郓城大小官吏尽知道朝廷要发精兵来剿灭水泊。这东京城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别人不去提,只说宋江那便是怕了。

  毕竟是万五甲兵,毕竟有五千铁骑。

  心中再无先前对梁山的底气,现今梁山泊大赚了一笔,高高兴兴收兵回山。按照道理,正是宋江这等人物拜山交易的大好时机,可现在他人却死死的住在县衙不动弹,就是他那好兄弟铁扇子宋清也乖乖呆在宋家庄,侍奉老爹。

  如此之生分,不显山漏水,不引人注目,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要知道这天底下的‘聪明人’可不止他黑三郎一个。

  打县衙里出来,宋江就一路快赶的来到了城东晁盖住处。就见那晁益早就恭候在大门处。

  自从公孙胜跟了晁盖之后,这托塔天王时不时的就会做出一件叫宋江意外的事儿来。眼前晁益在大门处恭候,可不就是算准了宋江会来府上么。

  而至于说这变化为什么来自公孙胜,而不是叫晁盖更加亲近的吴用,却是因为吴用打生辰纲后不久便生了一起大病,现在还在卧床休养呢。

  而至于他怎么就生病了,还这般的厉害,那就怪不着陆谦了是吧?一旁的神医安道全,更会将两手一摊,无辜的道:“怪我咯?”他人都回金陵了,显然怪不着啊。

  晁盖这身边没有了吴用这个出谋划策的谋主,能够依靠的自然就是公孙胜了。

  入云龙在陆谦看来是一路人么,那头顶的气柱是骗不了人的,对梁山没有半点敌意,可是比智多星吴学究要好的多了。

  而晁盖的这谋主一变换,宋江虽还大致能摸得清晁盖的脉络,可多少就会有些小意外。一譬如现下。

  跟随着晁益走进府中,没去正堂大厅,径直拐入了西侧花厅,就见当中摆一桌酒席,晁盖与公孙胜已经恭候多时了。

  将宋江让到厅中,公孙胜作陪,晁盖叫余下人尽数退下。

  三人杯觥交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说到起事来。宋江面含忧色,“朝廷大军即将逼到来,哥哥与梁山泊依旧藕断丝连,就不怕日后官府来翻旧账,坏了身家性命?”

  晁天王将眼睛一睁:“贤弟何以为朝廷派来的兵马就必然能胜?”如此反问叫宋江震惊,他是个满脑子功名的人物,说将朝堂视为天亦不为过,如何敢质疑朝堂?且此次京畿兵马如此雄壮的,哪还有不胜的道理?晁盖如此一问,却是太过红果果的了。“煌煌大宋,百万之师,何以弹压不下水泊梁山?哥哥休要自误啊。”

  这种差异就是这宋江与晁盖之间最大的不同。当他们都‘安分守己’的‘生活’的时候,这种理念上的区分还不明显,可是如原著里上了梁山,拥兵水泊的时候,彼此道路的方向就大干系了。

  “百万大军亦如何?赵皇帝能一股脑的都派来济州么?”

  “朝廷的精锐亦如何?京西河南府的军队就比京东的要强么?万五甲兵以我之见,也不过如此罢了。梁山泊就无雄壮甲士么?公明贤弟,这满天下的禁军,除西军尚能战敢战之外,天下乌鸦一般黑,无分甚精锐不精锐的。”

  “那呼延灼个人或许了得,兵甲或许犀利,但战阵交锋最重的是人。以为兄之见,呼延灼手下兵马一样不堪一击。”这托塔天王对于梁山泊的信心确是又有些过于强烈了。

  就如那乐观主义与失败主义,他与宋江理念上的不同,就如此局。

  宋三郎看着一派豪气的晁盖目瞪口呆。脑子里已经认定东京朝堂就是天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理解晁盖是怎么想的?梁山泊那艘要沉的烂船,他不赶紧跳下船来,还要亲自帮着划桨么?

  三天后的梁山泊。

  陆谦接到了一个很不好的信号,如同宋江一般,梁山泊先前结下的诸多客户,除了讲义气的晁天王一如既往的为山寨出力,便是独龙岗的李家、扈家都变作了聋哑人了,对于梁山的召唤不理不睬,无动于衷。

  “这帮无义气的鸟人,生生让洒家气破了肚皮。”鲁智深自然是破口大骂。那聚义厅上人等,脸色就无一个好看的。

  东京调派呼延灼来征讨梁山,这仗还没打呢,一窝人就纷纷来与梁山泊做切割。陆谦何尝不是气炸肚皮?

  这被人小瞧,被人背叛的滋味,真不好受啊。就仿佛梁山泊已经危如累卵,那名字叫‘呼延灼’的军将大军到来,旋即就能把梁山压做粉齑。

  扈家还好说,没甚把柄留在梁山手里。可是李应那鸟厮呢?吃了熊心豹子胆啦?

  陆谦肚子里咕咕的火气,决心非要那独龙岗好看。

  而梁山泊其他头领呢?虽然此时的梁山泊对比堂堂赵宋,的确比蚂蚁大不了多少。可如此一般情形,还是叫聚义厅上的诸多山寨头领,深感其辱。

  索超一巴掌将座椅的扶手都拍断了,“那孝义黑三郎,好大的名头。俺在大名府都如雷贯耳。原来却是这等的货色,就不怕传到江湖上叫人齿冷?”

