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兀那军汉,报上名来。爷爷关西鲁达。手下不斩无名鼠辈。”

  两军阵前,三通画角鸣处,聒天般擂起战鼓来。花和尚第一个出面叫阵,他这一路人马抵住了王路口梁山军大寨右面的官军。

  鲁智深也不晓得对面到底有几许人马,亦是何人领兵,是只管跃马叫阵。那对面官军阵中亦奔出一持刀军将来,撒开战马四蹄,直冲鲁智深而来。

  “我乃外殿直教师季磊是也。你这小小提辖,反国的逆贼,何足为道!且与吾来并个输赢!”来将张口大骂。直叫对面的鲁提辖怒火中烧,“你这撮鸟汉子,端的无礼,看洒家一禅杖打碎你的脑壳。”说罢纵马舞杖,直奔那军将迎去。

  就见战马咆哮,踢起手中军器;枪刀来往,各防架隔遮拦。两个斗到十合,花和尚卖个破绽,让来将把刀直望他心窝里搠来。鲁智深却把腰一闪,让军将和刀攧入怀里来。接下来是共工怒撞不周山也,只一撞就将来者掀翻马下。那军将的战马拨风也似去了。鲁智深不理会,只叫亲随将来人绑缚了。再提起禅杖上前来叫阵。

  只片刻,对面官军阵上就再奔出来一将来,挺枪跃马,直临阵前。向那鲁智深骂道:“逆贼草寇,休得猖獗。看爷爷李德来取你性命。”鲁智深是一言不发,两马交错,刀兵相交,斗到十合,来者已经力怯,拨马就要退走,鲁智深焉能放过他?骤马飞杖的直赶将去,一禅杖打在了后背心,当场翻倒马下,口吐鲜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连胜两阵的鲁智深只觉得内心的火气,还在呜呜的烧得正旺。他娘的,张口反国,闭口逆贼,当佛爷就想上山落草吗?如果能有条生路,试看山寨里的诸多头领,几万弟兄,又有几个愿意落草为寇的?

  那林家贤弟的禁军教头,陆大头领的殿帅府虞候,秦明兄弟的兵马总管,还有徐宁的金枪班教师,还有索超的正牌管,裴宣的六案孔目……,谁又愿意上山落草?

  号角吹响,旌旗招展;战鼓惊天,军马嘶风。鲁智深这心头的积火只要把人瘪炸。却是因为他有一千个一万个苦衷,却对那叫骂声无一个说得出口的反驳理由,盖因为他现在就是那反国逆贼,强盗草寇。

  这满腔的怒火,便就只能发泄到对面头上。就是欧鹏、方杰要来换他一阵,都是不愿。

  再叫军前擂鼓搦战,花和尚在那马背上大喝道:“不要狐朋狗党,敢出来挑战么?”这话却是骂的狠了。话音犹未了,对面军阵内就再飞出一将,那将军生的六尺还高,头上戴一顶虎头盔,朱缨倒挂,身披一熟铜甲,秃袖皂袍,生的是虎头豹睛,满面虬髯,赫赫然的一员猛将。胯下骑一匹黄骠马,挺一厚背大刀,直临阵前。“贼将听清了,我乃虎翼军都虞候魏烔。告你姓名,叫尔不在阎王面前做个糊涂鬼。”言罢跃马阵前。鲁智深自然不惧怕,舞起禅杖,跃马出阵,与将官也不打话,骤马相交。魏烔使刀劈杀,鲁达舞杖来迎。斗不到三十余合,鲁智深回身便走,叫魏烔见了心中大喜,这贼将已经连胜两阵,如今叫自己杀败了,真大大光彩。如此更不愿意轻易放过鲁智深,骤马舞刀直赶将去。可鲁智深焉是真败阵?却是不输,只是瞧这厮手段也是不凡,若是战到不支,要打马退去时候自己也难留住,特地要卖个破绽转他来赶。和尚轮起禅杖,觑着魏烔较亲,翻身背打一杖,把魏烔天灵盖立时敲个粉碎,当场死于马下。

  后阵欧鹏本来准备着迎上接应,如此见了,哈哈大笑。但对面宋军却急叫收军。那鲁智深自把所部撞掩过来,大折了一阵,慌忙收拾还寨去。众多军将看见连折了三将,其中还有魏烔这等勇猛战将,都面面厮觑,俱各骇然。为首军将连叫人回报大营,让何灌更添了烦恼。

  如此还只是右路一阵,还有那左边的。其官军守将乃是名门之后,姓潘名袞,祖上正是大名鼎鼎的潘仁美。当然,这本书是不参加杨家将背景的,所以这潘仁美不是潘仁美,而是潘美。大宋开国名将,与杨家也无那解不开的死仇。

  再说了,这老杨家混成今日模样,真与潘家有仇,也不配被老潘家计较了。人潘氏一门,百多年过去了,依旧在东京城享受着高官厚禄,荣华富贵。老杨家呢?嫡支如杨志这般,都混的惨不忍睹。向上数一倍,只有一个旁支远房的杨温混到了节度使这一击,可谓功成名就了。然而不亲啊,彼此间还大有隔阂的。

  当年为老赵家争抢天下的功勋后代,现如今早就腐朽不堪了。许多将门之中已经不闻练功习武之声,而是一片朗朗读书声。但林子大了之啥鸟都有,歹竹也能出好笋。这潘袞就是这辈儿潘家子弟中少有的从武之人。

