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面色上半点不留痕迹的走出县衙,不曾去阎婆惜处歇息,而是拐到了他于县城的宅院里,那铁扇子宋清、石勇和燕顺之流,皆在此住处,宋江便就放下伪装来,露出一副愁眉苦脸。

  宋清等人见了忙问因由,宋江把话道来,做结道:“石相公好不贪心,非但要剿灭了晁天王,夺取一大功劳;更要索得那雪盐砂糖的方子,赚得一笔财富。枉我还以为他是一清官,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他宋江交往广达,一双眼睛见识过不知道多少人物,自诩看人甚是清明,却不料在时文彬身上栽了个跟头。

  “这石沟镇的官军刚刚被梁山泊杀了个大败,石相公真的还要对晁天王下手?”石勇是一百个不理解了。旁边的锦毛虎眼睛里也满满的迷茫,这进士老爷的大脑回路就是跟他这山贼不一样。

  宋清是这个小团体里真正的智囊,看的最是清晰:“这位知县老爷就这般小觑梁山泊?”

  为什么还要对晁盖下手,无疑就是时文彬坚信朝廷一定会得胜。而他先下手为强,把功劳、配方拿到手,那就是大赢家了。

  “兄弟所言正是啊。”宋江也看明白了。可偏偏这就是他宋公明最最无法确定的一件事。石沟镇三万官军精锐败得太干净利索了。叫宋三郎本来都坚定的心也给打的动摇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

  他宋江做事,从来都是面面俱到,而半点不会把事儿做绝的。这诱捕晁盖,再将东溪村上下斩尽杀绝,那便是绝后路的事儿,是万万不能干的。传扬到江湖上,他宋公明半生的声名尽毁,还遗患无穷。这可比为时文彬立下功劳来要重要的多了!

  “只是,这直白的拒绝,也不是上策。”

  此时宋公明最需要的是一个能两全其美的法子,一不能害到晁盖;二不能叫时文彬生疑。

  “要如此却也简单。晁天王既然露出了马脚,那便顺水推舟,叫晁天王下定决心,奔梁山泊入伙了事。如此事情自不了了之。”

  宋清瞧着手中的扇子,脸上浮现出一抹韵味。那东溪村有上千人马,因为晁盖与梁山泊的机缘深厚,彼处虽然不见有多少铁甲,却很是有一批纸甲、披甲,配上军用弓弩,那武力值冠盖郓城。“只要晁天王竖起反旗,时文彬惧怕天王武力,断不敢过分逼迫,兄长所面难题,亦迎刃而解。”

  于是石勇在宋清抵达东溪村前,先一步见到了晁盖;而晁盖在宋清抵到东溪村前,先一步挑起了梁山泊的旗号。

  铁扇子是‘骇然失色’,与同行的五七个衙门随从,拨转马头,便就向着县城狂奔不止。

  之后县令时文彬就得报消息,自然是勃然大怒,却也真不敢派出手下兵勇讨伐晁盖。反而叫宋江急提城西乡勇进驻县城。稍后又一封急报快马送交到东阿县马政军下。

  后者见了大喜。那梁山泊败讯未传来,便就不是他这小身板可以招惹的。反倒是晁盖这等不知死活的地方豪强,最得他的欢喜。这样既可以立下功劳,还能捞取实惠,更能叫上封看到他马政也是在‘运动中’的。

  而东溪村此处,晁盖虽然仓促中叫人挑起了梁山泊旗号,实质上却半点准备没有。此刻的东溪村正一团浆糊呢。那晁盖固然因为石勇传来的消息大发脾气,但整个东溪村人也因为他叫人挑起的梁山泊旗号而胆颤心惊。

  不是人人都想奔梁山的。很多人就是一边享受着庇护,另一边却有没有为了这‘庇护’而流血牺牲的精神。

  谁都知道,朝廷大军正在征讨梁山泊。你晁盖这时候挑起梁山旗号来,岂不是自寻死路?

  是以,晁盖小集团的内部,果断分裂了。

  主要是东溪村人,那些江湖汉子倒是个个都愿跟随晁盖。倒是晁盖当初闯荡江湖时候的基本盘闹出幺蛾子了。

  “哥哥,不须再商议,我等耽搁不得。那不愿上山的便都舍了去,只带心腹兄弟。”智多星此刻脸上还能维持着一抹从容。却是因为他早就想着有朝一日会上梁山。他可是书生出身,多多少少知道老赵家官府的尿性。那官军每一次剿灭义军,不把周遭乡邻杀得七七八八,将当地民生搅合的凋零落弊啊。

  他与晁盖有密切瓜葛,而晁盖与梁山泊已是一条船上人物,官军若是剿灭了梁山泊,就必然不会放过晁盖,他吴用也就只有跟随着挨刀的命。除非他愿意就此隐姓埋名,亡命他乡。

  现下的智多星那便是连跳槽都寻不到路径。是的,宋江是明明白白的便站在那儿,可原著上生辰纲之前,吴用与宋江根本无甚联系,只是听闻声名。现下陆谦的出现改变了‘历史’,但吴用与宋江依旧没甚联系,如此这智多星便也谈不上跳槽换老板了。

