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人在上首,目光所及,看看清清楚楚,那燕小乙遭到主人家训斥后退下时,脸上的忧愁都在他眼中。而接下再看卢俊义的作态,那是半点也无改变。

  这人要是自己作死,外人想拦也难。

  就说卢俊义,在陆谦眼中这就是一个武力高强版的公子哥。纵观他在原著上的整个轨迹,陆谦真的很难说服自己去看中他。卢俊义并不弱智,可他就是天真幼稚。

  无论吴狗头的计谋有多低劣,连李固燕青他老婆都看出不对来,但卢员外就吃这套;他真的是去做买卖,不是去打架的,燕青武艺不俗,他都不带,可见他真的是去做买卖避祸。

  他也是真的想抓梁山草寇的,车子麻袋绳子都准备好了,那意思是来一个抓一个。只是他留下的燕小乙看家却没把家真的看牢,毕竟身份有限制,他老婆都生出外心,燕青再是聪明伶俐要跪也是正常。

  总之,陆谦的眼中,这位玉麒麟就是一位典型的被过度保护惯养出来的公子哥,温室里的花朵。长得帅,会玩,技术层面的能力极高(武艺超群)。然并卵。纸上谈兵一套一套,老子天下第一,结果是眼高手低。涉世不深,不知人心之险恶,且不识好歹,情商底下。

  那么不坑你坑谁?

  卢俊义遭逢惨变后方有明显成长了,看清了燕小乙才是真兄弟。乖乖配合宋老大,得以自保。事实上后世许多老师家长眼中的好学生在社会大潮中其实都是这样不堪一击的,再‘天之骄子’,没有被社会上来一课那都是假的。

  可卢俊义他成功后似又是忘乎所以了。他觉得梁山征讨,是兄弟们的功劳,被宋江批评了,首功要归那宿太尉,朝里面无人,你就是有天大本领也不济事。可这厮吃了几次教训,却还是不改幼稚,竟真的坚信“我不曾存半点异心,朝廷如何负我?”所以说,被人卸磨杀驴也怪不得谁。

  陆谦只是可惜这人的一身好武艺,想起白日里他与秦明几人比斗时候的了得,端的是手段强横。

  如此酒宴罢了,一干大名府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低眉顺目的回到家去。陆谦这里直教人为记录做个总结。片刻后,就听薛绍捧着一本账册来,向陆谦奏道:“共计银钱三十二万两千余贯,谷物杂粮十万石有余,绸一千五百匹,绢两万万五千五百匹,绫罗三百五十匹。”这数额与少的绸缎类丝织品是越珍贵的。

  大名府是河北路屈指可数的重地,富商云集,这三十多万贯银钱,十多万石谷物杂粮和丝帛,看起来不少,但也就那么一回事。

  别以为这个数字很多很多,与梁山军抄没大名府库所得,与梁山军抄没大名府各贪官污吏的家产所得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

  如此之多的财货,那全程参与此的方天定,都要坐卧不安了。可他不知道,就是在这座府邸,就是这座府邸的前主人——梁世杰的家产细软,只搜罗到的金条银锭的总价值,便就有五十万贯。这还是梁世杰年年向东京城供奉重礼,年年都要心腹家人押送一笔钱财回乡去收地并庄之余,手中积攒下的钱财。

  那蔡氏的房中倒是没寻到几万贯银钱,但梁山军却从她房中起出了一箱箱的珠宝珍玩,一匣匣的精巧首饰,还有堆积的如小山样儿的珍贵绫罗绸缎和那上好皮毛,才是真正的大头。

  除此外,那精美的瓷器、屏风摆设,还有一幅幅珍贵字画,当整个留守司府衙的缴获全都摆在陆谦眼中的时候,叫他心中只鼓起一个冲动来,早晚自己要兵进东京城,非使劲的勒索老赵家一把不可。

  那女真在第二次东京之战时,据说勒索老赵家的金银是上百万数的,原定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还必须于十日内轮解无阙。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抵押折价,任听选择。

  对比女真人的胃口,陆谦现下坐拥整个大名府,只是抄拿了三百万贯钱粮尚不足,能叫多吗?

  “这打破州府所得的钱粮,得之容易,失之亦易。真正要稳得住势头的,还是要有一块自己经营的地盘,如此方可做到钱粮不绝。”

  两天时间后,整个大名府被梁山军‘搜刮’个干净。虽然那明明还能挤得出许多钱粮,陆谦却下令准备撤军了。

  他心中兴致不怎的高,却是凌振探索那高人不得。轰天雷几番前往那酒舍,可见大门都是紧闭,人去楼空,这叫他如何着人打探?

