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并没有发觉,在穿越后的这些天里,他的性格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了不少,在无声无息中多出了一分戾气,多出了一分肆意妄为,也多出了一份强烈的自信。

  就像是刚刚挣脱了牢笼的鹰隼,觉得自己能飞的比太阳更高。

  就在刚才,从更夫口中询问出了西门庆家的地址后,他反射性的就要抡刀砍杀了这对父子。

  虽然最终只是打晕了这父子俩,如当日杀高坎后对那仆人父女一般绑了起来,用他们身上的衣服,但刚刚心里头涌出的杀意却是做不了假。

  ——只因为如此做更安全。

  陆谦脸上多了丝阴沉,他不是这般嗜杀的人啊。上辈子的很多信念还在深深地影响着他,这更夫父子也没得罪于他,怎么心头生出来的就是杀人呢?这是两条性命啊,打晕了绑起来,一样是很安全的。与杀人相比,相差无几。

  如此一来他才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就连他白日里留恋城外不去,准备夜杀西门庆一事,都让他怀疑是不是因为内心变化而那啥的了。这穿越并不是单纯的魂穿,而是两个灵魂的融合啊。陆谦吞噬了原主全部的记忆,就只是了解一下任务背景和多出一身武艺么?如果还隐藏着不可知的一面,那现在他的作为,真的只是因为他内心中本就厌恶西门庆吗?

  陆谦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的他胆子越来越大,也自信到近乎自负。他潜意思里觉得自己先知先明,还有系统在身,那就是真命天子,理应横扫世间八方。他已盘算好一切,不管是从蜈蚣岭下来,还是今夜的袭杀西门庆,都不会对他的人生安全造成实质性的威胁。所以他大胆的去做了!

  虽然白昼时候的那一幕表明,他的盘算并不能真的囊括一切,可到了最后他能依据的还有武力。他的武力兜住了这一破绽,这就让他的自信依旧。

  陆谦心底里泛起的惊疑,很快被压了下来。因为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而且大体上想了想,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适才心底里涌起的杀意,也可以理解成这些日子里他‘小心谨慎’下的条件反射,再一个他杀顺手了么。

  木着脸,他奔到了西门庆府邸,这里距离城墙并不远,是一座占地不小的宅院。

  前宅亮起的灯笼让陆谦熄灭了走前门的打算,他从后院跳入其中。入眼处就是一座马厩,但里面一匹马都没有,只有一阵呼噜声响亮的传出来。陆谦也不去管这人,他现在心里的恨意可没血溅鸳鸯楼的武松那么强烈,要对整个西门家斩尽杀绝。

  陆谦向前行,整个院子无有一人,只有寥寥几点亮光。陆谦准备抹一个丫鬟使女来问西门庆的住处。可不是说主人家的就一定要住在正房,这个时空里,有钱人家谁没几个小妾?

  像晁盖、卢俊义那种人,全天下都不多见的。

  陆谦摸到一间下房,反手拿出解腕刀就去小心的拨动门栓,却不料猛地听到屋内响起了一声咒骂:“哪个胆大的泼贼,姑奶奶刚睡下,就敢找上门来?”说是叫骂,声音却是不高,更带着三分的骚气。

  莫不是把我当成了相好的了?陆谦如此想着。

  接着就听到了女子起床声音,然后是“啪啪”的火镰声。而这时他已经拔了闩,推开门,就抢入来,把这女子劈头揪住。后者却待要叫,灯影下,见明晃晃地一把刀在来客手里,先自惊得八分软了,口里只叫得一声“饶命!”

  陆谦道:“你可认得我么?”

  女子哪里认得陆谦,她只是一个后宅妇人,可不是前院的那些打手。待听到来客就是今日大闹阳谷的好汉时,连声求饶。

  陆谦也不难为她:“你只实说,西门庆这厮今夜在哪里?我便饶你。”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长的还有两分姿色,但想来不该是西门庆的小妾,这房子里的摆设太寒酸了一些。不过那西门庆要真是一个色中恶鬼,眼前这女子必然会被收用的。

  庞春梅是个人尖子,怎不知道陆谦此问的后果是什么,可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因为她心里自己的命更重要。

