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仝,贼子,贼子,我咒你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一张满是鲜血的脸再次把美髯公从睡梦中吓醒。这都是第几次了?抹了额头冷汗,朱仝叹气一声,他已都没闲心去记了。

  当初宋江投降梁山的亲笔信被人送交到朱雷二人手中,那时朱仝是不愿意投降的。他是把宋江看成至交好友,可也不至于为了宋江就背叛朝廷。那水浒原著上,他要不是被逼无奈,岂会去上那梁山泊?就连插翅虎雷横也是如此。但他的真实理由更加的现实,朝廷大军转眼就至,梁山泊是存是亡还不得而知呢。这一战怎么看都是官军的胜算显的更大,到底是有五万西军啊。雷横才不愿自取灭亡呢。

  可是随后宋江专门递来的一封信就叫二人如生吞了一只苍蝇,不得不投效梁山泊了。因为那王师中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把他们俩也算成宋江同伙,一块告上东京,那朝廷已经出了告示了。

  如此,两人投奔了梁山,那倒霉之人就变成了先前暗地里与他们勾勾搭搭的士绅大户了,包括僧侣寺庙。这些人的命运如何是不需再提的。

  这噩梦中的那人就是其中之一。

  相比较插翅虎,道德准线更高一些的美髯公心中由此结下了一个坎。他有一种负罪感,感觉自己就像是出卖战友的叛徒。是以,朱仝对梁山泊心中更起了排斥,硬是叫出了要去棣州给宋江效力的话来。陆谦听到后脸都气青了。如此给脸不要脸,这朱仝真就是关二复生,他也不稀罕。而那插翅虎雷横却无疑更加识趣,纵然这厮在后世被不少人黑,陆谦这一刻也更喜欢起插翅虎来,当下给他了一个甜枣,派给了病尉迟,做其副将。

  吃拿卡要算什么?就雷横的出身,要是不会吃拿卡要,同流合污,再强的本事也做不到县兵都头的位置。真的以为这个位置很小很随随便便就能拿到的吗?

  那时候可是太平世界。看看后世的兔子国,和平时代,想要当上PC局长,出身普通百姓之家的人,谈何容易。

  至于到了新的岗位上他会不会旧态复发,呵呵,陆谦到时候会很舍不得砍他一颗脑袋吗?

  但不管怎么说,雷横都一举追上了梁山泊的大部队,论职位之重要,已经不逊色于晁盖之流。

  而朱仝却只是宋江手下一将,而宋江的身份现在也仅仅是一地守臣。两人身份瞬间有了高下。

  半夜惊醒,朱仝没有了睡意。披衣坐起,看着城外一地银白月色心中很是复杂。他看到了自己桌上放着的报纸,这种新生事物虽刚刚出现,却已经风行齐鲁大地。

  固然这里头有着浓郁的官府力量在插手,可无可厚非,这份被命名为《新闻报》的报纸,本身就具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无论是官府通告,还是政策宣布,亦或诗词文赋,海内趣闻,还是梁山泊对宋室的文章抨击,都有着强烈的粘合力。

  就他说知道,宋江本人,以及那被宋江用上千战俘换回的宋清,都很看重这份报纸。甚至就是对面的沧州,都有人在高价收购。

  区区一份报纸,不到二两重,可通过它,朱仝却能看到整个天下时局的变化。

  不仅仅是梁山齐鲁,更有江南的方腊,淮西的王庆,河东的田虎,以及遥远的辽金。

  就好比他现在手中握着的这份日前增刊的头版头条,刊印的便是不久前刚刚结束的那场决战。童贯所率领的十万大军一日而崩,童贯本人连夜奔逃河北大名府。而今日,不,该说是昨日了,新出的报纸上,头版整整一个版面都记叙了其后的局势变化。

  ——济州城下的折家军部闻讯崩溃。折家军本部见势不妙,先一步逃去了东昌府,陈州兵马都监吴秉彝、唐州兵马都监韩天麟两部却被济州的梁山军给死死咬住,而后在梁山泊的骑兵突击下,一战而没。吴秉彝与韩天麟二人双双死在阵中。晁盖立了一大功。

  旋即梁山泊克广济军,进军兴仁府,而后直杀奔东京城下,洗劫了金明池,抢光了天驷监……

  朱仝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内心。从屁股来说,他应该愿意看到梁山泊大兴。可从内心讲,他却不愿意看到陆谦得意。但偏偏的陆谦就是一路大顺,朝廷的威仪被他践踏脚下。历经这番事儿后,赵氏威严何在?

