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阅网 yunyue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竞歌最新章节!

  却说那荆湖之地,环顾四周许多州府,仅江夏零陵节度使杨温部颇有战力,除此之外尽是孬兵怂货。一无战心,二无战意,将军怯懦,军士馁弱。即便王庆部都是绿林手段,也能逞一时英雄。

  那金剑先生李助对荆南知之甚详,眼见荆湖一带朝廷仅有的一支强兵杨温被调去淮南,似要与琅琊彭城节度使项元镇部,合力围堵梁山泊南路。荆南空虚。如此便提议王庆趁机攻取荆湖州府,如此待到当朝天子缓过手,灭了梁山泊后再来收拾他们时候,淮西军好更见强壮。

  自然那信上王庆是不会如此说的,却直言要趁机攻伐荆南,好策应梁山泊,尽自家一份心意。如此便相求陆谦能再将鲁武二人留在淮西些时日。

  陆谦自也猜测不出王庆的打算,但他却能看出这厮的勃勃野心。回想三两月前,他还仅仅是缩聚在房山一地的山大王,眼下占据了一州之地却还嫌不足,还要攻城略地再接再厉,手下坐拥过万贼兵,那真的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变化太快了。

  断金亭处。

  初来乍到的李懹与闻人世崇两人,正与欧鹏作伴,包揽梁山泊风光。那李懹身份不提,闻人世崇却是淮西军难得的水上好手,被王庆许为水路元帅。

  广袤的湖面上,清水荡漾,水波潋滟,除山下水寨中船舶可见,大片的芦苇荡中亦停息着一艘艘大小不一的战船。远处水面上,一艘艘毫不逊于官军的海鳅船、海鹘船、刀鱼船,甚至是车船,正劈风斩浪。在旗帜或鼓号声的调度下,变换着一个个的阵列,大大小小的战船,或分或聚,或急或缓。

  而一眼可以打望的金沙滩处,因鲁智深的离位,由栾廷玉暂替了他的步军一团,两千余将士正在操练中。今日正乃是小操之日,随着梁山军兵力上扬,这小操也从营伍扩至团级。

  旌旗挥舞,号角吹响,两千余甲兵刀光鲜亮,个个身强体壮。随着鼓号旌旗,或是前冲,或是就地据守,前前后后,已然有小半个时辰。

  李懹现今也不是没经历过阵仗的人了,不看梁山泊的刀兵武备之优,只看其军士之身强体健,便远超过淮西军。

  试看现下的淮西军中,有谁的部下能如此长时间操练下,依旧可士气饱满,军姿森严,阵列严整,竟然是半个拉队的都不见。

  他未到梁山泊时候,还直以为有了房州在手的淮西军,比之梁山来也不差什么。即便梁山泊刚耗费百万钱粮活命是十余万男女,声望天下皆闻。但那又如何?再高的声望也比不得刀枪。可哪成想到,自己不过是坐井观天,那自大之夜郎罢了,彼此间的差距着实大的不可以道里计。

  李懹自然晓得一句话: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只是那绿林传闻多有不实之处,事实是要反过来的,往往是见面不如传闻,名不符其实者,比比皆是。但是梁山泊,任他年少气盛,眼见为实,亦不得不叹一声佩服。

  同时间,已经在梁山泊水师营中的成贵、谢福二人,也对梁山水师的声势羡艳不已。

  “好手段,真好手段。竟于水泊中造的这般多的战船,官军也不过如此。”比之摩尼教现下还在用着的走舸、哨船、乌篷船来,梁山泊领先的何止一步。叫摩尼教再度赶来的这两位水路头领,只感叹难望其项背了。

  水波荡漾,芦苇连天。两边是水波潋滟,战船点点,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这便是现下的梁山泊,政和六年早春时节的梁山泊。

  那摩尼教的又一批人马,已经赶到梁山泊,为首之人正是善使一口大刀的石宝。

  方腊等摩尼教高层,听闻梁山泊那般义事,只恨这等美事荣光不落摩尼教之上。如此泼天的声望,陆谦于齐鲁振臂一呼,必将群其相应,天下震动。

  而淮西王庆,却不会等到陆谦回书,方才放开手脚攻城略地。就在李懹还没赶到梁山泊之时,淮西军就已经先拿下了西侧南丰府的平利。李助扮做一相士入城,密纠恶少奸棍,里应外合,轻易便打破了平利城池。叫那南丰府州城只在眼前!

  京西南路转运使亦调集各州府兵马前来会剿。可将军怯懦,军士馁弱。怎禁得王庆等人都是拚着性命杀来,是以官军无不披靡。

  待到李懹赶到梁山泊时候,那南丰府已经再被王庆攻取了大半。

  京西南路兵马孱弱,镇压不及,只好将一封告急文书递上了东京城。彼时东京城内一干文武,眼神全盯着梁山泊。彼辈放粮赈济,活了十几万百姓性命,却叫东京城内一众文武恨得撕心裂肺。似比那大名府城被破犹自疼痛。

