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此时的陆谦,人并没跟大部队一处,而是独领三千骑兵奔向了清河县。那大部队则一分为二,一部分直向任城,主力押送着战俘和缴获,乘船浩浩荡荡的返回了梁山大寨。

  ——大军虽然连战连胜,可到底久战兵疲,陆谦自能觉得出来。如此还是返回到老巢去歇息几日的好。可为了不叫西北路的王焕、李从吉还有那刘珍逃脱了,他与林冲等自引三千骑兵北上。

  只是他前脚刚刚离开和蔡镇,一羽飞鸽就在镇中落了下来,却是大寨送来的最新情报——袁朗与邓飞已经全身而退,晁盖带着心腹一伙儿人,投奔山寨而来。

  可惜这事儿完了一步,陆谦已经北去了,和蔡镇中以花和尚为首,鲁智深牛眼一番,喝骂道:“好个撮鸟,却是个自寻死路的傻鸟。爷爷们正在此间买卖,他个民蠢,不躲着藏着,唯恐叫爷爷们看到了晦气,却自来寻丧气,撞了我梁山泊。洒家撕扯官军正不尽兴,便再打下郓城县来,捉得那时文彬,拿上山去,叫晁盖兄弟解恨。”

  花和尚勃然大怒,脑子里想的只有晁天王,何尝还顾及那及时雨宋公明?也或许,在鲁智深的心中那宋三郎本就不值一提。

  从和蔡镇北至清河县城,途中经过巨野县,一百多里的道路,陆谦足足走了四日。步军疲惫,马军又何尝不疲?那是人马俱疲。如此几日的时间才叫他这支骑兵再度精神起来。

  这期间他自然接到了梁山泊的信报,听闻晁盖上山,陆谦甚是高兴。这位天王在齐鲁江湖上的地位不需要多言,如今投奔梁山,实力上虽不能叫梁山泊增长几分,却重在声势。毕竟晁盖是齐鲁本地人。

  当然,陆谦心里也在唏嘘,这位托塔天王真凑到了一个好时间,现下上梁山,固然是错过了先前的反击战,却总算搭上了最后一班车。不然,待到陆谦起兵东向,席卷齐鲁的时候,他再来投奔山寨,那就是个笑话了。

  再说了,随同晁盖一同落草的还有公孙胜这个放大版的樊瑞,以及吴用这一狗头军师。别看原著上吴用这厮一次次使出恶毒点子算计人,而于军略上就一般般,就以为吴用徒有虚名,只与宋公明狼狈为奸了。实际上这厮是个真正的聪明人,知道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的职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可以显露,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要隐匿藏踪。

  这是一个绝对的好属下,绝对的好小弟。

  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熟知兵法,每每料敌于先的军师。对比来,朱武比他更适合做个参谋长的。吴用更多是个帷幄中的谋士,于人心算计上更有心得,类似陈平、贾诩类型的阴谋家,当然是超级破产版的。

  可以说,穿越前的陆谦早几年对吴用的印象是很不好的。认为吴用就是无用。乡野村夫一个,落地穷酸一枚。大智慧没有,小阴谋不断。害人不浅。

  但后来他就不这样看了。虽然不觉得吴用是真的天纵奇才,神机妙算,可这人懂人心啊。在后世,能见风使舵未尝不是本事,能算计人心那更叫本领。

  人吴用是没考上公务员,没进朝廷办事,但人就想过好日子,这有错吗?

  人家只是个书生,没有征战沙场,横扫千军的本事,但却能在梁山泊这一窝强贼悍匪当中混到这个地步?能说人不聪明吗?

  既然是聪明人,那就不会做傻事。现下这人上了梁山,梁山泊与原著上早就不同,吴用当然不会再有原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休说是他,就是晁盖也万盖不过林鲁二人去。但多少也算个可用之才吧。至少陆谦知道,这个智多星与老赵家是绝对不一条心的。

  除了以上二人外,晁盖手下还有一绝对的高手,那屠龙手孙安绝对是一大高手。能以一敌二,一人压着朱仝、雷横二将,纵然美髯公与插翅虎有做戏的可能,孙安的实力也可见一番。当是林冲一档次的。

  再有就是邹渊与邹润叔侄。有了他俩,陆谦就有了撬开登州系的钥匙了。

  是以,这晁天王上山,与梁山泊还是弥足有益的。

  清河县南,梁山军马驻地。

  一张硕大的地图上,此战战局一目了然。那清河县境内已经没有官军了,后者已经得报西路军主力败绩。于是,李从吉军退至范县,王焕军退至阳谷。算上黄河对岸的张开军,这十节度中剩余的三个就是呈一条直线了。

