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三十二章 沧州柴家庄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9-01-11 10:03:34 源网站:云阅小说网
  五月份,烈日当头,天气已经炎热。蜈蚣岭上倒是清凉,松林阵阵,山风吹拂。

  刘唐、韩伯龙的伤口已经愈合,不见发烧溃脓,这就是最大的喜事。

  这一转眼,陆谦回归就已经半个月了,他们三人在这蜈蚣岭上,前后盘恒了一个多月。便是那坟前的孝子,也快到了尽头。

  三人就决定脱身走人。

  也不告知那张太公一家,只在坟庵留下一封书信和一根蒜条金,半夜时候,马口衔枚,四蹄裹足,三人连带着三马兼两辆沉重的牛车,就下了蜈蚣岭。

  空荡荡的岭上,只留下被打翻的那位张公子了。

  “十字坡时,若是能留下一点蒙汗药就好多了。”刘唐出手打昏了张太公家儿子,还把那张公子搬到了坟庵处。一个多月里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住人家的,临走时候不道声谢不说,还出手打翻人,真真惭愧。

  韩伯龙因为下山赶路,乐呵呵的。“当初谁还顾得这个,哪料得到咱们能撞上张家,有这片风水宝地落脚。”

  三人没了伤势困扰,从蜈蚣岭到沧州也是快速,每日行上三十里,半月时间就已经望见了柴进的庄园。这途中还绕行了高唐州,那里是高俅的同宗兄弟高廉做堂官,盘查的甚是严格,陆谦三人就绕着高唐去了。

  当然,陆谦在高唐生生留下了一丝痕迹,于一波地痞起了冲突。

  如此在沧州的南皮,分手的时候到了,这里就是韩伯龙的老家。陆谦刘唐与韩伯龙分离,韩伯龙自去家乡,陆谦、刘唐则投柴进去。

  那柴进名下的庄子可不止一处两处,虽然四周庄子也收拢江湖汉,但陆谦、刘唐却是直奔柴进的主庄去——这里因处在最东面,继而又换做东庄。

  两人穿着打扮非常,雇了个人赶驾牛车,临近庄子,在那路边酒肆吃酒,自然没受了原著上林冲那般的待遇。问小二柴进庄上何在,也人殷勤指点。

  大石桥边,转湾抹角,一条平坦大路,早望见绿柳阴中显出那座庄院。

  四下一周遭一条阔河,两岸边都是垂杨大树,树阴中一遭粉墙。转湾来到庄,前那条阔板桥上坐着四五个庄客,都在那里乘凉。

  眼看一僧一道骑着马儿,伴着一辆牛车前来,这几个庄客自先稀奇了。一人跑去禀告老都管,另外几人上前搭讪来。

  陆谦与刘唐来到桥边,与庄客施礼罢,陆谦说道:“相烦几位大哥报与大官人知道,京西姓陆的道人携同伴赤发鬼刘唐求见。”

  刘唐现如今还是一头陀打扮,只是把头上的铁箍取了下,那朱砂似的胎记甚是明显。

  他在江湖厮混多年,年纪不大,名头却不弱,尤其是在沧州。

  因为啊,这私盐也是柴进的一大进项。那漳河有多条支流淌在沧州境内,因两岸边多生芦苇,是被称为“长芦”。南北朝北周大象二年边在此设县,因名长芦县(今沧州市),北宋熙宁四年废长芦县改长芦镇。长芦盐场就在这地方,柴进如果不在私盐贩卖上插上一手,就怪了。

  是以,刘唐的名号这些庄客多少是听说过的。

  现在看眼前道人还要压在刘唐上头,哪里还会怠慢。那老都管来到的时候,就看到一僧一道与几个庄客说说笑笑。老都管人老成精,立刻就晓得这当中有自己所不知晓的事情发生。

  果然,那留下的庄客里的一人,看到老都管后,忙说道:“好叫老都管知道,这位是京西的陆道人,那位做头陀装扮的乃是江湖扬名的好汉,赤发鬼刘唐哥哥。”

  任何行业都是分等级的,官场上等级森严,那江湖上的等级何尝就松动了?

