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三霸中有两对是亲兄弟,那陆上揭阳镇的穆家兄弟算是其一;船火儿与浪里白条兄弟算是其二;这李俊与李立因为都是李姓,随着前两霸来,亦被看做兄弟,算是其三。实则二李毫无血缘瓜葛。

  现下浪里白条张顺去了梁山,船火儿张横被做公的捉拿,催命判官李立也不见了,真的叫混江龙眼冒金星。“吕熊、刘威,真好大的狗胆。”想他们揭阳三霸纵横浔阳江多年来不曾有人招惹,现下竟被这俩不知打哪里冒出的杀才搞得如此狼狈,真叫李俊恨急。

  李俊当时就拿定了主意,必叫这吕熊、刘威受死。可当务之急,还是叫人速速打探催命判官李立的下落为上。

  如此当日便有消息传来,却是那张横已经被解到无为军了,被知州以拦道劫财害命之罪,用一面二十五斤的死囚枷枷了,推放大牢里收禁。而催命判官李立却是半点音讯也未曾听闻到。

  再过两日,李俊使去的小弟才从小孤山下一农户家中探听了蛛丝马迹,言当夜有人趟过他家菜地跑山上去了。因为那菜地间被脚印踏成一片,遗上这老大破绽。

  李俊听了黯然神伤,这小孤山可不是正史上宿松县城东南六十公里的长江中的那座独立山峰,而是无为军境内一处甚大的山峦,只因是主峰突起,孤峰耸立,方被唤作小孤山,实则半点不小。内中有山岭无数,野兽遍布,狼虫虎豹皆全。这夜间若撞到了觅食的……

  想及此,李俊就是一声长叹。数日都还没有消息传来,李立怕是危矣。

  这边混江龙怒火中烧,这催命判官恐没了命,船火儿亦恐善了,起因皆在吕熊、刘威。那当即便要人探听这俩贼人消息,要去为兄弟报仇。那边鲁智深一行亦已经安然漂到了浔阳江。

  “当日洒家把钱于那张家大郎,不知道他如今怎番光景。须去看过一看。免得回到山寨,见了张顺兄弟不好说起。”鲁智深心思还是甚细的,受人之托更是忠人之事。

  “哥哥一副金刚力士模样,忒过显眼,便且留在船上守候,俺与袁朗兄弟前往就是。”武松这话说的叫鲁智深无话可说。遂即便与袁朗下船,引着俩随从,向人烟稠密处行去。船上礼物乃王庆相送陆谦的,不可动染一分半毫,武袁二人且购买下三五礼品,问明小孤山方向,就径直投去。

  行到太阳偏西,张家庄赫然在望。问道于村人,张横住在何处,那村人脸色猛一变,将手臂一指方向,匆匆走开。如是一层阴影遮掩了二人心口。一行人就着村人所指方向,大步赶去,就见一处甚新的砖房立着。只是院门大开,叫他们一眼望到院内凌乱,那破鞋烂布、碎掉的瓦盏陶罐残片,尽数都有,一地鸡毛。

  不是人住的地方,倒是像被刚刚抄拿过。

  “张家大哥……”武二先叫一声,里头半点响动也没有。进到院子,更能看清楚堂屋处,已经空荡荡的不见半个摆设。

  武松袁朗对视一眼,大踏步进去,里头果然是一个人没有。房内空荡荡,一件椅子都无,却又非是新屋一座,而更似房内物件都被人抢了去样儿。

  “真好大胆子。”武松惊道。

  他也曾与张横见过,是那孔武有力之人,如何就被人这般欺负去?

  然于人世间,这却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那船火儿在浔阳江上打混,往来害死了多少人命,现下吃罪被收禁,那是天经地义。催命判官李立肆意为恶,雁过拔毛,唯利是图,毫无底线,比之奉行“三不准原则”的孙二娘黑店更加黑,若是丧命小孤山,死于猛兽之口,也是报应不爽。

  而在鲁智深等人行到九州府,时间也转到了二月下旬。

  那十节度中的江夏零陵节度使杨温与金陵建康府水军统制官刘梦龙,第一个汇合一处,集水陆精锐兵勇两万,沿河北上。想来不日便能与琅琊彭城节度使项元镇汇合。届时三万水陆精兵云集于徐州府,会同兖州的密、沂、兖三州联军,那就将是一条坚固的铁闸门,牢牢地把守住梁山泊贼兵的南下之路。

  同时,河南河北节度使王焕、京北弘农节度使王文德、颍州汝南节度使梅展三部也已经汇聚于东京,中山安平节度使张开率军一万移驻到了北京大名府。如此方叫那梁世杰等一干大名府尚存的官吏睡觉踏实了三分。但上党太原节度使徐京、云中雁门节度使韩存保、陇西汉阳节度使李从吉、清河天水节度使荆忠,四部却距离尚远,还未能赶到东京。

  蔡京眼看大名府破,军兵损失惨重,女婿梁世杰吃了罪责不提,大名府更损失重将,那都监李成都丢了,被梁山泊生擒活捉,王定也在朝城殉难,昔日兵多将广的大名府,现下只剩了个闻达。已然是不堪重用。

