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梭,大半月时间眨眼飞逝。

  凌振的亲眷倒有那么七八人被救上山来,其中还有他一双儿女。可谓是一场及时甘霖,叫痛苦憋闷中的轰天雷在报仇之外,多了一丝努力奋斗的念想。但是他的父兄,他的母亲和妻子,却再也不复鲜活。

  “哥哥大恩大德,小弟没齿难忘。此生愿追随哥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安顿好血亲,凌振上那聚义厅里,见到陆谦,当下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

  陆谦忙向前扶住凌振道:“兄弟折杀陆谦了,且起来说话。”

  凌振跪在地下,如何肯起来。说道:“哥哥受礼。”却是至此便为陆谦出生入死,再无怨言了。

  陆谦按捺住心中欢喜,说道:“早前尚在东京时候,我便听闻轰天雷天下第一炮手的风采,着实爱煞。前遭副使不愿屈就山寨,陆谦自也不会强取。梁山泊众弟兄义气为重,仁义为先,情投意合为始,断不会用强使蛮。只与呼延将军等一般的道理,留在山寨权作歇脚,待日后做打算。却不想何灌这般的卑劣,道君皇帝又如此的耳轻,坏了副使多少至亲性命,叫我心中好生的羞愧,好生的汗颜。而今副使愿意入伙水泊,我等今后便是一家兄弟,不分彼此。副使万不要行此大礼,且请到交椅上去坐。”

  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陆谦自从主导梁山泊来,行事上正大光明——心里咋想的就别去计较,俗话说论行不论心,论心世间无完人么。陆谦能如此已经是难能可贵!

  他便是看到秦明、呼延灼如此的大将,也从来不以卑劣手段坏人前途。毕竟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他是不会去破这个格的。那会叫他想到原著上的宋三郎与吴用这对狼狈。

  但是他能忍住不去使坏,却偏偏一个个叫他眼馋的大将被赵宋官员们自己断了生路。如徐宁,如秦明,亦如眼下的轰天雷。一个个不得不逼上梁山!那窝佞臣奸党,庸碌昏君,简直便是梁山泊的好同志么。

  “爷爷将来成了事,真要好好拜一拜这些狗官和狗皇帝的灵位了。”

  随着凌振的事儿出来,那呼延灼三将,张清三将,甚至是丑郡马宣赞头顶气柱中蕴含的红色,都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褪。

  赵佶的这一声令下,给陆谦帮了太大太大的忙了。完全是一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神助攻。

  当下陆谦请凌振入聚义厅上坐得一把交椅。并且宣布成立砲营,就以轰天雷凌振为首,乃人尽其才也。

  这般凌振便正式入伙梁山泊,而远在东京城的张三却早就接到了陆大头领的最新指示——务必要探明何灌的南下路线。

  过街老鼠是那顶聪明的一个人,看了便知道这轰天雷果然是入伙山寨了。如此想着自家在营救凌振家眷事上,做的甚是不力。那凌振的老母亲受不得如此般打击,在牢狱里就一命呜呼了,这还罢了。可凌振的妻子却是发配路上受了差官的侮辱,人在走出开封府后便被救了下来,却自己寻了断了。看着是甚柔弱的女子,不想如此性烈。

  张三现下里拿到陆谦的最新指示,自要展露本领,抖擞精神来做好这件事。

  半个月后,一封情报就被送上了梁山。陆谦当即寻来凌振,将情报展示给他看,轰天雷瞬间红了眼睛,就要提刀下山砍了何灌,好报仇雪恨。

  陆谦自然不会拦他。但只凭凌振的本领,却是杀不了何灌的。张三在信中计数详略,何灌南下的队伍里,只杀气森森的孔武壮汉便有百十人之众,个个手持刀枪。还有多人身披甲胄。除外还有随行的许多教师、护院、健仆、佣人、使女,亦有近百人。整个队伍浩浩荡荡,怕有二百人之多。更有一些身穿便服的汉子,隐没在队伍的前后左右,如此之力量,些许江湖绿林上的山寨都要被扫平了。凌振一个人如何当得?

  “兄弟勿急。我梁山泊众头领亲如一家,你之血仇,便是我等的血仇。必然要与你个交代。”鲁智深与林冲左右将凌振搀扶起来。

  陆谦坐在聚义厅的上首拍手,开口道:“鲁大师之言正合我心意。我等兄弟聚义在此,便就取一个情投意合。而既然是兄弟,那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仇也同报。我意带兄弟们朝南走一遭,诸兄弟乔装打扮下的山去,做那闯州撞府的好汉,急追何灌一行人。”

  “彼之行伍中有的是家眷、侍女,娇柔怯弱,如何受的了这冬日里的寒苦,日行必甚短。我等虽晚了些时日,却也能追的上。”陆谦说的斩钉截铁。

  谁叫那何灌表现的颇有点能力呢?不杀是个隐患。更重要的是,陆谦以凌振之仇为节点,杀了何灌后不仅能做‘千金买马骨’之用,更可团结梁山泊诸头领间的情谊。可谓是一举双得。而第三,梁山泊与东京间距三百里,何灌又先一步南下去,比梁山多出了数百里路程。这般赶将来,陆谦怕是要到荆溪南路、荆湖北路才能追上他。这般似就到了王庆的地盘。

  陆谦对王庆手下的将领没什么觊觎的,他都记不得几个。对比方腊一伙儿,田虎、王庆那就是俩大龙套。可他对混江龙李俊却是很有感觉。这是梁山少有的聪明人。

  他早就看好了线路,想要追上何灌,去从陆路追赶太难,大队人马也难以隐藏踪迹。还是走水路的好。先南下淮南,沿长江西进,如此可不就跟李俊搭上关系了?

