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时间转回当日大名府城破之日,那当下梁中书与闻达慌速寻得败残军马,投北便走。如此倒是没再遭遇险情,闻达护着梁中书与蔡氏撞透城池,脱得大难。纵然头盔不整,衣甲飘零,虽是折了人马,且喜三人逃得性命,若此便是最大的好来。

  只是梁世杰丢了大名府,罪责不小,纵使这当朝宰相是他老丈人,亦不能全然脱罪。路上自是闷闷不乐。且大名府一遭丢失了,留守府中他们公母些许年里积攒下的金银细软,全入了梁山泊贼寇的手里,损失巨大。

  闻达自然只听得前半句了,略作沉思,于梁世杰献策道:“梁山泊贼寇既大举杀奔府城,凌州必然空虚。那彼处的急报,豹子头林冲部只步骑两三千人,这点贼兵当得甚事?只曾头市聚拢的丁壮就不下五七千。那魏定国与单廷珪也非凡俗,手下兵丁亦有五千人。相公何不使人快马传递去钧旨,叫凌州的兵马出动,围杀林冲,若是能得手,当断陆贼一支臂膀。”

  梁世杰听了拍手叫好,那林冲与陆贼的瓜葛天下皆知,是陆谦贼酋的肱骨之人,如是折断了,便如关张之死于刘玄德般。“大善。”当下着心腹来,先叫人去临近村落寻来纸张,再于心腹处取来自己的印章,只片刻一封行文便交于人手中。后者旋即打马向东投去。

  大名府与凌州之间隔有孟州、高唐两地,随从亦恐自己在彼处被贼人捉拿了,便绕道夏津城,再直奔凌州。而彼时的凌州境内,魏定国、单廷珪已率三千精兵与曾头市汇于一处了。

  非是二将不愿意引来更多人,实则他们手中只有这般多人。如此还要算上凌州的土勇民兵。

  曾头市的来历前文已经交代。现下这宋金合流的噪声越发的高涨,凌州官府对曾头市便更加的纵容,短短时间里,曾弄又招拢了难民佃户数百户,人口眼见便过了两千户,近万人了。官府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叫此地气势渐长。若是这般的光景再待个三五年时日,那曾头市可真要非同小觑了。

  曾长者也就是曾弄,对于此般情形是心知肚明,深知道官府近来的‘另眼相看’于曾头市襄助是多么的巨大。此次梁山泊大局犯境,要攻打州城,他先就第一个表明态度——坚决抵抗梁山泊,与官军一个阵营。

  这便是一个态度问题。自古以来,‘态度’的首要性都是一脉相承的。

  如此见官军大举出动,曾头市亦聚集了麾下人马,他处有近两千户人,聚集起了四五千人丁。两相汇聚来,有七八千众。这些天里,扎下寨栅,堆筑胸墙,是片刻不得空闲。

  然多日努力来,却只能听到巡哨部队遭遇小股的梁山泊马军,是始终等不到梁山贼寇大队人马的音讯,一干人也自惴惴不安。

  固然曾家五虎傲横,史文恭亦自视甚高,但梁山泊近年里屡屡杀败官军,万人万人的杀败,岂是能小觑的?都是江湖上行走多年的老狐狸,岂不明白江湖手段与军阵厮杀的不同?

  那曾家五虎即便个个了得,史文恭更是英武盖世,一个个的杀人,十个百个斩得,可千个万个呢?一遭被人围堵,长枪大刀,巨盾重斧齐下,再是勇猛十倍,也须被斩成肉泥。更休说还有强弓劲弩的攒射,任凭恁地了得,也一保要化作乌有。

  现下可不是原著上的年份,原著上梁山泊攻打曾头市还要有好几年光景,曾头市届时实力更强不说,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宋金海上会盟已然敲定。曾头市因为其特殊背景,别说是凌州的官府需要好生待他们,就是大名府也要以“礼”相待。多年的骄纵,怕早就叫曾头市里的一干人物的心给养野养大了。何况那金毛犬段景住,盗的还是金国王子的宝马,于情于理,曾头市都要与梁山泊不对。

  可现下时间里,曾头市方因为大势转变,被凌州官府给高高的捧起。那曾弄可是个贯会来事的,岂能不顺杆往上爬,坚定的与官府站在一处。

  那史文恭也是一个‘伤心人’,如栾廷玉一般,投身军伍不成,无半分门路上进,只得在曾头市里安身立命。却也是看重了这曾头市因贩卖马匹的缘故,与凌州等官府交往密切。何况这些年里曾弄待他不薄,史文恭这厮遂安心于曾头市卖力,手上可不甚干净。

  当然,就陆谦看他之所以不顺眼,更在于这厮是在为异族卖命。那曾弄装的再是个员外,他也是女真人。

  如此这般时候,曾头市与凌州二将在接到大名府破的消息后,先是惊愕懵逼,那可是大名府,朝廷的四京之一。能想象得到,后世的直辖市之一被一窝匪徒攻占了,所给人带来的惊愕么?可继而他们便生出了满腔的怒火。

