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早,安道全、张顺就要拜别而去,却不想正撞上押解那汉子去州衙的赵郎君一行。

  嗯,是的。这家庄子就是赵家庄。老太公膝下只有这一个儿子。他们却是要押解贼人上州里请赏。那路径也是走水路前往淮阳军的州治。

  如此安道全与张顺也没推辞的道理。双方结伴而行,无有不可。

  此刻村坊上闹成一片,人都知赵家太公拿获一强盗,合村男女齐来观看。太公教提出强人来,把那汉子全身捆绑了,装在一辆车子里,上插一面小旗,旗上写着起解湖泽强人细作一名,那汉子带来的两口镔铁剑,便给当做凶器,教两个庄客抬着了。而小庄主身边还多了一个教头模样的人,却是那被连夜叫回之人。那教头全身紮束,骑着一匹高头劣马,手执大刀;身后三四十壮胶子,各仗长枪短棍,簇拥着车辆。安道全与张顺跟在身后。如此出了庄子,直望淮阳军州治进发。

  如此一程赶过去,约莫二三十里光景,到一处码头,彼此这方才是分别。安道全与张顺自始至终都没听到那汉子吭过一声,这两人中一无心救那汉子,一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此拜别而去。

  二人在泗水码头雇得一脚船,把行李装好,两个艄公具是济州任县人,一阔脸身肥,一眉浓面削,一胖一瘦,却偏做了伙儿,叫人看了自有种喜感来,也皆小心服侍。

  如此一路风好,不消五日,船儿便进了济州地界。还差三五十里就到任县时候,水面上陡然转了正北风,掀天白浪,行不得船。少顷,彤云密布,大雪飘飘,朔风紧起,纷纷扬扬下着满天的大雪。行不到里余,已见满地如银。这一个伴船也无,大雪遮蔽视线,泗水可不比运河平稳,只得收了船槁,寻一个凹口去处,岸上不远处正有一处小村寨。艄公中那阔脸身肥的,眉宇间带着愁色,张顺问了,却原来这泗水不比运河,虽入了冬日依旧未结冰封河。因为水流面阔要胜过运河一些。但如此也非是真就能一个冬季里都能行船。如此一遭大雪发下来,天寒地冻,他们这活儿也就到头了。只那眉浓面削的后生在一旁接口道:“这般也正好归家。哥哥不挂念嫂嫂的紧么,正叫嫂嫂再怀上一胎。”

  “不遇这场风,今日里已到任县了。”安道全也做调笑道:“只是你那浑家没造化,又要忍着一夜凄凉。”俩艄公合着张顺具是大笑。安道全揭起芦帘,探首看时又道:“我们连日扰着二位,今日湾船,弄些酒菜来还个礼。”说着就跳上岸去。那阔脸身肥的艄公连忙道:“不消,若要买,我这里有银钱。”张顺也爽朗一笑,“无须推迟。只是我们一点心意,难道还怕我们没有银子?”不多时,安道全提了一只大公鸡,两只鸭子回来,张顺则抱来了一坛农家劣酒,还提了一条大鱼。如此自是那两个艄公来整治得停当,摆在舱里一同坐下,殷勤相劝。两艄公因风寒雪冷,连吃了十多碗,安道全与张顺更不客气,这般来四人皆吃的尽兴。船舱里暖暖和和,四人也不脱衣服,把被浑身卷了自睡。人人都有五六分酒意,容易睡熟。

  第二日醒来,就看外头雪下得深,风息了,两艄公忙驾桨掉船,向着任县划去。

  时间飞逝,这一眨眼安道全与张顺就来到了济州境内。

  六天前安道全与张顺还在淮阳军境内,现如今他们就乘坐着脚船,抵到了任县。一路上自然是已经听闻了梁山泊最新的战报。

  直叫那本准备豁出一条性命跟随安道全前后的张顺,大松了一口气。赞叹他果不然眼力过人。更高兴梁山泊只是胜了几阵,却还没将官军彻底打垮去。不然,就如前文所述,他们就尴尬了。

