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来得太突然,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那淄州的唐通判已经喝令随从将解家兄弟给拿下了。花荣目瞪口呆,被这操作都吓愣了。

  这唐通判打马直奔公廨,花荣就亲自来迎接。彼此客套一二后,花荣就急把解珍解宝探听到的消息告于那唐通判听。梁山泊建制了,在东平府立下了自己的‘官府’,并且还要‘溯本还原’,都直接设立乡官了。与老赵家建国时候的里正,现在的都保长都不一样,而是类似于秦汉时候的亭长、啬夫,这可不是个很重要的信息。当下的京东东路各州府中,至今还有不少官员以为梁山泊是强盗行径,而非是老虎出山,占地为王。

  而现在这一消息便是最直接不过的证据。那唐通判听闻后便急忙让花荣召解家兄弟上前问话,一番对奏后,适才还满脸忧愁的唐通判,翻脸就喝令随从将解家兄弟拿下。直将花荣惊呆,那解珍解宝也几句挣扎,可是后者早有准备,岂能容得他们挣扎的下?

  “唐公,这是何道理?”花荣气结:“我两位兄弟冒着刀枪之危前往东平府打探敌情,辛苦访得紧要消息,回转来报。不说有大功也自有一番苦劳,何至于被捉拿?”

  解珍解宝也自在叫嚷着不服。他们可是一心一意的给官府卖力,这淄州都危在旦夕了,他们要报答花荣的知遇之恩,亦是因为与梁山泊血仇,都没有丝毫离去返乡的念头。何至于反被官府无辜擒拿?

  唐通判冷哼一笑,把手挥下道:“且将这二贼押下去。内中情由,本官再与将军细说。”

  那却是出林龙邹渊与独角龙邹润叔侄,前不久被陆谦暗中遣回登莱招兵买马,好应和海路上的阮家兄弟,如此露了行踪。虽然未被当地官府缉拿到,却有被邹家叔侄招揽的登莱道好汉落入官府的手中,而那人也非是钢筋铁骨真英雄,三木之下是通通道了来。将邹家叔侄卖了个干净。

  如此登州官府方知道,那本府兵马提辖病尉迟孙立,竟只是力战被俘,而非力战身亡。

  这消息随着塘报送到淄州孟知州手中,后者是知道花荣处情况的,晓得那孙立的两个表兄弟,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正在花荣帐下行走,还深得花荣的气重。于是便有了眼下的一幕。

  花荣摁着闷气听了因果,可这胸膛里的火焰却是半点无消,反而越燃越旺。“恁地是无道理。那孙提辖只是被贼寇生擒去,又非献城降敌,依旧是朝廷忠臣,碍他两个表兄弟如何?且不说解家兄弟自到了花荣帐下,便就任劳任怨,一心与梁山泊厮杀。只说那梁山泊起兵两年来,擒下了多少朝廷文武,难不成都要一一清算?”别的不说,那十节度里的韩存保可是出身相州韩氏。解珍解宝这般关系都要被擒拿,那韩家在朝的无数个官员又该做何处理?

  当然,花荣脑子还没有完全被怒火烧糊,没有拿出韩家举例子,不然非被唐通判用文人士大夫的优越感糊了一脸不可。

  孙立算甚?也配跟相州韩氏比肩?

  “将军息怒,息怒。且听本官道来。”唐通判对于花荣的反驳丝毫不意外,武夫么,便是长的再英挺俊俏,也是一介粗胚,如何有他们读书人的一肚子锦绣?

  “将军且以为这淄州真可保下?”唐通判满脸的不以为然。淄州兵少将寡,钱粮两缺,如何抵挡的下梁山泊的百战精兵?

  照他与孟知州的想法,花荣此刻已经该从邹平南撤了,到了淄州城坚守那几日,便趁机突围。真要在淄州死守,那是真的缺心眼。

  甚至这淄州一丢,青州益都城亦是难保,最后是登莱两州……,大半个京东路都要落入梁山泊的手中也未尝不可能。

  但这般叛逆一起,朝廷固然会调集精锐西军前来镇压,可他们这些京东路的官员们,去也难落得一个好。非是所有人都是韩家子的。彰德府丢的轻松惬意,韩肖胄也屁事没有,梁山泊走了后他拍拍屁股继续回来做自己的彰德知府,甚至还要筹集民间善款重修昼锦堂;也非是所有人都有梁世杰一样的靠山,大名府那等重地,半年里连丢了两次,都还半点责罚没有。

  他们这些人想要脱罪,可就要寻一个像模像样的替死鬼了。

  “通判的意思,那解家兄弟,还有前遭的孙提辖兄弟,便是,便是替罪羊了?”

  “哈哈,将军说的忒难听。那如何就是那替罪羔羊?实乃罪有应得也。”唐通判捋着山羊胡须笑道:“邹渊邹润叔侄乃孙立那厮的至交。当初在登云山聚啸匪徒,为祸一方,官军几次围捕之都不成得手,那便是孙立的祸端。后来马相公兴兵来讨梁山泊,邹家叔侄趁机洗白投效在孙立军中,如此倒也不失为一条正途。可谁料想孙立贼性不改,半道指示邹家叔侄投奔郓城江湖草寇晁盖的庄子上,与梁山泊暗通曲梁,瞒天过海,做了好一通戏来。直叫官府朝廷真以为他已在泰安城下力战身亡……”

  唐通判说话中,语气由轻到重,面色神态也由轻松转为郑重严肃,最后已是满目凛然,一片忠义赤胆好似日月可表苍天可签。这他么当官的一个个都是戏精。那演技,只把后世的老戏骨都比作了渣滓。

  唐通判看着花荣还未缓过神来的神情,笑着接着往下说道;“将军休要为孙立抱屈。那邹家叔侄先在郓城随晁盖那厮投效梁山泊,后在登州招降纳叛,与宋公明针锋相对,乃属乱匪,已是确切无疑。只凭这点,孙立就难逃干系……”只是区区一个孙立还担当不下这滔天大的罪名,那替罪羔羊绝非孙立一个,但这事儿就是唐通判本人也知之不祥,就更不需要此时就告诉花荣了。

  唐通判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提着解家兄弟便走,是唯恐慢了一步就被梁山泊给堵在了城中,而只留给了花荣一个大的不可收拾的烂摊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