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梁山泊之局已做到那精妙处,如是将一青蛙置于冷水中,下方干柴已点燃,只待些时日后,便是青蛙察觉不对,已经釜底游魂,再难做那挣扎。

  可现下里,寒冬腊月,年节将至。梁山贼子却猛地发出三路兵,厮杀将来,消息传开后,叫一干知情人心中无不是大惊。

  那十节度兵马调集,还需数月的时日。高俅大军征讨时日,乃定于初夏。

  如此可不能叫梁山泊贼人逃脱了。

  万好,三路兵马主将皆非贼酋陆谦,水泊边上,五十处粥场亦如平常般赈济难民。那东京城内一干人等这才放下心来。

  之后,有那一道呈文到了东京城,因言道武事,正要先由枢密使郑居中批阅。此人字达夫,开封府人,乃先宰相王珪之婿。他见呈文里说得高唐十分荒凉,兵马不上千人名,未免大吃了一惊。却是那前任高唐知州高廉,在先前事态平息后曾向朝廷禀报,总说新募得两千青壮,兼之残存的败兵,大名府又调往了两营禁军,现今兵马已有五千名数。可现下里看,却是三停里的一停都不足。

  固然现任的高唐知州如今叫苦不失,恐更是为了好为他不日的丢城失地之罪脱难,但如此盖子揭开来,也可叫高廉吃罪不起,更恐会牵扯到高俅来。

  若是放在两个月前,郑居中是乐得看那高俅倒霉。谁叫那厮的手脚是越深越长?但现在,此一时彼一时也。转眼,郑居中心中就已经有了定策。

  这高唐州现任知州乃是杨戬的门客,自有些威福,但只懂得些吹弹歌唱,至多也不过会制两套曲予,献上几首吹捧之词,懂得鸟兵事!

  郑居中甚为知枢密院事(简称枢密使),乃大宋朝武臣之首。虽然在赵宋时候,此职衔实权愈小,缩水不断,但依旧是管理军国要政的最高国务机构,枢密使的权力与宰相相当。

  老赵家的二府三司制度,便是以掌管军事的枢密院(西府)和掌管政务的中书门下(政事堂、东府)共同行使行政领导权,并称为“二府”,为当时最高国务机关。

  是以,他是真正的国之重臣。眼下之时,郑居中更是能与蔡京掰手腕的强力之士。纵使早前他为了迎合帝意与争夺权力,做了串通刘正夫攻击张商英和刘逵,助蔡京复相之事;但现在他也继而步了张康国之后尘,事事与蔡京作对,却一时为士论所望。真的是呵呵了。

  这家伙虽然亦不干正事,可只因为与蔡京作对,先前的污点就被尽数清晰,或是被视而不见,现下的士林声望竟然还不错。唉,只能是,谁叫他边上有蔡京这个吸引仇恨的Mt呢?

  (张康国,崇宁三年(1104),为尚书左丞,旋知枢密院事,受徽宗密令牵制蔡京。被京指使台官弹劾,未几暴死,或疑被毒死。)

  郑居中是赵佶手中用以牵制蔡京的一枚棋子,童贯便是赵佶用来牵制郑居中的棋子,而高俅又是牵制童贯的棋子。可这并不意味着郑居中与高俅的关系便和睦了。童贯固然势大,却更多是督掌兵权,而既然督掌兵权了,那又如何能留在京师?只说这京城之内,高俅又何尝不是在制肘着郑居中呢?

  只不过时过境迁,于眼下时候,他却要替高俅遮奢一二。当时且把高唐公文压下。当日晚间,派人送到高俅太尉府。高俅见了亦是气急败坏,这关键时刻,他却是不容有任何人跳出来败坏他的机缘的。

  着人招高廉来问话,后者亦是在府里居住。不多时便被引到。高廉头戴玄巾,身穿一袭帔褐。前撒着一撮短须,枯黄面皮上带着几分尖利与刻薄。高俅在他周身上下打量过了,便道:“看你恁般模样,不像个亲民之官,更是一道人。怎怪人说你在高唐政缋十分恶劣。你若真有心求道修真,我便放你个道官,如此你也快活,亦省却让我作难。”

  高廉面相本就刻薄,如今死了妻小,便更见甚。他本高俅此时寻来,本以为是有要事相商量,却不料高俅劈头盖脑就是这般说辞。躬身笑道:“蒙兄长照护,将小弟调回东京,在高唐州事情,早已过去,兄长何以又来提起?”

  高俅道:“今日高唐州新知州有呈文来京。道是该处兵马不满千人,言下之意是守不得城池,错不怪他,而是你这前任。你在任时,报得是五千名兵马。我虽料你从中要吞没些许,却也想不到吞没了许多!”

  高廉怪道:“这新任知州,到任后不立刻做言,现下梁山贼要杀去了,他倒知晓呈文朝廷了。既是杨戬门下清客,充甚君子,却来揭发前官之错。”五千兵马的钱粮,只需朝廷按时播发,那是那千人的钱粮全都发了,新知州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高廉因为前遭之差,不仅家眷受难,更丢尽了家私钱财。那临走之时如何不借机赚上一笔来?那新任知府坐享其成,彼时按捺着不动,现下却变成包黑子了?惹人耻笑。

  高俅冷笑:“你不自己揣想些,兀自埋怨后任。你落下这等大弊端,教我也无法替你遮掩得。高唐是在贼窝边上的州县,朝廷特地要多练些军兵。一应粮饷器械,都加多支给,你吞剥得厉害,教后任如何把守这城池?”

