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僵持五七日,陆谦“坐视不管”。看着那杨温、项元镇、刘梦龙所部,沿运河进到了梁山泊东岸的中腰位置,彼处有个名字,唤作石沟镇。那一艘艘战船由此自运河驶入梁山水泊。

  南路官军水寨陆寨依靠着石沟镇岸畔连日立下,三面将旗迎风招展,似乎唯恐梁山泊看不到一般。同时,兖南的兖、沂、密三地联军,始打兖州府治北上龚县,却要是在龚县沿汶水进抵莱芜。

  汶水发于泰沂山脉,经莱芜县,就在静封镇转向西南方,流经龚县,再入郓城,始进梁山泊。

  那梁山泊退出兖北已经有段时日了,可莱芜县光景依旧无一丝好转。

  许是因为往日监额科敛过多,官吏场主贪鄙过甚,一遭被引爆,便是贼匪如麻。

  梁山泊前不久耗费许多时日于兖北之地,还被走在地方官员嗤笑不知大势,可现下里他们就笑不出了。朝廷大军正值用兵之际,莱芜之乱却是生生撤掉了东路军的一条臂膀。

  不然,这三地联军无论是汇入水泊东岸的项元镇、杨温、刘梦龙统帅的南路军,还是直入郓城,与马政部会师,那都能发挥出作用。在剿除梁山泊的大战上分润下一丝的功劳。可现下却要用于莱芜平乱。彼处与梁山泊比来,如萤虫之光与皓月争辉。

  只不过,于大局上这都是细枝末节,不当用。

  陆谦于山寨中,就听得各路探哨不停来报,那南路军已经进到东岸中腰,距离梁山泊也只剩下七八十里道路。高俅的纛旗倒是依旧不动,但其麾下各路兵马却都在向和蔡镇进发。

  还有那西北方的刘珍,与北路军张开部已经连成一气,再有东路的马政,也提水陆兵从东平府进到了济州的平阴,与郓城也只隔着一个东阿县。

  “这高俅倒是真会算计。”陆谦看着梁山泊北路那一连串的官军符号,都要笑出了声来。

  这北路防线是很薄弱的,可高俅还留三万水陆精锐在梁山大寨的近在咫尺处,这样一来便就多了一层保护。陆谦除非是不要梁山了,否则在留下足够兵力守备梁山大寨的同时,要击破官军的北路兵马,就显得困难了。

  同样的道理,平阴的马政部也是如此。

  “如此看,山寨要得自在,就必须先击破这处的三万水陆军了。”否则便如同腹心处顶着一把匕首,叫他怎么动弹都不敢放肆用力。

  聚义厅上,所有头领都把目光看向水泊东路中腰位置的官军营寨。当初就不止一人提议,沉船堵塞了那里,只是被陆谦否决了。他认为没必要。

  他打心眼里就不信所谓的十节度兵马具精锐。整个中土,能叫他正眼相看的除了西军,再无第二支军队。朝廷集结了十节度所练精兵,可不是从西北的西军里调来了十万大军,他怕个毛线。

  要不是梁山泊水师早已成军,且造船厂、储料场【木材】就在水边,不得有失。他都敢放十节度登岸,然后关门打狗。就如原著上那般做。

  要知道,这梁山泊深处,茫茫荡荡,尽是芦苇蒹葭,密密遮定港汊。于地利上,山寨是占尽上风的。把船只星星点点的埋伏在芦苇荡中,要打赢一场伏击战很困难吗?

  可是他有苦衷啊。陆谦他害怕,很害怕。这万一芦苇荡里点上把火,再有风吹来,梁山泊就要变成灰山堆了。

  作为一种多年生植物,后世芦苇的生长周期陆谦不知晓。他只知道现下季节里,梁山泊外大片的芦苇还是枯黄,要再等一个月时候,翠绿色的芦苇荡才会彻底取代眼下的金黄色。

  陆谦也没试过梁山泊连接天际的芦苇荡能否一把火给烧光,可他就是怕。他手下的梁山泊可没有个原著上那般能呼风唤雨的入云龙,万一大战中烧起一把火,他可找不来一场及时雨。

  这休要怪他杞人忧天。实乃是纵火对梁山泊的危害太大,青嫩多汁的苇叶可是牲畜们十分喜爱的饲料,更给梁山泊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甚至他都害怕,这一场大火烧下,梁山泊还不仅仅是要变成灰山堆的下场,谁敢保证人畜都能无碍?

