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好叫诸位知道,孙安断不是那湖泽里的匪寇。只因小人在家乡为父报仇,杀死二人,那官府追捕紧急,无奈弃家逃走。”

  “这山东之地与关西间隔几千里,洒家本要在齐鲁落脚,寻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待到官家下了大赦,削了罪状,再返回家乡过活儿。那里想到,梁山泊势大难治,各地方对流民约束甚严,洒家恐露了马脚,便要逃去江南。路过湖泽时候,与一拨押解囚犯的官差吵起了嘴,争执将来,气怒下将一干官差都打到地上。叫那伙儿被押解的囚犯得了释放。当中就有两名湖泽里的汉子,邀洒家务必要进湖泽一趟,容他们好好恩谢……”

  接下事情就简单了。孙安看不上湖泽水寇的小场面,他来齐鲁本是要投奔梁山泊的。但不曾想才到了水泊边,就听到朝廷兵发水陆军十万【号称】来征讨水泊梁山。他心里就起了迟疑,不敢轻易犯险,最后索性朝南走,打算看一看形势再说将来。之后倒是叙述还属实。

  他之所以被赵家的庄客看到与湖泽里的水寇在一起,也就是如此。

  这厮人到了淮阳军州治,被赵家庄客解开些束缚,驱赶着去州衙领赏。可不知道孙安一夜的时间,酒意早就醒了。虽始终被捆绑着,但身体精力却已经恢复到巅峰。趁着庄客与他解开些束缚的时候猛地发作。打倒了十几人,抢过一匹马,就向北奔逃去。

  如此快马加鞭的从淮阳军赶到徐州,这里他也不敢多呆,再从徐州赶到济州。期间听到梁山泊大败官军,但官军残军还困守范县城池时候,他就如安道全、张顺一般,大呼老天有眼。如是就要去投奔梁山泊,可不想路上忽遭风雪,强壮如他亦染了病症,着实坚持不到梁山泊,就寻到晁盖庄上投奔了。

  阴差阳错,因缘际会。这不得不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只是这孙安现今面对着在场诸人,却是如何也不可能道出实情来,人屠龙手也是要脸面的。

  两边把话说开,误会尽消,晁盖先就请安道全与吴用、孙安瞧看。事实上,入云龙公孙胜在歧黄上的造诣并不差,所开药方,尽数对症。安道全也无甚可更改的。反倒是心中担忧,会不会看出吴用所生病症的“内涵”来。这却是安道全不知晓晁盖身边的机妙了。

  话说也亏得吴用‘染病’,公孙胜顺利上位。不然,他何必要留在小小的东溪村?梁山泊不是一个现成的大舞台么?

  作为水浒上的梁山军巨头之一,公孙胜是最没存在感的一位。纵观整部小说,入云龙最大的功劳就在于生辰纲上,甚至于这生辰纲都非是他所策动的。

  此人还两次脱离梁山,第一次是劫江州法场,救了宋江后,他思念母亲,回乡探母,这是公孙胜第一次脱离梁山大部队。第二次脱离梁山是在接受招安,攻打大辽后便止步不前,回到汴梁城便辞别大家回山了,并没有参与征方腊之战。

  那么公孙胜先后两次脱离梁山,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无非两个:“从师学道,侍养老母,以终天年。”那么这究竟是借口还就是真相呢?显然是前者。

  公孙胜学道人也,不热衷功名利禄,原著上的一幕幕就写的很清楚。但即如此之人,何以推启劫生辰纲之谋呢,是与刘唐一辙?亦或是已禀于师,禀于母,而后出耶?

  要知道,原著上戴宗、李逵来请其破高唐州,公孙胜必要禀于师禀于母而后出,那之前呢?

  没人能说的清楚。

  或许这位入云龙之所以要入世,而不是修仙求道,过那闲云野鹤的生活,真就是性格使然,不是为了自身的荣辱,而是为了见世间不平而欲铲之。许是可把公孙胜看成李助、乔道清、包道乙这类的人。

  只可惜晁盖是个单纯的江湖人,对某种人来看,晁天王简直就是‘胸无大志’。且随着宋江的上山入伙,梁山泊的权力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晁盖显然无所警觉。这种人焉是‘真命天子’,公孙胜趁早脱身也非是不可能。

  当然了,那是水浒原著,现在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还是一个没鬼怪神仙的世界。公孙胜心中到底是什么打算,便就只有他本人最是清楚了。

