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蔡镇一共有两万三千官军,只说大整数,却是这一夜里,如此轻易的就飞灰湮灭了。大批的官军丢弃了武器,抱首投降,剩余的一个个如无头苍蝇样乱撞,直到被梁山军给堵住。

  “弃械投降。”

  “胆敢抵抗者,格杀勿论。”

  如此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整整进行到四更天里,才算结束。被当最后一名敢于抵抗的官军也被预备军的士卒砍死之后,陆谦面前,就只剩余跪下瑟瑟发抖的两万战俘了。

  是的,两万战俘。

  足足三千人在厮杀、逃窜、围捕中送命,只有极少人侥幸逃脱,这还只是官军的死伤。但这就是战争。

  陆谦已经见过许多次这般场景,他的心很硬,那丝隐藏着的同情与怜悯早就被驱走。陆谦平静地看着他们,平静的看着他们在被绳索捆绑成一串串后,送上运输俘虏的战船。然后问道神算子:“战场打扫得怎样,收获如何?”

  蒋敬一脸遗憾:“金银共计有五万余贯,再有些许珠宝首饰,以及铜钱,总计不下十万贯。”看似众多,实则少的可怜。那高俅的私房钱却不是留在广济军了,便是被先一步送回东京城了。蒋敬在从高俅亲随处探得消息后,那心中塞满了遗憾。

  时迁的几把火也烧掉了不少粮草,但现下梁山泊不缺这个。一应的刀枪器械,梁山泊也不缺,可陆谦却不会叫一支该被送入梁山泊武库的器械流失在外。日后这可都是金钱啊。

  那摩尼教眼看就要在江南起事——方腊或许不愿意现在就起兵,可梁山埋在淮西军中的内线却有消息送到,那江南摩尼教掺和淮西之事的事儿,已经被官府知晓。这等“大事”总是要送报东京的吧?老赵家接下来能没有反应?

  且淮西之事若还不能叫方腊起兵,陆谦也自有手段留下痕迹,叫东京城的老赵家知晓摩尼教的存在。事实他也与方腊有过书面约定,摩尼教今年年中起事。这方腊是在给陆谦玩文字游戏,年中是一年之中还是一年正中呢?若是前者,也就剩三俩月了。

  陆谦只做不知,想糊弄他可不容易,他陆大寨主的便宜可不好占。

  江南是鱼米之乡,钱粮富裕之地,就算那花石纲之祸已经对江南影响甚大,但要说江南没钱,陆谦依旧第一个不信。

  历史上的摩尼教义军是如何对付江南的官吏和士绅富豪的,陆谦不知道。但是现下,被陆谦传播了好一部革命圣经的摩尼教,他们所叫喊出的口号是与官宦士绅处在绝对的对立面的。

  赵宋与士大夫共天下,不禁土地兼并,甚至佃户要告主家,如不属实,罪加一等;而如属实,主家罪减一等。虽然现下距离朱扒灰出生还有十几年,距离他的学术观点影响中国政治文化更还有很长远的时间,但老赵家的法律就已经这么无耻了。或者说文人士大夫就已经这般无耻了。

  以至于后世的朱扒灰,能集理学之大成。在判案审案当中,提出凡有狱讼,首先应当“论其尊卑上下长幼亲疏之分”,然后再“听其曲直之辞”。如“以下犯上,以卑陵尊”,“虽直不佑”。

  可摩尼教玩的却是太平天国那一套,旨在塑造一个均分一切的大同世界,那要闹腾起来,岂不是要把士绅豪富全部干倒,那岂会搜刮不到钱财?

  摩尼教人马颇多,但器械甚少。老赵家百万大军多数都陈列北地,南国六路之和还比不得一个河东路兵马。偌大的两浙路,只有杭州驻扎一正将5000禁军,苏州一副将3000禁军。神宗把大量南方教阅厢军提拔为禁军之后,南国六路才有13将副的正兵。

  方腊打破杭州、苏州后,就算将所有的府库都清扫个遍,也万万找不到足够多的兵甲。他就只能拿钱来朝陆谦买。在陆大寨主的计划中,这可是他扫荡胶东后,早期治理地方,恩养军队的一大财政来源。

  两万三千敌军,抓了两万战俘。陆谦并不尽兴,在和蔡镇向西六十里距离中,还有上党太原节度使徐京、京北弘农节度使王文德、颍州汝南节度使梅展的三万战兵。这可是一块肥美的香肉啊。

  而河南河北节度使王焕与陇西汉阳节度使李从吉两部,却远在一二百里外的清河。等他们知晓了和蔡镇的音讯,陆谦应该把徐京这三部都给吞吃的一干二净了。

  且彼时王焕即便得到了音讯又能如何?直接去攻打梁山泊么?他有足够的战船运兵吗?如果只用那清河县的民船装人,便去攻打有水师战船护卫的梁山泊,那陆谦都要怀疑他是如何用这等的智商活过这么多年了。

  也就是任城外的袁朗、邓飞部叫他担心一些,但按照计划,现在时候他们应该已是撤退了。

  其部兵马虽少,但他们是骑兵啊。

  陆谦念头翻转中就坚定了心中原有的打算,一心一意的扑杀后续三节度的大军。他相信高俅的这颗首级,还有荆忠的尸首,以及被生擒的韩存保,一定是能叫徐老袁他们心神大乱的。

  “传令下去。留两队预备军打扫战场,看押俘虏,其他的,向西追赶骑兵兄弟去。”安排下军令,陆谦便引着亲卫两营与栾廷玉和武松两个新编团,先一步向西赶去。

  只留下鲁智深一脑门官司的看着眼前的二三十名头领,梁山泊也好,摩尼教也好,内中大小头领就无一个愿意留下来的。

  花和尚平日里一副爽快性子,现下也踌躇了。他看了一眼飞天虎,若都向这扈成一般的听话,该有多好。“诶,三娘子哪去了?扈成,你妹子呢?”