  只是这么做不现实,陆谦脑子冷静后就发觉破绽太多。第一,周遭的官府不是傻子,走淮南一路数百里距离,很难隐藏踪迹和身份。第二,自己为梁山泊之主,固然早就过了片刻也不得离开的阶段,威望深重,可梁山泊现下不少事还真叫他离不开身。第三就是,为了一个凌振,为了一个刚刚上山的轰天雷,如此劳师动众,似过于突兀了。再讲义气也不是如此来表现的。

  那樊瑞的仇人就在徐州,安道全的仇人就在金陵……

  陆谦要是真的这般为了轰天雷,岂不是厚此薄彼?叫其他人如何自处?

  头脑冷静下来后,他就从那最早的计划中找出一堆的漏洞。他心中有个感觉,自己的智商真的要充费了。

  凌振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当即就表示,万不可为了自己一人事情坏了山寨的前程。东京的高俅作为第三次征讨梁山泊的头首,可是聚集了好一批能征善战的军将的,更下令濮州的刘珍向梁山泊‘渗透’。

  那关胜已经领了三四千人‘恢复’范县了。

  现在这时候陆谦如何能离开,自然要“大局为重”!

  只是山寨中,聚义厅上,偏就有的是那‘不讲大局’的人物,就是那粗中有细的花和尚也对他道出的“胡话”甚是赞同。除了不认为陆谦有亲自上阵的必要,鲁智深觉得只要所选的人马精干,往来迅速,左右不过一个月的时日,“……能耽得鸟事情。”

  陆谦这才以目示意朱贵。在‘创业初期’朱贵给予陆谦的帮助,他是始终没有忘记的。谍报司的重要性也非同一般,对于旱地忽律,陆谦也是委以重任了。更隐隐的有一种自觉告诉他,这朱贵就是他的“福星”,总能把他不能亲自说出口的话给抢先说出来。

  他心中有了计较后,就叫人寻来朱贵合计路程,那时候他现在的‘意图’就便透给了朱贵。现在是朱贵来回报他的时候了。

  而朱贵却只会自以为自己是陆谦的心腹弟兄,老大这是来寻小弟支持的。他于山寨里的地位也正是合适。

  可这件事上,旱地忽律万万是不可能同意陆谦的意见的,虽然先前的言谈中,陆谦流露出要趁机与江南方腊、淮西王庆会面结盟的口风。虽然朱贵不认为那王庆有与方腊比肩的资本。然在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太危险了。往来几千里路程,风险太大。

  “大头领容禀,以小弟之见,不若由大头领手书两封书信,分别寄于江南方圣公和淮西王庆。请这两位江湖大豪出手襄助,斩杀何灌。如此既不耽搁时日,又安全稳妥。日后大不了我等再卖他们一个脸面就是。”

  个人的经历叫朱贵更加‘江湖’。很多事情的出发点,或者是考虑事情首尾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江湖。以梁山泊眼下的江湖地位,他认为陆谦的两道书信,足以叫方腊与王庆就范。甚至借着机会让梁山泊的名头,更加响亮,也非是不能。

  如此倒是一个新思路,很合陆谦的心意,亦让聚义厅内不少叫嚣着追杀何灌的头领们猛然惊觉,如此来办似乎更妙,更稳妥。“这个法好。”李逵这莽汉都叫出声来了

  梁山泊只需要出动寥寥几个头领,连带着凌振,汇合摩尼教和王庆部下,有心算无心,想要于路途中斩杀何灌,甚是轻松。而于梁山泊的安全性,则大大提升。

  至于方腊和王庆会不会应允,聚义厅上的一干人物无一去想。那答案是必须的。

  凌振便第一个就心动来。自己“初来乍到”,就叫山寨兴师动众的,显然不妥。还是朱贵的这个法子妥善。

  陆谦还要坚持,凌振已经翻身便拜地上,“山寨事大,玩不可因我私事而耽搁了。莫不是哥哥要叫我无地自容,无颜待在山上?”陆谦如是答应了下。叫人奉上文房四宝,提笔当场就写了两封书信,选了花和尚鲁智深为首,带领摩云金翅欧鹏与凌振,再加上武松武二郎与铁棒栾廷玉,并上摩尼教的吕师囊、杜微二人,再有一二十个精壮亲卫随行,下的山去。

  看着感激涕零的凌振,陆谦心里也暗自鄙视自己,自家真的是越来越虚伪了。眼下之行径就可谓是做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么。比之先前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又向着‘无耻’前进了一大步。

  但愿此行顺畅。

  与此同时,他也传信给东京城内的张三,叫他瞅准时机,将何灌那个依旧在东京城里当值的女婿给了解了。

  先实现一个小目标么!

  何灌那厮是被贬去了荆湖南路的永州,但他女婿还好好地在步军司衙门做提辖。无人会因为何灌的际遇而来为难他那女婿,可后者却也知晓,从今往后他在东京城内最大最可靠的靠山,就倒了去了。除非到他老泰山东山再起之日,他还是老老实实在东京城里夹着尾巴过活便了。

  这几日常在家中买醉。过街老鼠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张三接到大寨里传回的书信后,道一声:“这个容易。”

  那何灌先前一战丢了四万余兵马,其中籍贯在京的禁军还好,抚恤多能贴补的上,但凡籍贯在外地的禁军便就凄惨了。市井间,何灌本来还是不错的声名也瞬间变得污黑起来。

  做了他那女婿,只要代以军烈遗属之名,想来便轻易可混过去。

  说做就做。

  过街老鼠眼睛翻转中就想出了个妙法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