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b�JH\�M8�R��g�ɔ k=��V���Ɛ��jA|��Mo�-;�r"��了,杜充死了。整个京东东路都可以说是一盘散沙了。谁让马政只是个防御使呢,纵然登莱两地官府都卖他颜面,但终究没有杜充来的名正言顺。

  于是潍州亦不攻自破,梁山泊的大军还未杀到,当地官员便尽数东逃。

  只是短短数日的光景,先前还兵锋停留在淄州境内的梁山,现在前锋已经直捣掖县。此乃莱州府治之地。

  这东路军势如破竹,南路军也取得了不俗进展。杨志遣派索超袭破了海州城。这海州便是后世的连云港市,隶属于淮南东路。杨志由淮阳军转入沂州后,本身是沿着沂水北上,却不料背后杀出了一支海州兵马。那领兵的正是不战而让出徐州的杨温与项元镇,于是双方便对峙于郯城乡。

  这郯城在前朝曾经是一县治,建置还当始于两千多年的郯国。两汉时期,郯城更一度是为县、郡和徐州刺史部治所。贞观元年,省入下邳,称郯城乡。“郯城”作为政区名,始见于此。元和间(806—820年)复置县时,遂以乡名为县名,称郯城县。而后又省入沂州至今。

  虽然作为一个行政单位是没有了,可是自古遗留下的城池还在。乃是沂州府兵马阻挡梁山军的第一道防线。同时兖州的官军民勇也开始进入徐州,意图切断杨志军的运输线。他们不敢杀进济州府,自敢来徐州找一找存在感。密州的援军也汇集于沂州,亦在郯城驻扎,再加上海州来的这支淮南援军,可以说杨志面临的乃是淮南至齐鲁南部区域里,老赵家仅剩的一支兵马了。

  那杨温、项元镇知晓自己兵马士气不高,而梁山泊猛将颇多,也不敢叫阵斗将怕折损了自己的锐气,只是兴兵来战。然而淮南的官兵着实不堪战,便是杨项二人的残部也多有被吓破胆的。头次大战,三声号炮,梁山军中路直压过来,左右两翼齐飞。很是简单的战术,可是梁山兵坚,士气旺盛,斗志昂扬。听闻号令响起,便黑压压的直扑过来。官军虽无阵脚之乱,却先输三分锐气。等着梁山军左右翼接杀上了,后面金鼓大震。邓飞引着一路骑兵兜袭淮南官军的背后,淮南军前后左右四面受敌,分作东西两面交战,兵心大乱。

  所幸沂州府与密州府的兵马杀到,叫杨志只得调回些兵马,那邓飞引领的铁骑亦是只冲杀了一阵,便退在一带高地上,警惕北方的官军。

  于是这里三面被迫的淮南官兵,就像决了口子的流水,一齐向南面溃决了去。

  梁山人马只稍微追杀了一阵,就鸣金收军。

  杨项带领的淮南人马,陆续退入寨垒,一点数目,折损了五分之一。心里头十分懊丧。二将商量了一番,便引兵沿着沐水向北挪动了十里地,将营垒扎驻在郯城的东南角,遥为犄角之势。

  淮南军吃了一场败仗,士气更加低落,也是接下几日都在厮守营寨,杨温与项元镇督率兵士终日挖壕筑垒。如此一连五七日,梁山兵营里一点动静也无。

  杨温派人去打探,回报杨志那里已经筑好了三座大营,终日紧闭了营门,只管不停的吞吃那后方来搬运粮秣的车马。这不得不叫杨温想到了兖州军的行动是否有了成效。再去派人打听押运粮秣的,都是些老弱士兵。尔辈还在向后转运俘虏。

  不久项元镇到大帐里来议事,因道:“你那远房兄弟闭营不出,好不焦躁人!他后路终日的运着粮秣,莫非赚我们?”杨温笑道:“你这老倌既理会得,睬他怎地?他既是要赚我们出战,想必是不耐烦了,我等益发再坚守几天却看他怎地?我猜不出三日,那杨志必引贼兵前来挑战,只是万事休睬他。”项元镇道:“他若用小部分队伍来挑战,怕有诡计。若是倾巢来犯时,却不可放过了机会。”杨温大笑。

  也是叫他们猜个正着,次日杨志营里,秦明、栾廷玉带了约五百人马,来到营寨外挑战。杨温与项元镇只是不应。若是近了,只把飞石、乱箭射着。那梁山兵马未曾出力,呐喊一阵自去。杨温看到,益发觉得梁山兵现下是不耐久守了,只派兵来引出战,怎地肯轻易出来。还特意使人报纸郯城中的友军。后者也深以为然。

