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泊后山。

  宗家父子有伴了,还一来就来五个。先是百胜将韩滔和天目将彭玘,然后是三个重要人物。双鞭呼延灼,霹雳火秦明与金枪手徐宁。

  在这三位来到梁山泊的时候,宗家父子已经接受了呼延灼万五甲兵全军覆没的事实了。

  这一事实造成的结果,那是宗泽肉眼都可以看出来的。别提在后山巡哨的梁山战兵了,那一个个都披上了战甲,就连预备兵——在他眼中就是辅兵,都有一些人披上了皮甲和纸甲。比如说山寨学堂里的警卫。同时学堂也收到了一个新消息,不就有将会有一批小号甲衣分发下来。如此学员们在擂台较量的时候,就可以更放得开手脚了。

  是的,宗泽现在是山寨学堂里的一个先生,他儿子宗颖也是。

  没办法。他们宗家不是先前的栾廷玉啊。后者嘛事儿没有,就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可宗家父子的身份是俘虏,虽然待遇比之战俘要强上很多很多,吃喝温饱不成问题。但要吃好的,喝好的,就未免有些难了。

  梁山大寨讲的是按劳分配。如此可供宗家父子选择的职业有两种,其一是劳工,每日跟着战俘一起上下工,如此可得一份额外收入;其二是学堂先生,亦可得一份额外收入,体面且数额更高。

  他们这些人的‘收入’被称之为工分,每日一结。后者可兑换银钱,亦可兑换酒肉和盐糖布匹、笔墨纸砚等各类生活物资。

  宗家父子的收入自然不会兑换银钱,那全都拿去换实物了。

  父子俩心里都知道,梁山泊是想要收服他们为己用。可二人无一愿意从贼。

  之后没两天,徐宁、秦明被梁山泊放下山去了。余下几人眼中都是掩不住的羡艳。而直到徐宁再度回到山上,特意请了昔日的‘牢友’们一聚,说到起了被放下山后的经过。前后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物是人非啊。

  宗家父子直接无话可说,韩滔、彭玘相顾无言,呼延灼举着酒碗,连干三碗,对徐宁赔罪。

  在座之人都非小儿,怎会不知道这徐宁就是高俅找出来推诿责任的替罪羔羊?那连环马是不是被钩镰枪破的,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吗?

  要晓得,宗泽也非不知兵之人。就如最初的徐宁、秦明那般,他也想不透呼延灼是怎生败得?可待他亲耳听到呼延灼的诉说,知晓了其中内情,现在听到徐宁的话来,又怎不感到荒唐?在知晓呼延灼的具甲铁骑是怎么吃败仗的事儿后,那梁山泊的形象在宗泽眼中,就陡然是另一幅模样了。而现在么,他眼中精光黯然,心中更是乱作一团。

  如果是先前的梁山泊,于他眼中就是一窝横行一时的贼寇,被俘后的宗泽看着梁山也的确非一般贼寇可比。但他半点不担忧梁山泊能祸乱天下。

  可现在宗泽是真的为大宋江山担忧起来了。不仅是陆谦的缘故。那陆谦有如此强兵猛将,却始终缩在梁山泊这一水之洼,是他不知晓自己的厉害么?

  宗泽不信。能经营起若此一大寨的人,岂是无有见识之人?对比那个可能,他更认为是陆谦所谋所图甚大。

  更因为朝廷荒唐。如此作为,叫那徐宁对朝廷心灰意冷,只对陆谦贼子死心塌地,这不是在抱薪救火么?

  如此,大宋江山危矣。

  宗泽如此忧心忡忡,叫他儿子宗颖听得是目瞪口呆。梁山泊再是了得,也不至于说是大宋江山危矣啊?不至于,绝对不至于。

  宗颖如此态度,只惹来了自己老子鄙视的眼神。“李唐百年兴盛,至安史之乱斗转急下,岂非江山社稷之危?”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意思。

  这跟着徐宁一同上山来的还有陈文昭这么个人,宗泽对陈文昭不甚熟悉,陈文昭对宗泽也无太大的了解。且后者刚刚上山,作为蔡京的门生之一,作为即将上任的知府大人,濮州被破,自身被俘,他损失大了去了。对梁山的态度之敌视,可以预料。

