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州城东,广化寺。

  作为一座有着数百年辉煌历史的名刹古寺,主持广慧大和尚有着不俗的文化修养与气度城府。纵然是那妖孽林灵素借着皇权发难,诏天下僧徒并改称德士,广慧大和尚也依旧道貌岸然。

  ——那当今天子作为九五至尊,万里山河主宰,虽然尊崇道教,但对佛教亦本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拜完老君再供供菩萨也不错的。可却在林灵素的鼓动下,看“菩萨佛祖”越发不顺眼。

  当然像三武禁佛那样粗蛮的行为,作为一个大艺术家赵佶是不屑为之的,文化人自有文化人整人的方法,于是赵佶下诏,先为在中土流传了千百年的佛家众神仙们改改名称。

  释迦牟尼名字太洋气了,得改改,叫大觉金仙;观世音菩萨改称观世音仙人;十八罗汉称十八无漏;四大金刚称四大力士。

  神仙改名字当然还不够,寺院也要改名,比如大相国寺就得改成大相国宫或大相国观,僧人改称德士,尼姑称女德,出家人身体发肤乃出之于父母,不准剃头,都必须蓄发带帽,入寺后取的法号也不能叫了,废除,寺院里大家见面得称张德士王德士李女德。

  诏令一出,天下哗然,四方佛教界人士无不痛心疾首。佛家改成这样,还能叫佛家吗?僧尼还是僧尼吗?此虽非禁佛,但与禁佛无异。

  故而陆谦因梁山泊大军席卷齐鲁时候,广慧大和尚心底里实是有些小确幸的。那第一时间里就把原本掩藏起来的佛像,重新送上了供台。

  他们不忍看着自己崇拜的佛祖菩萨们被改得面目皆非么。

  那齐鲁之地,不知道多少寺院纵然田租上被梁山泊狠狠的砍了一刀,可心底感情上都很期待着梁山泊的,那原因就在于此。

  广慧大和尚也是其中之一。

  甚至不少佛教界人士都想到了素有大白高国之称的西夏蛮子,那可是绝对的崇佛。如果梁山泊能格局山东,成为西夏第二,这将是天下佛门一大幸事也。

  可就是今天,光辉大和尚的梦想破灭了;就是今天,广慧大和尚失态了。

  “强盗,强盗。”

  广慧脖颈里的念珠都被揪断了,这可是龙眼菩提串成的念珠,是广化寺传承了许久的念物。平日中广慧都是爱惜有加,可今日却顾不得了。

  他手指着那大刺刺离去的淄州‘官府’公人的背影,捶胸顿足,再说不出一个字来,眼前一黑背过了气去。手中的文书也就此掉落地上。周边僧众看到主持倒下,慌忙上前去,只有那寺监广源和尚注意到了那封掉落在地上的文书。

  这文书出自淄州‘官府’。

  先前广源和尚许还能抱着期望,可看到师兄广慧大和尚的下场后,他已经打消了这一念头。

  可任凭广源和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看到那文书上的批文后,他也自觉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攥住,痛的他都喘不过气来。

  “剐不尽的强盗,杀不绝的贼子!枉我等还以为梁山泊能成大器,却不料是那沐猴而冠之辈,一身贼性至今尚不改!”

  到底是有文化,广源和尚心胸都要气炸了,却还能文绉绉的。

  而这原因何在呢?就是因为广化寺名下两万余亩耕地,被梁山泊一刀看落了剩三千亩。

  这已经不是在割广化寺的肉了,这是在剜他的心。

  不会有人感激陆谦的‘手下留情’,不斩尽杀绝的。至少还给广化寺留了五千亩。

  在实施这一政策前,他已经给天下寺庙道观都制定了标准,分小、中、大、特大四个级别。

  小庙小观一千亩,中等寺庙道观三千亩,大型寺庙道观五千亩,特别巨大的寺庙大观一万亩。

  这个标准按道理说不低了。但在现下这个佛道昌盛的年月里,如此标准却是在要僧道们的性命。只说眼前的广化寺,明显田产就有两万多亩,相比来三千亩寺产又算得甚?

  再举一个例子——少林寺。早在隋文帝时候,少林寺便得赐良田百顷,及至北宋朝,少林寺李庄段土地,东至东岭顶分水处,南至沙河尖尽头,北至潭心;少姨庙段,东至南北古道,南至杜树台,西至少室山顶,北至本寺北。僧人数量加上下院僧人不计其数,名下佃农数以万计。

  可以说,梁山泊此举措一出,齐鲁之地的佛道僧尼是彻底的被陆谦推到了对立面了。但是佛道在民间的影响力或许不小,可要说他们能对梁山泊制造出恶劣的影响来,却是不太可能。

  无独有偶。就在淄州的广化寺上下义愤填膺,怒火燃烧之时,那崂山上的道人们也一个个须发怒张。梁山泊欺人太甚了。竟然要剥夺他们的田产,不知道这些田产都是道爷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吗?简直是不当人子。

