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且说这高唐州,被梁山泊占据些时日来,是风平浪静。那豹子头引兵打破高唐州的第一时间,先传下将令:“休得伤害百姓。”一面再叫人散布告示,出榜安民,秋毫无犯。

  几日里除将高廉一家老小圈禁外,就是把城中贪官污吏清扫一空,再把三五家民愤甚大的奸商劣绅给抄了家。

  现下荡平了外敌,梁山泊一边组织战俘向南输送粮草物资,另一边就是召开了一场公审大会。

  那第一个被拉上台的就是殷天赐。

  这厮罪大恶极,依仗着姐夫高廉的权势,在高唐州为非作歹,两年时间中不知道造下多少罪孽来。纵然高唐州百姓尽数畏惧高廉卷土重来,亦有几后生忍俊不住,跳上台去,历数殷天赐之罪。

  最后由改头换面的柴进,亲自操刀炮制了他。小旋风伤势未愈,但他恨殷天赐之极。是以,强忍伤痛,一刀刨开殷天赐的胸膛,取出心肝来,以祭奠他叔父在天亡灵。

  而后被抛入人群中的殷天赐尸首,被一哄而散的高唐州百姓打做了肉泥。那跟随他一起为非作歹的帮随,连同高廉家中的管事等人,共计有十九人被砍头,剩下的亦被罚银不等,再被打了五十棍到一百棍不等。

  同时那被收押的城中贪官污吏们,还有那奸商劣绅,亦尽被砍掉头颅,抄没家产。而城内还现在的苦主们,则尽数得到了补偿。或多或少,数额不等,却尽叫人心服。可谓是短短几日里,便得尽高唐州数万寻常百姓之人心。

  事实就是如此。历朝历代的百姓们求的皆不多,他们求的还更是自己应当得到的。可就是如此之索求,千古帝王里则是难有人做到。千百年来的数以万计的官员中,更是没几人真的将百姓得失记挂在心上的。

  这很现实,也很悲哀。

  这也是一个陆谦无法解决的难题,因为到后世的大、天朝时代,此问依旧无解。

  短短五日时间,陆谦大军便撤离了高唐州。却是将高唐州的抄家所得,并着一州的府库财帛、仓廒粮米,尽数装载上山。

  此时他也早就得报,那兖州、东昌并着济州人马,合兵五六千人已抵到了郓城,就在临近水泊之地筑营,切断了济水。

  陆谦只不以为意,只需要大军开回,六千乌合之众又算的甚?

  临别之际,陆谦设下来筵席,若无柴进,必是酒馔丰盛,众头领有的吃喝,有的说笑,乐个尽致。可今日有了柴进,其且还在孝期,自是素席果酒奉上,一干头领们也早早在柴皇城的灵位前行了礼节。柴进无话可说,这些日子里心头也憋闷着无数念头,仿佛一块大石堵的他心头沉甸甸的。

  今日临别,见着陆谦一伙儿,事情做得周全,半分无牵累到柴家的。虽知道如此这般的结局最好,却也心中免不了带上三分的感伤。可偏偏一干事儿,他全无发说的出口来。柴氏是一枝叶繁茂的大族,他身为族长,可是不能意气用事。羁绊太多。

  果酒吃多了一样醉人,柴进心中有事,酒不醉人人自醉。在客座上坐地,听到陆谦说起东京城的高俅,心中老大恼恨,口口声声说:“吾家百年来无叫人小觑,吾自生下来更不曾吃得这般大亏,若不杀高廉猾贼,怎生消得这口怨气。”

  陆谦连道:“大官人休要气闷,且自吃酒,后日算计。我梁山兄弟必与您有分说。”如此却是商定了高廉一条性命。

  柴进受了梁山泊如此大恩德,无以为报,宴席上吐口,要送三百匹好马给山寨。陆谦现今手上有了战马,到不眼馋柴进的许诺。反倒是更期望能从柴进这儿套的几个走海的人物。如今这时空的柴进可不比水浒原著上仅一个叔叔,那是家大业大。自有族人窥得海路之利。陆谦早已经使人在登州购买了两艘海船,但滔滔大海不比江河,不是有船有人就可以闯入的,还需要指路人。