  如此十几万受过梁山泊恩惠的民众,与他们言,便就是祸害。

  现如今他们就只想着快快把各路兵马调集,四面八方围堵梁山泊,再叫那括田所在齐鲁之地大加抄检,索取民脂民膏,以待乱民涌荡,好将祸根一举铲平。

  那淮西虽亦生匪患,却哪里及的上齐鲁半分半毫?直叫那汝州兵马都监马万里,引本部兵马前往绞杀。

  马万里得了钧旨,当即是星夜往讨,到了房州,正值一队淮西军到来,军士望将过去,先不禁惊讶起来。原来这支贼兵里,并不见有几许的武夫,也不见有过多的利械,只有妇女若干,童稚若干,此彼妇女童子不见有搽脂抹粉,旦有竹枪木棍。马万里本是粗率,见了哈哈做笑,嘲弄本地兵马无能,竟败于这等草寇之手。直驱军向前,要将这干造反的妇孺童子杀尽了去。那兵戈所指,妇孺童子吓得倒躲,没命的乱窜去。一干妇女童子安耐的肉搏,经得兵刃。

  一干人心中安坦,只放胆杀入,两队人一逃一追,但见前面的妇孺,均穿林越涧,四散奔逸,一行数里,连个人影都不见了。此外也并无一人,惟剩得空山寂寂,古木阴阴。

  马万里惊愕,心中猛的一突。就要喝止全军,突听得一声号炮,震得木叶战动,不由的毛骨悚然。至举头四顾,见一蓬箭矢自两旁密林中射下,官军已经倒了一地。

  马万里叫苦不失,忙喝军倒退,但哪里还走得了?密林中继而又有许多大汉打两侧跳出,手执巨梃,扫荡余军。领兵的杜壆、酆泰、袁朗几人,于乱军中左批右抹,一阵横扫,教汝州军士个个倒毙,马万里亦死于乱军之中。

  借着官军披挂,淮西军不日假做援军杀到,赚开了南丰府城门,一举陷城。

  如此噩耗送报东京,那蔡京之流亦不敢再阻挠视听。虽然梁山泊累造‘大恶’,但陆谦只是洗劫城中富户,可从没攻城掠地,现下那籍籍无名的淮西王庆一遭爆发,却在短时间里夺下了两州之地,这真叫蔡京之流感到难堪。

  且彼辈人也担忧这王庆一遭流入那京西之地,要知道,括田所之恶,始生之地鲁山便在汝州。若是京西富饶之地一旦被王庆贼寇流入,祸及西京重地,便就也是天大祸端。

  次日早朝,众官都在御阶伺候。只见殿上净鞭三下响,文武两班齐,三呼万岁,君臣礼毕。蔡太师出班,将此事上奏赵佶。道君皇帝大怒,问道群臣道:“此贼为害多时,差何人可以收剿?”

  御史大夫崔靖当先回奏,“江夏零陵节度使杨温壮猛有谋,可托大任。”

  那赵佶的脑瓜是聪明的紧的,不如此怎能终己一朝,都将大权握的死死地?那杨温是十节度之一,已经被调去淮南,要与项元镇合流,围堵梁山泊南路,担当重任,岂能轻易调换?

  此刻蔡京奏道:“王庆乃癣疥之疾,目无远见,虽据房、南二州府,然其乘彼乱离,肆行暴虐,百姓苦之久也,民心不附,终是难逃灭亡。况其崛起之势中有梁山泊贼寇手段隐现,鲁智深、武松二贼现今依旧在彼军中,难说非陆贼分朝廷兵马之策,此诚不可叫贼酋得意。宜使荆湖、京西各处军马,四面围捕,定可限期剿除。

  而陆贼以一洼之地,两年光景而至如今声势,横行河朔、京东,各处官军鲜敢抗者,其材必过人。非以重兵,不能镇平。以臣愚意,先使大军前去剿捕梁山泊,可以刻日取胜。再来清荡淮西,必易如反掌也。”

  而话虽如此,但是蔡京与郑居中勾结,还是迅速调集了许州兵马都监李明,邓州兵马都监王义和郑州兵马都监陈翥,赶至均州和光化军。再知会荆湖、京西各处军马调用征讨。

  而李懹在梁山泊对此还一无所知,直到陆谦一日寻他来到聚义厅,将张三至东京发来的情报交于他和那闻人世崇看,他们放知晓王庆又取南丰府也。

  如此那后山上一区里的文武诸将,亦知晓了淮西军之事。

  陈文昭当即感叹朝廷未听从谗言,再将杨温部自从淮南调回。“梁山泊这班贼寇,狡猾凶猛,胜过那王庆十倍。他们所以还没有大举,一来没有机会,二来水泊邻近畿辅,三来没有王庆那般的乌合之众。就陆、王两股盗寇来看,内中分歧一目了然。权衡利害,那王庆看似威猛,实则是个无知之徒,一勇之夫,易擒也,陆贼却多狡诈难伏。王庆纵有数万乌合之众,将来调一支劲旅,不难将他扑灭了。陆贼虎狼之势,却非集结十万重兵,泰山压顶,不可镇平。”

  两权相害取其轻。休说淮西王庆夺取的只是房州、南丰府这等偏僻之地,贫瘠之地,便是他再夺取了均州、光化,杀入了襄樊,也万没有梁山泊来的更见威胁。

  只不过这江南方腊却是个大麻烦。想到近些日子里宗泽陆续递来的情报,一干文武对江南局势尽皆不看好。而一旦……

  梁山泊活命十余万男女,齐鲁人心尽附。

  “万望此战能扫清水泊,镇平梁山。否则天下至此多事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