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那泰安知州,已经接到马政的书信,只有些拿不定主意。他这州中的两营兵丁不当作用,倒是招募的上千民勇,更叫他觉得稳贴。

  只是那马政大权在握,即便不允,也不好用强。只好回过头来去催促莱芜,彼处虽只是一县,却是盛产铜铁之地,其炼铜冶铁历史之悠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及至赵宋,设莱芜监,其下置铜务冶和铁务冶,有“三坑”“十八冶”,其中石门冶(大冶),曾被誉为“铁冶城”,冶务人丁众多,炉火成片,红光映天,夜如昼间,铁件外搬之车马兵役,往来络绎。也就是现下朝廷更改了制度,玩了一把官退民进,将诸多铁山铜矿都让与民间商贾,假其之手,发掘冶炼,凡铜铁金银课税皆十取其二。

  如此般莱芜监所辖权利却是有增无减,所辖固然没有了数以千计的劳工匠人,却有无数铜铁矿主,其下之劳力,比之当初只多不少。

  陆谦从来不曾打彼处的注意,盖因为彼处丁壮众多,稍加编组就是强军之资。只是用钱购入铜铁,而那莱芜也是知趣,依照‘惯例’做事,亦不敢开罪梁山泊。泰安州对此也未尝是毫不知情,只视若不见罢了。

  然而此次不同,有蔡京、郑居中、杨戬、梁师成等奸党佞臣联手主持,泰安也好,莱芜也罢,尽数与梁山泊绝交。且说那莱芜丁勇正自调拨,便有急报送来,却是那梁山泊前锋人马,已如轰雷掣电而来,离此不远。

  泰安知州大叫道:“梁山贼行兵神速至此,端的惊人!”

  此遭以青面兽杨志做先锋,赤发鬼刘唐为辅,将士三千,军中还有马麟、焦挺、蒋门神三位好汉,再加石宝等一骠摩尼教人马。陆谦领大军做后合,引有左右亲卫营,马军一营,步军一团、步军五团和新编的步军八团、步军九团。后者主将乃栾廷玉与武松,副将是文仲容和崔埜。

  只是那栾廷玉现下暂代步军一团主将,武松也未返回,军中都是两员副将做主。如此军中还有秦明、徐宁、扈三娘等跟随,再有方天定、方杰、高玉、庞万春、白钦等人。兵强马壮。

  两拨人马陆续而行,都行到了泰岳脚下,排下阵势,等候着官军杀到。却是因为赵官家崇道,而这泰山神于道家之中乃主东方万物之始,故知人生命之长短。是主管人间贵贱尊卑之数,生死修短之权的重要角色,领群神五千九百人,主生主死,百鬼之主帅也。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东封泰山时,封“仁圣天齐王”,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封“天齐仁圣帝”。到了当今天子继位,更是待之丰厚,多次遣官致祭。且这泰岳之上又有历朝帝王泰山封禅之遗迹,最最重要的是,当朝真宗皇帝遗迹尚存,若是被梁山贼寇给玷污了,泰安知州可以休矣。

  由此便易,陆谦又何必叫梁山军直攻泰安州城?只等官军赶来厮杀。

  此时正值仲春尾端,阳春可见,大地一片翠绿,上下天光一色,金碧交加,日暖风和,草青沙软,正好厮杀。

  不到一日,官军早已来了,先锋乃泰安兵马提辖,姓秦,双名继忠,望见梁山泊旗号,也无吃惊。却是早知道梁山贼军到来,当下便分开兵卒,安下营寨。佈置刚定,听得对方阵上有人搦战。秦继忠大怒道:“强贼如此放肆,即刻斩下头来!”手提开山斧,纵马出阵。大骂:“背义草寇,今日不把来斩尽杀绝,天也不容。快来领死。”对阵没面目焦挺大怒,手舞长枪,更不打话,接住便斗。如此斗了二三十回合,焦挺已经自觉力怯,他胜在拳脚不俗,枪棒上造诣还不如李忠,更是上了梁山后,在林冲、张老教头手下始学的真枪法。被秦继忠一斧连上一斧,杀得他是只能招架,不能还手,遂拨马败回本阵。

  杨志火发,正待出马,右手边早飞出一骑,正是那江南好汉张近仁。

  此人乃江南十二神中的一个,绰号霹雳神,在摩尼教中倒不出众,只是有个给力的大佬,正是那已经返回江南的吕师囊。

  那秦继忠先已经斗了马麟,再来与张近仁厮杀便力有不逮了。斧头为重兵器,勇力不足,挥舞个数十回合,便已力怯。

  秦继忠有心杀贼,抡动巨斧,却气力消散,无力回天,渐渐不支。如此叫张近仁大喜,手下铁枪使的更急了。再斗十回合,秦继忠开山斧回挡不及,被张近仁一枪扫去了盔缨,那是心中大骇,拨转马头就逃。张近仁自然急追不舍,却不料秦继忠逃去十几丈后转身,撒手一飞锤掷去,张近仁眼快,将铁枪一格,锤向斜刺里飞去,没曾命中。秦继忠却已调转马头,一斧投劈中马头,把他攧下马来。官军乘势沖杀,幸得梁山军士威武,反杀败了泰安州军。张近仁亦被人死命救回。

