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刘光世与林冲之间,间隔有小二十丈,夹杂着七七八八骑兵。但是在发怒的林冲枪下,这些骑兵只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那只是眨眼之间,便就杀到了刘光世近前。而刘光世的这第二箭,连林冲的毫毛都没碰到。

  眼看豹子头越来越近,刘三少早就把先前的想法望到脑后,还什么门面不门面的?保住自己小命最重要。是以,这第二箭他毫毛都没碰到林冲,只是将这一箭化做一阻碍来,容得他拨转马头。那手边的得胜钩上挂的也有一支长枪,但他如何敢去来敌林冲?仿佛昔日的那一身好武艺,全然从他身体里溜走了一样。

  刘光世的战马不错,但绝对没达到御马的程度。不是刘家寻不出上等的宝马,而是刘光世不适合骑乘。这就仿佛是后世的管二代们,他们手中有大把的钞票能卖豪车,可是在机关部门上班的时候,谁又敢真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开着豪车超跑耍酷呢?

  林冲胯下骏马半点不比缴获至呼延灼的御马差劲,四蹄奔开,要追赶上刘光世也不成问题。但刘三少还是在林冲枪下逃得了一命,盖因为他周边的那些好亲随。

  一个个或持刀舞枪,死战不退;一个个或或张弓搭箭,不是射林冲门面,就是向他胯下宝马上招呼,引得林冲好不手忙脚乱一阵。

  林冲长矛刺下,剧痛瞬间淹没了眼前这最后一名悍不畏死的老兵。

  从马背上跌下,胸口被捅出了一个大洞的老兵,两眼怒瞪,凸出眼眶,剧烈的疼痛让他发出一声野兽末路的嘶吼,挂满老茧的手支在半空中,还依自去抓林冲,但如何够得着?看着后续滚滚而到的梁山骑兵,看着就要踏在自己身上的一支马蹄。转而挥臂用力一扫。

  随在林冲身后的一骑,马上骑兵根本就没将这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老兵放在眼里。驱马过后就是一团烂泥而已。却不想战马忽的如马失前蹄一样猛栽下去,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的状况,脑袋就硬生生的撞在了地面上,不堪支撑的脆弱颈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破裂声。

  而老兵则带着一抹笑容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一排排梁山骑兵涌过,他那嘴角挂着一抹笑容的脑袋被深深的踩进了泥土之中,后灵盖上被踏出一个大洞,脑髓跟个浇了辣椒油的豆腐汁一样往外冒着。整个上半身都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

  王世宣还在乱喊乱叫,想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可是梁山骑兵根本不给他多余的时间,以一种横扫一切的姿势出现在他们面前。宋军右翼马队溃败了。

  此刻亲卫左右营和李逵部也已经转移到了自家的左翼【宋军右翼】。看到林冲率部击溃了宋军侧翼马队,当下叫人擂起鼓来:“弟兄们,司机已到,随我杀上前去——”

  陆谦亲提一口泼风大刀,打马引着将士们冲上。

  右翼宋军马队既然被击破,那么大军冲击敌人前军右翼,就再无需要提防的了。下面就好比是一场以多欺少的厮杀。

  以亲卫左右营为先头,buff加成,将士战力超越对面宋军何止一个层次?宛如一支铁锤砸中了一面冰境,后者只能是粉身碎骨。

  即便何灌发觉不对后,再度调遣军队增援右翼,也顶多是让前军右翼崩溃的时间朝后拖延了两刻钟。那左右两营兵马就如是一座巨大的石磙,挡着具为肉糜。

  又或者人数居多的宋军,却是一堵豆腐渣式的堤坝,梁山军就是那滚滚洪涛。每一时每一刻都会被洪水一般的梁山军冲刷掉一层又一层……

  “太尉有令,斩杀贼酋者,晋三等,赏金千两。”也便是一万贯。较之林冲的赏钱百贯,生生超出了百倍来。听得陆谦哈哈大笑。他的武艺比起林冲来可差了不少。

  “吒……”就着这一声雷霆暴喝,他泼风刀挥卷间再次斩下一名宋军军校的首级,“弟兄们,随我杀进去!”

  打马突进,迎面再撞上一员宋军军官,那是大喝一声,泼风刀狂暴击出。如一条从九天直落而下的狂龙,暴戾地探出自己锋锐的爪牙。锋利的刀刃,破开空气发出“嘶嘶”刺耳的尖啸,白亮的刀身似一道长虹直直的应着那名宋将的顶门,劈斩下来。

  “喝——”

  后者或是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也或者是不惧怕陆谦,谁让他从来就不以勇武显名呢?宋军军将若是对上林冲、鲁智深等许会有惧怕,却不怕在阵上硬怼陆谦。眼前之人便是一例子,对上了陆谦是丝毫不畏惧,高高举起手中的长枪就准备硬架这一猛若劈山断岳的一刀。

  “当——”

  一声清响后,那军将手中的长枪从中断成两截。陆谦手中的大刀不见丝毫受阻迹象,继续向下劈落,寒光一闪,自胸膛劈入,刀首再透胯而出,险些将人身躯整个切成两片!

