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花荣,返回到博兴县城。却是他并非是在青州治所益都驻扎,而是引军驻扎于博兴县中,这一济水南岸的县城,也是青州最北端的县城。

  就见一虞候正在公廨等着自己,却是那杜充得到了淄州的求援,调派兵力只有两千不到的花荣部前往淄州。

  这就是红果果的借刀杀人了。

  花荣看了公文,面上铁青,心中升腾着一股股的杀气。但还是于次日带领兵马向西去了。

  这淄州夹在东平府与青州府之间,最北端被济水穿越,面积还不到青州一半大。梁山泊已经夺取了东平府,再向东,这淄州可不就首当其冲了?

  花荣引军马沿着济水西来,正如是意中所料,渐渐西去,渐渐人烟稀少。几次遇到小股盗匪,都被剿灭,或是望见花荣的旗号,盗匪便自己一轰散去了。如此一路行来倒也不费周折。

  先进入高苑县,而后到邹平。后者去西南十里处,叫雕窝峪,便是当年隋末王薄起义之旧址。同时此地也算是范仲淹的第二故乡。范仲淹本苏州人,四岁随母改嫁至邹平,刻苦攻读长白山醴泉寺,后终成大业。在邹平生活18年,本地亦有范公祠,只是花荣引军经过时却看到,那范公祠已经被一把大火烧成了白地。

  邹平县城濒临济水支流笼水,后者在邹平县城拐了个大弯,而后向南流下。花荣引进抵到邹平县城下时候,就看两个都头拿了知州的名帖,引着一队民勇排着行列,在城门口迎接花荣。花荣连道不敢。接过了名帖,被都头径直引到衙署。

  路上花荣向这两都头问道知县何在,不想却得知邹平知县与主簿已经溜之大吉。就在马政大军战败,东平府失守的时候。花荣心头立时蒙上了一层阴影,再问道:“这邹平县现下主事者何人?知州相公处事如何?是否晓得些武备?”

  两都头对视了一眼,一人回道:“好教将军知道,俺们这邹平小县不曾设有县丞,知县与主簿既去,当下县中主事只剩了县尉李老爷,前日骑马跌伤了腿,还在家中将养。而州城的孟相公是进士出身,只懂得些吹弹歌唱,至多也不过会制两套曲予,写几篇文章,懂得甚军事!将军要厮杀,还是休指望那州城的好。”花荣听了半响无语。

  堂堂知州竟然被一都头这般的奚落,可见那孟知州的威望已经扫地。花荣心中附道:“堂堂知州本当有些威福,怪不得倒向我来谦恭。”纵然他花荣是援军,可一团练使要得到一知州的礼遇,也是超乎想象的。

  不过淄州与东平府近在咫尺,梁山泊保不准便杀将来,此时不礼遇他花荣,叫那孟知州一个只懂得吹弹歌唱的弱鸡文人,恁地来守这块土?

  花荣道:“我到这里来,自是效力守土的,何须知州来敬重我?却不知道这邹平城里如今有多少兵马?”

  两个都头对视了一眼,未曾对答。花荣正颜道:“有何隐情只管实说了。今天迎接我的,只有百十来名兵马,这危如累卵之地难道只这些个军力?以往事我自不去追究,你等且说了这里情形,我也好心中明白,早有个处置。”

  “州上兵马非是小人们可知道的。只知道县里民勇,本有上千人丁,只是自从知县老爷逃去后便连连有落逃者,又不曾招补得。最近日月里李县尉摔伤了腿,约束的松弛了些,又逃亡了不少,现只剩二三百人,都是有家室之累,离开不得的。”俩都头已经全部死心了,又自负自家为人还算及格,挨不了梁山泊的刀子,那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却叫花荣听得是目瞪口呆。

  只是那孟知州却甚是期望花荣能够制造出奇迹来,于次日下午便赶到了邹平。却是这厮拉不下脸面来邹平迎接一丘八,端着架子‘巡视’到长山县,而长山县就在邹平县南端,那再南端就是淄州州治,听到花荣已经抵到的消息后才快马加鞭赶来。

  昨日是邹平县的俩都头来迎接花荣,今日就是花荣来迎接孟知州了。

  将他迎到县衙二堂,使请上座。花荣躬身做谦道:“小子一介武夫,相公谦让,愧不敢当。”

  那孟知州说话倒还真诚:“非是本州虚谦,实乃将军到此已救我于水火之中。本州早就听闻将军大名,乃当今豪杰,征战沙场屡建奇勋,十分钦佩。现今淄州地瘠民稀,兵饷两缺,却又毗邻东平府,维系军事之重,实叫本州倍感踌躇,将军来到,叫本州心神为之一振,只望将军教我也。”说着,便举起手来,连连拱揖了几下。