  你跑到皇帝头上撒了一泡尿和拉了一泡屎,那真的有区别吗?在有心人眼中,这都是朝廷威仪的坠落。朱仝甚至都为此感到痛心。

  这“屁股决定脑袋”的话放在他身上,似乎要失效了。

  要知道,就算是伟岸如宗泽也最终倒在了这句真理名言的脚下。从最初的身在曹营心在汉,转变为眼下的全身心为梁山泊大业而奋斗。原因可不就是因为儿子的缘故而不得不一屁股彻底歪倒在了陆谦这儿,随后心也歪了。

  那张叔夜和陈文昭都不晓得为此通骂过宗泽“道貌岸然,心口不一”多少回了。

  朱仝手中拎着酒坛,心中犯愁,这喝酒便更易醉人。好在他还有几分自制力,有了几分酒意,便不敢再多吃,举步迈出房门,走下台阶,来到庭院里。这已到了深秋时节,庭院中的两棵高大槐树,落了满地黄叶,树枝稀疏,露出天空大半轮圆月。月光如银,照得两廊白粉墙清如水洗。半空里略有西风,酒酣耳热的人,被风微拂着面,精神为之一爽。

  但是人清醒来了又有何用?举杯消愁愁更愁,朱仝更是烦忧。他有时候就很羡慕雷横,但他不是雷横;他也羡慕宋江,可他学不了宋江。

  与朱仝一般惆怅的还有史文恭。深夜里的益都城很寂静,牢城营内却点亮起了一点灯光。在一片黑幕之中甚是显眼。

  那里是牢城营的最高建筑,一处望楼的楼顶。史文恭手扶楼垛,向外、向远处张望。

  晴空里一片云朵也无,月华如水,不远处有三五个疏星相配。

  史文恭贪婪着打望着深邃的天空,他是重犯,一身高强的武艺可不能小觑。在从梁山泊登船一路到青州,再被关入陷车送到这益都的牢城营中,他都多少天没这么自由自在的活动了。亏得他当初还埋怨上一区的日子,现在他才知道上一区的时候是多么美妙,当日自己是受了多么大的优待。

  史文恭对面之人是他的熟人,当初同在曾头市效力的苏定。此时的苏定一身梁山军打扮,却已经在病尉迟孙立麾下谋了个差事。史文恭早就明白这一点,不然苏定如何能把他从大牢里拉出来,还在这望楼上摆出一桌酒席?纵然这望楼下就是不少梁山军甲士。

  “哥哥恁地痴心。你这一身本领不弱于玉麒麟,若为梁山泊所用,如今何不位居高位?那赵氏是天下正统又有何用?该被大都督杀得片甲不留,还是片甲不留。且当年赵氏得国也是不正,百年过后谁又还在来提起?

  历史是胜利者撰写的。

  我辈过了本生年华,何曾听人说过,当年大宋的开国太祖也不过是一忘恩负义,欺负人孤儿寡母的潘辰逆贼,丘八泼才?

  梁山泊若能得势,我辈可不就是开国勋臣了么?”

  苏定很热切的看着史文恭。二人相交对面,史文恭如何厉害,他可是心知肚明。那报纸上被吹嘘了再吹嘘的卢俊义,于他眼中也不过如此罢了。史文恭才是真的‘第一’。

  而他如此的本领,只要愿意为梁山泊效力,那地位定然能节节高升,可不就是一条大粗腿了?他苏定本领一般,胆识也一般,不敢豁出命来上战场上拼杀。如是想要走的更高更远,希望就全在史文恭身上。

  史文恭默不做声。但他心中未尝不感后悔,梁山泊一战打崩了童贯率领的十万大军,更一举杀到了东京城下,这是当年李元昊都做不到之事。且赵明诚这种人物都来给梁山泊摇旗呐喊,可见梁山泊的未来多么不可限量。

  史文恭想要出人头地,可不是只有赵氏一条道路可走。若是这梁山能做那党项第二,且又非异族之人,他如何不能为之效力?