  想到扈成,鲁智深就想到了扈三娘,前者已经回归司职,那叫他妹子来引兵看护,也甚合情理么。但细细一看周遭的人等,这一丈青呢?

  “鲁头领海涵,俺家三娘自幼娇惯……”

  飞天虎在花和尚面前直接变成了飞天猫,一脸的讪笑。只是话还没说完,鲁智深就径直喝问,“恁地啰嗦。洒家只问你,扈三娘何在?”

  扈成脸上皱作一团,就如是在便秘。旁边的神算子呵呵一笑:“好叫哥哥知道,那扈三娘已经引着兵马向西去了。不止如此,还把扈成兄弟手下配给的兵丁给夺取了……”

  那般利索却又咄咄逼人的女子,蒋敬真是第一次见识。上山这么些日子,却似乎第一次认识了这个一丈青。

  鲁智深脸上神色都僵硬了住,这叫什么事?

  可还不待他回过神来,周遭围着一圈的头领们就散去了一半。眼看众人就要散去,打虎将李忠碰了碰鲁智深,“哥哥醒来。兄弟们都要散去了。”

  有一个做带头表率的,余下人等尽数知道该怎么做了。反正哥哥是下令留两队人来,却又没说要留下谁来。

  鲁智深也是脸色讪讪一笑,“洒家不与那女儿办计较。既然兄弟们都要走,那就你与周通贤弟留下了。”鲁智深话音落下扭头就走,险些闪的李忠没有趴在地上。

  这说好的热忱率直,粗犷刚烈,爱憎分明呢?

  小霸王望着花和尚打马离去的背影,甚是气恼;李忠却噗嗤一笑,坦然对周通道:“兄弟切勿气恼,我等本就是山寨里下下人物,又不同杜迁、宋万两个受元老之名累赘,争得这由头作甚?”舒舒服服的待在后方,岂不是更好?他们两个又不是胸藏大抱负,这梁山泊与昔日的桃花山一般,就是个安身立命之地。

  即便那陆大头领的筹谋得逞,梁山泊真的在胶东开府建牙,李忠也没太大的野望。他是典型的小富即安型,从来不奢望着在疆场上建功立业。

  周通与李忠对视一眼,片刻后忽然一笑。“哥哥,我们喝酒去——”

  距离和蔡镇不足三十里处的一座宋军营寨,林冲带领的铁骑正在营垒中纵横。这座营寨里的宋军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在和蔡镇更西三十里的地方遇袭,因为根本就没想过受袭,是以他们安营扎寨时候甚是简陋。毕竟高俅催促的紧急,大军赶路为上,安营扎寨也就一般般了。

  却不想偏偏就遭遇了贼军铁骑突袭!

  徐京雪白的胡须在火光下照的银白,一身鲜亮的披挂,叫他在乱战中被豹子头盯了上。二人两枪并举,斗了三十合,徐老袁老而弥辣,豹子头战意萌发。那里能分出胜负?

  却也是一个无能再指引兵马,一个根本就无法聚拢乱兵。

  若只如此,徐京还真乐意与林冲再都下去。可战局的大变叫他所有的斗志,如阳光下的白雪,都化作了乌有。

  徐京一颗心掉到了深渊谷底,却是因为又一支梁山铁骑冲了来。那林冲所带引的兵马,怕是五百骑都不足。可后头的霹雳火与方杰却足足带来了一千多骑。

  河东军整个大营都被摧残的一塌糊涂。

  任凭徐京性格坚韧,也不得不承认,今夜里他是彻头彻尾的败了。他败在了对韩存保和荆忠的信任上,在完全错误的时间去打一场完全错误的战争,他不败,孰有天理?

  当陆谦引着兵马赶到,这儿大局已定。徐京引着最后的百余残兵退入了一片树林中,周边尽是梁山兵将,已将这片树林团团包围来。

  “徐将军可在?小可陆谦,添为梁山泊都头领,敢请一见。”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旌旗招展,盔甲明亮。众军兵握着兵刃,前后簇拥着陆大寨主。那徐京叹气一声,扔掉了手中的弓箭。陆谦真是谨慎,半点机会都不相给。

  “老夫便是。我与你一官一寇,无甚可分说的。只管厮杀就是,”半夜的厮杀叫徐京很憔悴,毕竟是员老将军了。更青紫了一只眼睛,如是被人打中一拳。却是夜里斗将,林冲胜出一筹,可也不忍挑杀了他,只用矛缨扫了他一记。

  “老将军何以这般固执。不念想身后儿郎么。小可是不忍看到绿林前辈殉命,否则几支火箭,便可叫你辈性命做休。你年纪高大了,不堪出力。战阵厮杀,如今日的一差二误,枉送一世清名。何苦来哉?”

  “那高俅贼子已经授首,韩将军业已被擒,只可怜荆忠前辈丧命沙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