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二百八十五章 皇帝与幸臣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在飞机航母崛起前,在第三次科技革命前,水战【海战】于过往的千百年中,是任如何的翻转变化,都无法脱离“船坚炮利 巨舰大炮”这一牢笼。

  大胜小、坚克脆,于水战之中乃是天经地义的。

  而它们搭载的‘大炮’,即是最初的弓箭,后来的拍竿,再到真正的火炮,也是战船上承载甲士的多寡。在蒸汽战舰来临前的时代,跳帮肉搏是惯于海战的西方人也无法避免的。

  陆谦对水战是一窍不通,然他为梁山泊水师提供了最好的硬件上的供给。

  有当世顶尖一流的造船大匠——玉幡竿孟康,有大批阴干后的上好木材——花费了无数钱财,还有摩尼教从江南送到的一波波船匠船工。

  甚至他还为孟康提供了一思路,这或许也是他对于古典水战唯一的了解。乃是记忆里关系到南宋水师的一则记载:湖船底、战船盖、海船头尾的多桨船。

  至于那船的名称叫什么,可装载多少甲士,是谁发明的,布置有几架床弩、拍竿,又要有多少划桨,他是全记不起了。就记住了那一句话,湖船底、战船盖、海船头尾。

  可如此一句话却叫孟康如获至宝,埋首苦思了足有半年光景,始拿出了一船模。召集工匠依葫芦画瓢,最终制成了一八丈长,一丈六尺宽,双层,用桨二十对,布有床弩六张,载甲士百人的新式战船。

  湖船底可以涉浅,战船盖可以迎战,海船头尾可以破浪。原理是一种完美的战舰。

  只说在水战演练中所发挥之效用,这种被命名为“赤蛟船”的战船,表现亦是相当的给力。

  当然,这种战船至今也不过只造了三艘。

  梁山水师内有的战舰,更多地还是海鹘、海鳅,以及小型车船。

  李家道口。上万梁山军步甲已经滚滚向南开去,不远的水面上一艘艘战舰,接连天际。

  这儿距离那石沟镇也就是六十里地。若是叫宋军步兵来,没两天时间是万万不成的,但对于梁山军来言,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陆军杀奔石沟镇。

  也同样是这一天时间,消息已经自石沟镇传到了和蔡镇。

  高俅看着眼前数丈余方圆的齐鲁地形图,看着石沟镇的位置,心中是洋洋得意。却是这厮早就来到了和蔡镇,虽他的纛旗一直飘在广济军,但那只是在掩人耳目。

  “梁山贼寇水陆大军齐动,实入本官之计也。”

  那石沟镇有杨温、项元镇、刘梦龙三部,足足三万军士,俱称精锐。岂是易于?

  梁山泊里能战的贼兵也不过三两万。其人不来进攻,便是如锋芒在背,那东部、北部、西部,尽不得施展。而若是前来攻杀,三万官军精锐纵然不能大败梁山泊贼兵,至少能搏个僵持。毕竟石沟镇一战非是野外浪战,而是梁山泊在攻,南路军在守。

  搏个僵持,拼个两败俱伤,都已经是下下了。

  这不是高俅小觑了梁山军。实乃是人的惯性思维。

  虽然梁山泊屡败官军,但至今也没人把梁山泊视为天下第一等的精锐,纵然几次征讨梁山败阵的军将具回禀说贼兵骁锐。但人不亲身尝到苦处,那便不知道厉害。

  就如后世有言,新生的霸主必是踩着老辈霸主的尸首登基王位。梁山军打败的只是寻常官军,纵然有何灌带领的所谓禁军精锐,那朝堂高官又有几个不知道,京师禁军的真正水准的?却是没人将他们与西军相媲美。

  这就好比抗战时期的鬼子兵,打败了几百万中国兵,却没人把他们视为二战最强陆军。

  现下,高俅把梁山泊兵马视同十节度下属兵将这般,就已经是高看他们了。

  而在高俅的估量中,梁山泊的主力兵马就只在三万人上下。年前梁山泊攻破大名之役,先是声东击西,再是瞒天过海,那动用的兵马总共也不到两万。高俅如此估计还是有道理的。

  贼军主力方三万人,如何能倾巢而出去攻打石沟镇?