  要晓得,按照朝堂的计划,这大名府兵将本是要配合中山安平节度使张开部,围堵梁山泊的北路的,如此他女婿梁世杰便能坐在家中,净等着功劳落到头上。哪知道梁山泊先是一战便打崩了大名府,叫朝堂一干人物拟定的计划顿时失了周全。

  蔡京便再下钧旨,着河北路转运使李孝昌遣兵一万余前往永静军。彼军州就在凌州东北百里位置,由永静军到凌州,再由凌州至高唐,至孟州,和中山安平节度使张开部上万精兵汇合,如此便可为河北长城,只需紧守藩篱,就可使寇不能越雷池一步。

  陆谦不管这个。东京城里,有张三时时刻刻在盯着朝廷的动作,十节度还有一半没有到位,高俅依旧窝在殿帅府,距离大打出手还有一段时日。而大名府的李四,也把整个城内的一举一动,尽数收入心中。

  这两处都无异动,与梁山泊无那威胁,就叫陆谦看着东平府的马政垂涎欲滴了。那马政在东平府坐镇些时日,许是见梁山泊无有动静来,自己便静极生动。先叫孙立领兵赶制长清县,这里是东平府的最西处。向南可以抵到界首镇,此镇是联通东平,济州,与兖北的陆上要道。

  马政尚且不敢叫孙立引兵闯入济州府,而只是叫人南下联络泰安州,彼处隶兖州管辖。位于兖州北部,泰山脚下。

  兖州南北各有重地,南部便是兖州府治,后世的曲阜也在南部,北部就是泰安州与齐鲁铜铁重镇莱芜。泰安州在西,莱芜在东。

  泰安州境内虽无辖县,说来更是一县级州,如果这时代有这个说法的话,但因为东岳庙摆擂之事,却是云集了天下好汉。

  却是北宋朝野军民尽欢喜瞧看相扑,那不仅有男人参赛,早年更有女流加盟,是坊间颇受欢迎的一种大众娱乐形式。便是当年的仁宗皇帝,都爱上这口儿,特别是女子相扑,与他言来,恐是万分的刺激。

  东岳庙出的擂台上不见女子,每到三月二十八日,天齐圣帝降诞之辰,具是天下争交的顶尖高手在守擂,横战八方。收揽若干利物。

  早年的蒋门神,日后的任原,皆是如此。

  故而这里常年聚集了不少善于拽拳飞脚,使枪弄棒的汉子。这些人许是无个秩序,可皆强武有力,若是被泰安州组织来,倒是一股不俗的力量。当然,这点实力于大局上是无补。

  马政使人沟通泰安州,那要真是看中了这股力量,却是他眼皮子浅显。但如此一来,却也把陆谦的目光引到了泰安。

  自从水泊外十数万男女纷纷散去后,梁山泊每日里只操练兵勇,整顿武备,以待日后大战,与一干头领言真无甚大事。那一日,聚义厅上忽的响起聚将鼓来,却就是要商议泰安之事。

  鼓声响后,一位位头领纷纷赶至,众头领各依座位,左右分开。陆谦当众宣说因由,商议那颇敌之策。就只见赤发鬼刘唐先跳起来嚷道:“好大胆的撮鸟。哥哥不须动,小弟愿领兵去攻夺泰安州,非把东岳庙前的那对大铁帑拿回来,给哥哥装金藏银,叫泰安州上下俱知道好歹。”

  刘唐这个抢功来的敞亮,黑旋风接着叫道:“俺这两把板斧也久未出手,可苦够了。今番只听哥哥一声令下,便一路砍杀将去,非把那班恶官走狗杀个尽绝不可。”

  青面兽杨志离座而起道:“小弟上山寨许多时间,从不曾听闻过泰安州有甚精通兵阵的好汉。不过尽是一勇之夫罢了,何足为道?彼辈人即敢鼓噪,便当速安排妙计,杀他个片甲不回,方能叫莱芜歇心,使小人胆落。”

  这话说到了不少好汉的心坎里,山寨大战在即,可不能再多些杂毛来碍事。

  当下杨志、索超、栾廷玉、三阮等兄弟齐声应和,共请下山讨敌。

  陆谦亦称是,转头看向宗泽,后者乐意看到梁山泊与京东东路的兵马对上。不先叫梁山泊把京东东路兵马打残,日后局势不妙时候,他如何能说动一干人向东逃窜呢?便说道:“大头领当行雷霆之怒,叫周边地方尽做胆寒。”

  列席的在座的石宝得方天定的示意后,亦起身言道:“石某自上山以来,不曾建立半点功劳,此遭愿引几位兄弟,随军去打个头阵。”身后司行方、刘赟、高可立、张近人等摩尼教人物齐齐出列。

  “好!”陆谦是笑的好不欢喜。

  石宝的武艺不需要多说,这人从江南来到梁山泊,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前往阳谷独龙岗,搦战关胜。五十合败唐斌,与关胜大战百十合不分胜负。

  司行方亦是五虎级别的人物,实力比之厉天闰还尤高一筹。就是那刘赟的实力,也不差杨志、索超。摩尼教着实高手如云,虽然先叫走了王寅,又叫走了厉天闰,但新来的人马也是半点不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