  这般又相持到三日,却有一骑飞马探报,前来送信。道是有三四千人马,打着梁山泊急先锋索超的旗号,已渡过沐水正向东南进发,现今已到曲阳镇境界,离海州也只剩了五十里路。

  杨温听说,大吃一惊,立刻召集项元镇到帐中会议。项元镇听说梁山忽的有一支人马向东行,分明是去袭取海州时,望了杨温,作声不得。这杨志好厉害的手段,他们日夜盯着梁山军,半个都不敢放松,愣是不知道他们何时何地分出一支兵马去了。

  杨温将手拍了桌案道:“好歹毒的计策。向来梁山贼人行军,爱冒充官兵旗号免除沿途麻烦,这番他却明明白白打了梁山旗号,必是料定海州一带空虚,却故意使我等知道。我们若不回救时,粮草断绝且不说,不少将士的家眷亦在海州,必无心作战。而我们若回救时,杨志却好趁机攻夺沂州府。”说着,倒背了两手在身后,却在帐前踱来踱去,有时却昂起头来,望了天色很久。

  项元镇忍不住问道:“那如今是要救也来不及了。”人家距离海州只有五六十里,他们距离海州还有着上百里。

  不日,索超得胜而还,抓住了那海州知州与推官,通判却是早一步逃走了。将这二人推到淮南军营垒前,那海州陷落的消息便就再也隐瞒不得。如此淮南军士气大落,当天夜里杨志带军猛攻淮南军营盘,好歹也有一万多兵马淮南军却如被石头砸中的鸡蛋样儿脆弱。是登时崩溃,不堪一击。

  乱军中杨志是紧追着杨温,“看准了马,给我放箭——”

  青面兽自有股子狠劲,当杨温从中箭受惊的战马上跳下来,而后被杨志带人仅仅包围的时候,他真的很想问一问杨志:“你到底是有多恨我?”当初也不是他没想过提携杨志,是杨志自己拒绝了去西军效力的机会,当时这叫杨温很生气。甚至以为杨志贪生怕死,因而闹得很不愉快。加上旁支与嫡脉的历史渊源,那就是从此为路人了。

  可再是路人,他们也是姓着同一个杨字。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杨志有必要这么对自己穷追不舍,甚至叫人向自己放箭?

  杨温同学手放到后背上狠狠一拉,一声闷哼后,两支带血的箭矢被他投在地上。自始至终他的右手都没有放下过长枪。眼睛看着杨志闪着勃勃凶光。

  青面兽却是脸上挂着笑容:“别以为洒家是害你。放了你才是真害你性命。”就杨温这种级别的老将,即使打了打败仗,也不可能一刀处斩,或是束之高阁不再任用。就老赵家现下的模样,杨温逃回去后免不了要重新披甲上阵,只是头上节度使的头衔是再不会有了。

  在杨志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害了他呢。可不是所有人都想他这般手下留情,适才一通乱箭若非是冲着战马射去的,杨温已经被扎成箭靶了。

  “且束手就擒,乖乖的去做俘虏。省的再来杀出葬送了小命。”杨志的语气很高傲。可却是一盆冷水浇泼在愤怒的杨温头顶,而就在他还在思索时候,七八个挠钩已经被抛了来。那军卒一起用力,休说拦路虎已经年到半百,还有伤在身,便是他年纪轻轻时候,也断抵不过七八个军中健卒的气力。当下被拖翻地上,四周军卒一拥而上,擒拿了下。

  等到杨温被军医包扎好伤口,送入一处军帐之中时,他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项元镇。后者也是灰头土脸,只是不曾受伤。项元镇看了杨温甚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你那兄弟可真是算的透彻,于道路上挖得一手好陷坑。”他就是一头栽进了陷坑里。杨温笑的好不尴尬。

  项元镇怒气冲冲不假,可是他这点怒气更多是故作出来的,是寻个话题开心开心。与东平府里的孙立孙新兄弟,与顾大嫂比起来,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狗贼,狗贼。大宋江山就败坏在他辈小人的手里。”孙立气的须发怒张,就仿佛一头愤怒的被关在囚笼里的雄狮,他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可偏偏半点奈何不得自己的仇人。

  顾大嫂在一旁冷声嗤笑了声:“都这般境地了,伯伯还顾及的甚大宋江山。那东京城里的皇帝可半点都不会可怜俺们。”

  顾大嫂如何不气,她可是个大虫,脾气若是温柔可人的,岂能得那般绰号?

  “事到今日,官府与俺们已经是仇敌。既如此,便投靠了梁山泊又何妨?难不成伯伯真要为朝廷尽愚忠?”

  顾大嫂的喝问叫孙立惨然一笑,愚忠,他愚忠个屁啊。“弟妹说笑了。俺都已经成了私通梁山泊的贼人,那又如何有贼人去与朝廷尽忠的?”

  “往日里一切尽当作罢。”

  “这梁山泊些许日子里待俺们甚是礼遇,陆寨主仁义过人,但能容得俺们立身,日后便就效犬马之劳,生死无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