  杨志虽然得胜,却是好不扫兴。心中做了决断,下次再来斗将,必使出高手厮杀。

  这边的石宝等也是憋屈,张近仁乃一干人中武艺最弱者,这般败了,却叫泰安人小觑了他们。虽然他们现今顶着梁山泊的名头,却也懊恼。倒是那秦继忠虽吃了败仗,却好不有兴,斗将连胜两场,脸面甚是有光。稍后那泰安团练使随后赶到,秦继忠禀说前遭情形,团练使也自喜悦。能斗将胜得两场,兵马败了也无妨。

  一宵过去,杨志因恨昨日之败,清早便出兵搦战。那秦继忠自恃勇力,就来迎战。这边石宝拦住杨志,“杨制使何等身份,杀一狗官何劳制使亲自出马。”叫刘赟前去斩杀敌将。

  后者乃方貌手下的领军人物,一身武艺高强,石宝要斩他也须百回合之后。秦继忠只胜了焦挺和张近仁,较之刘赟来相差悬殊,只十回合就支撑不住,回马就走,却被刘赟连着一刀砍落马下。官军队里一齐失色。

  梁山军阵上却人人喷出一口郁气。

  铁笛仙马麟哈哈放笑,手持大滚刀,指着官军叫道:“彼辈小儿昨日得一时之幸,今朝识得俺们梁山好汉的厉害了么?”

  叫官军队里一员军将气的火冒三丈,“强贼休得猖狂,俺来取你狗命……”便手舞双刀,飞马杀来。马麟手舞大滚刀,迎杀上去。

  四支臂膀,三把钢刀,各在马上相迎着。只刚十合,便有一人翻身落马。却是马麟一刀削掉了对手首级。

  梁山军士齐声喝彩,士气大振。而对面官军却一时失了声音。明枪施处非难躲,暗箭来时不易防。就在此时,对面阵上一箭射出,马麟不提防官军这般没品,只一扬手,要用大滚刀来当,箭矢却早射中他胸膛,翻身落马。梁山队里一齐失色。

  此刻刘赟尚未归位,见状勃然震怒,一提马缰,战马嘶吼,奋起四蹄,直冲官军队列撞去。

  杨志也怒火冲头,挥动起长枪,大叫全军将士杀上。

  乱军中,梁山军士先将马麟救回。刘赟被官军乱箭射杀了坐骑,跌的灰头土脸,却半分不惧怕,寻了一匹战马复又杀上。与乱军中挑杀了一绿袍小官。

  而杨志满心的怒火在急追二十里,终因那曾头市献上的骏马得力,追赶上泰安州团练使,一枪刺于马下,而尽数宣泄了出来。

  昔日被林冲军俘获的曾家二虎,已经有一人被送回。那曾头市答应献上良骏十匹,那固然跟御赐的踢雪乌骓马不能比,却也不俗。眼下一幕就是例证。

  那泰安军被青面兽杀得大败,退到州城时近乎全军覆没,知州慌张不已,不料早被陆谦派去了泰安州的时迁一伙儿,与当地谍报司坐探合谋鼓噪起来,乱了城池,知州先是惊骇欲绝,继而就欲要士卒强杀,可士力已衰,又恐梁山军追来,只好急急往东奔走。

  行到静封镇,却见当地富户曾子都引马政麾下登州提辖病尉迟孙立前来救援泰安。知州望见救星,大喜至泣。两边相见,孙立道:“相公闻说太守被梁山贼军所攻,急令我等为前锋先来救应。相公大军随后便到。”病尉迟放起虚屁来也毫不逊色文官士大夫。他部早得到消息,早做有准备,预备干粮,又有解珍解宝兄弟这对惯于在山岭间讨活的好汉帮衬,依于崇山峻岭中辛苦行军多日,穿越重重山脉,方辗转到静封镇来,马政本部大军十倍于孙立军,如何能赶来?除非是走界首镇。

  那知州只感激不尽。孙立又闻说泰安州城还不知是否真被梁山贼寇占据,道:“梁山贼未来,我等当先行突击,夺回城池。叛军乌合之众,一击可破,然后迎战梁山贼兵,方得从容。”知州拜道:“全听提辖的安排。”孙立便教自家兄弟孙新统带人马在后,自己与新投到麾下的史文恭选精兵三百,教知州部下官佐带路,直趋泰安州城。

  大家必然好奇那史文恭是如何到了孙立军中的。那却是曾头市受制于梁山泊,曾弄父子待知晓儿子/兄弟未死,便就都软了骨头。赔了重礼于梁山,许下大诺,此生再不与梁山泊为敌。好容易换回了老四曾魁。那三虎曾索依旧被关押在梁山泊上。

  如此却是断了史文恭与苏飞借此进身的念想。那苏飞本事一般,心中再是窝火,也自是忍下。可史文恭却不能放弃如此良机,他可相忍不下,直言相告曾家父子,打马离开曾头市,直奔东平府而来。他本是要投奔凌州军去,但临到军营又有迟疑,当日之败叫他甚是鄙视魏定国之无能,可投奔马政却苦无引荐。如此在历城外逡巡数日,正赶上孙新进兵长清,如此入了病尉迟的麾下。

  孙立喜得一员无匹猛将,将那梁山泊都看扁看三分,此番穿山越岭而来,自要带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