之初陆谦就给他们制定了一个严格规限——乱放嘴炮是要吃板子,甚至是掉脑袋的。

  你御史监察、纠弹百官,确实很有必要。但那个‘风闻奏事的制度’着实叫他觉得气蛋。作为一个看事儿只看表面的历史小白,陆谦是很讨厌很讨厌‘清流’这个词的。而御史这个词汇给他的记忆那就近乎等同于士林‘清流’了。

  嘴炮无敌,实际工作能力则几近于无。没真凭实据也照上不误,他们可以风闻奏事。看你不顺眼俺就喷你,就弹劾你,就搞臭你。

  如此这些屁的正事儿都不敢的主儿,反而能跳到真正的国家柱石干臣头上张牙舞爪了。

  干实事的人肯定会得罪人,或者被挑出不少错处来,就算你能力无匹,安抚了各方还做得滴水不漏,但你既然要做事就已经留下了把柄了,你名声就不好。

  甚至在明朝中后期,御史们故意找皇帝茬,挨板子搏名声,这种行为叫陆谦听了就恶心。

  所以,他治下的御史,那是被严重消弱的御史。首先“风闻奏事”这个无双技被砍掉了。你要弹劾他人,就要多多少少有点证据,无论这证据是真是假。

  陆谦可以容忍御史出错,甚至这比例还相当大,百分之四十。你一年奏报弹劾之对象,至少要拿个及格分吧?而且你还不能一年到头做乌龟,当缩头王八。那样的话他还养你何用?

  如此必然会给“御史”这一行当带来很大限制。可陆谦手下的御史待遇高啊。将会是高薪养廉的典范,且品级也高,跟明朝的位卑权重的苦逼御史是完全两个概念。

  ——赵氏厚待官员的做法陆谦多多少少也继承了一些,那便是高俸禄。

  这般的法院与都察院,与税务总局与户部的关系一样,后者相差前者半级,但自家的地盘自己当家做主。

  礼部,掌管祭祀、国家典礼,科举、学堂与国家外交事宜。那宣政司就隶属其下,现由智多星吴用做一把手。其地位也与税总同户部的关系一般无二。是以,吏部现如今还只是一个空壳,什么祭祀跟国家典礼,都是虚的。将来的各级学堂与科举和外交事宜,才是礼部职责的重点。由樊瑞领衔,赵明诚副之。

  后者从新闻署一下蹦到礼部尚书,陆谦这不仅是在竖立榜样,更是在犒赏赵明诚的“忠诚”。

  立工部,顾名思义。地位可谓是六部中的最后一个,但现下却是六部当中人马最多的。那旗下下辖建设局【俘虏营】、工程司、船舶司、军器监等等。兵强马壮!金钱豹子汤隆为尚书,玉幡竿孟康、九尾龟陶宗旺副之。

  立吏部,掌管文官的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事务,大权在握,后世就有六部第一的说法。听听那名号,吏部天官,逼格高大上。由闻焕章领衔。

  但在总的文治之上,闻焕章又屈居宗泽之下。这当中就明明白白的蕴含着陆谦的小心思了。

  因为就没听说过GYboss还兼任着ZZB一哥的。

  若不是陆谦现下可用的人手着实紧张,那户部尚书的职衔他都不愿意让宗泽去担当。而作为宗泽的副手,闻焕章却定是要提领一部,这般才有足够的资本给前者足够的制衡么。

  陆谦本人则高居其上,从事情的具体实施者变成了裁判员;中国历史上,自古便有骂奸臣而夸皇帝的传统,那不是没有因由的。

  大都督府如此一个大摊子铺展开来,陆谦最最棘手的事情便是人手紧缺。真的紧缺。从一个草台班子,向建制体系转变,这当中有太多太多的欠缺发生了。即便他直接抄袭了朱洪武立国之初的那一套制度。比起后世兔子时代的部门来已经大大减少,但还是事多如牛毛。

  就算陆谦以宗泽为正,以闻焕章为辅,总理文治,那每日送来的奏报也是数以百十计。

  是以,陆谦是没兴趣去看石砲砸城的,他的时间很珍贵。

  有这个空闲他还不如去询问一下招贤馆的情况。

  招贤馆,顾名思义,这就是招募人才的地方。不论文武,任谁都能来。毕竟文韬武略,肚子里有没有墨水,身上有没有真功夫的,那是试试便能知真假。

  根据来人的表现,自然有一个个高低不等的职位等待着他们。

  ……

  陆谦拍马赶回中军大帐,身后紧跟着的只剩下了一个扈三娘。

  当日冲阵,吕方肩膀上也被铁骨朵砸了一下,虽然不甚严重,可也略有不便,陆谦便没有带他。如此身边亲将,除了袁朗,便是扈三娘了。而袁朗更多是带领亲军。

  一心想着政务,陆谦并没有发现身边的扈三娘看着他的目光,此刻正有些不对。当然了,这可不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种作难。

  扈三娘昨日里收到了他哥哥的一份信,至此后她心里就好不为难。自己身为一下属,真的好试探大都督的后宅之事吗?越线了啊。

  却是那益都城中爆出的一件喜事直接给扈家兄妹增添了烦恼。

  连那当事人的老爹程万里在乱军中被俘,后者还随即被派遣了一个很危险的差事,这般都挡不住益都城内的那个谣言猛地传播开来。用事实来证明,谣言为什么可怕。那程万里小命堪忧这事儿都不能阻拦。

  ——他闺女被传言要做王妃了。

  先前陆谦大胜童贯,消息传到益都,那自是满城雀跃不提,可紧接着大都督府中就传来了一个喜讯,南苑的那位有喜了。如此可不是双喜临门么?顶好顶好的照头。

  这喜事来的太是时候。

  却是当晚梁山军大胜的捷报传来,叫程婉儿也大喜过望,猛地站起要奖赏来人。却谁料眼前猛一黑,人险些晕倒了过去。府中仆人急忙唤来大夫,一号脉搏,妥妥有喜。这程婉儿腹中胎儿如此的赶时运,直被人看做是吉祥当头,有大福气在。

  如此这城中就有了谣言,说程家女得如此福分,必然会被大都督立为正室。而大都督已经设立六部尚书了,又打赢了西军,下一步不称王建制,没有道理啊。这一朝称王建制,就当册立王妃,如此必是程家女无疑。

  而程氏的两个小郎君,现下就在飞天虎手下当差。扈成就想要得个确信儿,好早抱大腿。这般可不就想起了自己妹子?

  但是一丈青如何开口来问陆谦的后院之事呢。且这事儿对个女子来说,本就不好开口。扈成是给他妹子寻了个好大难题。

  ……

  益都城里。

  扈成媳妇从栾娘子处返回家中,人屁股上就仿佛生了荆棘,生生的坐不住。

  飞天虎都被自己媳妇给绕花了眼了,问她又不见人言语,遂恼道:“你这妇人……”张口就要骂出来。只听得扈太公冷冷一哼,扈成立刻噤声。

  “我儿有何难处,且道出来,教大家都听。岂不闻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扈成娘子把左右侍从尽挥退下去,说道:“今日俺去见栾教师娘子,与之说起了程家女。说道此女若能飞上枝头变凤凰,那程家的两位小郎君便摇身一变就成了大都督的小舅子,便是官人也要好生侍奉着。却哪知道那栾娘子随口就接道,我家是身在福窝不知福。小妹何等的标致,不逊那程家女,且与大都督朝夕相伴……”

  房间里忽的响起了沉重的呼吸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