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二章 豹子头

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18-12-17 09:09:24 源网站:棉花糖
  这个时代的东京城绝对是地球上的第一大城市,是地球上的最最繁荣的城市。人类几千年文明的结晶,完完全全就展现在这里。

  上百万人口居住在这座庞大的城市中,足足三丈三尺高的城墙仿佛是一头巨大的不可以言辞来形容的洪荒巨兽,静静的趴伏在黄河南岸。

  太阳的精光照撒在汴京城上。

  从最外面的羊马墙,到外城,到内城,到皇宫前的樊楼街,人群密密麻麻,往来如梭。即使这已经是下午了。

  高俅的府邸当然在整个东京城最核心的地方,等于说陆谦的家也在这东京最富贵的地方。但林冲的家就距离的有点远了,虽然也是在内城,但林冲的家在皇城的东北方。要不然林冲也不会带着自己的娘子前去酸枣门外的东岳庙上香还愿。而高府则在西南方,靠着金水河的地方。东京城百万人口,日常供给多靠着河运,金水河沿线那不是一般的热闹。

  陆谦手提着一坛和旨。这可是樊楼的两大名酒之一啊,另一名眉寿。从酒名上就可以看出,后者代表健康长寿,和旨则突出了酒的醇和、甘美,这两个名称都十分雅致,都具有博大精深的文化气息。

  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还扎‘彩楼欢门’,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骑马的官吏,叫卖的小贩,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身负背篓的行脚僧道,以及那些看花了眼的外乡游客。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

  真的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把这个时代地球上最最繁荣的商业都市华景,如一幅画卷那样绘色绘形地展现于人们的眼前。

  当然,随着陆谦的‘行动’,那高府中的高衙内高坎才是最最欢喜的。富安给他设的计策正在进行中不是吗?

  虽然陆谦微微的改动了一下,但那也是为了更妥帖。

  毕竟直接请林冲到樊楼喝酒太过突兀了。

  两个东京城里的小虾米,就好比后世帝都的俩营团级军官,喝酒就至于去钓鱼台国宾馆吗?

  那樊楼可是东京城内的七十二家正店之首,是整个京城里排第一的酒楼,红遍京师的李师师就落脚在那里,消费水平不是一般的高。而距离林冲家更近的还有多家的酒楼,陆谦平日请林冲吃酒可少有去樊楼的。

  陆谦不是林冲,后者官职是不高,但祖父辈有根脚,身价丰厚,一千贯的宝刀说买就买了。

  而陆谦呢?浑身上下的身价也不过二三百贯。

  陆谦适才亲自到高府上回话了,说他先到樊楼取一坛酒在林冲家中吃酒,然后以不尽兴为由,邀请林冲前去樊楼。如此正时辰长久一些,好让衙内行云雨乐事。

  高坎这货当然允了,还给陆谦打包票说,只要事成,他必会在他干老子面前好好为陆谦美言,今后升官发财的好日子就在眼前。哪里能想得到眼前的人已经神鬼不知的换了内核。

  高坎许诺的升官发财对于陆谦半点吸引力也没有,倒是这江湖绿林更让他神往。

  而再说这林冲,自从老婆被高衙内调戏了之后,是闷闷不乐。高衙内是高俅的干儿子,打林冲不敢打,可不打不是男人啊。

  自从那原先武艺冠东京的王进王教头被高俅害了之后,林冲在一干禁军教头中武艺已可称雄。高俅也知道自己根基不稳,想要让底下人心服口服是很难,在收拢了牛邦喜、党世英党世雄兄弟后就几次抬举了林冲。

  倒不是加林冲的官职,而是抬高了他的地位。

  那高坎五岳楼调戏林冲老婆的时候,两人是互相认识的,高坎当即就叫出了林冲名字,而高坎的帮闲在两人起冲突的时候,竟也是说:“教头休怪,衙内不认得,多有冲撞。”

  可见林冲在殿帅府还是有点地位的,从某个侧面讲,高俅待他还是有恩的。

  这就更让林冲左右为难了。再说了,在现下这时空,“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那是普世价值观。这官儿可不是哪个人随随便便就能丢掉的。

  像现在的陆谦这样,一门心思的跑山东混绿林的主儿,一万个里头也找不到一个。

  临近中午时分,林冲还在家中,听得门首有人叫道:“哥哥在家么?”

  林冲出来看时,却是陆谦,慌忙道:“兄弟何来?”

  陆谦道:“特来探望兄,何故连日街前不见?”这话音说的有点大,没办法,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儿,正有个尾巴跟着呢。

  林冲不疑其他,说道:“进来心里烦闷,故不曾出去。”说着就把陆谦让到了屋里。

  在屋内坐定,林娘子让侍女锦儿奉上茶水,陆谦道了一声“阿嫂”。

  林冲看到陆谦前来是很高兴的,接过陆谦提来的酒坛后,笑着说今天有口福了,就让林娘子下去准备饭菜。

  陆谦这时候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不容林冲疑问,就先开口道:“哥哥祸事也。”唬得林冲一跳。然后将高坎、富安那毒计如此这般说了一通,听得林冲是怒发冲冠,只要跳起来去陆谦家杀了高衙内和富安这条恶狗。

  陆谦自然忙拉住了林冲,连说不可。

  林冲要是真杀了高衙内,他自己也活不出东京城,陆谦家距离高府太近了。林冲这么怒气冲冲的的跑去杀人,消息绝对掩盖不住。

  “哥哥,哥哥,这事需要从长计议。”他来林冲这里,可不是让林冲杀人去的。

  陆谦用尽力气拉住林冲的胳膊,但林冲的气力岂是他能比的?一股股涌动的大力拖着他都从堂中走到门口了。就像大人带个小孩!

  “官人,官人……”

  林娘子听得堂上的动静,赶忙来看,帮着阻拦,这才让林冲消停了下。

  “叔叔,这是怎的?”

  林娘子怕是从没见过这样的丈夫。

  要知道绰号豹子头的林冲,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再有比陆谦高出半头的身材,发起怒来忒的是很吓人的。虽然整个水浒当中,林冲可谓是活的最憋屈的人了。

  但以他刚才的怒气,高坎要出现在他面前,林冲是真会动手的。

  “哥哥,我也想一刀宰了高坎那鸟厮。但哥哥不行。”陆谦是光棍一条,脱身容易,林冲却是拖家带口的。

  林冲如此砍杀高坎,难逃东京不说,陆谦怕也难走脱。而只要被擒了,定要跟着吃死罪,高俅肯定会让开封府尹判陆谦一个同谋之罪。俩人都陷进来,这太不值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