  得知宗泽宗颖父子正在梁山山寨学堂任先生一职后,就视宗家父子做叛徒,彼此并未联系多么紧密。反倒是呼延灼三将与宗泽交情更见深厚,盖因为宗泽知兵。三人的交情是在一次次推演战局之中建立的。

  “惜哉,不早日相逢先生。如是得先生做参军,呼延可至于今日?”这样的话,单呼延灼就说了不下三次。但事后诸葛,于事无补。

  如此这般时候,又一对父子上山了来。

  张叔夜父子吃了陆谦一顿酒后,就带上行李,与宗泽、陈文昭做邻居去了。

  他与陈文昭倒是彼此知名,晓得陈文昭乃是蔡京的门生之一,但他也清楚这陈文昭为官却还算清廉,而且颇有能力。虽然不会对其好颜相向,但也不会疾言厉语。他对宗泽也无甚了解,但也并不歧视。不认为宗泽父子在山寨学堂里授个课,就是叛变投敌了。相反,在于宗泽短时间的接触之后,张叔夜就认定宗汝霖乃天下一大才。

  如此,陈文昭便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孤立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后山一丘之地,寥寥几人,却已经纷乱不休。

  陆谦一直要人留心着他们几人的态度变化,可却知道短时间内是不会有结果的。除非陆谦使那龌龊手段,将呼延灼三将的家眷,悉数都送上山来。如此由不得他们不投降。

  再对外散布谣言,说宗泽、张叔夜等已经投降效力,叫赵宋家做出事来,亦能逼的他们走投无路,不得已屈从梁山。只是陆谦没那般下作,亦不觉得如此之法,行的可靠。

  如此就只有水磨工夫了。

  他现在最纳闷的是青州的变化,那情形太叫人震惊。如此长时间过去,秦明并没被押解打梁山泊周遭经过,因为他根本就没被慕容彦达缉拿在手,秦明先一步反出青州府城,落草为寇了。

  具体情况陆谦也不知晓,只知道秦明忽的就造起反来,先一步卷裹了家眷,奔桃花山落草了。

  想来是慕容彦达要抓他,结果走漏了风声。

  至于那秦明为什么去投奔桃花山,他是不是与周通、李忠暗中有甚联络,水浒原著上绝对是没有的,但现下是不是就有了,陆谦可拿不准。

  反正就谍报司反馈回来的消息看,慕容彦达当即就点了花荣为将,引了上千人马把桃花山团团围住。而青州府的兵马都监黄信却被留在了府城内,显然是怕黄信‘自误’。

  陆谦添着嘴唇,记得那原著上是呼延灼奔逃到青州,被慕容彦达收留,借了兵马剿灭偷盗了他御马的桃花山,后来又有白虎山孔家兄弟一事,惹得三山聚义,共同攻打青州。又引了梁山泊大军来,宋江活捉了呼延灼,打破了青州城。

  可现下梁山泊与青州的绿林好汉虽还有那么点瓜葛,但陆谦能接到桃花山的求援吗?

  虽然青州没有了呼延灼,但他们还有小李广。反倒是青州绿林损失更严重,一个秦明根本弥补不了鲁智深、杨志和武松三人缺席,带来的损失。只不过青州的军事力量当前损失严重,反倒是绿林势力增大了不少。倒是此起彼伏,旗鼓相当。

  陆谦如此想着,却是没有想到变化甚大的三山的内部是否还能如此团结,以及花荣的心思和那一手神射。他忘了自己掀动起来的影响,对青州的影响了。

  别的不说,单是那三山就有不同。人原著上的三山是桃花山、二龙山和白虎山,而现在的三山则还是清风山、桃花山和二龙山。白虎山的孔家兄弟不仅不是山大王了,人还拉起了团练,成为了青州府乡勇的一部分。

  三山当中,清风山实力最是浑厚,但燕顺、郑天寿、王矮虎三人虽然得了桃花山的求援书信,却不愿意进援桃花山。盖因为三人都知晓那花荣神射的厉害。于是燕顺留守山寨,王矮虎与郑天寿引了三四百喽啰下山,却半道上转而同孔家庄对了上,去不得桃花山了。

