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孙立用兵甚是迅截勇猛。盖因其往日里都在捕盗缉贼,其势强,而贼势弱。由强击弱,只需做迅若雷霆,就便如猛虎搏兔亦用全力,往往是一击而建功。

  如今战阵之上,他也不改先前作风。黄昏时分,便抵达泰安城下,是时城门依然大开,孙立引着兵马便直冲进去。

  自打知州仓惶逃离州城,官面力量就呈断崖式下跌,崩塌的神速,城内如是大乱。时迁当机立断,着人联络泰安城内那些豪族大户中的罪不该死之辈,叫他们出动家仆家丁,协助他部全力镇压市井,铲除捕捉胆敢趁火打劫之辈,安抚城内百姓。

  并且为了显示诚意,叫泰安城四门畅开,不禁人出入。

  再有便是遣人告知杨志,后者听了大喜,遂即安下心来,派焦挺带几亲卫进城,其他军士是全力追拿早前的官军溃兵、败兵。

  如今官军猛地杀出一个回马枪,城内的一些豪族大户忽闻数百官军杀到,大是惊恐。

  焦挺、时迁两个还不知厉害,叫道:“三二百贼配军也敢来送死,有何可怕!待我等出去迎战!”遂点了一二百人迎向孙立。两边相对,孙立出马大骂:“汝等无名草寇,反叛朝廷,擅据大郡,身犯死罪耳。今我统精兵到此,还不快快下马乞命!”焦挺看孙立身长六尺,虎目黑髯,威风凛凛,仪表不俗,心中悚然。可梁山泊名头不能坠,遂强打精神骂道:“我等梁山泊好汉,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就是要杀尽尔等明着做官,实则是贼的民蠢也!”孙立大怒,拍马舞枪杀出。焦挺挺枪出阵,两个战到五合,焦挺大败而走。孙立奋勇赶来,神枪到处,焦挺后腿股上早着,倒攧下马来。时迁急急出马去救,但鼓上蚤的一身本领,八成都在轻身体软上,这战阵厮杀实非其所长。不几回合就被孙立怒吼一声,长枪竖着劈下,撞倒于马下。只时迁机警,就势脱身,身体刚触地便一个侧翻躲开了孙立连着的一枪。爬起身来,脚不沾地的跑了。手下一二百人,来源复杂,多不堪战,见二将战败,便一哄而散。

  几个士绅大户,听闻二将败北,其中一个更是被擒,吓得筛糠也似发抖,是以纷纷投降。

  孙立甚为厌恶彼辈,但却知道这等人不可轻易沾惹,只叫人录下名号来。自己步入衙门,把俘获的焦挺押下大牢,再将牢狱里囚禁的数十个民勇尽数放出。那其中就要有一个大汉,身长七尺,虎背熊腰,叫孙立见了连呼壮士。

  此人姓任名原,太原人士,绰号擎天柱。自幼便喜相扑角抵,年年来泰安观擂,前遭与梁山泊为敌,被挠钩擒拿,送进牢狱。

  孙立留任原于身边,再遣人召唤后续人马,安排兵将占据城门要隘,安顿居民。同时要尚存的官吏组织民壮,以待梁山泊来犯。

  那当晚,泰安知州与孙新一伙儿便进得城来,叫孙新手中实力大增。更叫他欣喜的是,随同一块到来的竟还有一支莱芜的民丁,有三四百人,都是壮丁。这般泰安城中又聚集了不少军马,声势重振。

  翌日一早,杨志便引兵赶到泰安城下。他本以为泰安城就此便已到手,不想当天晚上就有时迁引几个败兵赶过来禀报,泰安城竟然得而复失,更折损了焦挺,还叫时迁部下折损了多人——那时迁任务特殊,手下士卒亦特殊,要放在茫茫人海中不叫人瞩目,本就寥寥不多,现在又折损,叫他好不懊恼。

  问及敌将姓名,时迁言语是一姓孙的将军,使得一手好枪法,身后更带着一支钢鞭。想来就是登州兵马提辖病尉迟孙立了。杨志也知晓得这人是谁。陆谦在山寨里评比周边人物,登州病尉迟孙立就是其中之一。被他誉为鞭枪熟惯,不输李应、栾廷玉。那也就是说,武艺不弱他杨志。

  山寨众将经常比斗,杨志、索超、徐宁、栾廷玉、李应,都是难分高下。武二郎是马下步将,拼斗起来任是秦明、鲁智深、林冲,都难百十合里胜过他,但他缺陷也是太大了。

  孙立闻报梁山军来叩城,当下披挂战甲,攥枪提鞭,就要与梁山军厮杀。史文恭却昼夜不成卸甲,就守在这西城楼上。见到孙立前来,迎上前去说道:“提辖少歇。某自投到军中还未曾立下功劳,心中常常做憾。今朝烦请提辖许可,叫俺成全这段功劳如何?”

  史文恭一身武艺超绝,如今愿意建功,孙立怎么阻扰?再看城外叫阵的乃是青面兽杨志,乃是名门之后,他心中也无必胜之把握。当下命人取酒来,斟满一碗于史文恭壮行。

  城内响起鼓声,吊桥放下,杀出一飙军校。梁山军静看着对方展开阵列,中间纛旗随风飘摆。旗下一员大将,铜盔银甲,胯下千里龙驹,提方天画戟,目如朗星,鼻如玉柱,颌下须髯飘洒。

  “哥哥,这不是那病尉迟啊。”时迁在背后叫道。

  “来将通名。爷爷枪下不杀无名之鬼。”青面兽看着对面也心中直犯嘀咕,盖因为这敌将端的仪表不俗,叫他心生两分忐忑。

  “梁山贼寇听着,爷爷便是史文恭是也。早早出来受死!”