  陆谦得到了答案,一巴掌砍在了庞春梅的脖颈上,就看庞春梅两眼一翻,人就晕倒在床上。

  然后陆谦熄了灯,拎起朴刀,就向着西院赶去。

  这一夜西门庆睡的很踏实,虽然丢了三个门人,被那强人狠狠地打了一次脸,却在知县相公面前露了个大脸,如此净街虎三个就死得不冤。明日再散出去百十贯钱,做好仁义,这今后的阳谷,西门大官人的名号只会更加响亮,更加好用。

  傍晚回到家中,西门庆内心的阴沉已经尽去,甚至还有些得意,让人从外面叫了一桌酒席,吃吃喝喝过了一更了,才搂着美妾去了西院,春风化雨,浓云戏月,这一夜西门庆过的是好不快活。

  而陆谦用解腕刀悄悄拨动门栓的时候,说真的,他是很谨慎的。

  那西门庆好歹也练了些拳脚棍棒。不看水浒原著上,武松拿着尖刀才让他怕,在一脚踢掉了武松的尖刀之后,就有了与武松比试拳脚的胆量。虽然只一合就被武松拿住,头下脚上的摔下楼去。但西门庆明知道武松赤手空拳打死过老虎,还敢与武松比试拳脚,是不是自不量力且不去说,这厮胆量本就不小,但也必然手上有两下子。

  陆谦还真怕这西门庆牛逼上一把,与他斗个不分胜负呢。

  那料他摸到了床边了,西门庆这厮还睡的跟死猪一般,就连他身边的小妾也酣睡不醒。

  只是在闻到那床榻间一股子酒精夹杂男女苟合后的混沌气味,陆谦明白是什原因了。

  暗骂一声‘晦气’,而实际上他真真是好运气啊。西门庆直到死都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自己。免去了一场打斗,今夜里进程来寻仇的时候,陆谦都打定了大闹一场的主意。现在多轻松?

  还有那位自始至终都在酣睡的小妾,也不知道自己搂着的枕边人已经半夜里变成了一具尸体,现在还睡的很是香甜。也不知道她醒来后发现西门庆变成了一具尸体,内心的阴影面积会有多大?

  从西门庆家跳出来,向城墙奔去的路上,陆谦还专门去看了一眼那更夫父子,俩人还在昏迷中,就索性为他们割断了衣襟。这父子俩虽然损失了一件外罩,可也避过了一场大难不是?

  陆谦觉得自己没啥变化,这不还心肠很好的么。

  轻松的跳下土墙,陆谦取过马,就向着南面直去。

  如此轻易的杀掉西门庆,是他之前想都没想过的,实是幸事。

  且更让他高兴的是,在他杀西门庆的那一瞬间,一直来跟死了一样的系统又响起了一声“叮”的声音,出了西门庆府宅后,陆谦点开一看:完成任务——斗杀西门庆,奖励荣耀值50点。

  真真是惊喜。

  杀了一个西门庆,得到的荣耀值竟然比的上十字坡,陆谦真不得不怀疑,十字坡上他烧烤孙二娘、张青那两口子是不是失策了,就该直接戳他俩两刀。

  而有了这50点荣耀值后,陆谦手头的荣耀值就有110点了。之前蜈蚣岭上杀王道人那么辛苦,却也半点荣誉值未得,而今天如此轻易地杀了西门庆,就有了足足50点荣耀值。只是去看属性栏,也不见亮起光泽,显然还不能再次升级。

  这破系统真的让人搞不清楚啊,智力属性是70 的陆谦看着系统都一脑子糊涂。这荣耀点和杀怪经验忽高忽低的。救个林冲也只给了十点,现在杀个西门庆就一下子来了50点。这不成比例啊?

  还有,那王道人武艺过人,可杀了后却一点荣誉点也没???

  打马向南的时候,陆谦都一直在想,这破系统的‘得点’依据究竟是什么呢?他已经不去想着系统真真来历了,陆谦现在最最想搞明白的就是这破系统是依据什么来‘加分’的。

  他心里隐隐有个怀疑,或许是这水浒上越是出名的人,杀/救了之后所得的荣誉值就越多,反之砍一个实力高强的‘怪物’,就能加上不少经验。而真要是如此,杀个西门庆收获就如此丰厚,那潘金莲呢?

  这对奸夫**,在后世,名气可不相上下。杀西门庆还有的风险冒,潘金莲却是头顶着荣誉值,在插标卖首啊。

  更还有那王伦与宋江……

  但别忘了,那高坎那厮的死,也没为陆谦带来半点好处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