  而火箭、火罐,恰恰是水战离不开的两件法宝。【就奇怪梁山三败高俅的时候是在冬季,那芦苇荡该尽是枯黄的,极易燃烧的。几支火箭下去,怕就能燃起一通大火。施老爷子是没有想到么?】

  “大头领,这南路军三万人多是精通水性之辈。杨温所部依旁长江,项元镇所部便临着淮河。其麾下士卒多能上船作战。”朱贵起身介绍起了这两部兵马,就谍报司这段时日的侦查可知,彼处两节度使麾下战兵,恐多是能陆战亦通水战。虽然刘梦龙部只一万人,可一万水军与两万陆师的组合,与一万水师跟两万海军陆战队的组合能一样吗?

  “大家还休要小看了登州水师。”官军可不是只一支水师的,这登州水师现下还远不是梁山泊的威胁,陆谦甚至只需一声令下,就能叫登州水师堵在济水当中,进退两难。是以这支水师就显得可有可无了。

  这几日,陆谦不止一次的与林冲、鲁智深、杨志等人商议起战局,他有种感觉,那高俅所打的主意恐就是要用南路军三万人来与梁山泊兑子。

  只要能打掉梁山泊初见规模的水师,不管南路军三万人有多么的损失惨重,还有登州水师在手的高俅,便能以此来将梁山泊给锁死。

  若是没有了水师,这浩荡的梁山泊就不再是官军眼中的障碍,反而会化为他们最得力的帮手。

  高俅这厮恐怕短期内就没有登陆梁山的打算,把梁山人马紧紧地围困住,方是他第一要做的。这当然是怕梁山大军丢开这一小洼,而向南、向西、向东、向北去了。到时候就不次于龙归大海,虎入山林。

  “哥哥。不管那高俅是否真如此打算的,俺们便灭了那三万兵又如何。”

  阮小二站起身道。他们水师自打去年起便吞吃了多少钱粮,可战功却立下不多,屡屡出动只有垫后转运的份儿。阮氏三雄早就憋着一口气要立下功勋来,他们可是陆谦最早时候的班底。

  看看当初的其他人,朱贵的排位在聚义厅上始终入得前十去,刘唐兄弟是落后了一些,可也在二十之列。只有他们哥仨拉了后腿,现下都掉到三十去了。

  眼看着扈三娘那小娘皮都追赶上来,好三兄弟好不害臊。便是那阮小五,都有了前往登州外海做活的念头了。且现下山寨里又多出了浪里白条张顺、混江龙李俊与童威童猛兄弟,这四员水将。如此那水师中始终空出了两营正将职位便就有了着落。亦叫一直来在水泊梁山的水师中都一家独大的阮氏兄弟,也有了危机感。

  阮小二起头,阮小五、阮小七自然跟上。就是张顺和刚刚上山的李俊、童威童猛兄弟也纷纷请战。这一战关系重大,可不正是他们建立功勋的时候?

  纵然那李俊带人投奔梁山,是无可奈何之下的一次投机。但这梁山泊若真的能成事,他自然愿意效劳。

  “水师下属现有大小战船多少?比之金陵水师相差几许?”陆谦问道。

  “我水师战船比之金陵水师亦不逊多少。早前还困于将士不足,现下那转运司下属许多贯会浮水的辅兵,只要登上战船,便皆能厮杀作战。”

  阮氏兄弟眼中闪过一抹炙热。他们水师多少日夜里作训不休,那所追求的也是有朝一日能一展自己的风采?