  “杀杀杀——”武二郎手中的蟠龙棍再次挥打出,混铁打制的棍子撕破空气,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啸声,拦在他面前的两名宋军甲兵根本无力去抵挡,连人带兵刃被这一劈给震的抛飞了出去。

  “喝——”武松大步流星,越过地下的死尸,铁棍又接连挥出了数下,打死打伤了十几人,这才徒然觉的眼前已是豁然开朗,自己竟已经杀透了敌阵。

  想到阵中刚才的厮杀,武松再自持武艺高强,亦心有余悸。他回过头望去,整个战场犹如一锅被烧开的滚水,翻滚沸腾。而再看自己,这一路的拼杀,只胸前就受了一处枪伤,两处箭伤。要不是身上精甲庇护着,任凭他武艺过人,布衫青衣的在这战阵中也讨不得好去。

  再看自己身后,还剩下了三二十人跟随,武松心中顿时痛如刀绞。固然他知晓那一都人马不可能只剩下眼前这些,其余的全都折损了。但想来亲卫营里的死伤也不会小了。

  “大头领有令。铁骑营披甲——”

  战场上,陆谦看着已经崩溃的宋军前军右翼,叫身边亲随,举起旗来,左右摇晃了三圈。这并非梁山军的旗语,而只是约定的信号。吊斗里的庞万春,敏锐的看到了旗帜变化,当下就高叫着。他肩窝的伤口未愈,这一战上不了阵,但他目光敏锐,陆谦就也给他寻了个新差事。毕竟神射手的眼神都是非人类的。

  吊斗下方的鼓手当下擂响战鼓,同时派传令兵疾向城下催马传令。虽然战鼓一响,吊斗上又升起一面红旗,铁骑营就该知道怎么来做,但传令兵还是要有的。红旗打出后,一通鼓来;铁骑营披甲;二通鼓来,铁骑营列队,辅兵退回;三通鼓响,就是他们出击的时候了。

  人数仅仅只有二百人的铁骑营,辅兵却是实打实的四百人。每个铁骑营士卒两名辅兵,就是要他们能在战场上以最快的速度武装起来,准备妥当。

  “起身,披甲——”

  栾廷玉高声大喊着。看到红旗,听到鼓声,也几乎是同一瞬间,一直来都平静的铁骑营将士喧哗了起来。

  每名具甲铁骑两名辅兵,一人帮忙披挂人甲,另一人帮忙披挂马甲。训练有素,作业娴熟的他们动作很快的就完成了一切,然后两人齐齐扶送着具甲铁骑上马。

  栾廷玉中是激动地,这一仗他已经盼了很长时间。谁叫铁骑营这一阵里要由他来统带呢?这可是真正的铁骑啊,任是哪个武人看了他们不眼热?

  对战呼延灼,梁山泊缴获了诸多战马,抓了不少俘虏,愿意投降的骑手也不是没有,可是能通过筛选,连同山寨原有的骑兵,拢共也只凑到了二百人。

  但就是这两百人的营头,却成为了梁山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营,第一个有名号的营头

  作为武人,栾廷玉当然有争锋沙场,建功立业的愿望。可以他现在落到了眼下这一步,也无可奈何了。但即便上了梁山,他依旧是一个武人。能带领具甲铁骑,驰骋沙场,简直是武人巅峰了。

  “呀啊!”反手一挥刀,雪亮的刀首拦腰斩过一宋军军将,陆谦来不及去摸脸上的鲜血,大刀朝左疾速挡去,架住了当头打来的一根狼牙棒。

  “死来!”两臂较力,更胜一筹的陆谦将狼牙棒高高的荡起,大刀向前一戳,刀尖直透背心。

  “再来啊。”看着勒马怯退的一名宋军军将,陆谦睚眼横目,扬刀邀战。自从何灌开出了重赏之后,陆谦已经撞到不少这般为财而亡的人了。那军将看了陆谦威风后,不敢战了,撇马避去了边儿上,惹来陆谦哈哈的大笑。

  “呜呜,呜呜呜……”

  这时候号角声突然在阵里响起。把手抹脸的陆谦动作一顿,他在战前做的布置涌上了心头。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沉重地马蹄践踏大地,因马速的逐步提升开始发出震耳的声音,一声声的叩击着大地,沉闷,如盛夏的滚雷。

  马蹄所至,扬起一片尘土。

  “退,让路,弟兄们注意让路了!”

  几乎同时,溃败的宋军才觉到了梁山军后面响起的动静。特别是当一队队的梁山军涌向两边,他们“看”的就更清晰了。骑兵,一定是骑兵追来了。

  他们已经溃败,可不正是骑兵逞英雄的时候?

  “快逃。梁山泊的贼骑杀来啦……”

  “快逃,快逃……”

  一时间,本来就溃不成军的宋军右翼是更乱了逃了。陈字将旗早已经消失在陆谦视线里,他知道,这一战自己要赢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