  安道全手中有一枚戒指,一枚很不起眼的银戒。内壁圈里刻画着一个放在21世纪十分常见的符号:1。

  休看这枚戒指平淡无奇,只像是一枚银环,可实际上这却代表着安道全在梁山泊的地位。他告知了一个秘密,陈氏同祥典当行,那是梁山泊在外的密探。安道全不知道梁山泊的密探要叫如此一个名字。他只需要知道,在任何时候,他只需要拿着这枚银戒赶到那典当行里,他就能享受到典当行可以做到的一切帮助。

  安道全也并不清楚这家陈氏同祥典当行究竟规模有多么的大,只觉得徐州府治彭城应当有的,但他没时间去打探。现下里,他也不需要去打探。

  如此他与张顺就直接来到了济州府。在任城落脚,市井里稍作探问,果不其然,本地最出名的典当行序列里,陈氏同祥典当行的名字赫然在列。

  如是梁山泊大寨很快就得到了王定六的飞鸽传书,得到了神医安道全合着一个绰号浪里白条的好汉,一同投奔上山来了。

  这消息传达到范县梁山泊军中,倒是让陆谦近来郁闷的心情有那么一丝高兴。

  这安道全不仅自己来了,还把浪里白条张顺这员水师大将带上了山。

  当初安道全失踪的无影无踪,钟震虽然在稍后时间里,把安道全‘失踪’的经过探查的一清二楚,但救起安道全的那个汉子,打扮太无特色了。陆谦可断定不了是谁。

  而现在看么,那必然是浪里白条张顺了。张顺的老娘生背疾,就是安道全出手救治的么,两人如此结下了恩义。原著上黑三郎打大名府时生了背疾,张顺举荐安道全,后来更做下血案逼的安道全无法安生过活,这才有了神医上梁山的事儿。

  陆谦对张顺的感观是挺不错的,他大哥张横是不得陆谦喜欢,但浪里白条真不错。

  而且有了这个张顺,他才容易去勾搭李俊么。所谓的揭阳三霸,张横、李立手下都沾染了不少人命,后者更是吃人,两人都该死。而穆家兄弟按照梁山泊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准则,作为蛮霸一方的豪强,也是该死无生。但混江龙李客手下的童家兄弟,陆谦看了直眼馋。尤其是李俊,大将之材啊。

  因为宋军请来了没羽箭张清和张仲熊,而在斗将上连胜了梁山泊两阵,所带来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去了。

  那张清耍的一手好飞石,有了那张仲熊并着丁得孙、龚旺做肉盾,是愈发厉害了。

  张仲熊的武艺自不算顶尖一流,别说是对战林冲、方杰、王寅了,就是对战起杨志、索超、徐宁来,都不能占到上风。可是如此的武力,只用来遮掩下张清,给其做个肉盾,却是很够格。更不要说张清还带来了龚旺与丁得孙二将。

  青面兽在阵上第一次见到张清,那眼睛都泛起了血丝,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下两军是擂鼓摇旗,在阵里迭声呐喊。那边青面兽,挺一杆钢枪,立马当先;这边没羽箭张清,捻枪纵马横立。两人一见面,彼此都不打话,一个是捻枪拍马,直抢杨志,一个是挺矛,径直来都。两马相交,军器并举。斗十几合,张清就遮拦不住,卖个破绽,虚刺一枪,拨马望西便走。杨志纵马追赶。

  身后的林冲高声呐喊:“杨制使不可追赶,恐有暗算。”但杨志如何肯听。他自认手段高强,且已经知晓敌将手段,时刻都在提防,就是拍马紧紧赶将来。那绿茸茸草地上,八个马蹄翻盏撒钹般,勃喇喇地风团儿也似般走。

  张清一边打马回奔,一边留神杨志射箭。这青面兽的箭法还是颇有准头的。哪知道杨志竟然始终撮着钢枪,张清见他赶得至近,把左手虚提长枪,右手便向绣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觑定青面兽的面门较近,就一颗石子飞来。杨志已早有提防,眼明手快,将枪柄拨过了一颗。

  如此杨志绰了颗石子,便就放下心来,只顾去赶。却不知道这射箭的能放那连珠箭,这打石头的,自也能放连打。张清与梁山泊曾有厮杀,知道梁山泊有的是手段高强的战将,心下里便早有计算。右手向绣袋拿石子的时候,是一拿了两颗来。此刻再拈第二个石子,手起处,真似流星掣电;石子忽来,吓得青面兽一跳。杨志是急躲不迭,给石子正打在脸上,鲜血迸流,拖枪回阵。张清却勒马追来。