  梁山泊陆军屡屡克城败敌,偏他们水师拖沓么?一年多来,对比陆军屡屡击败官军的光辉来,水师太过黯然了。阮氏兄弟作为梁山水师的主将若还能心平气和,他们当初便不会跟随陆谦入伙梁山泊了。

  陆谦也自沉默少许,便慨然应允。

  既然有承受不起官军水师主动进攻的理由,那便自己先发制人也好。

  水师组建亦已经一年有余,从一开始的缺人少船,到现在的战船齐备,人员齐整。陆谦为之耗费了多少心血,全山寨的人都有目共睹。

  如今决战来临之际,自然也就到了水师为梁山泊效力之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今官军大举压来,乃我梁山泊生死存亡之秋,我山寨之人自当人人效力。”

  当下再问樊瑞,却非是要他所领宣政司发力,而是问起梁山泊近来风雨。有道是顺风胜逆风、顺流胜逆流,水战诸多要领中,这气象关系重大。早在樊瑞上山时候,陆谦便就吩咐他留神梁山泊风雨气象,以方便日后行军作战时有用。

  过往时候,天文气象的关系还不大,现下却是要做水战,必然要问起的。

  “好叫哥哥放心。我观天象,往后几日当风和日丽。”内湖水战可不比海战,大海之战,全凭风力,风势不顺,虽隔数十里犹如数千里,旬日难到。可是内湖江河之战,除了风力水流,靠的更多是人力划桨。

  陆谦安心,便点起水陆大军,一同发往石沟镇。同时暗自招来时迁,吩咐他如此如此这般。

  梁山军水路兵马一动,那声势自瞒不过石沟镇。杨温、项元镇、刘梦龙聚在一处,是以杨温为首,因为这杨温出身名门,虽然是偏支远房,可好歹是杨家之后。而那项元镇就平凡多了。

  只找度娘询问,人杨温就是有话本【来历】的,如那王焕、徐京一般样,《杨温拦路虎传》,还是《清平山堂话本》这一现存刊印最早的话本小说集中的名篇。早期的说书人都对杨温这个人物有详细的设定:河东人士,生于汴梁,为杨令公之后,青面兽杨志的远房兄弟。祖父杨文素,是杨文广之堂兄弟,父亲是杨重立,本人排行老人,被称杨三官人,绰号拦路虎,武艺高强。

  而那项元镇呢。许也是有来头有名堂的,但度娘不收容,作者君就不知晓。便也把他排在杨温之下了。虽然这厮在原著上是杀出重围的四将之一,而杨温却是被擒拿的。

  听闻细作来报,梁山泊大军兵马运作,一股股步骑军自李家道口登岸。三人各自提起了精神。

  那一支支兵马哨船放出,如此到了次日天亮,梁山泊贼寇一个都没发现,杨温三人却先接到了后路警讯。却是石沟镇向南十四五里处的运河渠道,一夜之间被人堵塞了。

  刘梦龙气的直跳脚,大骂济州地界尽是奸民,合该尽数诛绝了。杨温、项元镇也都面色发揾。

  那运河水道乃是他们的后路之一,若是梁山泊水战不利,他们退入运河休整也不失为一策。

  休以为那是南路军在自寻死路,实则战船入运河可为水上长城。这战船本就是集城池、营垒、车马于一体。战则勇,守则固,追则速,冲则坚,方是好战船。固然运河水面狭窄,战船又怕纵火来烧,可杨温、项元镇两部兵马于岸上只要布置妥当,他们便等若依城迎敌。谁叫运河水浅,两岸堤坝低矮的紧,教战船横列如墙。而如是在黄河长江,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了。

  他们只需向内退到任城县治附近,分出一支兵马据守任城,另一路兵马备战于运河,成互为犄角之状,那又如何会为敌破?

  杨温、项元镇都是自负之人,可不认为自己麾下精兵会不如一帮匪寇。当日项元镇也与徐宁部交过手,但徐宁惧其兵多,不敢力战,却是叫项元镇心中生出了一丝小瞧。

  此外便是且战且退,退往济州城。这也是一法;

  再有叫刘梦龙部独自退往济州城,杨温、项元镇部退往任城,这还是一法。

  三将都自负满满,认为自家兵锐不输于人。现下忽闻后路之一被断,那厮杀还未来临,岂不就是贼寇在算计着他们,想要全歼己军?

  一个个都是震怒,只以为是自家被贼寇小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