  而即便是倾巢而动,三万人打三万人,又非是野外浪战,在高俅的眼中,那也是断不会轻轻松松便分出胜负来的。

  再则就是据高俅所知,这梁山泊贼兵中不少都是往日被俘的官军,他在离京时候特意向天子请了一道圣旨,许诺但凡知错能改弃暗投明者,一概既往不咎。想来自可动摇梁山泊贼心。

  这却也是高俅知晓梁山泊屡屡得胜,缴获了不知道多少军器战甲,武备半点不逊于官军精锐。那陆谦贼子更非同凡俗,两年时间中便兴风作浪若此,横行齐鲁赵魏,教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着实不能以寻常贼寇视之。才费得这般的心神。

  “传我军令,叫王焕引李从吉部杀奔清河县。濮州刘珍部悉听王焕调遣,叫徐京、王文德、梅展速速领兵赶赴和蔡镇。”

  梁山泊大军出动杀奔石沟镇,就是意味着这一战真正打响了。

  为了好一举而竟全功,高俅没办法率引上十万大军直攻梁山,他也没这般的才能。

  引领十万大军,把这般多的人带上战场,铺展开来,前后调遣如意,那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就做到的。不是谁都如韩信一样,将兵多多益善的。

  高俅很有自知之明,要不然他当初就不会前往西北炫一圈的念头都没,而自始至终都本本分分的待在东京城。他是绝对没调度十万大军如臂指使这般的本领。但他自以为自己能做一做汉刘邦,刘邦不善将兵但却善于将将。高俅便如此做的。把打仗的差事教给那些粗鄙的老头们去料理。

  却分布组合来还另有不少的小算计。

  比如杨温、项元镇和刘梦龙,那出身杨家的杨温明显高出一头。

  王焕是十节度中的老大哥,但这老匹夫手下的兵将却怕是十节度最最孱弱的。谁叫他便驻扎于京畿之地呢,做了几年的太尉,高俅还不知道这大宋朝的兵丁是那般么。那越是繁华之地的兵马,就越不堪战。王焕老匹夫手下兵马许也就比京师禁军强些。

  但王焕这老贼于十节度中的威望却甚高,当可轻易压得下李从吉来。后者为陇西汉阳节度使,驻地濒临西北地,挨着的就是吐蕃与河湟。手下军马自然具有战力。

  如此一弱一强又一强一弱,搭配来正是好。

  而高俅处身的这支大军中,五位节度使中韩存保是当之无愧的老大,这厮的根脚太大。即便韩家已经败落,可韩肖胄【韩忠彦孙】知相州,其家族根基还在,只朝堂中再难有韩家重臣在位了。

  ——南宋权相韩侂胄也是韩肖胄的堂兄弟,韩琦的曾孙。

  若是可以,高俅不介意卖给韩存保一个好,叫其多上两分功劳。毕竟朝堂高官中还有颇多的韩家门生。

  现今五位节度使中,京北弘农节度使王文德、颍州汝南节度使梅展两部,怕是只与王焕部半斤八两;可上党太原节度使徐京与云中雁门节度使韩存保本部兵马,在高俅眼中都不会有差的,更不要说清河天水节度使荆忠所部了。后者所在的秦州,那本就隶属秦凤路西军范畴。

  可以说在赵宋设立清河天水节度使一职前,这儿的兵马本就是西军。

  荆忠这原著上第一个死掉的节度使,上任多年来,亦始终紧抓作训,丝毫不敢马虎大意。可想而知他部兵马之强。

  高俅的战功全靠的是西军二小刘为他赚的,他本身对西军的战力是极为推崇。如此般把最好的留在身边,再有其他四节度兵马簇拥,那自是认为安全无恙。

  待到王焕、李从吉两部兵马奔到清河,他倒要看梁山贼如何顾着头尾?且自身有五万兵在握,便是出了意外,必要时候挽狂澜于既倒,也不在话下,这般来他是真高枕无忧矣。

  将手一挥,身边自有长随把地形图收起。高俅叫人泡上一壶团茶,自己坐在椅子上闭目冥想,却是在心中酝酿着该当如何于皇帝叙话。

  这非是奏折,而是封于皇帝的私信,好叫皇帝知晓此战的情形。

  高俅的政治头脑不怎么样,但他绝不是一个笨人。鞍前马后的伺候赵佶不是一年两年了,他如何还不知晓这位天子的秉性?

  说当今天子,玩物丧志,纵欲败度,沉迷享乐之中不可自拔,是一点也不错。可就是这样的一位皇帝却恰恰最关注权柄。

  他高俅不是童贯那阉货,能坐领数十万大军,不见疑于赵皇帝。他是有鸟的!

  赵佶能把十几万大军彻彻底底的交予他吗?就在近在这距离东京城咫尺的地方,这不可能的。

  何况此战干系巨大。

  高俅甚至都不敢去查他的身边随从里,那有多少是皇城司的眼线。高俅唯一能做的,便是时不时的向赵佶来表表忠心。

  幸臣也非是那般好做的。那功勋卓著的大臣,皇帝即便要翻脸不认人,也要给予个体面。但高俅这般的幸进之辈,一切可都维系在皇帝恩宠了。高俅一直就很清醒的认识到了这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