  “官军兵多,王焕、李从吉都不可小觑,以我军之兵力很难在此赚得便宜。可刘珍部却是我军手下败将,是以我意突击濮州州城。”陆谦并没有用商量的口气来,而是直接一副下命令的口气,“王焕、李从吉虽兵强马壮,但他们乃是客军,现一应粮秣供给悉数由濮州支应,得知濮州被袭,粮道被断,必归来相救。如此就须出城与我军野战。”

  三千骑兵去攻优势步军据守的城池,那是扯淡,可要是野外遭遇战,陆谦却有信心战而胜之。所谓攻敌必救,他这一招也算是打在了王焕、李从吉的七寸上了。

  四天的时间,陆谦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解决办法,为此他将自己全歼西路军八万人,斩杀高俅、荆忠、丘岳、周昂,俘获韩存保、徐京、梅展、毕胜等,所赢得的所有荣耀值花了个干干净净。

  首先升职一级,从督掌千人的军司马,变成了督领五千军的校尉。随后陆谦兵种特性一栏里的骑兵小项,成为了他穿越两年来,第一个进阶的兵种。步兵b,骑兵b,水兵c,工兵b。特技——天眼。

  可以说,当他这番操作完成之后,他现下执掌的三千骑兵的战斗力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骑兵b——防御 20%、攻击 10%。

  这也是陆谦引着三千骑兵就敢来捋西北路官军胡须的最根本缘由。

  “此计策是否过于冒险了?清河距离濮州几近百里,范县处在其中心,一旦有失,叫王焕截在中间,山寨里的弟兄远水也解不得近火……”林冲细细考虑后觉得太过犯险了些。

  刘珍虽让人可笑,但他麾下京师禁军、京西禁军、各州府民勇高达三四万众,纵然战斗力孱弱了些,也不能小觑啊。

  “无妨。我等有三千铁骑,官军纵然有数万众,亦视如土鸡瓦狗。”陆谦眼睛里泛着神光。

  自从消灭了呼延灼部后,他就期望着有朝一日能统带无数铁骑,纵横疆场,踏遍这万里山河。对比步兵的滚滚碾压,他更喜欢骑兵的铁蹄铮铮,无坚不摧。

  这是男儿的情怀。想象一下,千军万马随着你的意志而动,伴随着你,簇拥着你,随你去征服视线之内的一切之敌……

  而系统的存在更似一种催化剂,叫陆谦‘膨胀’了。

  五日后,濮州城东南五里处的窦门集外一处湖泊水畔。一处大营临水而立,斗大的陆字大旗迎风飘扬。

  正是天清气爽的时节,远望去,满眼闪亮的水痕,清风拂波,微微荡漾。

  清晨残留的一丝雾气在阳光下迅速消退,营寨旁的一洼水泊像仿佛被澄清过似的,清澈的那么纯透,宛如一块洁净无瑕的宝石。

  蓝蓝的天空不见一丝杂云,湖面上似乎也看不到一只飞鸟。只有一批批的战马不断的被放出来饮水。

  陆谦听着营内外的人嘶马鸣,心中有一股遗憾生出。当然不是遗憾濮州城内的官军连出城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被阻断了粮道,也依旧做缩头乌龟。而是遗憾自己肚子里的墨水有限。生生拷贝不出一艘恰当得体的军歌来。

  无论是网络版的汉军军歌《马踏燕然》,还是元末明初的《红巾军》,亦或是戚继光戚大帅的《凯歌》,那就没一首是适合的。

  陆谦肚子里的墨水着实少的可怜,有了范本后,却连修改都该不顺嘴。以至于梁山泊至今也没有一首军歌,不然现下时候,一首战歌唱起,多振奋士气啊。

  有消息传来,范县的王焕昨日已经出城了,便是阳谷的李从吉都动身了。那么,陆谦也是要动了。不然等到宋军各部都聚集来,把他堵在濮州城下么?

