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何灌当日大败后,麾下兵将折损众多,大伤了元气。这几日只在城中军寨编组军丁,重整旗鼓。城外梁山泊贼将叫阵那是一盖不应。

  可是今天却有了奇事。原来那梁山泊着了一个女将前来。玉雪肌肤,芙蓉模样,条条悄立中,眼溜秋波,万种妖娆。背后竖着一杆旗帜,上书:梁山泊一丈青扈三娘。连环铠甲衬红纱,绣带柳腰端跨。玉手纤纤,双持宝刃。恁英雄烜赫,自有一股英气含在眉梢。

  但如此一员俏丽女将,却无人胆敢小觑她来。只因为在何灌登临城头时候,城东门外左小寨的主将,看到跃马叫阵的扈三娘如此俊丽,看着就手颤脚麻。只想着一合便捉得过来。却哪里知道一丈青刀法不俗,与扈三娘斗才过十合之上,枪法便都乱了。

  那一丈青是个乖觉的人,早就在心中暗唾弃道:“这厮无礼!”占得上风后亦是手下不留情,两把双刀,上下翻飞,就如风飘玉屑,雪撒琼花。不仅叫两阵军士,看得眼花了,那将也看得花了眼,被扈三娘一刀砍翻,撞下马来。她再驱兵掩杀,宋军丢了主将不敢抵敌,兵马急退。被梁山军追赶上来,杀死擒拿军士百余人。

  右小寨的军将看到同僚的下场,如何还敢来敌扈三娘。是禁闭寨门不出。

  何灌登上城头,就正看到扈三娘手持双刀,搦战邀斗。何太尉虽然知晓先折了一阵,却依旧小瞧一丈青去。见她口出狂言,怒道:“辱门败户的泼妇人,怎敢无礼!谁人与我下去擒拿她?”

  那随同何灌等城的一干军将里,真就有那该死不能活的人。生生看不到那具横倒马下的尸体。转过身来领命下得城头。

  扈三娘见到再有军将下来受死,当即抖擞起精神,拍马迎杀上去。

  两个正在征尘影里,杀气阴中,一个使大杆刀,一个使双刀。斗到二十余合,一丈青把双刀分开,回马便走。那将要逞功劳,纵马赶来。一丈青便把双刀挂在马鞍鞒上,袍底下取出红绵套索,上有二十四个金钩,等人策马来得近了,扭过身躯,把套索望空一撒,看得亲切,那将措手不及,被勾下马来。只是这将勇力确实不差,虽栽下马来,但仍自用力挣扎,竟是要挣脱了开来。扈三娘看势头不好,等身后士卒前去捉拿似不及了,便抡刀追上,娇叱一声。宋将吃了一惊,抬头一看,刀光飞下,头颅已去。

  宋将失手落马,于他掠阵之将,一声喝叫,就忿力纵马来抢。只是没扈三娘刀快。那将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一丈青。又在心中想道:“这泼妇故是了得,可到底连斗了两阵!”欺一丈青是女子,气少力短,挥舞着双刀直从杀进来。扈三娘看来将势急,卖个破绽,放他入来,却把双刀只一盖,盖将下来,那将双刀却在怀里。扈三娘提起右手刀,望来人头顶砍去。宋将倒也眼明,可躲避却是不及,只把脑袋一偏,被扈三娘一刀剁在肩膀,锋口滑过他的右护肩,“嗤嗤”作响,装饰用的兽面浮佩几乎被一刀斩作两半!来将吓的肝胆俱裂,双刀连挥,迫开一丈青,打马就向回走。

  扈三娘飞马追赶。她胯下一匹胭脂马,却是西北良骏,虽然比不得呼延灼的御赐踢雪乌骓马,可比这将的胯下战马要好上一等。一心急追的扈三娘并不知晓那将早有准备,听到身后马蹄近了,翻身探臂,一刀迎头劈下。速度之快,宛若一道闪电。

  “当啷……”只听得一声金铁交鸣,却是电光火石间扈三娘眼疾手快,侧刀横揽,封死了突如其来的一刀。随即连起一刀砍去,正中那将背心。翻身栽倒下马。

  如此功夫里,一丈青竟然连战三将,亦连斩三将。叫城头上的一干宋将瞧得是面如灰土。固然这是因为军中能将强手或是已折损在前阵,或是尚受伤在身。颇有些“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的感觉,可能够应敌的至少些中勇之将,亦不能小觑。再不要忘了,扈三娘她是一女子啊。

  便是何灌亦都气怒的甩手而去。转回到范县县衙,召集来众将商议。

  大军虽然损失惨重,但这败绩却不是当务之急。他们的目标始终是不曾改变的。就是要讨平梁山泊。

  何灌的话说的颇是委婉,但现下在座的都是什么人?有哪一个是听不出来的?他这是说之前的败绩不是不能遮掩过去的啊,当下不少人脸色都变得好看起来。但何灌话头一转,说道:“大军先就败了一阵,以致使军士们斗志低落,军伍士气低迷。梁山贼寇又连连将兵搦战,官军不是敌手,日日避战,如此怎的能叫官军振奋起斗志?”