  “现今梁山贼兴兵犯城,高唐州如不战而下,若有人奏明圣上,官家问起如何以往的一些准备都变的乌有,我是照实说了,还是欺瞒陛下?届时休道你有罪,便是我也要承担几分干系。”那高唐州新任知州乃是得杨戬看重的门客,特放到高唐州,好等来日沾染些功劳,不可小瞧人。

  高廉不觑还有这般难处,也是坐蜡。这高俅说的十分近理,那新知州是杨戬的门人,是的确能指使人不买高俅颜面的。便低头想了一想,笑道:“小弟有一计在此。”

  高俅道:“你且说来。”

  “方今宫里的事,梁太尉作得一半主,休说蔡太师父子,便是童枢密也要他在里面做些手脚。小弟之意,拚了向梁太尉进些金银,请他在圣上遮掩此事,将来那高唐州事发,亦为现任知州遮掩一二。只其安稳渡过,想来杨相公亦不会计较,如此便可支吾过去了。至于枢密院这里,此时是郑相公执掌,自可便宜处理。料那一州人马小事,官家也不会来追究。”高俅左手抚案右手清理了髭须,望了高廉沉吟着道:“此计较甚是得益。只梁太尉处……,非同小可。”

  高廉笑道:“小弟约可凑上两三万数目,若是不足,再请兄长垫付一二,将来小弟放了外州优缺时,自当加倍孝敬兄台。”高俅失笑:“你我是兄弟,不须去计较这等小事。”高廉这几年在高唐州为祸不小,那所得的银子可不是都进了他自己的小仓库的。

  再说林冲这儿,即并不血刃拿下孟州后,高唐州也不堪一击。那知州缀城而逃,甚是狼狈。豹子头轻易夺取高唐,只痛惜那高廉早一步走了。接下来梁山泊大军囤积于高唐,放出风声要再接再厉攻打凌州。

  那凌州官军亦是稀松,如此风声传播开来,却叫那凌州西南的曾头市上一干人物恼怒。

  前文已经说了,曾头市的实力不下于独龙岗,且与左右官府的关系更加亲近。盖因为曾头市的人能从北地弄回良马来,那左右青州与凌州官府,与之往来甚是紧密。而现下自从东京城里掀起了联金灭辽之声浪后,曾头市便就更加得意了。

  短短几个月里,曾头市之实力已经上扬了好大一截。

  若说先前的曾头市不弱于独龙岗,那么现下里他们就真真超越独龙岗了。

  如此一支兵马,且与官府交好,自然不能小觑。林冲停兵高唐州,静待后续援军,理所应当。而那曾头市亦是胆大如斗,梁山泊还没杀去,他们先就聚集着四五千人马,扎下寨栅,造下三五十辆陷车,发愿说与梁山泊势不两立,定要捉尽山寨中头领。更有一般堪恨之处,其杜撰几句言语,教市上小儿们都唱,道:

  摇动铁镮铃,神鬼尽皆惊。铁车并铁锁,上下有尖钉。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陆谦上东京。生擒豹子头,活捉花和尚。曾家生五虎,天下尽闻名。

  那消息传到大寨里,便是众头领早知道曾头市是敌非友,亦个个气炸肚皮。

  方天定听了都要心中大怒,道:“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梁山泊被他们一干人默认是实力尚在摩尼教之上的所在,曾头市如此狂妄,那摩尼教在他们眼中岂不更是小觑。

  陆谦听了心中都要动怒,“夜郎自大之辈,好大胆。待大军扫平北京城后,我须亲自走一遭。不捉的此辈,誓不回山。”

  是啊。梁山泊现下里最大着处是在北京大名府。一干头领自要忍耐下怒气。然相对外头,陆谦却是要‘勃然大怒’,直言要扫平曾头市,叫那一干胆大妄为之辈,尽化为粉齑。

  这曾头市真是一个好队友,配合的默契。完全做到了一个顶级Mt应尽的职责。

  设计时候,陆谦就有想到了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如此胆大妄为,这般的与老赵家卖命,如此的配合梁山泊。

  如此,平静的水泊陡然热闹起来,却是要兴大兵了。水泊外这般多的人,山寨但有个风吹草动是遮掩不住消息的。可以想的出,内中定混杂着有官府的细作。是以,在梁山大军还没有彻底在郓城县岸畔登岸整兵,那消息就已经先送到了宋江手中。再有其报到县衙,而后被快马送到府城。

  彼时,程万里正在为接到的一消息感到震撼。

  这花和尚、武松等人,截杀了何太尉还不肯善罢甘休,竟然还协同淮西的一伙贼寇,打破了房州城,杀了知州并兵马都监,占据州城,真是肆无忌惮,真是无所顾忌,真是罪大恶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