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鼓声忽的在外响起。叫帐内正正愁眉不展、不知所措的高俅、韩存保惊起,二人连忙到外去看。就见一片火光冲天起,千百处的灯火在营寨外闪亮,照见旗帜飘飘,刀枪林林。

  那光芒最盛之处,两面杏黄大旗中簇拥着一队人物,盔甲蹭亮,远远望去就知晓不是凡俗。

  那“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两面大旗之中,趁着一面“梁”字大旗。

  一骑马军奔出来大声喊道:“梁山泊陆大头领在此,有请韩将军出来答话。”

  “这贼酋是如何在此时到了此地的?”高俅捶胸顿足。他的计划事败了也无妨,但也把他自己也绕进去啊。

  韩存保静静的等待高俅镇定,这呼唤尚有礼貌,如果他能自己做主,便跃马出去一遭,可现在他身边还有高俅。人已半百年华,韩存保可非是当年的‘不通俗事’了。

  “将军自可前往,好探听一二陆贼的打算。”高俅嘴唇都在哆嗦着。

  韩存保得了高俅的许可,便上马提三五十亲兵,直到营垒外濠边,见远处的大旗下,一人全副披挂众兵拥护,料是那陆谦,便两手横戟,大声答道:“大宋云中雁门节度使韩存保在此。”

  陆谦亦打马奔上前来,身后只引郭盛、吕方两个,赛仁贵手掌‘梁’字大旗,小温侯擎起一面‘陆’字旗号。陆谦手提泼风大刀,喝道:“韩将军大名,陆谦久闻,却不想今日这般诚相见。只不知你不在河东做你的乖乖节度使,何以来侵犯我边疆?”

  韩存保脸色骤然大变,“贼子如何敢口出狂言?”竟然说什么边疆,韩存保是万万不敢应的,此乃原则性问题。“宁不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当今天下,以赵氏为尊。”

  “哈哈哈……”陆谦哈哈做笑,“既然赵氏为天下主,那就当整理山河,治理百姓,再塑我汉家雄风,那何以叫北地有缺,西陲有失?我堂堂华夏贵胄要称呼北地蛮人为兄?更休说去岁冬季,十余万男女云集于水泊之外,却不见彼辈施出一文钱、一粒粮救济难民。此诚可恨也!

  十余万百姓皆赤诚子民,年年纳钱纳粮供赵氏恩养天下,如今落魄落难,正值翘首以盼,待朝廷赈济,却被赵氏这般相待,弃之如敝履。那如此之帝王,天下百姓又如何不能弃之如草芥?”

  “陆某人乃是一个不值一钱的草头王,却知道何为仁,何为义,何为慈。赵氏弃之如履,我陆谦养育之,如此百姓自便是我陆谦的子民,这土地山河也自是我陆谦的疆土。你辈既然敢来窥犯,便敞开营门,放兵出来,见个高下。”

  “我久闻你一支画戟端的不俗,陆谦这班兄弟中亦有几个使画戟的好手。任你是斗将,还是斗兵,我梁山泊全都接下。是豪杰的便出来一战。”

  韩存保气的满脸血红,但他如何敢出去独力一战?这般境地,营门打开容易,要关闭却难。

  遂只能开口大骂:“无知匹夫,朝廷大军不日便到,你已入死地,尚敢夸口。谅你微末见识,如何识得军国之奥妙?竟敢放言天下大事,端的可笑至极……”

  陆谦自能看得出韩存保气怯。非只是他,就是郭盛、吕方二人都面露鄙夷。郭盛道:“哥哥何须与这等民蠢多言?即便是心疼孩儿们,不叫多有死伤,亦可待到天亮,等凌家哥哥把石砲架好,轰他娘的。”

  梁山砲至今已大显身手两次,那范县之战也好,石沟镇之战也罢,都叫郭盛、吕方亲眼目睹了其巨大的威力,对之可谓是信心有加。

  陆谦拿眼打望着韩存保,不愧是与呼延灼力战百十回合,不分胜负之辈,只说个人武力是胜过自己颇多,但他知道,这人胆气已丧。

  打赢了石沟镇之战,陆谦荣耀值上就大大的赚上一笔。他没有去买武将技能,也没去追求buff加身,而是将技能‘洞察’升格为‘天眼’。足足用去了他三千荣耀值,可说是把连同大名府之战赢得的荣耀值,一块全填了进去。

  亏得他在大名府之战后,下令砍了李成。那厮头顶的气柱明显是血红色,却对陆谦献媚说要归附梁山,入伙大寨,叫陆谦本还对他一身武艺有些爱惜的也全都变成了厌恶。这种人杀之不足惜。却也就是李成之死贡献出的二百荣耀值,叫他凑够了今天的三千点。