  如此三天时间,也不见得主人归来。陆谦早是死心了。

  方天定见到梁山军欲要撤退之情况,而大名府城中明明还有大把好处可压榨,大感不解,前来发问。陆谦话说道此处,提笔于白纸上写下一首诗,转身而去。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方天定似是迷糊,又似有所悟。

  只高玉沉默半响,在边上道:“这陆大头领将这首前唐章怀太子的《黄台瓜辞》用在此处,寓意似乎很大很不小啊。……”将天下财富喻做一根藤上的黄瓜,而自己隐喻是之主人。这陆谦志向不小。

  如何话语惹得方杰在旁边做笑:“现下才到哪?在佛陀面上去刮金,恁地刻薄。”

  高玉听了甚没好气道:“非是小可不能容人。实是阎王殿面前没放回的鬼。你看那李煜、孟昶是怎的死的?似这等人物,就要一棒子打死。丁点不能再给他机会,万不能做那袁绍、曹操之于刘玄德。不然,待贼去了再来关门,便已经迟了。”

  方天定还在哈哈笑着,他看着一脸肃然的高玉,就要开口时,厅堂外忽传来了白钦的声音:“原来是扈头领。”

  接着飞天虎扈成的声音便响亮起了:“白家兄弟安好。不知道高玉兄弟可在?俺奉哥哥将令,特意来寻高玉兄弟襄助。”

  扈成这话说的十分得体,可摩尼教的人却都知道,人家这是在给自己留面子。梁山泊也不是第一次转运物资了,固然这规模有些巨大,还是在陆路运输,远不比过去靠着水路。但有着不俗组织经验的梁山泊好歹是门内汉,而高玉却是地地道道的菜鸟学徒。

  内中方家兄弟以目视高玉,后者依旧一脸的和气神态,神情半点没有波动。“天下之争非同玩事,少主该当细思;来日面见圣公,亦当好生于圣公说道一二。高玉且去了。”

  “这帮鸟学究,一肚坏水。”方杰听着不顺耳。方天定又何尝觉得顺耳呢?这摩尼教与梁山泊现下还好比那新婚夫妇,好的若蜜里调油,这高玉便就想到日后争天下之事,恁地爱做梦。

  只是……,“休要口出恶语。高玉乃我方家肱骨,不可轻慢。”

  如此兄弟二人皆不做言语,这般对话亦无一字传入陆谦的耳朵中。只说这高玉随飞天虎去了大名府城外的货场,只见老大一片地儿,虽是人头攒攒,但杂而不乱,有条不紊。

  便是扈成这转运使的都头领进入,亦要被各道哨卡验过一次次令牌。

  待到进入那中心区域,就看到足足几十人在拨打着算盘,埋头笔记,那内种就有薛绍。甚至于他都能想得到,除了薛绍,眼前一干人物里,必然还有其他江南人物。

  高玉进到里头,先就被扈成递来了一本账册,打开来看却不是他以为的此战梁山泊收获账簿,而仅仅是他们这一战里在大名府城收拢的牛马驴骡等大型牲畜数量,以及各类车辆数量。

  很值得庆幸,轻装上阵奔来的梁山泊大军在大名府内外寻到了足够多的板车。毕竟这路是河北诸州府之首,驻扎有大量军队,亦囤积了海量的粮草物质,彼处自就少不了车辆。

  这一战中大名府被俘的上万宋军,便就成了此遭载运粮草物资最大苦力来源。这些人中,为了能多一口吃食,没人会驾车而说自己不能的。车夫比劳力每餐可多一面饼。

  “河北官军百年不闻刀兵声,军备废弛,久不经战,早已疏弊不堪,尽数腐朽。我梁山军十人可追歼百人,百人可覆亡其千人。那江南官军较之河北军兵只会更见堕落。他日摩尼教起兵,义军将士但凡能冲近官军,白刃肉搏,彼军即全军披挂,而义军只有粗布裹体,亦当大获全胜。待到武备赶上官军,再做厮杀,就更当是沸水泼雪了。”

  “只不过那时,官军被俘之人,放做劳力便是,还是少造杀孽的好。”扈成说这番话的时候,似乎选择性遗忘了大名府内内外外悬挂起的数百颗首级。那当中除了是趁火打劫的地痞流氓和触犯了军规军法之徒外,余下的就是这几日里被搜捕斩杀的大名府官员衙吏,其中就含有一对蔡姓兄弟的首级。

  铁胳膊蔡福与一枝花蔡庆,在梁山泊中都是凑数的存在。陆谦打心眼里就没想过赚他俩上山。这监牢里的节级与刽子手,那都是一个个全杀了有冤枉,挨个杀一个有错过的主儿。当然,陆谦也是不知晓这蔡福还在大名府城破之后,寻见柴进,救了一城百姓性命。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心肝没有黑透的主儿。

  但人死了就死了。休说陆谦不知道,便就是知道了,心底里也不会生出半分遗憾。

  一同被收拢起来的还有各工坊匠人六百余人,这些匠户不管是被吓的,还是真心想上梁山泊,反正除寥寥不多的几个死硬不愿意上山的匠人外,余下的是都答应上山了。

  陆谦当即便每人赏了他们一贯钱,并着一石粮米,叫这些匠户人人笑开了脸。

  而各工坊里收拢来的材料,单是精铁赤铜便有两万余斤,弓弦数万条,一张张泡制好的皮革,上二十万斤的生铁,一条条已制成或做到了一半的枪杆,不算北京武库里的缴获,陆谦就真的发大财了。

  果然,抢劫才是积累资本的第一途径。纵然这资本的每一个毛孔中都渗透着血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