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三百零五章 狂风暴雨东京城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万绿盈门,晴光潋滟,正是风和日丽好时节。东京城内是万紫千红,达官显贵继续纸醉金迷,可一道忽如其来的传言,却似一阵骇人的暴风雨,以最猛烈的姿态最快捷的速度,将这里所有的旖旎绚烂全都风吹雨打去。无数昨日里还沉浸在吃喝玩乐温柔乡中不愿复起的官僚们,匆匆提上了腰带,披上了官袍,一个个如洪水来临前的老鼠一样,开始了纵横交错的大串联。

  ——高俅死了,二十万官军大败,元老重将多有折损。官家启用刚刚回京的童贯为讨贼大使,坐镇京东,围剿梁山泊贼寇。

  这无论是任何一条都能在东京城内掀卷起惊涛骇浪,何况是数条连发。

  何况东京城内小道新闻传递的最快,这里可是有现今世界上独有的‘小报’体系。那官儿们早晨刚知晓不久的消息,午饭还未吃时候,无数小道传闻就已传遍了东京城内的诸多大街小巷,瓦肆勾栏。

  那蔡京府上,更已经是满堂的肃穆。那里还见得到前日夜宴那小王都尉时候,满京师贵宾济济一堂,东鸡儿巷、西鸡儿巷的几十个姐儿们,欢歌艳舞,吹弹歌唱的热闹?

  现下的太师府里,早是满目肃然,便是下人都不敢高声说话,更不会有人偷懒耍滑,在当值时候耍钱吃酒。

  非常时候行非常之事。抓住了打死都不会有二话。

  蔡府的厅堂上,非是厉害角色都没个落脚之地;就是那门房中等候之人,哪一个又没根脚的?

  高俅这么一死,他是一了百了了。皇帝还要向天下人证明自己抬举的非是个大笨蛋,如此便也不会再降罪于高俅。那么他留下来的漏洞就需要蔡京、杨戬、梁师成、郑居中等人来背锅了。这口大锅可不是换了个童贯便能对付得了的啊。

  他们先前都在尽可能的压榨齐鲁百姓,驱使着贫民佃户投奔梁山泊,原因就在于他们坚信高俅的大军可以完美收底。而现在兜底的人自己露出了一个大洞,事儿还能不大么?

  现下看,那打去年入冬后开始,那有一个算一个,就都是在自己作死啊。

  东京城是一座看政治的城市,别看这儿有诸多的商贾大户,有上百万黎民百姓,可他们半点作用都没有。主导这座城市的是皇帝的意志,控制着这座城市的是蔡京、郑居中、杨戬、梁师成等少数几个人的思想。这就仿佛是一个裁判和一座大大的棋盘,赵佶高高在上,执掌胜负,可他却从不会去观看那一枚枚的棋子的命运究竟会如何,他的目光只会垂落在几名棋手身上。

  蔡京在棋手当中本是盟主地位,可随着他年事渐高,他盟主的地位正摇摇欲坠,这个时候又添进来童贯这个块头庞大的棋手,对他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蔡京是一百个都不愿意看到童贯回归的,童贯与梁师成、杨戬的联手,危害太大。以至于他都要与郑居中暗中达成一致了。

  毕竟这外朝和内朝就是东风与西风,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方压倒东风。

  童贯从皇宫里走出,都还没到家便接到了蔡京的邀请。童贯也不想与蔡京、梁师成等有太多的瓜葛,对比内地的局面,他更愿意将精力花在西北。

  只要他在西北能不断地荣立军功,他的地位就坚固不可动摇。这就仿佛是两条路,“内圣而外王”与“外王而内圣”,他童道夫后头的一条路都要走到巅峰了,可不想改弦易辙。只是这个局,与会之人都是重要角色,便是他都不能不去。

  童贯心中千百个念头转过,对于身边两个捧着御赐之物的内侍说着的奉承话、恭维的话,却是半个字都没有听进耳朵中。而这俩内侍显然知道童贯没有听入耳,但还是一味的奉承着。赵佶赐予童贯的赏赐那就是最甜蜜的药引子,轻易地可以引出一大箩好话。童贯想来不把这些顺耳的好话当做一回事,场面话罢了,当真你就输了。

  驱马赶到蔡京府上,便见到蔡攸、梁方平已经在门外恭候。整个巷子自从入口便被军马看守,闲杂人等已经悉数被驱赶开,对面的茶舍酒馆外停的尽是轿子、马匹,无数穿绯服绿的官员都在伸头看望着。

  童贯下马,蔡攸第一个迎上去,“枢密使大驾光临,我府蓬荜生辉,里面请!”这态度很谦卑了。这可是当朝的宣和殿大学士,淮康军节度使啊。

  可只有更谦卑,没有最谦卑。蔡攸的态度若只是儿子,梁方平那就是孙子。这人却是内监中的后起之辈,也擅长武功——这是老赵家家奴仆的优良传统,可说是童贯的接班人了。只是这种“接班人”在正主面前往往却是最不得好眼的。

  现在梁方平虽已经被列入‘十恶’之内——六贼十恶,可前辈们的‘光辉’着实是太过刺眼,把他们都给遮掩的寻不到了。朝野众人提起童贯都咬牙切齿,可听闻他的名字,多有茫然不知的。现下的梁方平还不是统领河北、京东两路制置使的朝廷重将,更不是十年后带兵十二万驻守黄河防线的‘国之柱石’,在童贯面前是毕恭毕敬。

  “童枢密今日荣膺懋赏,圣誊非凡。咱家得以追侍左右,也是与有荣焉!”