  一门心思为晁盖打算的吴用,在现下时候提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建议——那就是走,立刻就走,不愿意上山的就随他们去。

  公孙胜也连连点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那东路的官军人马就在东阿,距离东溪村,可近在咫尺。反正是用脚趾头想都能知晓,时文彬一计不成,绝对会叫人禀报马政,引大军前来绞杀。虽然东路军是被梁山泊吓的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孬兵,可人数放在哪呢,压也能把东溪村给压平。

  孙安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却心中早有决定,便是上万官军杀来了,也定要护着晁盖杀出重围。而邹家叔侄那也是义气人物,这个时候可不会开口要告辞。

  晁盖听得吴用、公孙胜都这般说来,当下也按下心意,唤来晁益,吩咐他如此如此。大步走出内房,那前堂中七七八八坐满了晁盖长辈以及东溪村的村老。

  “晁盖心意已决,断无反悔的道理。今日欲要投奔梁山,那凡不情愿之人便尽可留下。俺往日里闯荡江湖,多扰四方邻里,今日既然要笨投梁山泊,无以酬谢,便就本身买市。倘蒙不外,赍价前来,以一报答,并无虚谬。”

  晁盖这也是毁家纾难了。整个晁家产业他是带不走的,甚至便是钱库里储存的数万贯铜子他都带不走,更不要说一囤囤的粮食、盐和其他了。那么索性便就丢给其他人了。

  愿意跟晁盖上山的共有五百出头,一人五两银子,铜钱人晁盖都不稀奇去发赏。毕竟价值等同一两白银的一贯铜钱,却足足有六七斤重。

  那家中的粮食、食盐、鸡鸭等物,但凡是东溪村人,就可来拿。便是邻村之人来了,比如对面的西溪村,也都有份。那牛马都随军带上,或拉载车辆,或托负包囊,各有用处。但其他牲畜,就多宰杀了,再将村酿搬来,上下人等都痛快吃喝一回。

  而晁盖的庄园也不像原著上那般,一把火烧了去。里头的桌椅床凳等等,有的是百姓要。就是那大门卸下来都是两块好木材。

  如此到了下午,晁盖便卷了金银细软,连同五百余心腹,望着梁山泊而去。

  如此情形早就被时文彬看在眼里,那晁盖手下只五百人,虽然五百人一心,且武备甚高,并非好惹的对象,但他万不能坐视晁盖这般的从县城外向西挺去。

  宋江一脸便秘的退出后衙,走路间他感觉到了一股蛋疼。是他对时文彬的贪婪错估了,还是时文彬醉翁之意不在酒?

  “来人,快去请朱仝、雷横两位都头……”

  黑三郎的声音从二门外传响,那后衙花厅侧门后才走出了一个身影,乃是贴书后司张文远。

  “相公此番可放心也。宋押司对相公真是忠心有加呢。”而内心中,这个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生的一身风流俊俏,更兼品竹弹丝,无有不会的小张三,心头却有一个小人在仰天大笑。

  “任你宋公明了得,也要吃俺的算计。”

  如何报复黑三郎,如何才能叫宋公明此苦头?那不是公开撬他的墙角,给他戴绿帽,而是反反复复折磨他的心,毁掉他的名头。

  张文远休看被父母叫了一个‘张辽’般的姓名,却是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敢公开与宋江放对?且不提宋三郎是县令看重的人,只说他手下那般如狼似虎的汉子,出来个豁出性命,便可叫他张家断子绝孙。

  张文远能做的便是在背地里使劲。就比如眼下,叫宋江引兵截杀晁盖,后者断无拒绝的理由。如此才好比一刀子扎在宋江的心上,虽然不知道那黑三郎是个讲义气的人,人称及时雨呼保义的。如今却就是叫他去杀自己的心腹兄弟去。同时也叫张文远自己在县令面前留了脸面,而想必那时文彬也甚希望亲眼看到,宋江与晁盖彻底决裂。如此日后应对上封,也有了拿得出手的证据证明,宋江与梁山泊绝无瓜葛,他时文彬的心腹绝对没有暗通梁山泊。

  这还有比战阵厮杀更妥帖的法子吗?

  所以啊,这小人真的可恨。

  当初宋江收拢了那阎婆惜,花销若干头面衣服,端的养的阎婆惜丰衣足食。那初时宋江还夜夜与之一处歇卧,可向后却渐渐来得慢了。却是为何?那非是因为宋江忙碌,而是他生来就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这阎婆惜水灵灵一个美人,况兼十八九岁,正在妙龄之际,因此宋江便不中她意。

  有一日,宋江带张文远来阎婆惜家吃酒。这张文远是宋江的同房押司,唤做小张三,生得俊俏风流。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贯会飘蓬浮荡。而阎婆惜是个酒色娼妓,一见张三,心里便喜,一来二去便做上了夫妻。

  只是现下不同那原著上,张文远心惧宋江权势,如何敢往来紧密?即便宋江到了县外统领村坊丁勇民壮,他也不敢常去阎婆惜家。如此倒也隐秘。可偏偏他与阎婆惜方勾搭上,奸情如火,如漆似胶,正打得火块一般热。这般就痛恨起了宋江来。直以为是个绊脚的石头,心中寻思着要将宋江踢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