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七月中,东京城大雨连下。

  温度一下降落了不少,不少百姓外出时候都穿起秋装。

  整个东京城,在登州陷落,马政闭门自焚的死讯传出后,都陷入到沉寂之中,不复往昔热闹。及到陆谦指令淄青大都督的消息传到,东京城就更是万马齐喑。

  街头巷尾间,是无人敢再欢喜大笑。便是成婚的人家都收敛动作,不再吹吹打打,热闹操办。

  无论真心,或是假意,京城的军民,皆因齐鲁之变,沉默了下来。

  而与这场大雨相呼应,却是某些人心中,火速升温的沸腾心思。

  东京城外安仁村。

  闻焕章的长子,闻家大公子闻继业携夫人一同去大相国寺上香,今时方归。

  一辆马车,于闻府大门前停下,雨点啪啪滴落,闻继业先从马车里探出身来,旁边早有侍从撑起雨伞来。

  虽然这安仁村并非闻家籍贯之在,但闻焕章在此处落脚多年,家眷之人皆在。而闻焕章是来安仁村做隐士的,可不是真的靠在安仁村教书育人为生。闻家也早早在这里修起了一片大宅。虽然远不能与东京城内的达官显贵之宅相比,可在安仁村却也是鹤立鸡群。

  闻继业年纪在三十上下,着一身青衣直缀,剪裁得体,长身玉立,气度不凡。

  下的马车,他便转过身向车厢内伸出一只手去。

  内中却是其妻王氏,浑身素衣,无金银宝钗簪头,无珍宝翡玉加身,可自是有一种华贵。腹有诗书气自华,闻焕章满腹经纶,他自不会给自己儿子娶个一肚草包。

  王氏缓步下得马车,双脚落地,便对着丈夫露出一抹浅笑。哗啦啦的雨滴更密了,斜风吹来,雨滴扫落在她手上。王氏抬头望着天空中雨滴,感叹说:“官人,这雨点是比去时越发大了。”

  “正好清凉些。你我在家品茶观雨,未尝不是幸事一件。”闻继业笑道。再拉住妻子的手:“外面湿寒,娘子,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恩!”王氏点头,笑着应了,丈夫的体贴叫她很是受用。但是举步向宅院迈去,尚未到那所住的西院,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药气。眼眸间登时带上了淡淡愁伤。

  她与闻继业的长子,现年已经八岁了,却还是体弱气虚。少气懒言、四肢无力,怕风自汗。

  这些年,闻家寻了不少名医,给出的结论或有不同,却也大同小异。但就是无法根除。

  待夫妻二人步入西院,王氏自是急忙前往儿子处,闻继业却叹气一声,习以为常了。吩咐下人道:“去,将二公子唤到这里来。”

  下人应声而去,片刻后便有一人脚步声传来。

  “兄长!”来人向闻继业行一礼后说着。

  “二弟先坐。为兄此番去大相国寺,却是碰到那人了。”闻继业呼兄弟闻成业落座。

  闻成业闻言大喜,“兄长可见到了父亲手书?”

  自从闻焕章随着徐京一去而不复还,闻家兄弟都不知道多么担惊受怕。万幸不久前他们接到了闻焕章的手书,那确确是闻焕章的亲笔书信,信中交代了闻焕章现下处境。他成了梁山泊的俘虏,但人活着就好,什么都比死了强。

  只是伴随着闻焕章那封信一起到来的还有一封陆谦的手书,现在那封手书已经化为灰烬了,可其中的一些话兄弟俩是都谨记在心头的。

  那位梁山泊的大头领看中了他老爹的才能,但很显然,闻焕章虽然被老赵家伤的很深,却也没打算为一反贼效力。可是他的两个儿子呢?

  因为老爹的原因,不管是闻继业还是闻成业,可都是标准的白衣书生。尤其是闻继业,在太学里只待了两年就被很不名誉的劝退,这是一个奇耻大辱。

  但是两人都没有对陆谦的招揽动心。谁叫当时的陆谦还只是陆大头领而不是陆大都督呢?

  但是现在……

  闻成业看着老爹闻焕章的家书都有些囫囵吞枣的敷衍,更多的精力被他放在了陆谦的手书上。

  后者纵然是反贼,那也是反贼中的佼佼者。淄青大都督府的成立,叫天下人眼前都是一亮。

  这个名号中透漏出的意味太巧妙了。

  以如今陆谦的身份,能亲自手书二人,从某个方面就证实了陆谦对他们的看重。

  “兄长意下如何?”闻成业看着自己大哥,内心里强制压抑着冲动。没人不想当官,天知道他这阵子里都把那本《施政计要》翻看了多少遍。但是他也必须尊重他大哥的想法。

  “为兄素闻梁山泊神医安道全的大名,早就想去拜见。”闻继业说出了这句话来。对面的闻成业闻言大喜,大知道,自己的哥哥动心了,甚至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那陆谦以‘淄青’前缀,号大都督而非是草头王,一下就将他个人吸引力提升了来。也就是齐鲁之地无甚险隘,若是换做是川蜀,陆谦早就被天下有识之人视为一地诸侯了。