  今日的叛贼,明日的开国勋臣。而后世人能记得的,必然只有后者。当初宗颖【前文似乎有写错的,把宗颖些成了宗敏,改正。】来劝降他们的时候,不久举了前唐李二的名字,也举了本朝赵二的名字。这道理史文恭都知道。

  但,但,但羞刀难入鞘啊。

  且打梁山泊席卷齐鲁以来,似乎也放弃了对被俘众将的招揽。当初上一区的文武,如今一个个都被关入了大牢,哪里还有梁山泊时候的自在?

  而这种态度更是证明了一个事实——梁山泊已经渡过了继续招揽干臣强壮自己的阶段了。

  也就是说,他们这些被俘的文武官员,即便是再来投效梁山,那所得的待遇比之当初也是要降低一个层次的。

  史文恭也看了《新闻报》,尤其是那份增刊。内中有那关于卢俊义的描述,看的史文恭一阵热血沸腾之余就是好不羡慕,他相信这若是换做自己,他也能在敌军阵中杀出一条血路去直捣童贯。

  如是苏定苦口婆心的劝说,换来的就都是他的沉默不语。但是史文恭的苦,苏定如何知道呢?要是陆谦在场,定可一眼看出史文恭的真心来。这苏定是很‘热心’,可他显然不是个好说客。

  尤其是他还举出了曾头市这个例子,虽意是叫史文恭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却也叫史文恭的心情瞬间糟糕到底。

  说道曾头市就不能不提老三曾索和老四曾魁。这俩人前些日子史文恭还见过一次。却是老四曾魁来接自己的哥哥曾索,后者‘刑满出狱’了。

  却也不是没有条件,曾头市要献出他们沟通女真的渠道,并且承诺今后不能贩卖战马给宋军。这实质上已经逼的曾头市屁股坐到了梁山泊这儿,可偏偏他们的家业所在的凌州,还在宋军的掌控之下。而且从本质上讲,曾头市是十分抵触梁山泊的。因为梁山泊的那些政策落在曾家父子眼中,那就是在掘断他们家族传承的根基。

  是以,曾头市人就甚是憎恨史文恭。盖因为早前陆谦给出的另一个释放曾索的条件,就是叫他帮忙说服那史文恭。没有献出渠道,也没有不准贩卖战马给宋军,如此曾头市的处境无疑会好上很多很多。可是那时候的史文恭断然拒绝了曾索的牵线搭桥。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何况这是毁家灭族之难,师徒二人立时反目成仇。

  那日曾魁来接自己三哥回家,兄弟二人路过史文恭牢房的时候,那是免不了的一番冷嘲热讽。叫史文恭气的火冒三丈,恨得暴跳如雷。

  且接着不过几天,童贯的败讯就传来,史文恭就觉得梁山泊大势已成,心中真的后悔来。

  说到底,他跟呼延灼等人有极大地不同。人史文恭是在野武将,心里头对老赵家不仅没有赤胆忠心,追根究底的话可能还有反感。史文恭一身超群本领,却怀才不遇,只能落到给人看家护院,而军队里却尽是些酒囊饭袋,却个个身居高位,他真就对老赵家忠心耿耿吗?怎么看都不靠谱。

  那心情更该会有些像张元、吴昊的。——当年投靠李元昊的俩中原落第书生。

  是以,他听闻梁山泊局势占优之后,那立刻的就是生出了后悔之心,暗骂自己有眼无珠。

  但就如同上文所写,羞刀难入鞘。史文恭如今默不做声,那纯粹便是自尊心作祟。与张叔夜、陈文昭、韩存保这些赵宋忠臣,这时候的怒其不争,那是大相径庭的。

  张仲熊眯起了眼睛,看到隔壁的兄长还在摇头叹气,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朝廷都被梁山泊摁倒地上摩擦了,且还只看到梁山的大逆不道,自己哥哥这脑子是被老爹给彻底带的歪了。然而张仲熊自己却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那宗泽宗敏父子,那闻焕章和闻继业、闻成业父子,这不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大帝庇护弟子则个。来日如愿以偿,定亲上泰山,给您老三牲五果,拜谢恩德。”却是人张仲熊瞧得亲切,身处齐鲁,那就向东岳大帝祈祷祈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