  “如今将甚计策,用何良将,可抵挡贼兵,振奋士气?”

  一句话简单的来说,何灌这是在求将了。他是知道在场中人有不少是那神通广大之辈,甚至家门中都有那武艺高强之辈。何灌现在必须要求来几员,好抵得住梁山泊那般猛将。

  这等事情是不需要通禀到皇帝面前的,想来蔡京、高俅之辈是不会从中作梗的。盖因为这事儿若被捅到皇帝面前,蔡京不去说,那高俅便第一个不会得好。

  只要他重点提一提前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的名字即可。或许还可以再加上陆谦徐宁。

  众官互相厮觑,各有惧色。盖因为梁山泊猛将真的繁多。他们自家囊袋里可寻不出这般能抵得住的任务。可是也并非人人如此,只见那潘袞位下转出一人,正是何灌军中的新贵——宣赞。

  他有一好基友姓关名胜,武艺超群,却因为无人帮衬,不得伸展。眼下看岂不是天赐良机么?当时宣赞就忍不住了,出班来禀何灌道:“小将当初在乡中,有个相识。此人乃是汉末三分义勇武安王嫡派子孙,姓关名胜,生的规模与祖上云长相似,使一口青龙偃月刀,人称为大刀关胜。见做蒲东巡检,屈在下僚。此人幼读兵书,深通武艺,有万夫不当之勇。远胜过小将十倍。”何灌听罢立即大喜,当即就要宣赞写一封书信,赍了鞍马,使人连夜星火前往蒲东,礼请关胜赴军中计议。众将看着宣赞的目光,却是都如在看傻瓜一样。

  该是怎样的人才会这般欢天喜地的与他人去做垫脚石?又该是怎样的傻瓜才把亲友往火坑里送?诸将在这官场上打混多年,今日宣赞这样的傻瓜,还是第一次见。

  只是有了这号大傻瓜做垫脚,其他诸将亦纷纷出谋献计。

  “好叫太尉知晓,小人素闻这梁山泊不远的青州府里有一战将,姓花名荣,人送绰号小李广。擅使一杆长枪,端的神出鬼没;更有的一手好箭法,天下难逢敌手。”这第二个站出之人却不是别人,而是那程万里。

  在场诸人,除去何灌,最希望顺顺当当的剿灭梁山的,非他莫属。

  “只可惜了原来的青州兵马总管秦明。这人绰号霹雳火,亦是齐鲁之地首屈一指的悍将。当初诸州府并力会剿梁山泊之时,这人曾经与梁山泊的花和尚斗个不分上下。”这话一出,在场不少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虎翼军的都指挥使。盖因为当初虎翼军的都虞候魏烔,便是折在鲁智深手下。而魏烔可是众人皆知的猛将。“现下却与那金枪班教师徐宁一同归顺了梁山泊。”

  程万里到底对梁山泊变化清楚,论点不是在做东京来的军将可比的。只是如此的话说罢,叫厅堂内的一干人脸色尽不好看。就是宣赞亦打算稍后再叫心腹快马加鞭赶去河东,务必让他的好基友前来范县的时候,多带上几位河东的好汉。

  就比如那个同关胜一同屈沉蒲东的井木犴郝思文。宣赞与郝思文不曾相识,但却听闻关胜说起过一二。既然能得关胜看重,于宣赞看来,那郝思文也当不凡。毕竟他是知晓他这位好基友是多么的高傲的。

  “下官就再举荐一人。”程万里肚子里的货还没掏完,顿了顿再道:“东昌府兵马都监张清,彰德府人,虎骑出身,善会飞石打人,百发百中,人呼为没羽箭。他两名副将,一个唤做花项虎龚旺,浑身上刺着虎斑,脖项上吞着虎头,马上会使飞枪;一个唤做中箭虎丁得孙,面颊连项都有疤痕,马上贯使飞叉。自从梁山泊贼兵不安后,曾多番与梁山泊贼子交锋,飞石打的梁山泊贼将大头目青面兽杨志好不狼狈。”杨志虽然没在阵前斩将立威,但谁都晓得他是梁山泊大将。而且出身不凡,生就叫旁人高看了他一眼来。

  程万里接连向何灌推举了两人,最后再道出了这第三者。“此人却是前济州张太守家的二公子张仲熊。善使一根铁棒,有万夫不当之勇。自张太守与其家大郎没于梁山贼寇之手后,吾听闻张家二郎便无时无刻不思报仇之念。现下客居于东昌府,太尉只需一封书信,必能招至军前效力。”

  生平第一次,程万里让何灌觉得他还有所作用。只是这程万里的眼光也只能达到这个地步了,再向下,比如郓城的朱仝、雷横二将,他就不知道了。那凌州西南的曾头市上,更是有一尊顶尖高手,唤史文恭的,他也是不知。甚至是登州的兵马提辖孙立,他也依旧不知道。

  但即便是如此,程万里所推举的这三个人,便已经叫何灌欣喜若狂了。一时间里厅堂上气氛大大的轻快,便是那城外被一娘们堵门之举,何灌这时都忘记了郁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