  这便是情报的不对等。那杨志并不知晓官军这边还有史文恭,此人看似籍籍无名,却被陆谦推为当世第一流人物,直言就是林冲、鲁智深、秦明亦不会是他的对手。这等话,放在霹雳火与花和尚耳中,自然是不顺耳,遇到了必然要有战。但是听在林冲、杨志、徐宁耳中,却只能叫他们遇到了谨慎三分。

  现下就是如此。青面兽气势汹汹的模样一扫而去,转而化作一潭池水,面上平静无波,叫人看不出深浅。

  枪戟交碰,二马奋蹄。八只马蹄,在黄土地里踢得尘土飞溅。人影尘光,加两支枪戟的影子,犹如两只蛟龙,上下飞腾。青面兽振作精神,左右上下招架,紧守门户而少见还击。史文恭却是急于求胜,要在孙立面前显露本领。当下是抖擞精神,一戟紧似一戟,刃尖似雨点一般,只管向杨志逼将来。

  只过了十几回合,杨志就觉吃力。这却非是他故意装做招架不周,而是真的技逊一筹。

  杨志拨转马头就回,史文恭见到他力怯而退,满面大喜。斜刺了那马腹,那马四蹄一纵,直追赶去。

  梁山军阵上一片惊呼,石宝拍马来救。而彼处史文恭已经赶来,杨志伏在马鞍上,看他赶到,反身把枪一举,一道银光闪烁,长枪直刺其咽喉。正是那杨家枪法中的败中取胜之法——回马枪。

  若是一般人物,已经休矣。可史文恭武艺着实胜过杨志一筹,探身刺杀时候,眼角白光一掠,他心中惊骇,就转腰去躲。只是那枪锋来的确实疾快,要全躲开是难,情急之下,抬手一挡,嚓的一声,护腕竟被一枪刺透,左腕鲜血横流。可好歹这一劫躲了过去。

  如此困窘,史文恭仍以右臂持戟横扫,戟法没了准头,杨志人躲过去了,马却躲不过去,马臀部早着了一记,战马负痛不过,两后蹄一撅,直将杨志掀在地上。

  这般变化,直来的神奇。电光火石间兔起鹘落,转了又转,叫城下城上无数人看的惊呆。

  杨志落马,史文恭挺戟便刺,青面兽性命危於顷刻,叫梁山队里一齐失色。万幸石宝赶到的及时,阵上亲随奋勇抢救,没曾伤命。

  石宝舞刀而来,高叫:“狗官,吃我一刀!”放马直冲来。史文恭不输于人,纵然一手负伤,依旧与石宝戟来刀往斗了片刻,可他毕竟一臂,战无十合,只得后退。

  史文恭心中着实怄火,杨志武艺与他相差甚大,这一阵伤的丢人。但后头之贼将武艺只比杨志高强,不比杨志低弱。叫他可不敢就停,脱得战场后,引兵退回城中。

  此时陆谦方从泰山脚下路过,那随行的高玉提议梁山泊捣毁宋真宗当年泰山封禅时候留下的遗迹,被陆谦举手否决。虽然他对宋真宗的没脸没品是很不屑的,那厮封禅完了给人留下的印象不是【哈哈哈,老子牛逼哄哄的在泰山上封禅了!!!】,而是【他妈的,终于封完禅了,以后再也不干这事了……】——吃相着实难堪。

  但时隔百年,去捣毁人家于泰岳周遭的遗迹,便更是没品。

  如此时候接到前军急报,杨志在泰安城下碰到了硬茬,使回马枪好歹伤了史文恭,他本身再被摔的狼狈,也无大碍。说来还是占便宜了。但随后他督促兵马两次攻城不得,刘唐亲自上阵,却险些被一对使钢叉的兄弟留在了城头上,便就叫前军难受了。

  陆谦是以不在泰岳多做停留,大军直向着泰安城挺进去。同时与杨志一道手书,要他不需去管泰安之敌,大军直向着莱芜监而去。

  此遭兵临兖北,陆谦求的不是莱芜诸多铜铁矿中的苦力,求的也不是诸多矿主的小命,更不是是要莱芜县中储备的数十万斤铜铁。

  作为京东之地最大的铜铁产地,莱芜每年只铜铁课税便有百万斤,如此只明面铜铁产量便高达五百万斤。那至于私下真实的产量,说能翻上一番,达到千万近铜铁,那也稀疏平常。

  日后陆谦割据胶东,缓图齐鲁,那老赵家便必置大军于京东之地,这里的铜铁便就十八、九会为宋军所用。毕竟梁山泊兵锋所指,也就只齐鲁东部的登、莱、密州、潍州四地,那青州府都要打上一个问号,更遑论兖北了。

  莱芜铜铁是好东西,但鞭长莫及啊。

  是以,他们这遭来此,那最大的目的非是为了震慑兖州,也非是为了扩充实力,而是要捣毁莱芜监,捣毁莱芜境内的各处矿场,捣毁莱芜境内的各处炼铜炼铁的冶金作坊。若是有可能,莱芜监下属的那些制铁大匠,也是陆谦瞄准的目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