  “兄长高见。那陆大都督笔下,江南摩尼教起兵在即,可知道天下大乱之像已现。风起云涌,方才能鱼欲龙门。陆大都督据齐鲁而俯视天下,大有可为也。”

  虽然就中国的地理地势而言,山东这地方只是一个‘银边’,远没关中、河北、东南和四川这四个角落给力。而且与中原之间有比较捷近的通道,又与东南、河北有道路相通,总而言之地势不美。可陆谦到底实力浑厚啊。

  对比摩尼教之流,兵精将猛的梁山泊更值得信任。而且梁山泊的那些政策虽然苛刻了些,可比起食菜事魔的摩尼教,对二闻可说是更有吸引力。或者说叫两人更不排斥一些。

  “陆大都督此举必会迅雷一般传遍天下,皇宫大内里的赵天子岂能善罢甘休?定然会叫童贯那阉臣加紧剿灭。此乃一道门槛,过去了便是脱去草莽之身,跻身诸侯之列。而若是过不去,自当一切休矣。”

  “我们兄弟自可以待到局势大定之时,再投注下押。可届时天下间想要投奔陆大都督的士子文人就如过江之卿,多了去了。我们兄弟算得什么?怕就是父亲大人在大都督的眼中也是昨日黄花,风采不再也。男子汉大丈夫,想要在这世间立下功勋,成就英名,岂能事事踌躇,犹疑不定?不冒丁点的风险,一味四平八稳,到头来就只能庸庸碌碌。一生一世也难有出头之日。”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du一du,摩托变吉普。爱拼才会赢!

  ……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房间里光线昏沉,窗帘紧密,床头的流苏坠子静静地垂下。

  陆谦已经睁开眼睛,但他并不想就此起床。美人在怀的清早,有此想法不是很正常嘛?

  且被他此刻搂在怀里的美人还是一个刚被他收纳不几日的娇娘,娇美的身躯甚是动人,右臂横在美人枕下,陆谦的左手已经在摩挲着那光滑的背脊。

  心猿意马啊。

  这程万里的闺女果然长的千娇百媚,怪不得原著上能叫董平念念不忘,但他能叫这个女子诞下他的长子吗?

  之前绿林山寨里,陆谦有没有后代都没甚重要的。可现在大伙儿的目标已经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转移到了万里如画江山,转移到了大好山河上,作为首领的陆谦至今还没有个后人,那就叫人担忧了。

  虽然从分位上,程婉儿与潘金莲都非正妻。但论出身,陆谦也必须承认,这长子从程婉儿肚子里出来,远比潘金莲更适合。

  此番攻略齐鲁,陆谦积攒下了不少荣誉值,却始终不动分毫。为的就是系统里的灵丹妙药。

  那品质最佳的一颗王母送子金丹,就是一万点荣耀点。他么,陆谦之前花销的最大的一笔荣耀值,还不够一颗丹药的费用。

  但是看介绍,这价格也物有所值。此丹不仅能保证婴孩健康出生,还能叫人聪明强健,可以说是让孩子赢在了起跑线上。只是这也引申出了一个问题,这般的一个孩子,他么究竟是陆谦的呢,还是系统的呢?

  思来想去,陆谦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所以他不愿意用这东西了。不管是王母送子金丹还是观音送子丹,他都不愿意用了。可是,陆谦他的实际情况又是人所皆知,最终无奈的他购买了一颗阴阳造化丹。

  这颗丹药没有送子丹那般一炮就中的功效,更不能保证婴孩是男孩,不能保证他的聪明健康,但却能将人身体机能调整到最佳状态,并维系时间一个月。陆谦不认为一个月的时间里自己都造不出一个孩子来,保不准那潘金莲也能怀上呢。

  大都督府开衙后,那宗泽上禀陆谦的第一件事,就是子嗣问题。

  对于古人,对于眼下时代之人,这是一个必须要严肃面对的为题。若不是陆谦用编户齐民堵住了他的嘴,宗泽怕就要让陆谦广播恩泽了。

  雄鸡叫鸣。程婉儿眼皮子动了动,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睡意,但已经被惊醒。光滑的身子像蛇一样扭了扭,在陆谦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重新安静了下。这几下子扭动却让正闭眼考虑着政务大事的陆谦睁开了眼睛。早上么,男人火力本身就足,看着半边几乎是趴在自己身上的程婉儿,感触到皮肉的滑腻,和胸膛上凸出的压力,他眼睛里的神光幽暗一闪……

  床架晃动,娇喘低吟声中,狂风暴雨的快感席卷了程婉儿的大脑。

  陆谦在柔滑如温玉的娇躯上肆意而行。

  一阵剧颤,床榻间只剩下男女急促的喘息声。陆谦趴在程婉儿的背脊上,感受着她细白的后背上渗出的香汗,把美人压在身下的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来一次……

  时间又过了两刻钟,神清气爽的他披着中衣大步走出房间,到隔壁沐浴,此刻天色已经大白。

  同时间,登州城外的海面上,一艘从济水入海口驶来的海鹘船,正劈波斩浪而来。船艏,笑面虎朱富迎风而立,身边左手姚政,右手李道。

  他们刚刚从江南归来。

  走陆路抵到梁山泊,而后转水陆到济水口,再乘坐战船前来登州刀鱼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