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教头这厮话说的甚是好听,可语气阴阳不定,叫人一听就恼。

  柴进的脸瞬间拉了下来,陆谦、武松还未做声,刘唐先是怒了。“这鸟厮……”

  他把陆谦视为亲兄,陆谦说那武松武艺绝伦,天下难逢对手,他虽然心里不服,却也不认为陆谦说的是假话。这些日子里朝夕相伴,陆谦武艺如何他是清楚地。能一合把陆谦擒拿,即便是于暗中偷袭,武松的功夫也非比寻常。

  可这洪教头说的话却分明要寻事儿。

  武松一把拉住了刘唐,“且听柴大官人与哥哥的。”

  自视甚高的武二郎如何不恼这教头,但他知道,今日自己与刘唐虽然也坐在席位上,但柴进显然是更看重陆谦,待陆谦与待他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现在他武二与刘唐都算是陆谦一系的人,那教头则是柴进的人。上头的两位大佬根本没比斗较劲的意思,洪教头这厮迷了心窍,自己擅自跳将来,不看柴进脸上已经带上了怒火。

  而此刻的柴进内心里的确是在大怒。

  陆谦是他的贵客。这是在东京闯下了泼天大祸的人,被官府捉拿追捕时候竟知道不远千里的往他沧州柴进庄上来投,这事儿要是传扬出去,他柴进的声名必然能在江湖上再上一层楼。

  完全就是一支时刻都在播放的精品广告。

  柴进他才不怕因此而被官家看在眼里呢,他收拢的都是一些江湖草莽的汉子,这些人在朝廷眼中算个屁啊?还比不得三五落地举子更让赵家人扎眼。东京城里的赵官家要是因为此而要办了他,才是一等一的笑话。

  何况陆谦杀的只是高俅的螟蛉,又不是他赵佶的相好,柴进觉得自家祖宗的招牌是可以奢遮的过此事的。别看他现在答应了陆谦‘隐姓埋名’,但这只是暂且,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现如今的柴进还没吃过官府真正的压力,做起事来毫无避讳,张嘴就吆喝说:“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

  实际上这却是赵宋已经没必要动柴家了。赵匡胤在陈桥驿起兵后,赐柴氏铁券文书,保证柴宗训及其子孙永享富贵,即使犯罪也不得加刑。可时间已经过去一百五十年了,到柴进这一辈,柴家早已没有往日的辉煌,便是那名头也没百姓真真的买了。

  如此这样的一个柴家,大宋王朝的皇帝以及官员们更愿意卖给柴家三分面子了。高高挂起供起来当牌位么,还能彰显的老赵家的宽容大度。柴进自个倒也清楚自家的份量,加之他心里头的一些小别扭,所以行事肆意了一些。

  这些年间,柴进在沧州一直是仗义疏财,喜好结纳四方豪杰,被誉为当世孟尝君。这皇帝是不会去管的,一万个江湖汉子在赵宋朝廷的眼中怕也没有一个进士之才来的重。

  柴进舒坦的日子过的久了,便是那殿帅府的高俅,也不放在眼里了。

  是以,陆谦原本想的也有一些不对,这柴进还是有几分担待的。但那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承受过官府真正的压力,且水浒原著里也是林冲自己主动求去的,也不是柴进承受不了压力主动把林冲送上梁山的。陆谦这点上却是记差了。

  但现在急当面的是洪教头生出的事端,陆谦看刘唐已经被武松拉住,心中一缓,脸上微微作难的看着柴进。那柴进更是听到了武松的话,心中甚是以为然,老大还没发话,安有小喽啰说话的份儿。这一对比,心中对洪教头就更恼上一分。

  “大官人,您看这……”

  柴进眼睛里闪过一抹煞气,对那场下的洪教头的,就如是看一条不听话的宠物狗。

  “道长勿怪,洪教头只是心急。哈哈,但即使如此,何不若就让二郎兄弟与教头较量一番。”

  柴进如此一发话,那洪教头更是有劲,当即脱去外罩,拽扎起裙子,掣条棍棒,使出个旗鼓,向着武松喝道:“来,来,来!”

  武松第一眼看向陆谦,却见陆谦对他使出个眼色,要他去看柴进。那柴进见武松看着他踌躇,心中更喜武松知尊卑,便道:“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二郎兄弟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好汉的本事。”柴进说这话,是只怕武松碍于他的面皮,不肯使出真本事来。

  陆谦在旁也顺着柴进说:“洪教头盛情难却,二郎就请较量一棒。”

  武松虽然恨不得立刻下去撕了那厮,但还是先回话道:“既如此,武松敢不从命。只望大官人与哥哥勿要笑话。”说罢就地也捡了条棍棒起来,向着洪教头道:“洪师父,武松请教。”对面的教头看了,只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

  也不答话,只把棍棒就地下鞭了一记,就来抢武松。

  “且慢。”柴进这时候说话了,叫庄客取出四小锭银子来,每个只重五两。“二位好汉比试,非比其他。这些银子权为利物。若还赢的,便将此银子去。”却不是阻止,而是火上浇油。

  就在这些许时间里,院外已经围满了瞧热闹的庄客。

  洪教头眼睛中的凶狠更甚,他既怪武松扫他面子,压他的风头,又要争这银子。但这厮也怕输了锐气,便要抢占先手,把棍棒平地一鞭,便一棒盖将入来。

  原著上,林冲是如何赢这二货的,陆谦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但现在以他对林冲的性格、武艺的了解,他断定如果换做林冲在此,他必然会先退步的。

  林冲的样貌与张三爷有几分相似,但性格全然不同。可就如那句老话所说的,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绰号。林冲绰号是豹子头,他的性格就真有几分豹子模样。最擅长引人入瓠,瞅的机会后一击毙命。

  可武松不是这般性格,武二郎看着棍棒打来,不闪不避,只待棍棒当头时候才微微一侧。洪教头这一棒贴着武松身子打下去,他招式已经使老,再难做变。而武松却赶入一步,提起棍棒,劈头打下。

  洪教头慌忙躲避,脚步却己乱了。武松这一棒打到半处,双臂一震,棍棒由劈头打下变成了拦腰横扫,洪教头措手不及,再去跳转哪来得及,棍棒直扫着他的背上,如是那被汽车撞着一般,整个人飞了出去,爬不起来。

  整个较量简直快的让人吃惊,眼睛一眨,胜负即分了。

  柴进大喜,叫人快将酒上来痛饮。

  周遭围观众人一齐大笑。

  洪教头那里难挣扎起来,众庄客一头笑着扶起送入房中了。

  柴进非要将二十两银子送于武松,武松那里肯受,可是推托不过,只得收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