  很贵,非常贵。可是,物有所值。

  此前陆谦从没想过,自己第一个‘三千’档次的技能竟然不是武将技或buff技能,而是一个纯粹的辅助技能。

  天眼,洞察技能的升级版。

  除囊括‘洞察’所具有的特性外,更多出了一个‘望气术’。只是这‘望气术’并不是对着个人能望见气运,而是看望的是军气。

  简而言之,陆谦现在就能够在梁山军上空望见一团赤红如火的云团,火烧云也比不得它的热。而对面的韩存保营地上空,那就是一片棉花糖。当然再细看之,那内中也是有白中透红之处,甚至是一片艳红之处——比如韩存保现下周边簇拥着的那些个军士,可绝大部分都是白色。如此这点红色便就如一瓶墨水打翻在了一湖清水中,不能有半点改变。

  陆谦看的很仔细,在外人眼中,那似是他在‘怒视’着韩存保的背影。可实质上,陆谦却在观看着整个宋军营垒的‘气云’。

  “方杰,我于你一千精兵,你去东北向小寨北路等候,待到鼓声响起,你便于我强攻之。”

  韩存保部共立下一大三小四座营寨,大的自然是主寨,三个小的等距离分布在正北、正东与东北方向,显然是在防备着梁山军的偷袭。现下荆忠军覆灭,和蔡镇易主,那却是直接坦露大营来与梁山军照面了。

  方天定等一干人没想到,方杰亦是一愣。与他们想来,梁山泊有梁山砲这等攻城拔寨之利器,只待明日一遭天亮,拿下韩存保,易如反掌。哪里想陆谦竟然会选择猛攻硬打,要知道这位大头领可是很‘爱兵如子’的。

  “林教头、鲁大师。”如此诚下,陆谦可不能叫林冲‘哥哥’。把军令行时,他才是梁山泊的‘哥哥’。

  “林冲/洒家在。”

  “你二人各去点选五百步骑,布于亲卫营后。待到亲卫营破开辕门,便率军涌入。”

  “林冲/洒家得令。”

  “杨志统军在西,且不可教高俅走脱。”秦明、索超失于急躁,杨志却是个合适的人选。他相信青面兽会教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杨志得令。”

  “秦明统兵北,亦是如此。”

  “秦明得令。”

  有了作弊器,打仗就是容易。陆谦先针对宋军的士气低迷部分,安排下攻坚部队,再安排后进部队,最后是四面张开大网。就是要一口吃掉了韩存保这一万来人。多了高俅带来的护卫人马么。

  只可惜这高二为了把戏做好,将丘岳、周昂两人留在了广济军,此刻许在路上,还没赶到。否则这一张大网定能打上来不少大鱼。

  “周大明。去寻荆忠的节度使大旗来,将他尸首悬挂其上,着壮士擎起,逡巡于阵前。”陆谦的点子有些阴损,可这只是为了打压对面的士气。

  半个时辰后,一切落定。陆谦叫人敲起战鼓。方杰当即引着一千甲士,向着东北方小寨杀去。

  彼处沟壕、羊马墙、栅栏、鹿角、拒马,一应俱全,可是兵无战心,将无战意,虽然兵力却不弱于方杰这队人马,更有营寨可凭靠,但看到方杰引兵猛地杀出来,下一刻,这营中就一片混乱。

  夜里遭袭,友军全军覆没,殿帅府太尉高俅狼狈的逃入军中来,贼寇大军跟随而至,数倍于己的兵力将营垒团团围住,教韩存保部十成的士气也只剩下三五成了。更不要说陆谦其后的一手段,直打中韩存保军要害处。那节度使荆忠都已死于阵中,尸首被贼寇悬挂旗杆之上。

  ——这完全就是一记暴击。就是韩存保见了,也再无一丝继续坚守待援的侥幸之心了。

  整支军队的‘云气’都淡了三分,那东北方向小寨上的军气更已经弱如炊烟一般袅袅。现在骤然见到梁山军杀来,便就瞬间清零。

  方杰身披重甲,便是胯下骏马也披挂了两层马铠,就是为了防备对面射来的弩箭。

  却不想自己还没杀到,那寨中守军便拉稀的一塌糊涂。当下心中便对陆谦升起一股佩服之情。那小寨足足有三座,陆谦不叫自己打正东的,也不叫自己打正北的,偏偏就打这东北处,那真是眼光独到。

  而且方杰清楚,要具有如此眼光,可绝非易事。就说他本人,便就丁点没有看出有何不同的。

  特别是当他看到那正北和正东的两座小寨,面对梁山军的进攻,面对东北小寨忽然垮塌所带来的影响,却还依旧有一些士兵进行了抵抗,他心中就更佩服陆谦了。

  这绝不是运气好蒙中的。

  夫战勇气也。这句话说得或许有些片面,却绝对有一定的道理。军队是一个关系紧密的团体,任何时代的军队都是一个团体。而对一个团体来说,一张多米诺骨牌的倒下,是能连到起整个军势的垮塌的。

  就韩存保军而言,东北小寨的不战而溃,直接导致正北、正东两处小寨的失守。三处小寨的轻易沦陷,直接叫包裹韩存保本人在内的主寨上下官兵,彻底丧失了坚守下去的信心。

  “韩将军,韩将军。旦能保得高某脱险,我高俅愿与将军约为异性兄弟,今后肝胆相照,永不相负。若有背诺,必不得善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