  反正现下的结果是,公孙胜如一个忠实小弟一样,为晁盖效力出力;吴用也一样紧密团结在晁盖的周遭,出些鬼主意,甚至是馊主意,却让晁盖在郓城县里混出了非一般的地位。

  更在整个齐鲁江湖眼中,地位慢慢赶上了乐善好施的宋三郎。

  是的,宋江的名头依旧响亮,宋家的财力依旧不俗。但宋江就是再难以压制住晁盖了。

  谁让晁天王与梁山泊的关系好比蜜里调油呢?而梁山泊却是整个北地绿林都是杠把子的存在。

  郓城县衙要与梁山泊通话,要自然是通过宋江来传递的。只是宋江并不是把话直接传到梁山,而是先递给晁盖。后者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有了几分梁山泊代理人的角色感了。

  亦是以,这回时文彬才是只让宋江来警告晁盖,叫他收敛一二,而不是径直的来拘捕晁盖。

  当然,这要是换做十天前,保不准时文彬真就调动可以掌控的兵马,叫朱仝、雷横来踏平东溪村了。那时候他的大靠山还很厚实的么。哪里像现在,已经落得困守城池了。

  晁盖片刻也没耽搁,当天下午就叫人送安道全与张顺去往李家道口。朱贵早已经在酒店里恭候着了。安道全,本来就医术高明,现如今身上又披了一层光环,那是要闪瞎人眼啊。

  至于金陵城里给他扣上的罪名,算的甚鸟事?梁山泊最不缺的就是尸首。

  只不过这安道全的现身,叫梁山泊留守头领都高兴了。范县城外的陆谦这几日却是郁郁不乐。

  盖因为对面又添了一员良将,不是别的,正是青州来的小李广花荣。

  后者始一到来,当日就出场叫阵,那方杰因张清的石头声怯,现时正是窝火。听闻外头宋将前来叫阵,也不待陆谦下令,就打马奔出营寨。等到陆谦等人听闻消息,将着兵马来到的时候,方杰与花荣已经厮杀了小三十回合。

  方杰果然是勇力过人,且心怀怒气,更增添一分勇猛。而花荣呢,其对梁山泊本就怀着好感,如此一增一减,待到四十合上下,花荣就抵挡不住。圈马就往回赶。方杰不愿意放过他,是策马急追过去。小李广就于得胜钩上带住钢枪,拈弓取箭,回首望月,望方杰就是飕的一箭去。方杰挥动画戟来挡,如何挡得下,一箭正中胸口,身子一歪扑通的倒撞下马来。

  梁山泊阵上一干人具是呆了,还是陆谦反应快,大喝一声,林冲、鲁智深、王寅等将悉数抢杀上去。宋军亦是知晓方杰厉害,何灌在城头上看的欢喜不已,亦叫人去抢。张清、张仲熊、丁得孙、龚旺等将齐齐冲上。

  一通混战,鲁智深头盔上被张清一颗石子打中,火星直冒,花和尚伏鞍退走。急先锋着石子打在了腕上,便使不动蘸金斧,慌忙回归本阵。但张清亦被杨志在后阵一箭射死战马,绰着一杆枪来步战。那张清原只有飞石打将的本事,枪法上却慢。李应恨他伤了自己颜面,抓到张清狠杀一通。这马上一条枪,神出鬼没。张清被杀的只办得架隔,遮拦不住,拖了枪便走入马军队里躲闪。李应枪马到处,杀得几十宋军马军四分五落。这时候王寅、吕师囊已经救回了方杰。原来却不曾真的亡了,只是胸前被猛地一箭射中,背过了气去。实虚惊了一场。

  张仲熊死命来救张杰,小李广亦战林冲、鲁智深不过,打马兜回。却是苦了丁得孙与那龚旺,一个被林冲一矛刺下马去,一个被王寅伸手抓出马鞍来,扔到了地上,惧是被擒。

  如此却是美中不足了。何灌在城头看到花荣一箭‘射死’了方杰,但丁得孙、龚旺二将被擒,顿足叹息。这却是以为那方杰先就没命了呢。只是思量方杰武艺过人,远超丁龚二将。如此交换,却也不亏。

  那方杰呢。回到寨中,陆谦本要叫来大夫小心取下箭矢。却见他咬牙切齿的,猛一下就将箭矢拔了出来,鲜血立刻渗出。

  周边一干人却尽是大松一口气,原来那箭矢入肉见血不过半寸左右。并且伤到死处。如此自是小伤,安养些时日即可。

  陆谦接过箭矢,看到箭簇短小,感叹了一句话:“花贤弟手下留情也。”这么短小的箭簇本身就是证据。

  那摩尼教一干人本还对花荣恨之入骨,他们见箭簇短小,并没向花荣有意手下留情上想。可忽然听到陆谦嘴里迸出的‘花贤弟’这三字,纷纷哑口了。

  这人竟然就是花荣。那个被陆谦推许的可与庞万春箭术争雄的小李广。如此来看,那人家果然是手下留情么。不然如何会用这般小箭?就是那方杰脸色都变了。

  “七郎日后且谨慎些吧。战阵之上,无所不用其极。可不是全凭功夫纵横的。”这遭就且来给他做个教训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