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里的登州城一片寂静。

  那有名的八仙楼下,就见阮小二披着头发,身穿汗衫破衣,右手拄一条杖子,左手便有一碗,腌腌臜臜的如是一乞丐,缩在墙壁一角。

  事实上,他也就是在楼下求乞,已经整整两日了。

  整个登州城都被他看在眼睛里,那城中的古怪变化也都被他收入眼底。

  什么变化?

  那就是城中的大富大贵样儿的人物似乎越来越多了。是大富大贵者,而不是寻常的士绅富户。前者都是各州府中有头有脸的家族,地方豪门。

  在梁山泊已经拿下莱州的情况下,在马政丢光了官军主力,甚至把儿子的小命都丢在青州的情况下。登州城里原先聚集的富贵人家不该早早的就躲避出去么?早前几日还就是这般,有不少富绅富户向南逃去。但据杜兴的反应,那些官宦豪门巨富者,却还有很多人动也不动。

  这就古怪了。阮小二于是就进城来了一趟,别说,还真就是这般。

  就拿他身后的八仙楼言,这处登州府城中数一数二的奢豪之地,早已经住满了人家,可以说是尽皆是齐鲁之地的豪门巨富,家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以至于这楼外整日围拢着乞讨的丐儿都有几十人之多,这还是经过一番‘优胜劣汰’后的数量。

  阮小二可是知道那些富贵之人有多么贪生怕死的,那‘惊弓之鸟’与‘闻风而逃’就是为他们准备的写照。现在梁山泊近在咫尺了,而这些人却还在优哉游哉的不慌不乱。要是内中没有古怪,怎么可能?

  阮小二混入丐儿其中半点不显露突兀,他那一身古铜色肌肤,在如今的富贵人眼中便就是下等人的标志,城中做公的常有人在八仙楼里来往,便就无一个看破他的。

  虽然立地太岁身高体健,但老赵家可没有规定体格健壮者不能为丐,看看那些丐头,又有谁是瘦弱不堪的?没有一副好体格,如何能在丐儿中具有竞争力?

  躲过巡夜的兵勇,阮小二快步向着左手不远处的六合寺蹿去。此寺中有一座六合塔,高有六层,乃是左右最高处,也是最易不惊动他人登顶的。

  阮小二夜间有大半时候会花费在此处,以来观看那登州城夜中的变化。白日里人多眼杂,保不准晚上能有特殊的收获。

  但他看到的依旧是城中的巡夜队伍,以及黑夜里点起火光的要害之处,甚至是那城外的火光。

  自从马政自青州逃回登州,便发疯一样编练兵勇,整军备武,便就是登州水师都被他自刀鱼寨抽调到上岸。

  现在,陆谦很快就要兵发登州了。他早传下命令来,叫阮家兄弟小心戒备,休要在海路上放跑了大鱼。这登州城内顶级的富贵人物云集,却并非是正常的。可偏偏他与杜兴都发觉不出不对处。

  要知道,阮家兄弟在海面上已活动了不少日子,拦截、捕获了多艘海船,还有意的放回了几艘小海船去,叫整个登州都晓得海盗凶猛,吓的那剩余的海船无一敢去出海。

  如此的话,那些大富大贵人家当纷纷逃去胶州湾才是正常。何以依旧待在此处?这当中的因由搅的阮氏兄弟与当地的梁山泊坐探头领鬼脸儿杜兴都牵肠挂肚。

  阮家兄弟思来想去,认为那最大的可能就在于刀鱼寨的那支登州水师。

  若是由他们沿途护送……,所谓的海盗威胁也就不在话下了。

  二阮带领的队伍战力并不算弱,但那要看是与谁拼杀了。

  只是这登州最高的军事长官乃是刚刚死了儿子的马政,刀鱼寨中大批的登州水兵都被他调入城来了。看架势乃是要跟梁山泊拼个你死我活。登州城中便是知府王师中也不能当家做主,那谁又能差事登州水师呢?

  阮家兄弟与蹲点登州的杜兴几番联系,彼此都是毫无头绪。以至于阮小二亲自来了趟登州城,海上的船队便就交由阮小五去统带。

  头晴空里一片彩云也无,月轮远处,有三五个疏星相配。阮小二手扶栏杆,极目张望,远处黑夜笼罩大地,簇拥了团黑影,模糊不清,只有三五处火光明亮之地,却是草料场、粮库、兵营等,皆无甚变化。

  城中有五道火蛇,沿着大街宽道反复盘恒,也无变化。

  阮小二很颓气,都两天的时间了,他并没有看到自己期望的发现。

  但就在此时,前方右手处大片的民居中忽的有一处亮起的火光来,屋脊鳞比,黑影沉沉,在全城沉睡下,这点灯火,却十分夺目,且距离六合寺不远。阮小二心中就有了好奇,两个日夜里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夜间六合寺周遭的居民区里有火光亮起的。

  “这登州百姓中却也有胆大的。”阮小二只如此想。

  这人家的灯火,便就兀自闪灼着。如此从四更天一直到五更后,便就古怪了,直叫阮小二生出了一丝探视的心来。但还不等他下得塔去,忽然的那处光亮猛地变成了一簇火焰,继而整个房子就都燃烧来。且始终不见有人出来。

