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三百三十一章 国恨家仇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2�_6��P��K�K�3��D�2S��S �8�����

  那城头上的官军立刻警惕来,错非看到来者人数不多,且高举火把,明目张胆样儿,那坐镇的指挥使都已经叫人敲响锣鼓了。

  “城下来者何人?”

  黄信听到城头的叫喊声,心中一乐,对身边的卢俊义、袁朗等叫道:“却是幸运。这人该是青州军中指挥使黄诚,因他与俺同姓,平素某待他多有亲厚。杜充、马政使此人守城门,当是还未挑明构陷我。今夜赚城,十拿九稳也。”

  黄信叫人高举火把,打马奔到城下,直至濠堑上,大叫:“城上可是黄诚么。某黄信也,速开城门。”

  那黄诚果然是黄信的亲信,听到是黄信的声音,再就着火把照应看到确是黄信本人,当下便喝令士兵开启城门。也怪那杜充把消息埋藏的太隐秘,就见益都西城门上吊桥缓缓放下,内中沉重的城门被慢慢推开。却是无人知道上层人诸多腌臜勾当,这般的,自然就无人来阻止黄诚。

  黄信左右手是卢俊义与袁朗,背后是武松、鲁智深引领的二百梁山军精锐。那益都的西城门一旦打开,再想合上去,却就是不可能的了。

  连夜疾行赶到益都城外的陆谦,引着潜伏在外的步骑就直冲城门去。他手握的兵力不多,算上骑兵也只有三千人。但这是夜袭,是在益都官军毫无征兆和准备的情况下的突然袭击。而且陆谦手中还有一千铁骑。

  “杀——”一马当先的正是花荣。这一乃立功,二乃捉杜充解恨。引着一百铁骑,不管不顾,直冲杜充公廨。那杜充亦是听到了喊杀人,本还有些迷糊,待长随来报说兵马都监黄信引梁山军入城,那西城门已经洞开,就仿佛一桶冰水浇头,叫他彻底清醒。

  那当即便是要走。府中的金银,府中的美人,尽数顾不得了。内心里则对黄信破口大骂,大骂他背负朝廷,狼子贼心。却是忘了是自己先要算计黄信,将之作替死鬼的。

  而后杜充再骂自己,是的,他自己。他很自己没有早日下手将黄信在军中的亲信给铲除了。否则安有今日之祸?

  只是很快他就没心情去埋怨这个,痛恨那个了。

  花荣带着骑兵来的太迅速了,吓的杜充亲身的军士都没带几个,望着相反方向就打马狂奔。

  “狗官休走。”花容紧追不舍。

  但杜充马快,叫小李广始终未得手。眼看杜充与城东来的兵马就要汇合,次前一刻,花容方绝了生擒活捉的念想,一箭射穿了他的脖颈。

  马扩被吓着了。离得那么远距离,他眼看就要与杜充汇合,这个时候小李广却来个一箭穿喉。眼睁睁的看着杜充倒在自己马前,马扩第一个反应并非是愤怒,而是立刻低下头伏在马颈后,是后怕。

  “来将受死!”花荣自然看得到马扩背后那黑压压的官军,人数要远远多过他部的。可小李广半点也不惧。

  狂乱地马蹄声中,梁山铁骑在迅速接近。

  “长枪兵,上前——”

  “长枪兵,上前——”

  口令从马扩的口中涌出。他虽然只是马政的儿子,但这一身份足以差使身后的兵将。就是那指挥使一级的人物,在防御使家公子哥的面前又算的甚?

  沉重地脚步声中,几十名长枪兵迅速涌上,连带着还有些伶俐的刀牌手。可以说这批

  兵将的素质还算不错,行动也是迅速。

  一根根锋锐的长枪高高竖起,呈45度斜角直刺前方,霎时间交织成一片密集地死亡之林。一面面厚实的盾牌遮挡前面,为这片锋锐的枪林披上了一件坚固的铠甲。

  虽然及时做出反应的军卒并不多,但这只是一条街道,不是城外的田野。如此已经仿佛一块石头堵塞在道路中了。

  花荣的眼睛中里悠然掠过一抹冷色,一夹马腹,速度更快一筹。

  长枪拨打,那直刺他正面的长枪顿时像被飓风吹倒的麦田,歪了一片。这却就是他们的配合不默契了,若是梁山军列阵拒马,此时两侧的长枪兵已经从斜处里朝花荣刺来了。但是官军却做不到这一点。马扩刚眼睁睁看着杜充身亡,现下就又眼睁睁的看到花荣拨开枪林,打马撞向盾牌,那一段防线登时土崩瓦解。

  这就是猛将兄的作用。冲锋陷阵之时,着实叫己方将士士气大涨。

  马嘶人嚎,血溅刀飞。

  长枪兵和骑兵地对抗基本上就是以命博命地兑杀,看谁能豁得出命去。长枪兵的武器拥有长度上的优势,面对着呼啸而来的骑兵,能够轻易的把战马或是马背上的骑兵捅穿、戳死,谁让骑兵本身就带着高速,那力道可是很牛顿的。