  花荣想着,原来是这般。这孟知州本是个太平官,现在却一下子被扔到了沙场上,手中要兵没兵,要粮没粮。于今没了主意,却来寻武官撑腰。便说道:“花荣是个粗人,只省得厮杀,不懂得治国安邦之道。今得知州相公下问,依小可之意,第一是要招抚流民。”

  “花荣一路行来,看到境内颇有流民,三五百成群,或和强人混杂,良莠不分,遍地皆是。”事实上花荣是很不理解的,难道梁山泊就那么可怕,竟然叫这些百姓宁愿抛家舍业的去背井离乡,也要逃亡他乡。难道他们都不知道梁山泊的仁义么?不知道去岁冬季里的那场直叫人以为是黑白颠倒的“怪事”么?可事实就是如此。

  毕竟人是一种从众动物。

  就像原时空1949的时候,逃亡港岛的人群中都是资本家、富农吗?不能否认这当中有很多向往【自游、皿煮】的烧饼,但也该知道,这人是群居动物,很容易受到群体气氛的影响,绝大多数的人都有一种从众心理。

  “此辈皆朝廷赤子,现下里居无定所,饥寒相迫,并无他意。若把壮健的收募了,便是淄州一地,也不难得到五七千兵力。壮健的收募了,老弱的自不难处置。至于本州的强人,可抚则抚之;不能招抚时,便当剿除了。非是如此,境内无得安定。而本州境内安定,才好对外。不时,一旦梁山泊兵马杀到来,怎地守得住境界?”

  花荣的这番话与那知州有醍醐灌顶之效,那知州连连拱手道:“本州近来日夜辗转难眠,无得安宁,没个作道理处,只觉得满眼漆黑一团。现下听将军这一番话,甚有见地,一切万望主持。”却是不知道此乃花荣的一片善心。这些百姓即便走到青州,那杜充也多会视而不见。一路上不晓得要折损多少。到不如就地安置了,那梁山泊便是打来,也不会拿他们作甚。

  只是花荣见那知州丝毫拿不出主意,好气又好笑。这人太无担待了。

  “知州相公何发此言?叫花荣好不汗颜。花荣受命来到淄州,便是来襄助淄州的,职责所在,自应尽力。但冲锋陷阵,是卑职的事,这发令施政却要相公做主。譬如刚才花荣所说的招抚流亡,应当筹多少饷项,招募多少兵勇,又在哪里安顿老弱,相公是一州之主,都要唯相公钧裁。花荣岂敢谮越。”

  别以为花荣是个武将便不知道这内中的奥妙。收拢流民,招募兵勇,放在危急时刻,文官士大夫都是可做的的。但是再危机,这种事儿也非是要武官来做。不然,你就是要用自己的脖子来试一试朝廷的刀锋是否犀利了。

  就是那宋江前往登莱两州招募兵马,也被马政委派了一个司参军事的差遣。虽然那只是个从八品的官职。

  “是本州急忙中将话错说了。只是这般事儿,本州生平从不曾经历过。应当怎地处置,万望将军指点。”这知州的两处眉头都紧蹙的挤到一快,手不断的去抚摩髭须。也不知道是真狗屁不通,还是心中另有打算。

  花荣只能推说初来乍到,人情风俗,以及军马钱粮旧例,都不曾懂得。要说道一二,也当容他招询属下,把情形考查的了,再来禀报。

  而就在距离邹平不远处的东平府中。一场别开生面的考试正在进行中。

  梁山泊大军夺取了东平府,当地官员逃的逃,死的死,再不便是被俘,愿意主动投效梁山泊的一个也见不到。但是官员们都逃走死难了,衙门中的小吏可还多的是。

  对于这些人,梁山泊那就是一个明察秋毫的照妖镜——但凡该死的,那就绝不会流。而后余下的胥吏们就都被集中了起来,分门别类的另造名册。

  这当中有愿意主动投效梁山泊的,名字便被写在甲册上。这等人物但凡能通过笔试的,那中基层的头目小官,都是可以叫他们担任的。

  胥吏在陆谦眼中可是一个庞大的‘公务员’后备体系。他们一个个熟知民情,又晓得官场的勾当,不容小觑的。

  没有主动投效梁山泊的,就都被记录在乙册上。老赵家的死硬分子肯定是有,但只有绝少数人才会表露于颜面。像最后者,便被记录在丙册上。一般说来,这丙册上记载的人物的子孙后代们,三二十年中那就别对官场抱有期望了。除非老赵家能够雄起,反推了陆谦。

  济州府不再陆谦的计划范围内,可是东平府却踩在可有可无的线条上。那么陆谦就需要作出一副样子来了,哪怕是表面上的。

  东平府知府衙门的院内,五十多个愿意主动投效梁山泊的胥吏被集中了来。再历经了一次人生的选择之后,拿到了各自决定新生起点的考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