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刘仲武带领的西军精锐,从西向东而来;陆谦也带着梁山军主力,从东向西而至。

  青州城内,一身常服的闻继业与闻成业稳步迈进临街一酒楼中。

  那酒楼高三层,内中装饰甚为华丽。青州落入梁山军手中已经近两个月,人心渐安,市井商业也多见繁荣。

  一楼大厅,二楼包间,三楼雅间。

  内中人来人往,绝不清冷。酒香、肉香,饭菜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诱人之极。

  临窗雅座。

  四方桌上摆放着几样小菜和一壶清酒,兄弟二人的眼睛看着桌面,耳朵却全神留意着外面。

  他们知道,今日乃是梁山泊大军进驻益都的时候。

  执杯浅饮,闻成业神色不宁。闻继业则忽的来了精神,“二弟,他们来了。”

  同时,仿佛是为应和他这番话一样,外面就是一阵喧哗。

  窗扇大开,兄弟二人几乎同时凑到了窗口。他们这个座位位置极佳,附身一望,整个街道尽收眼底。就看到本来行人往来的街道上,此时却已被一队士卒肃清,路中央一片空阔,在呵斥声中,路上行人都纷纷避往两面。

  不远处,马蹄声渐渐响起,内中似还夹杂着一种闷雷一般的响动,却是梁山军步军的脚步声,

  当先导的一百骑兵列队过后,就是一队阵列整齐的威武甲士。那身高都在五尺五寸以上,带上铁兜鍪,那个头似乎一个个都在六尺朝上,战甲鲜亮,刀枪鲜明。呈五路纵队排列,队伍行进中鸦雀无声,人人神情严肃,个个精神抖擞,腰板挺直,目不斜视,踏步而行。在阳光的照耀下,当真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惹得围观百姓轻呼。

  盾兵、枪兵、刀兵、刀斧手、弓弩手,一队一队又一队,不同的旗号,不同的武器,只有相同的气质,只有相同的腰板挺直,整队而行,听那脚步声整齐划一,纹丝不乱。

  从酒楼上看去,一队将士,就是一营,一营一营又是一营,旌旗连绵,似乎无有个穷尽。

  整齐的脚步和高昂的精气神,叫人印象深刻。

  在古代战争中,士兵的精气神一定程度上就代表着一支军队的战斗力。梁山军士气是饱满的,因为在从登州向西进发之前,他们刚刚拿到了自家的军功田。

  正军战兵不再是原本定的一人五亩,而是翻增一倍,一人十亩起了。那些愿意拿军功换田亩的老兵,很轻松的,一人名下就能多出三五十亩地。

  一定程度上讲,这也是一种变样的‘耕战’制度了。纵然变样再大,只要军功还能换得土地,只要那土地能实实在在的落实下来,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就永远有着保障。

  陆谦手捏着“授田令”不落实,固然是为了在抵挡或战胜了西军后,再来彻底释放出它的全部爆炸力。可另一方面未尝不是在节省时间,尽可能的落实军功田。

  正兵十亩起,预备役五亩起。

  梁山泊六万多老军,两万余新兵,整个军功田落实下,用地近乎二百万亩。主要分布在登莱、密州、潍州、青州五地。

  一张张写下了他们姓名的地契,叫梁山军的士气直接爆棚。土地就是中国人永远都绕不出去的一道坎。当年的秦人有了‘耕战’,横扫六国,混一天下;20世纪中前期,被全世界都瞧不起的中国农民在有了土地后,再次叫中国成为了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一支力量。

  对于军功田,没有人不高兴,没有人不放心,也就没有人不准备去誓死捍卫自己的劳动果实。

  他们就一步步走着,坚定的信念融合、汇聚,一股所向无前的无敌气势已经升腾。

  闻家兄弟默默的看着他们,从头到尾,就没有见队列有一丝骚乱,没有士兵发出一声的叫喊,这是仿佛是一支‘沉默’的军队。但如此的一支军队却叫闻继业与闻成业笑开了怀。

  那真的是‘沉默’吗?无形中的狂风暴雨,早就叫兄弟二人屏住呼吸,直退出三五步去,才想到了大口的呼吸。

  那童贯的常捷军他们见识过,府州的折家军他们也见过。两支军队的确矫健雄壮,行进之中,一股逼人的强悍之势油然而生。

  但是那样的一支军队与眼前的军队对比,似乎过于青涩了些。

  锋芒毕露,可却过刚易折。

  倒是那海边屹立不动的礁石更叫人信任,任凭海浪海涛拍打的如何凶猛,其下场都只有一个——化为粉齑。

  旗帜连绵,密密麻麻的将兵,首尾相连,一眼望不到底。兵过一万,无边无沿。

  窗口传来了一阵阵的百姓喝彩声与欢呼声。梁山泊这般威风的大军,叫他们感到兴奋。

  此刻陆谦已经到了官署。由原先的转运使衙门改建的淄青大都督府。

  那安抚使兼任着青州知州,衙门也合二为一,现在青州知府衙门已经变成了官署,陆谦岂能叫他们浪费时间与精力的为他腾挪地方?

