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呦,嘿呦……”

  伴随着有节奏的口号呐喊,一座座石砲的砲梢被巨力拉起,一颗颗被浇泼了火油,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石弹被远远地投射出去。就仿佛是一颗颗至天而降的流星火石,砸落到追亡逐北中的梁山军队列里。

  而不仅仅是石砲,还有范县城头射下的踏橛箭,何灌打东京而来,可是携带了不少床子弩的。那一根根粗大的踏橛箭,一击命中目标,便是身披重甲的梁山军士卒也能被当场钉在地上。那凄惨的一幕,便是冲杀在前的黑旋风见到了,也如一盆冷水浇头,胸中翻滚的热烈杀意瞬间里全部化作了千年不化的坚冰。

  而这还不算完,别忘了神臂弓。

  “嗖嗖嗖……”

  神臂弓弩矢紧接着便如雨一样射来。宣赞领了一个好差事,虽然他也是落败回营,但好歹人丑郡马是射翻了贼将的。可以说是当日诸多外出劫杀的军将里,仅有的一个得胜者。

  何灌对其另眼相看也是应当。要他执掌范县内外留守兵马,不算床子弩和城下的石砲,城内只神臂弓就有千具,城外还有两营甲兵据守两座小寨。

  如今留守宋军便是展露出全部的本领,石弹、火弹、毒球、踏橛箭、神臂弓,雨点一样泼打过来,在宋军主力前军崩溃,中军、后军受败军倒卷冲击,眼看着就要一场大败时候,成功的做到了力挽狂澜。

  主要是一个掩护作用,一个震慑作用。

  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石弹如是流星火雨,还有那一个个冒着浓浓毒烟的火球,再加上一根根粗大的踏橛箭和密集如雨的的神臂弓弩矢……

  宣赞狠辣的选择了不分敌我的覆盖射击,那宋军当中自然有不少损伤,而追击的梁山军里也如是挨了当头一棒。何况宋军在范县城外也立了两个营垒,虽然不大,可好歹是个得力的据点。

  何灌又在前军崩溃之时,就先下令后军一部退往寨垒加固防御。余下部分与中军则尽可能的组织抵抗,等到宋军大队败兵逃回范县脚下时候,有了城外营垒遮奢,陆谦想要一战竟全功,本就很困难的。更别说那城内宣赞还指挥得当。

  陆谦看了后,直接叫人敲响了金钲,收兵了事。这若是全无遮掩的野战,这战绝对能把宋军大军打崩,大获全胜。可惜这不是,范县的存在本就遮蔽了宋军的后路,那不仅是一个巨大的掩护,还是一个巨大的依靠。

  只不过仅仅是眼下的胜利,已经叫陆谦高兴了。各部追亡逐北可是斩获颇丰,那宣赞搞起了无差别覆盖,在遏制住了梁山军追击之势的同时,也切断了宋军败兵的退路。以那条封锁线为界线,以东区域还有的不少宋兵,干净利索的尽皆投降了。而且不提这一战里的缴获,只说这一战的胜败,这就证明,东京城的第二次讨伐彻底破产了。

  五万所谓的京师禁军精锐远非万多梁山泊健卒的对手。这几战打下来,梁山泊才折损了多少人啊?宋军又折损了多少人?五万京师禁军,现下怕只剩下一半了。想想偌大的京东两路,满打满算也只是九将四万五千宋军,现在还已损失颇大,陆谦对接下来就东进胶东半岛,是信心十足。

  当晚,他坐在中军帐听诸头领叙述功劳,统计伤亡和战俘。如此一直忙碌到夜里,当时陆谦便教杀牛宰羊,大设筵宴。一面分投赏军,一面大吹大擂,会集大小头领,以及摩尼教众人,一起相聚庆贺。各施礼罢,是执盏擎杯,就是开怀畅饮。虽无炮凤烹龙,却有肉山酒海。两方大小头领,轮番把盏,殷勤相劝。

  梁山大营内沸反盈天,点起一堆堆篝火,点亮一支支火把。酒肉香气距离的老远,都恨不得随着风儿传到范县城头。却叫何灌深以为耻,攥紧一双拳头,咬碎满口钢牙。一旁的败将不敢言语,便是宣赞这个立下战功的人也半个不敢说话。

  如此到了次日天亮,陆谦早早起身,披挂战甲,带了数十亲卫,就匆匆出了营地。

  那相隔不远处的一片麦田里,本来平坦的地面,随着他这一行人的逼近,直入是平地里跳出一般,多出了上千壮实汉子来。一个个披的铁甲上寒露欲滴,显然是在田地里埋伏了整整一夜时间。

  “哥哥。”

  八臂哪吒第一个上前来与陆谦见礼,片刻后飞天大圣也赶了来。唯独不见主将黑旋风的身影。

  “铁牛那黑厮呢?”陆谦连向俩头领赔礼,是自己算计失误,叫弟兄们受了一夜冬寒。可是李逵呢?他都到这么长时间了,李逵呢?