  阮小二慌忙下的塔去,省的那和尚们惊起,瞧见他踪迹。翻出寺庙高墙,便就听到居民的嘈杂哭喊声。海风呼呼的吹着,这一场火直烧掉了半个巷子。大火熄灭后统计伤亡数字,那葬身火海者一共有十七人。火源处一家六口人更无一生还。

  知道更多事儿的阮小二则更倾向于那一家六口早在四更天之前便就被人灭口了。如此看,这登州城中也不太平。

  当日阮小二在某个安全点换了身衣装,便出了登州城。在海边寻到了兄弟阮小五。

  海面上泊着四艘大海船,一艘四桅大船,两艘三桅大船,一艘二桅大船。

  中国式海船的桅杆远没有后世西方帆船的桅杆高大,所以不能把现下的三桅、四桅海船与十七十八世纪的三桅、四桅帆船作比,这四艘海船绑在一块的载货量或许也不如几百年后的一艘西式三桅帆船。

  可是在如今这个时代,如此的一支船队已经不能小觑了,尤其是在北方海域。

  那被命名为北海一号的二桅海船是梁山泊入手的第一只海船,载重是一千五百料,也就是一千五百石。换算做后世公吨的话,还不足一百吨呢。按照载重量与排水量比1:3的估值来计算,这艘二桅海船的排水量也就是二百五十吨至三百吨间。大致估算么。

  然如此一艘海船已经甚为可观了。要知道麦哲伦做第一次环球旅行的时候,最大的船为120吨的圣安东尼奥号,最小的为75吨的圣地亚哥号。整支舰队加在一块,五艘船还没眼前最高大的那艘四桅海船的吨位来的巨大。

  二桅海船是一千五百料载重,两艘三桅海船却只是两千料载重,到了四桅海船倒是猛地大增,三千五百料载重。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前不久宋廷因为要派遣使团访问高丽之需,诏令船坞制造了两艘巨舰,一艘命名为「鼎新利涉怀元康济神舟」,一艘命名为「循流安逸通济神舟」。同时委托福建、两浙的监司顾募客舟六只随行。客舟其长十余丈,深三丈,阔二丈五尺,可载二千斛粟。二千斛等于二千料。

  而「康济号」与「通济号」之长阔高大、什物器用、人数,皆三倍于客舟也。换言之,一艘神舟的装载量至少是六千料。两千料是一百二十公吨,换而言之,「康济号」与「通济号」的载重就可达360吨,排水量绝对是千吨级的。难怪宋人形容两艘神舟:巍如山岳,浮动波上,锦帆鹢首,屈服蛟螭。大大的吹了一波。

  四艘海船放在登州已不容小觑,便是胶东半岛上正儿八经的商港——胶州湾的板桥镇,这也是一支强大的力量。登州港是军港么,后世的胶州湾才是正儿八经的商用港口。

  更不要说四艘海船上还装载着七八百青壮汉子,他们中至少有三百人出自梁山泊。

  “登州城里塞满了大富大贵者,城中又不太平,我梁山军更日渐逼近,便是最近这几日,他们许就要现行了。”这些人物都是山东各州府的富绅豪门,有数的家族。哪一家不是家财万贯?跑了一艘船,可能便是丢了几十万贯。阮小二想着就心疼。

  阮小五嘴角撇了撇,“二哥,那登州港口里大小海船二三十艘,还有许多的脚船、货船,若一窝哄的赶将来,我们如何能够拦截,难保就有漏掉的。依俺看,便着人潜过去,一把火烧了干净。管他们打得什么鬼算盘,就是烧船,没了海船,他们难不成还能游过大海去?便是那刀鱼寨的战船也趁早烧了干净。”

  那放跑一艘船就可能是几十万贯,有了钱财,多少战船造不出来?何必心疼这点呢。

  那火烧刀鱼寨的计策是他俩兄弟刚开始就制定好了的,只是阮小二看到马政将刀鱼寨的大半兵丁都拉去了登州城里,那一艘艘战船停留在刀鱼寨中,直若摆设。他便另起了心思。

  ——阮小二真的心疼那些战船。这可是现成的战船啊。不管是做工还是用料,都是第一等的。因为登州水师直面的就是辽军的威胁。

  它们设立之初的作战目标就是北方的辽国。

  烧了它们很容易,但想要重新建造,就难得很了。时间是一方面,木料又是一方面。阮小二可是知晓陆谦的下一步动作的。

  日本,佐渡岛。很难相信一个小小的海外荒岛上会有那么多的金银,那地方真的有金银吗?

  作为一个眼光从来没有出过山东的糙汉,叫他猛地抬头去看海外东瀛,那种感觉是很惊奇与无措的。阮小二对日本,对佐渡岛都毫无了解,但他相信陆谦。这就足够了。

  从这个角度出发,阮小二就更希望能够保下刀鱼寨的战船了,便是登州港的海船他都舍不得。

  ……

  海风阵阵的吹来,浪被撞击在礁石上,溅起了洁白的水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