  他们这些庄客只是柴进门下的走狗,而刘唐要是进了柴进庄子,那就至少是客卿。

  大宋朝走江湖的汉子不知道有几凡,但每个能在江湖上叫响名号的,都不是易于之辈。

  老都管或许是听说过刘唐的名字,也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其事,但是这绝对是一个明眼之人。

  刘唐是江湖扬名的好汉,但是这陆道人却是默默无闻,可默默无闻的陆道人却排在刘唐头上,刘唐还毫无怨言,这陆道人可不是等闲人。

  甚是恭敬的引入庄内,片刻后柴进得报,就已经快步走了出来。

  来人三十四五的年纪,生的龙眉凤目,齿皓朱唇;三牙掩口髭须,一袭风流人物。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一领紫绣花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条,足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

  陆谦奔走东京之后,真真没有再见过这等扮相的人物,绝对贵人。

  “不敢相瞒大官人,小人非是道人,乃杀高衙内的陆谦是也。自那日杀了高坎后,亡命江湖,不得一日安生。后听闻江湖好汉说起沧州柴大官人是个奢遮人物,爱英雄豪杰,喜招贤纳士,乐于庇护江湖同仁,因此与刘唐兄弟特来相投。”

  柴进听了陆谦名字先就是一惊,接着是喜出望外。他这人年纪是不小了,但真真有些不稳重,原著上听到林冲的名字就滚鞍下马,飞奔前来。现在也是高兴之极的模样,这是一个打富贵窝里长大的人,吃喝不愁,自视甚高,却又困于身份无法伸展胸中抱负,因而心中生出积怨来。不知道人生疾苦,倒不是在学那曹操故意倒履相迎。

  “原来是义杀高坎的陆虞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柴进久闻虞侯的大名,心慕已久,不想今日得见尊颜。”拍着胸膛打包票,言自家庄子绝对安全,官差断不敢强来搜庄,让陆谦与刘唐安心住下。

  柴进直请两人到厅前,说道:“小可真真是久闻虞侯的大名,义杀高坎,血字留名,光明磊落之极。今日来踏贱地,足称平生渴仰之愿!”这热情都是溢于言表的。

  陆谦做苦笑道:“这等丈夫当为之事不足挂齿。大官人之名传播海宇,谁人不识,谁人不敬!只是不想今日我陆谦却是做一逃犯,潜来此地,甚是羞愧。今能得识尊颜,蒙得大官人信爱,宿生万幸!”客厅内刘唐一带坐下。

  柴进却也知晓刘唐的名号,甚是不解陆谦与刘唐怎生搅在了一起?

  陆谦自把当日渡口之事道了一遍,再做感叹,因自己闯下的祸事,倒连累了无辜江湖好汉了。

  这乃是一口边的话,连累了再多的人又真干他陆谦何事?他半点也不放在心上。这番说只是招揽刘唐的忠诚,竖立自我形象罢了。

  老都管已经将马匹牛车牵入了庄中,安排了一个僻静院子于陆谦、刘唐,这却是陆谦的意思。他说自己在庄内就始终以道人形象出现,省的多生意外来。

  朝廷现在严令缉捕于他,万不能大意了,给柴进多带麻烦。

  柴进大笑,再是自夸了一遍,但陆谦坚持如此,他也顺水推舟。唤来庄客叫将酒食上来,连同的还进来了一个壮汉,自报姓名,正是那不晒林冲的洪教头。听柴进夸说,这人耍的一手好枪棒,可天年不齐,命途多舛,更是囊中羞涩,几次投武举都被人刷下,刚刚被人引进到庄内当教师。

  听柴进这么一说,陆谦倒也明白了几分为甚这厮对林冲意见这么大,但心底里也瞧不上这洪教头。如果真要卖命帝王家,有着一身武艺就径去投军。这几年那西军对那西夏连连用兵,只要是好汉,何愁不能出人头地?

  这厮怕也与陆谦原主一般惜命,不愿上那战场厮杀,却又羡慕功名利禄。可陆谦还有林冲拉扯了一把,从西京地方提携到了东京的殿帅府里,这厮却是衰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