  刚才还连连说道无甚妨碍的项充和李衮,面面相觑,却是两人也不晓得李逵何在。这个时候还不见李逵的身影,那必然是睡着了。

  等到缩卷在土坑里睡得香甜的李逵被人唤醒,张开眼看到近前的陆谦时候,张口第一句话就是大咧咧的抱怨声:“山寨里都说众头领当中就哥哥与林教头最沉得住气,俺铁牛看啊,这鸟太尉倒更能沉得住气。昨日里,恁的俺嗓子都要骂哑了,这厮就是半点无有那动静。到了晚上,大营里肉山酒海,张灯结彩,那厮也按兵不动。叫俺白呆了一夜,恁的冰冷。”

  昨日大战结束,陆谦收兵回营,却留下了一路兵马向范县城头叫阵。但何灌才不会看到城外的梁山军少且乱就出来占便宜呢,是任凭李逵在那里叫骂,就是一动不动。反倒是李逵这黑旋风火气上来了,险些招呼手下人马去冲击宋军大营。还好他刚要发怒,就被陆谦特意留下的焦挺伸手给拦了下来。黑旋风是一身的莽撞力气,但被没面目这么一拦,手掌胳膊搭在李逵肩膀上,那黑旋风就仿佛一头大黑牛掉进了泥潭里,浑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只是宋军防御起来的确难打,陆谦除了叫人骂阵搦战外,对于范县大营,也真没什么好主意。他夜间也叫人佯攻过一回,好家伙,弓弩箭矢铺天盖地啊。

  这宋军大战失利后又不辞辛苦的在营地外挖掘了深壕,布置了些栅栏、陷阱、竹签、铁蒺藜等物,就夜里时迁回报来的消息,那守备措施是叫陆谦看到就头疼。对了,他们还立起了些小型的石砲,还在营垒中也筑土。现在是冬天么,只把泥土混水裹上栅栏,一夜过后那就是坚硬如石的墙壁来。那范县城南的宋军大营,才多少时辰不见,就全变了模样,现下简直就是一座小城池了。

  陆谦即便搞出那盾车来,也休想轻易地将营垒攻下来。他昨儿下午在那瞭望塔上能看的清楚,对面的筑土壁垒可不止最外面的一道,宋军营垒内的土墙更多。就宛如大寨套小寨一般,如此营地要拼杀下来,梁山泊要流淌多少血啊?

  陆谦现下只能使人搦战,以此来一点点消弱官兵的士气。他也更期望着东京城内能发下圣旨,叫何灌起兵来与他交战。就如历史上安史之乱的潼关一战般。李隆基能逼的哥舒翰去送死,这赵皇帝也能逼着何灌来吃败仗么。先前的几次交手,何灌部的折损固然伤筋动骨,但他本钱厚实,兵力还雄浑着呢。但何灌就是避战不出。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

  夜晚筵席上,陆谦没少骂何灌,是一个铁王八。

  而这与李逵这厮睡大觉可没甚关系。陆谦当即就拉下了脸来:“你这黑厮,好大胆子。昨夜里我命你带兵埋伏,你竟敢一觉睡得安稳?真当山寨里军法不厉么?”

  “怪的俺哉?熬了老半夜,不见那鸟太尉有动静,再要等待,谁鸟奈烦!俺自要困了睡去。”

  当下把陆谦气的哭笑不得。“你这厮既违了我的军令,本合责罚,且把这一遭厮杀的功劳折过了。下次违令,定行不饶!”若是换做考功司来判,李逵是必然没甚事儿的。他是在夜间睡觉了,却也不能一下子抹掉他此战全部的功劳。主要是陆谦这么一来,叫这厮睡大觉的影响变得大了些了……

  黑旋风半点不在意,笑道:“没了功劳便是没了,此遭也吃我杀得快活!”

  如此到了日上三竿,唐伍捧着一小纸卷给陆谦递来,却是山寨中得到捷报,叫转运司已经发动起来。许是后日,扈成就能带人赶到范县。

  这一战里,梁山军缴获丰厚,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那死去的就不说了,只是伤员,就有七百多人。其中缺胳膊断腿的不下百个。

  那扈三娘固然是女中豪杰,一身武艺甚是不凡。昨日官军骑兵分队袭扰大营的时候,还跨马拎刀,斩杀了那为首骑将。自然见证过生死。但对医护司,还是难以接受。

  那一个个伤残军士的惨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为了治疗,刀砍斧劈,铁锯剐刀,那一条条不得不切断的手脚,甚至是用通红的烙铁‘愈合’伤口时传出的焦臭味道……

  这都比单纯的生死更叫扈三娘难以接受。

  但就梁山泊现下的军制,扈三娘一女儿身真的是很难安插,除非是叫她自领一营。后者再三请求,陆谦只做推脱。扈成来到营地后,与陆谦话语罢,也来劝解扈三娘。后者非是黑旋风那样的一条筋,见到陆谦再三推辞,本就泄气。现在哥哥也来劝她,就也顺水推舟,不再提‘改行’之事了。

  陆谦自然高兴,这一高兴就想赏点扈三娘好处。开口说道:“既然三娘不愿意看兄弟们痛苦,我便于你一遭事来。叫三娘舒心。”

  怏怏不乐的扈三娘猛地抬头来看,就听到陆谦继续道:“范县里的何太尉甚是乌龟。这几日我每每选头领前去叫阵搦战,皆不应答,恁地不是好汉。今儿,我便着你前去挑战,看那何灌还有何脸面不应?”

  一丈青再是英雌,她也只是英雌不是英雄。这女性在战场上,先天比之男性就是弱势。陆谦倒要看看何灌有多么沉得住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