  当然,人家休看已经身居高位,可战场是不用上的。只需要天天给老赵家的老巢来站岗放哨,日久天长了,升任一军都指挥使也就顺理成章了。潘袞现如今为侍卫亲军下属奉节军都指挥使。

  作为长久盘踞东京城的家里蹲型‘战将’,潘袞有一个不算优势的优势,那便是熟背东京的英雄谱。东京城里的禁军固然早就烂成了豆腐渣,但各大兵头之间的比斗却还是甚有看头的。要知道北宋赌风兴盛,这比斗可不只是单纯武艺较量,暗中更有巨大利益。那豹子头林冲的大名,潘袞如何会不知晓?比之花和尚鲁智深来可响亮的太多了。

  是以,打林冲在外开始叫阵,他便禁闭寨门不出。何灌要他出兵这里的时候,可没有说要奉节军斩杀敌将来建功的,而只是要潘袞切断梁山军小波贼寇骚扰地方的路径去。“豹子头武艺高强,吾观己军阵中无其对手。就容他在外放肆几日,岂可因一时不忿,便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如此到了天将黄昏时候,林冲始带着军士后返,在七八里外一个村子里驻马。梁山泊探马出动频繁,遮蔽宋军耳目。潘袞却是不知道,就在梁山泊大军抵到这座村庄时候,林冲就传下了密令。要进入村落的两都军士收拢村庄里百姓,尽数赶到两三里外另一处村落里安顿。一面着一都精勇士卒留在村子里,其余将士全不进庄。而村庄里却只管多张灯火,把干柴干草等引火之物,全都堆放在屋外上风头。再于村落左右通口堵塞干柴。约莫初更时分,那潘袞就接到信报,有梁山泊大队的人马返回了王路口,领兵之人持一杆长矛,背后打着林字旗。

  如此潘袞又叫人去探那不远处的村落,却见其上飘着“邓”字名号,当下就断定林冲已经返回贼兵大营。帐下奉节军诸多军官亦纷纷以为然,那豹子头林冲他们惧怕,谁叫当年林教头威震东京城的时候,他们就见识过厉害的呢?但是豹子头厉害那是豹子头,你一个姓邓的又是何方神圣?

  不提潘袞不将邓飞放在眼中,其他的奉节军将官们也是如此。

  当下潘袞就钦点了一千精锐,选拔了军中多名健勇军官带队,悄悄从营垒背后出去。绕过了东角一处水塘,才向着梁山军落脚村庄直直挺去。

  林冲此时就在那村落左侧一片荒野中静静等候着,他身边的士卒不多,满打满算不过五百人。一个个席地而坐,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村落。那当中,有邓飞,有他们的一百同袍。

  在林冲身侧是王寅和吕师囊两位来自江南的好汉,那王寅惯使一条钢枪,神出鬼没,武艺之高不下于林冲。还略通文墨,精通谋略,乃是此番摩尼教来人中隐在方天定身后的真正主心骨。

  他与吕师囊各拿了刀矛弓箭,挺直地站立在风雪里。如此到了二更,还不见宋军有动静,王寅略是心急,向林冲说道:“教头看看,这北地的夜晚恁地天色寒冻,教头何以料定那官军必来?”

  “王兄不曾见过那潘袞,小弟在东京城任职时候却是识得。”林冲对王寅的武艺也很是佩服,要知道他可是出身军官世家,而王寅则本是一打石匠,能练就今日的一身武艺,其天资,其用心,比之林冲只高不低。

  “潘袞此人出自名门,祖上乃大宋开国名将潘美。这厮色厉胆薄。常慕祖上荣耀,却不肯塌下身来在战阵上好好地磨砺。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吾料定他探明清楚后,必会忍不得诱,派兵赶来劫营。”

  王寅无话可说,他没反驳的借口。林冲这般讲,直接就把话给聊死了。这是站在社会地位上在鄙视摩尼教呐。用一句话来形容,这叫双方的信息不对等。

  俺说那xx集团的董事长是个老色鬼,那另一个人能说的屁啊。他见都没见过那老鬼去,听都听不到音讯。

  王寅内心里不知道是否有在骂:MMP啊。

  如此又过了两刻钟左右,远远地有一阵沙沙踏雪声,顺风吹了过来。便是林冲骑着的马,也微昂了头,耸着两耳去听,那沙沙之声,越来越近,正通向驻扎的那个庄子。突然地警哨声在寒冷空里吹起,那尖锐的声调特别刺耳。林冲却是大喜,王寅亦佩服的在马上向林冲道:“果不出教头之所料。”说时,豹子头已经一马当先,向庄子跃了过去。后面五百士兵,都悄声不响,各各挺了兵刃,追着林冲奔将去。

  那前面的官兵,却是金鼓大震,喊杀连天直逼那庄子。林冲就远远看到官兵亮了灯火,在喊杀声中由庄子的北口,绕了寨墙,直攻打到南口去。

  原来这个村庄只是寻常村庄,只有南北一条大道,其他皆是小胡同罢了。如今都已被梁山军堵上了,官兵才不耐去扒拉它们呢。这村庄的北口此时也堵塞上了,熄了灯火,南口却有无数灯火照耀。官兵就料着梁山军是由南门逃去或屯驻,留下小半人清理北口的障碍,大半人却都绕到南口去攻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