  看看梁山泊的这番操作,这是在拿凌州与曾头市做幌子,瞒天过海,骗过了所有人。

  这些日子里,他们动员起所有人来,不浪费一分一秒,在曾头市外修筑起一道道栅栏和土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叫梁山军能知难而退。都是为了对他们说:俺们凌州可不是高唐那么的软柿子……

  但现在呢?一想到自己在努力伐木掘土,在忙忙碌碌的时候,梁山泊贼寇却站在城头观风景,指点着曾头市大声调笑嘲弄,曾家五虎并着史文恭、苏定与凌州二将便怒火中烧。

  见到梁世杰钧旨,那曾弄还有些迟疑,可魏定国与单廷珪,曾弄他的那五个儿子并俩个教头,群起震怒,如此之下,曾弄个人的意见便也不足为道了。

  如此,曾头市就以点起两千青壮男丁,连同凌州官府的三千所谓精兵,五千人马气势汹汹的直奔高唐州而来。

  他们抵到的时候,打破大名府的梁山军主力已经行到了朝城。此地位于范县之北,阳谷之西,期间有一条黄河横穿,这便是所谓的黄河京东故道。为京东河北界河,出海口位于莱州湾之北。

  这前军押运的头领乃是急先锋索超当先,一丈青扈三娘做副。

  大军还未曾触及朝城先,就听探马回报称:“小的到了朝城县城,就将书就的告示缚在箭上,射进城去,命他们安守城池。这告示射入以后,有一县尉登城答话,叫俺们军马退下三五里,再行理会。且教勿伤百姓,口气很为和善。”

  一丈青喜道:“我们梁山泊替天行道,只杀的贪官污吏,逆子顽民;善良的百姓,立誓不伤一个。既要退下商量,咱们便退。”当下引前军倒退下去,却不料城中突杀出一枝兵马,没曾提防,倒被他伤了许多人。这真的是吃了熊心老虎胆,竟然主动招惹梁山泊来,自寻死路。

  扈三娘更是气的横眉倒竖,怒不可遏,立时驱兵迎拒,反掩过去,逢人便杀,朝城兵勇如何抵挡得了,败入城中,紧闭不出。那厮杀中捉得一些小兵询问来,彼辈人回说:“知县相公庸懦无能,一应都听两日前奔逃来的一员军将说话,此人姓王名定,这具是那人出的主意。”

  一丈青怒焰未消,自引兵去城下搦战,离得亲近,那城头上人物瞧她是一员女将,当下就轻视了来。王定与左右亲近大笑道:“每日只说梁山泊好汉了得,冲州破府气焰甚嚣,原来只是这等腌臜草寇,使一泼妇人出阵,何足为道!左右都看么,谁人愿意去捉了此贼?”那身边就有凑趣捧交的笑道:“割鸡焉用牛刀。自有战将建功,不必主将挂念。”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定是多大的款儿。当下就有人抖擞起精神来,叫人打开城门冲杀来,可交锋只三五个回合,吃一丈青一刀劈了,军士都逃入城去。王定骇然,左右残兵败将士气顿消,任你如何叫骂,再也不敢出战。

  一丈青怒火沖天,但却没法摆佈。若是挥兵攻城,且不说她手下的这点兵马,能否杀得下来,只说这伤亡就叫人无法接受。只能驻兵城下,看住那朝城县。却是见今只有这点人马,四门围困,不够分拨。

  待到急先锋引兵赶来,这兵马依旧不足将朝城四面围住。

  此事被报于陆谦知晓,他着人询问李四后知晓,这王定竟然也是大名府中的一号人物。李成、闻达之后,大名府诸将便是以他为首了。可怜他陆大寨主的脑子里,还根本不小的王定是谁。

  索超的信报显示,王定在三天前引一支败兵进驻了朝城,兵力当有千把人。然后这位王首将就全面接管了朝城。

  在这次寻事之前,王定已经要朝城县衙组织起全县城的青壮,严阵以待。而至于他为什么这般有底气的招惹梁山军,不外乎便是梁山军现下的模样。

  说真的,换做陆谦是他,但凡还有一丝上进之心的,他也敢来捋一把梁山泊的虎须。谁叫现下的梁山军已经不比战前。对比攻夺大名府之前轻装上阵的万多精锐,如今满载而归的梁山大军威慑力是直线下降。

  那大量的军兵被用于押送物质和战俘,剩余的还要戒备四周可能来犯的官军,余军寥寥。这十成的气力,怕是只能有一成放在朝城身上。

  如此的天赐良机,这般的高回报——大名府方丢,自己便挫败梁山泊锐气,何愁不飞黄腾达?

  他王定若不搏一搏还算甚男儿?

  正所谓: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