  这一来一回,情形急转直下,可称得上是莫大翻转,看的城头上的何灌心情如是坐了过山车。

  青面兽杨志乃是梁山泊有名号的大将,今日被张清打的败逃回去,可以说是官军这些日子里斗阵胜的第一战。叫何灌好不高兴。

  只是杨志的战败惹怒了梁山泊阵上的两员好汉,却一个是扑天雕李应,另一个是铁棒栾廷玉。

  毕竟张清本人的枪法称不上巧妙,能打败杨志靠的全是一手飞石本领。而这手飞石本事,不管用再多话语去赞扬,亦都不能抹掉它乃是暗器的本质。

  这战阵上靠暗器伤人,可不是甚光彩的。至少这叫人心中不服。就比如杨志,前后两次在张清手下吃了大亏,就是气急。盖因为他自负要论近战本领,他有信心三二十合刺张清于马下。

  这或许也就是原著上,梁山泊好汉一个个车轮似的送上门去给张清来打的原因吧。不服气啊。俺们一个个长枪大刀的真功夫了得,却在一个武艺二流都算不上的小辈面前,连连折损锐气,肚皮都要气炸了,谁能服气?以至于那没羽箭用飞石绝技先后打了水泊梁山十五员战将,成为水浒原著上梁山泊“男子单打”成绩最好的选手。

  这事实的结果却又证明了一个颠不破的真理——战场上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

  你呼延灼、双枪将、大刀关胜等等再牛逼,不也是要在我石子面前落荒而走么?

  李应、栾廷玉的武艺比起杨志也不差哪里,出阵时候,李应且高叫着:“这鸟厮一身本领全在飞石。一个不济事,我两个同去夹攻。”言罢与栾廷玉,一左一右,两条钢枪杀出阵前。没羽箭张清却是浑然不惧,还笑道:“一个不济,又添一个!由你十个,更待如何!”

  一震长枪就要接上厮杀,但后阵的张仲熊见了梁山泊二将其上,大骂一声:“无耻匪寇,岂敢以多欺少?”挺着铁棍就冲了上。还要先张清一步迎上栾廷玉,二人走马战做一团,酣斗二十合,不分胜败。

  而这边的李应与张清却有了胜负,没羽箭使枪的本领断不是扑天雕的敌手。接战不及数回合,就打马向官军阵上跑去。只是这回李应却不去追了。他本来是要同栾廷玉一起来战张清的,那里想到张仲熊横插一杠。如此只他一个,却是没把握能防得住那张清的飞石。所以,他直接就不追了。

  这一招甚是出乎张清的预料。于是没羽箭没跑多远就立住了马,继而转头回了来。那场面真的是荡漾着一股尴尬味道的。

  见到张清立了马,见到张清再度向他跑来,李应禁不住嗤笑他:“贪顽小儿,只以石子伤人,恁地下贱。你打得别人,能近得我么?”

  “区区草寇也敢辱没朝廷上将,卑贱之徒,何足惧哉?”张清勃然大怒,当下手舞长枪,飞马就要直取李应。可两个未曾交马,李应先就挨了一石头。却是那张清将马头兜转回来的时候,早暗藏石子在手,觑得李应双手持钢枪,自来厮杀,那是抬手一颗石子飞起,正中李应的鼻梁,叫扑天雕嗷嚎一声,丢了长枪,奔马回阵。那边铁棒栾廷玉唯恐受张清的夹击,亦拨回马便走。

  如此连胜两阵,叫范县的宋军是大涨了一遭士气。只是梁山泊大寨士气低沉,就是那素来以自身本领自傲的方杰,看了一遭后,也不敢放言去斩了张清。

  张清虽只有飞石打将的本事,枪法颇为一般。但就是林冲、鲁智深、方杰、王寅等高手,也不敢放言一合斩杀了张清。如此这厮飞石的本领就是真正的威胁了。

  当然,谁要是能拉下脸面,先给张清一箭,射不中人,只需先射了马,或是也能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