  那些寻常商贾要来与山寨做切割,也就罢了。那独龙岗的李家、扈家如此,宋三郎也是如此,这就叫人心里怒不可遏了。

  梁山泊又没拉着宋家去送死,也没想着要李家、扈家一起去死。只是求在战前出手一些货物,收购更多的粮食药材等物。那宋江就做的如此绝情,急先锋当着晁盖的面儿这般直说宋江不义气,叫晁盖好不尴尬。

  谁叫这厅堂上人物,一个个都知道他晁盖与宋江是心腹弟兄呢?

  “众兄弟勿恼。那等不义之人尽数小瞧了我山寨,那待呼延灼前来的时候,我等弟兄便大胜之一遭,叫那群不义之辈颜面扫地,羞他们个无地自容。”

  陆谦一直来都忍着不对宋江出手,天幸这黑三郎自己送了个把柄于他。虽然他若换身宋公明,那也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官字两张口,兵字两只手。他要为整个宋家考虑不是?如此这般想来,宋江倒也不是那么‘可恶至极’了。

  但天赐良机在此,陆谦‘盛怒之下’还需要为黑三郎这般考虑吗?他是宋三儿老爹吗?

  那就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把这个鼎鼎大名的孝义黑三郎,及时雨宋公明,也狠狠地踹进烂泥窝里,狠狠地踩他一脚。

  就在这时,聚义厅外唐伍忽然来报,“大头领,岸上传来消息,说是清河县武二郎,引着几个心腹兄弟来投。”

  宽阔的聚义厅先就是为之一静,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之事,继而便是众人大声的叫好。

  “好个武二郎。”就是那历来沉稳的豹子头都禁不住叫起好来。陆谦脸上也闪过动容。武松数日之前就有书信送上山来,言辞里自然露出了这般意思,陆谦当然是一万个不许。回信里没有半点的不自信,信誓旦旦的说破呼延灼易如反掌。

  可没想到这武二在这个时候,就来到了山寨。

  义气,这才是义气,真义气。

  功利如他这般的人,眼睛里都禁不住发热了。更别说大厅里的其他人了。

  阮小七是先前最瞧不起武二的一个,这时候也对武松大写了一个服字。“武二郎真是义气好汉子。虞候哥哥没走了眼,却是俺阮小七将那珍珠做了死鱼眼珠子。待武松兄弟来了,俺须拜礼。”

  不管是梁山上好汉,还是列席的晁盖与公孙胜,一个个心中都对武松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世的武二郎也打死了景阳冈上的那头老虎,只是他是引着诸多猎户一起上的,手中持着兵刃,如此围杀一虎没什么可骄傲的。李逵凭着朴刀在老娘被老虎吃了后,还剁死了四头大虫呢。

  是以,这一世的武松可以说是没有“伏虎”这一说的。但他现下上梁山,只是这份义气,就足以叫他在江湖上彻底打响名号。

  在很多人眼中这许是飞蛾扑火,自投死路;可江湖上看在眼里的,就更多是义之所在,身虽死而无憾悔。就像孟子所言: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江湖绿林汉子,所求之“道”不就是个义气么。

  “众兄弟随我下山,大开山门,大张旗鼓,迎接二郎兄弟,上山入伙。”

  这武松来的太叫人意外,也太叫人热血沸腾。大厅内人等,连带晁盖与公孙胜,都就仿佛瞬间里人人打了一针鸡血,满腔的豪气冲霄,个个敢搅动天下风云。

  之前的侮辱叫大厅上的头领们义愤填膺,激愤于心;可大战之前,只如此鼓励,自然不够用。武松的到来却是为陆谦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这时候他的上山,这时候他的义无返顾,叫梁山泊上层头领们再无丁点的恐惧。

  这战前的动员工作,因缘际会,成功之极。

  而此等事迹传扬开来后,必然叫梁山泊士卒们亦个个士气爆棚。

  当晚,陆谦设宴聚义厅,同时犒赏全军,那梁山是上下欢愉,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武松之事迹,就是那后山的宗泽父子听闻了都感慨良多,皆生出那“卿本佳人,可惜为贼”的感触来。而栾廷玉却停下了自己收拾家当的手。

  当天夜晚,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是无法入睡。脑中千丝万缕,心头仿佛海潮澎湃,月上中天了,亦是丁点睡意也没有。

  第二日清晨,栾廷玉披衣而起,大步走出了房屋,身后夫人自始至终都一句话不言。只把温柔的眼神看着栾廷玉挺拔的背影。当初嫁给他,便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什么?”

  陆谦惊喜的看着向自己拜倒的栾廷玉。因为独龙岗李家、扈家的小心思,陆谦气怒下就也想出了个法子——释放栾廷玉。这合情合理么。当初之所以羁绊栾廷玉,就是为了给李家、扈家保密,可现下是这两家背叛了梁山泊,梁山还有何道理为他们两家保守秘密呢?

  当然,他也不是真要放了铁棒教师出山去,而是想借着梁山‘危急’局面,逼一逼栾廷玉。

  却不料可喜成果来的这般快。这栾廷玉被‘武松’这支催化剂一喷,就乖乖的跳入陆谦的口袋里来了。

  大战即将来临,山寨里却连添两员猛将,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陆谦还顺便踩了宋江一脚去,这一战还没有打呢,他就先赚了个盆满钵满。

  ……

  昨天没事儿本以为能多写点,结果下午有电话,同学要走,到了十一点半才回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