  “如刘珍出城追击又该如何?”随军的方杰问道。众所周知,陆谦这儿只有三千骑兵。刘珍汇聚于濮州的兵马至少都有两万,敌我兵力悬殊。

  “刘珍鼠胆尔,关胜清河战败后其连独龙岗都不敢窥视,可见其胆量。这两日,濮州城周边地界遍布的都是我军斥候探骑,官军的眼线根本透不过来,内外隔绝,对范县的情报一无所知,他又如何敢贸然出兵。要知道,凭他的战力,若是被我三千铁骑给套住,就是勒不死他也能剥他层皮。没有确切消息,他是不敢出城的。”

  军队中陆谦向来说一不二,一旦他下了决心,便是林冲也只有俯首听命的份。方杰并没被陆谦的理由说服,但是咽了口吐沫,还是俯首听命。

  “大头领,小弟以为,实则示之以虚,虚则显之以实。”薛永心中略是忐忑,向陆谦禀告道,“小弟以为该如大头领前遭故技,如此如此……”

  陆谦听了一愣,他自己都忘了这处戏,赞赏的目光毫不保留的投向了薛永,“你就放胆去做,我教刘赟、高可立、张近仁三将辅佐你,便是败了也无妨。”有胆有识,果然值得培养,冒点儿小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谢大头领。”得到陆谦的赞赏,薛永顿时觉得精神一振,胸脯都不由的挺高了一些。“小弟这就下去准备。”

  如是,当日午时刚过,两千多骑兵便一路疾行的直奔东去。等过了半个时辰,薛永率军二百骑兵同样出了营地,行军方向却是刘珍大军驻守的濮州城。半个时辰了,足够刘珍探听到消息了。

  ……

  “啪……”又是一声碎裂声,濮州东城楼的一角,已经有一小堆破裂的陶碗堆积在一起,阵阵轻微的酒香从那里升起。

  这酒本是壮行酒,乃是刘珍探听到城外梁山泊贼骑有动,于是要急命王世宣领兵出击。却那里想的到,那薛永眨眼就引着二百骑兵杀到了城下,叫骂搦战。

  刘珍立刻便缩爪了。

  他本以为梁山泊已经往东去了,料定是樊城、阳谷兵马有动静,这才叫王世宣点起兵马急追,显然是要与王焕、李从吉夹击陆谦所部。那可是梁山泊的贼酋啊。

  可现在薛永的出现,却叫他不得不生出一股疑虑来,这举措是不是陆贼有意引他上钩呢?

  “相公,小将只带本部兵马,半个时辰内定提城下那贼子狗头前来敬献。”王世宣一脸愤恨的望向城外,声声难闻入耳的咒骂声气得他满脸通红。尤其叫他害臊的是,那薛永前来的时候,刘珍就要下令打开城门,正端着酒碗为他壮行呢。

  一切却都戛然而止。

  “相公,我军足足有两万众,何惧他区区二百骑,小将乞命,愿出城杀了那个碎嘴的狗贼。”刘锜的脑门上青筋一蹦一蹦,已然也是给气的不行了。

  刘珍心中又怎无所动,坐拥两万大军,却被二百骑兵堵门叫骂,这可不光彩。他眼睛不由的望向城外,居高望远,到也把那二百梁山泊贼骑看个亲切。

  “主公,小将也乞命……”

  “小将乞命……”

  看到刘珍有一丝心动,那刘光世亦起身来请战。

  眼看着就要有战上一场的趋势,潘袞慌忙劝道:“刘相公,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啊!”

  “古来征战,何有听过二百骑兵挑衅百倍之敌的,这其中显然有诈!”

  “我军一出,他必然扭头就跑,定是引去埋伏处……”潘袞话还没说完,脑门青筋直跳的刘锜就已经叫道:“他能逃,偏俺就不能逃了?城中各部骑兵亦有三二百骑,聚集一处,突然杀奔出,俺出门就砍杀了这鸟贼。”

  “小将军说气话了。那城下贼骑战甲精良,行伍整齐,一看便是梁山泊贼骑里的精锐,岂是我城中数百散骑能破的了的?”潘袞摆出一副大人看到小儿气急的架势,叫刘锜恨不得一剑砍了他。这无耻懦夫,愧对他家祖上郑王英名。【潘美在宋真宗时代被追封为郑王】

  “罢了。”刘珍拔了摆手,制止住了争吵,“我及遣快骑出去打探,等有回报,再做理论!”潘袞的一席话如一颗重重的砝码叫刘珍心中的“战争天枰”最终倒向了“和平”。

  “城头的鸟官,快快出城受死。爷爷三合不斩你与马下,便就掩面自刎,愧杀俺家祖宗……”

  阵阵喝骂依旧传来,那为首的薛永更是让楼中之人如吃了苍蝇一般。

  “竖子……”恨恨的咒骂一声,刘珍怒哼一声。

  “报……报……”

  不多时,也就一个时辰少许多谢,一个探骑飞奔进东城楼,“禀相公,城外十里处山坡后发现贼军的埋伏,人数不详……”

  “下去吧……”刘珍揉了揉自己的脑门,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无我军令,一律不得出战。”说罢甩手下了城门楼,径直去了城中府邸。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