  这话说的叫童贯都乐起来了。这态度放得太低了。

  “此乃皇恩浩荡。老夫无功受禄,谈不得光彩。”

  摇头晃手,童贯古铜色面容上满满的惭愧,高大健壮的身躯是应的蔡攸与梁方平只弱不禁风,再配上颔下花白的旺盛胡须,这童道夫那里有半丝儿太监的模样,完全就是赳赳武夫。这人因为进宫的晚,胡须已生,声音粗矿,平日里还都以这种‘男人气概’而自傲。尤其是在进入军界之后,更无时无刻不将自己当做一“功勋老将”。许多年如一日的表演,如今已经刻如骨髓,言谈举止不需要刻意去秀,便就是如此模样了。

  蔡攸、梁方平都是见过郑居中的,两个枢密使做下比较,童贯这太监倒比郑居中这个男人更有沙场宿将,当朝枢密使的味道。

  “童枢密休得过谦。这两日里,官家为了京东梁山泊匪寇之事,忧心忡忡,愁眉不展。今日枢密一来,官家就高兴非凡,荣典迭颁,还将畀以重任,可不是天大的喜讯!”

  高俅的惨败叫蔡京等人全都明白,想要尽快弹压下梁山泊匪军,他们能够依靠的就只有童贯麾下的西军。如此,也怪不得蔡攸、梁方平将自己态度放得这般低微。

  实乃高俅的惨败,以及淮西王庆和关乎江南匪寇的报告,叫蔡京等人心惊肉跳了。

  这梁山泊位居齐鲁东南,距离江南可只有一个江淮,后者也非多么要紧的地方,可是无太多的兵马汇聚的。特别是项元镇部和刘梦龙部的大败,那淮南就更少见精兵了。

  这梁山贼军如果只居于梁山泊,只居于济州府,到也不算什么。大不了便是一个府么,大宋朝几百军州,丢一个怕甚?可梁山贼军若是南下江淮,与江南的摩尼教合流一处,那害处便就大了。

  这些一个个早吃的肥肠满肚的民蠢,可是不知道那梁山泊内,自始至终都有一个以天下为重的大才,在时时刻刻为着这个污黑肮脏的朝廷考虑着的。

  东京城内被突如其来的噩耗,冲的是落花流水,好不凄惨。可梁山大寨内,休说留守的兵马,便是那数万的俘虏,都因为梁山大军的得胜而欣喜若狂。

  后者自己觉得自己还保持着对大宋朝的忠诚,但乱军当中,谁又敢保证他们不会被朝廷的得胜之军,顺手砍掉脑袋,再贴上乱匪叛党的标签呢?

  如丧考妣的人自然也有,但这当中绝对不包括宗颖。后者已经表明态度,倾向于梁山泊了。

  “十节度十去其七,数万乌合还分兵三路,岂不闻插标卖首尔?”

  “这梁山泊有精兵六万,大头领以得胜之师横扫齐鲁,周遭谁人能抵挡?就是兵进京畿,也当如入无人之境。更有摩尼教起于江南,王庆起于淮西,天下板荡,社稷动摇。那东京君臣便是急掉西军入关,又岂能叫西夏乖乖安服,不趁机熬兵关西?家乡战火连天,出关之西军又如何能安心?且天下板荡,朝廷钱粮赋税锐减,西军虽然敢战,没了钱粮,却就看还有几人愿为宋室出力效命?……”

  “自赵宋立国,赋敛烦重,可谓数倍于古时。如今天下黎民苦宋室苛政久矣。而陆大头领仁义之名广播天下,但凡举旗,顷刻间便能云集十万之众。苍生黎民受此鼓舞,群起响应,宋室江山顷刻间就能打翻在地。”

  “诸位将军都是有才有德之辈,为陆大头领爱惜之人,不然早就如李成那般被砍了脑袋。如此何不就此归顺山寨,跟随大头领鞍前马后,亦在疆场上搏出一个光明出身?”

  宗颖作为一个读书人,那目光就是看的清楚,晓得梁山泊与东京城水火不相容,梁山这反旗是必须一路打到底的。想要真正的安稳,那就必须推翻赵宋。是以那节度使藩镇啥的,他虽然知道,却根本不放于心上。

  张口闭口说的就是造反,对呼延灼、张清等人灌输的就是再立乾坤。

  当然,这种‘劝反’的过程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宗颖来见呼延灼他们时候,便也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地与他们磨上一磨。他家夫人说他是自讨苦吃,宗颖做笑道:“何为自讨苦吃,进身之阶也。”休管那成与不成,先叫陆大头领看清楚他宗颖的态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