  可是单薄地长枪和人脆弱的身躯也同样无法阻止战马的冲撞,在长枪兵把马背上地战士捅死捅伤的同时,他们本身也往往会被疾冲而至地战马撞倒、撞伤,甚至是径直踩死。

  如果是一支有着高昂斗志的步兵,那几乎没有骑兵将军会指挥着兵马去强冲猛攻。

  那样的话,两军将士就会像夏收时田地里被收割的麦子,齐刷刷的倒卧在地。

  人命在这一刻会卑贱的连路边地野草都不如。

  可若是冲击一支斗志不高昂,甚至有些胆怯退缩的队伍,而且还有一猛将兄做先导,那就会是水银泻地,挡者披靡。

  “弟兄们,随我杀呀——”

  益都东城门,马政集结了不下三千官军,这是现下益都城中仅剩的一支成建制官军。但现下处境也是艰难。南北两翼,两只人数不多但战斗强大的步甲正一步步将宋军的阵线向城门楼处挤压。

  “轰~~”狂乱地马蹄声中,马扩带着仅有的三百余骑兵与新一波冲击来的梁山骑兵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这是齐鲁官军最后的马军,有一丝可能,马政都不会把他们用上。且那领兵的还是他的儿子。

  可这不是没办法吗?

  他这时候若不顶上,那被梁山军步甲打的崩乱的步阵就崩溃了。崩乱中的步阵如何经得起梁山军骑兵的冲击?所以他只能把这支马军顶上去。而他儿子不带队冲击,那支马军又如何差遣的动?

  他必须如此。

  兵刃互击,战马悲嘶,铁蹄翻腾下血雨肢残漫天横飞。骑战的惨烈瞬间升华,宛如放飞的烟花那璀璨夺目的光华,绽放在人们眼前。

  “嗬——”

  卢俊义大喝一声,手中长枪如一条怒龙般捅刺而出,锋锐的枪头呼啸着旋转起来,枪下的红缨若一血莲盛开,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轨迹。

  贯力刺出的长枪轻易地没入一名宋军骑兵的胸膛,似乎是钻到了骨头,清脆地碎裂声音清晰的入耳耳中。长枪去势未已,穿着一具尸体又恶狠狠地刺穿一名宋军军官地胸膛。

  那军官穿着一身铁甲,却似半点作用都没。

  长枪刺入他胸膛,铁甲宛如薄纸一般,军官双眼猛的一凸,恶狠狠的眼神瞪向卢俊义,眸子里凶芒毕露,手中的兵刃抛落在地上,双手却反射性的抓住卢俊义长枪。但也只能那么一抓,卢俊义双臂一交力长枪就轻易地就从那骑将的胸膛中拔出,带起一道血色的浪花。

  一道寒芒闪烁,向着卢俊义地胸膛呼啸刺来。

  “叮——”

  及时收枪,卢俊义长枪一摆立刻生生硬磕出去,清越的金铁交鸣声中,另一宋军军官刺来的长枪被远远荡开。

  卢俊义抬头去看,就见一员小将眉目狰狞正在声嘶力竭地怒吼。

  “哼!”

  卢俊义轻哼一声,双手一抖长枪正要扑上,却见身后两名骑兵冲刺而出,两杆长枪精准的架住了那小将的再次挥刺,另外一骑尾随而至,锋锐的枪尖划过三道耀眼的光芒,照着胸腹部扎去。

  小将在马背上尽力扭转甚至,同时左手拔刀磕开去。但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再一支携着猛力击杀的锥枪,轻松切开了小将的包肚,没入其腹中,顷刻间血流如注,随着长枪拔出,小将颓然的从马背翻落。

  宋军步阵中,马政眼角流出了两行泪水。那是他的儿子啊,他还没有成家立业的儿子。

  “相公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要保重身体才能为公子报仇。”一名老军抓住了马政马缰。“登莱还有宋公明在,还有胶东可做回旋之地,一切尚可为之。今日留做有用之身,来日才能报仇雪恨。”

  马政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这老军的话就仿佛是一声响钟,叫他惊醒。亦叫他燃起了希望。

  是啊。他还有登莱之地,还有宋公明。昨日后者来书,彼处得两州府协力,宋江已经募兵三千人,内中很是有些好汉前来归附。

  如此说来,他还没有输掉全部的本钱。他还有机会叫梁山泊尝到痛苦。儿子的落马在马政眼中就意味着死亡,他现在对梁山泊可是“国恨家仇”。

  “走,走……”马政眼睛一闭,两行浊泪又流淌了下。

  如此五月下旬的一日,梁山泊轻装上阵,三千步骑便夜袭益都得手。如此消息传到淄州,梁山泊上下具是大喜。

  这益都可是青州府治,是京东东路路治。就好比后世的省城,夺取下来的意义自然非同一般。

  看看老赵家当朝以来,中原爆发了多少民变起义,可是近百年里能夺取一路府治的,却是闻所未闻。更不要说梁山泊现下还留有很大的余力。

  便是那刚刚投效的解家兄弟都喜笑颜开。不为别的,朝廷遭殃他们就高兴。依他二人之心态,只恨不得梁山泊能起一路兵马直杀奔东京呢。

  自从花荣口中知晓了因果后的解珍解宝都要气炸肚皮,人生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与梁山泊不共戴天,转而与老赵家不共戴天。

  他们竟然因为那般龌龊缘故被擒拿的,他们老表孙家兄弟竟是落得如此下场,真是瞎了眼睛,白与这鸟朝廷效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