  “哈哈,闻先生,近来可好?一别两月有余,不曾见面。陆谦甚是想念啊。”

  闻焕章闻声莞尔一笑,这陆寨主对那要拉拢的人可真是好不热情。“有劳大都督挂念。好几时不曾相见,不想再次见面,阁下已经今非昔比了呀。”

  这就是闻焕章比张叔夜等人讨人喜欢的地儿,这话不扎人刺人。

  “先生请上座。今日邀先生前来,实则有事相告。”陆谦才走到莱州的时候,就听闻镇守青州的黄信使人来报,却是有两个闻姓书生拿着他的书信前来投效。陆谦一听立刻便知晓,这定是闻焕章的两子。心头是好不欢喜。就连黄信相求的且放过马扩一遭,他也爽快的答应了。

  但这事儿,闻焕章是决然不知情的。陆谦看着面前的闻焕章,仿佛是看到了一块香喷喷的红烧肉,就摆在自己的面前,伸手就能捞进自己的盘子里。

  ……

  山间溪水悠悠,松林碧翠如海。

  二龙山宝珠寺外头,一处风水绝佳之所在,操刀鬼曹正正扶着一块石碑低声细语。这里就是他老丈人之墓,曹正是极其感激他的。

  当初曹正替财主到山东做生意,因赔光本钱回乡不得,无奈入赘一农家做赘婿。那倒插门的女婿在这个年代是十分不被人瞧起的,可曹正他丈人不一样,待曹正不似赘婿,反是姑爷。极大地照顾了曹正的尊严与人格,后者是一辈子都忘不了这番恩情的。

  在邓龙死难之后,二龙山留守的喽啰是一哄而散,尽皆逃走。二龙山成了无主之地,曹正他丈人病逝后,正好给他在山上挑拣了一处好风水给安葬了下。

  却不是他老丈人家没有祖坟,而是这二龙山的风水却是绝佳。

  每年清明年节时候,曹正虽本人无法亲到,却每每都着人前来祭拜的。

  现在登州事了,曹正要上河北去了。路径青州,自然要给丈人上一次坟。不然这一作别,他还不知道几时才能回转呢。

  昨日他一行人回到了旧时落脚的酒店,空了不短的时日了,没人敢来抢占。便是二龙山上的宝珠寺也尽数荒废。

  曹正叫亲随去就近村落里卖了猪羊,宰了一口猪,一腔羊,又带有香烛纸钱,扛两坛酒,今日一清早,就引着娘子、妻弟一同上山。

  青山料峭,野水苍茫。三关崩塌,寺庙空虚。好好地一座寺庙已经成了虫蛇野狐的家园了。

  曹正见了也是感慨。这宝珠寺地势险要,两下里山环绕将来,包裹住这座寺。山峰生得雄壮,中间只一条路。山下三座关牢牢地拴住,没个第二条道路上去。当年亦摆着强弩硬弓,灰瓶炮石,闭上关门,便是上万兵马也休想杀上来。

  可是现在呢?已然是昨日黄花也。

  如果梁山泊一遭败了,想必那大寨忠义堂上也会是如此模样吧。

  一阵凉风吹过,叫曹正猛地醒来,猛的唾了口吐沫,心中暗道晦气。

  烧化纸帛,曹正夫妻俩与妻弟哭上一遭,道声不孝,那边念叨起近来时候的经过。

  不自觉的又是大哭了一通。

  亲随们炮制来吃食,众人就在山上对付了一餐,到了太阳偏西,立起身来,方才下的山去。

  走到半山腰,远远见那山前大路上,一队乡民敲着锣,打着旗号,在一骑马人的引领下,吆喝而来。曹正道:“好不奇怪!这荒僻去处,还有乡人来往?”

  如此到了山下,两拨人就整撞在一处。曹正就看那马背上人,只见一副病黄面容,颧骨突出,鹰眼深窝,鼠须倒卷。

  你道马上这人是谁?正是二龙山下寻常一地主,姓王,大名全德。虽然相貌不雅观,但人心怀颇善。

  这二龙山自从邓龙死去,原来的一窝贼寇尽数散去,周边村落就都留了一份心神在它上。却是防备着有贼人前来落草,那般又要害苦了他们。

  今朝曹正他们又是又是燃香又是烧纸,还点燃火堆炮制食物,那烟雾于山林中甚是显眼。直叫二龙山周遭百姓以为有人在山上落脚,那报到王全德处,后者大惊,忙叫人去禀报官府,再急忙招呼村人乡民,拖棍拽棒,齐齐向着二龙山赶来。

  “你这伙贼人哪里来得,上二龙山,莫不是又在这里啸聚?”却是看到曹正一方尽提着刀枪,真把他们当贼了。

  曹正心中本就伤感,现下又听见这般言语,当即火星直喷,如何忍得!提着双拳说道:“你家老爷在此吃几杯酒儿,干你鸟事!尖嘴猴腮,老爷看你才不是好人,还做张做智的要来拿我!”

  这句话却是戳中了王德全的伤心处了,他生的形貌不雅,那生平就最恨人这般说他。大怒道:“果然是那杀不尽的草寇,重新在此造反!乡亲们,于俺上前,拿了他向官府请功!”

  就这般的,一场冲突不可避免的斗起。那乡民人数不少,可曹正也是能与杨志斗上二三十回合的人。比不上青面兽,但对付起眼前的乡民可就是威风八面了。也是他没有彻底昏了头,放开手脚去大开杀戒,但夺过一条棍棒劈头乱打,将一窝乡民打的抱头鼠窜。王全德要跑,却已经不及了。曹正大步流星的抢上前去,一棍敲在了他背上,打下马来。那王全德翻身坠马去,头顶的幞头歪瘪在半边,人一动不动。

  陆谦这边刚因为闻焕章而欣喜不已,那外头就立刻传来了一恶讯。曹正于老丈人上坟时候,跟二龙山乡人起了冲突,一棒打死了人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