  而不晓得花荣厉害的二龙山邓龙,接到桃花山书信后,心想着唇亡齿寒,不可不救。且桃花山许下了重酬,这和尚贪图财货,便点了三百人下山来。

  结果正撞上被慕容彦达催逼的甚急的小李广。

  花荣与秦明毕竟有同袍之谊,再兼霹雳火武艺高强,清风山下二人斗了数阵,皆是不败不胜。

  那日小李广早就在山下邀战,突然听到身后官军迭头呐喊。忙问道:“为何呐喊?”后军答道是有一彪军马飞奔而来。就是那邓龙引来的二龙山喽啰。

  花荣正好拿他性命交差。

  那邓龙的武艺也的确有几分厉害,只论兵械,并不比花荣弱上多少。可是小李广有的一手神射功夫,连斗了许多合,卖个破绽,拨回马望阵上便走。邓龙见自己取胜,挥舞着兵刃就赶将过来。花荣把枪去得胜钩上带住,把马勒个定,左手拈起弓,右手去拔箭,拽满弓,扭过身躯,望邓龙咽喉上只一箭,正中脸面,那厮躲之不及。

  邓龙中箭掉落马下,花荣挥兵掩杀,杀了数十喽啰,抢到了邓龙,更活捉得百十余人。

  桃花山上,秦明与李忠、周通眼睁睁的看着邓龙被杀。但过去的时日里,花荣对桃花山多多手下留情,却是不容的他们杀下山去,与邓龙前后夹击官兵。如此看到青州绿林中素来以武艺高强著称的邓龙,凄惨如此,心中生出一股悲伤不提,更是有担忧。这如何退了山下官兵啊?

  三人回到寨里,李忠先说:“花知寨武艺高强,秦总管亦不遑多让,只在于他手下兵马更多,山寨喽啰遮拦不住,只得且退山上。倘或那慕容彦达再来催逼,他赶到寨前来,如之奈何?”

  就如前文说了,慕容彦达一意伸手进入青州军,那黄信自来养寇自重,以三山贼匪来推诿搪塞慕容彦达。虽然没有明面里交往,便是暗中也无甚言语,一切只在于默契。可三山头领如何不买黄信一个好?秦明是黄信的师傅兼支持者,三山人马自然亦欠秦明人情。

  后者此次奔逃桃花山,也没过多的讲究,就是因为桃花山距离府城最近。秦明非只一人,还有满门老弱妇孺呢。

  李忠问话,周通默不做声。

  秦明说道:“前些日子我被那扑天雕李应擒拿,献给了梁山泊。陆大头领对我甚是看重,我只因顾惜一门老小,不敢答应入伙。现下既然朝廷容不得我,污蔑我与那梁山泊暗通,致使官军前朝征讨梁山泊时候吃了大败仗,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如此,我便投奔那梁山泊又如何?”

  “且梁山泊为大寨,大树底下好乘凉。二位兄弟亦一同去,不是更好?”秦明意欲休书一份,叫山寨喽啰赶赴梁山。邓龙死了,三山先就折了一个,今后压力大增啊。

  “总管说的不无道理。这番梁山泊势大,惹得朝廷瞩目,来日必然会二度征讨。如果破的梁山大寨,必然会扫荡京东两路绿林,我辈留在此处也无甚前途。不如写一封书,使一心腹喽啰去那里求救。若解得危难,拚得投托他大寨,亦不受这寻常官军鸟气。”李忠脑路清奇,可他的话也不无道理。

  小霸王凡事都以李忠从事,后者说的破有道理,那于他来自无不可。但转而他脸上却又出现了一抹迟疑,道:“小弟也多知梁山泊那里豪杰众多,其三寨主就是花和尚鲁智深。只恐那和尚还记当初之事,使了坏,叫陆大头领不来撘救。”

  李忠哈哈笑道:“贤弟多虑了。他那时又打了你,又得了我们许多金银酒器去,如何倒有见怪之心?鲁提辖是个直性的好人,使人到彼,必然亲引军来救应。”如此就是说定,就写了一封书,三人具留了姓名,差两个了事的小喽啰,从后山踅将下去,取路投梁山泊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