  崂山风景秀丽,山势涧壑曲折,山峦峭拔耸秀,且又比邻大海,古柏苍松比老,秀竹奇花争妍,山海相连,云飞霞飘,确是一个修仙访道的好地方。早在两汉时期就有道人落脚于此。历史悠久,名头响亮,山中历代留传下来的“仙迹”甚多。那方园百里,尽是道家宫观。

  宋初时候,崂山道士刘若拙得宋太祖赵匡胤敕封为“华盖真人”,崂山各道教庙宇则统属新创“华盖派”。也由此可以预见,这些宫观明显的田产会有多少了。人家是老字号码头。

  后世的青岛市此时可还为所未闻,就是崂山县也见所未见。整个胶州湾东壁,那都是崂山道教的势力范围。便是即墨县也轻易不过问那里。

  但是现在,新成立的青岛县县衙官吏,却正正经经的对崂山上大大小小的道观都发来了公文。要他们一个个向县政府申报田产商铺,同时下发的还有对他们的评级。整个崂山也只一座大型道观——太清宫。

  而太平宫和上清宫却只落了一个“中”等评价。

  虽然这三座宫殿都是当初赵匡胤为华盖真人刘若拙敕建的道场。但是没卵用。他们早就分家了。现在是坐落在崂山老君峰下,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太清宫在众多宫观中,历史最久、占地最好,规模最大,道众最多,影响最深。

  可是对比太清宫小四万亩的道产,五千亩的份额,实在太小太小。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梁山泊自诩‘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何以现下一遭得势,就行这般强取豪夺行径?如此天理何在,你们梁山泊的仁义又何在?”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面皮都涨的充血,仿佛一头愤怒的狮子,向着青岛县公人发出怒吼。

  后者视若不见,只冷冷一笑:“十日之内办好,否则休怪俺们搅闹了这神仙之地。想你这肉体凡胎是不如刀枪坚硬的。且要知道好歹,勿谓言之不预也。”

  说罢掉头就走,是懒得再与这道人们费口舌。偌大的崂山,大小道观道宫数以十计,他们任务繁重着呢。

  徒留下背后一干被怒火焚烧的‘清静道人’。

  “这些田产皆我辈道人历年历代辛苦积攒得来,现下却被梁山泊一纸文书夺去。世间哪还有这般的道理,这般的王法?”

  “此倒行逆施之辈,祸乱苍生之徒,不立时应难遭劫,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另一老道也痛心骂道。

  “师兄勿忧。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梁山泊胡作非为,人神共愤,天道必彰。”

  好了,在这些佛道人士口中,陆谦已经是一个贼性难改,胡作非为,倒行逆施致使人神共愤的‘无道昏君’了。

  但是卵用都没有。这些正规的佛道中人,根本就没揭竿而起的勇气。看看历史上三武灭佛时候的一幕幕,在‘皇权’面前他们就是一窝待宰的肥猪肥羊。

  最近的唐武帝会昌五年灭佛。收膏腴上田数十万顷。还俗僧尼二十六万零五百人,充两税户。清查出良人枝(投)附为使令者为僧尼数的一倍,即五十万以上,收奴婢为两税户者十五万人。

  那也没见到僧尼真的掀起大乱来。

  整个齐鲁之地的僧道都被这一波狂澜给席卷了进来。他们叫骂,他们愤怒,他们日夜诅咒梁山泊败亡,陆谦身死,可是东京城中却没有听闻到山东佛道有一处愤然聚兵者。

  沂蒙大山中。

  一处山窝里面,一二百残兵败将正躲在这里。朱仝雷横早已经没有了早前的光鲜,二人除身上那套做工精良的山文盔甲还能表现出一丝不凡来,已然是那山贼草寇了。

  但是他们固然是‘山贼草寇’,可却半点不短缺粮食。否则跟随他们的残兵败将,早就七零八散了,哪里还能保持着个囫囵?

  烤的冒油的肥鸡被雷横撕扯成六七块,眨眼就有一半消失在了他嘴中。“那青光寺的和尚心思不诚,若是有赵员外胆大,我们何至于待在这儿?”

  “孙立那厮已赶去沂水,穆陵镇只剩下两都杂兵。只要青光寺愿意,夺下它就是举手之劳。”雷横越说越气,抓起一块鸡肉嚼的咯嘣咯嘣。似乎这鸡肉就是青光寺般。

  朱仝却不做言语,这般情景,叫那和尚一门心思的依合他们,乃是妄想。就是那赵员外,刚刚给他们送了五十担粮米,那回过头来就被府上的仆人告发,若不是见势不妙,先逃一步,此刻已经身首两截。

  梁山泊行事蛮横,士绅大户受苦颇多,也都敢怒而不敢言。这穆陵镇的青光寺乃是前不久才与他们兄弟搭上瓜葛的,却不是寺庙的田亩被割了去,青光寺是一寻常寺庙,拢共才六七百亩地产,但青光寺却放的有印子钱。而照梁山泊的说法,出家人四大皆空,放鬼的高利贷,一概废除。如此始叫青光寺恨之入骨。

  “且耐得性来。待到童枢密引着西军杀来,方是我等建功的时机。”现在时候,能活下性命就是好事。

  那青光寺虽胆怯,但好歹能供给粮食。如此便就大善。沂蒙山中能吃喝不愁,便就是好日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