  柴进满口答应。

  他柴氏一族盘恒河北,虽嫡系长房始终留于沧州,但旁支早已经开枝散叶,笼罩了大半北地。高唐州的柴皇城就是一例。更遥远的登莱二州,亦有他们柴氏的分支。

  “梁山泊欲开海路乎?登莱兵马钤辖使马政乃柴进世交也。大头领只需叫手下兄弟按捺性质,以我柴氏旗号行径,定可畅通无阻。”

  这等事可是陆谦所不知晓的。登州兵马钤辖使是总督登州水陆军将的重臣,位还在兵马都监之上,绝不是孙立的那兵马提辖可比。

  按照现下这个时空里赵宋朝的规定,其钤辖使这般的职务,那必是在意义非凡之处设立。一般说来就是水陆军兼管!

  梁山人马在登莱二州的活动,若是能有一位钤辖使罩在头上,那必然是大大如意。陆谦惊喜不已,不想自己这么一提,竟然得到了如此一巨大回报。

  有了老手带路,梁山泊在海上的动作,便轻快许多了。或许今年还不行,明年时候还不能探查到日本佐渡岛的所在吗?

  那座岛屿位置在日本本州岛西海岸线的中上部,下方不远处有一个突出的小半岛,应该是很好找的。就陆谦脑子里关于这座金银岛的记忆,眼下时代,这座岛屿上的金山银山还没有被日本人所发现。之前之后挺长的一段时间里,这座岛屿似乎只是日本的流放地,不被重视。

  不过现如今的日本,似乎还没开启幕府时代。彼时不重视的废地,到了梁山军霸占时候,保不准就成为了小鬼子的寸土必争之地。是以要在佐渡岛上彻底站稳脚跟,陆谦必须做好万全之准备。第一就要确保自身之武力。

  这就需要一个庞大的计划来筹备了。眼下只是第一步!

  是的,陆谦窥视日本,那求的不是登陆日本,去耀武扬威,而是小鬼子现今还没发现的一座座金山银山。

  似这种老天爷的赏赐,千百年前的中国大地上也并非没有。中国自古就缺少银子,可是黄金却不缺。想象西汉时候那一次次多达几十万金的赏赐,可见当时的中国大地上也必然有着如佐渡金山这般的矿场。(有那么一说是佛教在中原兴起后将无数黄金都糟蹋了)只是时代变幻,千百年后的现下,如此之宝矿早就被前人采伐殆尽。陆谦的短期计划是向东占据胶东半岛,如此做就是要面临着赵宋王朝的全力反噬,他必然要做好万全准备。

  也就是说,他需要钱,大笔的钱。那是一个常人想都想不到的数额。

  同样,要收揽胶东诸州的民心,要在胶东大地上建立起一套巩固的统治,那也需要大笔的钱。

  如此之多的花销,只靠打仗缴获来获取也不是不可现实的。毕竟士绅官员都很肥的。但如此一条腿走路未尝不有风险。陆谦绞尽脑汁,要想出另一条‘腿’来,好做个保险。他好歹是把主意打到了小鬼子的头上。环顾四遭,现下也只有那里的金山银山,才能给陆谦财政上的开销上上一道保险栓。

  佐渡岛一地的金银只是日本金银矿总含量的一分子而已,而有了在佐渡岛的立足,陆谦才能去窥视石见银山啊。后者的具体情况陆谦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网上有个说法,说是在16世纪,当时在全世界流通的银之中,当中有三分之一的银是来自石见银山,可见其产量之多。

  而石见银山的位置距离佐渡岛不是很远,就在那个凸起的小半岛的下方。旁边,或者它本身就在其内,有个出云国。

  若是可以,陆谦也想通过正常的贸易,来赚取足够的财政开销。但现下他没这个条件不是?

  如今时代,日本与北宋民间联系还是颇多的,虽然官方联系不是太过亲密,赵宋先前一直是秉着:“来则不拒,去则不追”的灵活外交原则的。与之相当的变就是高丽。高丽于五代后唐时段立国,公元993年前奉宋为正朔,994年辽入侵高丽,又臣翼于契丹。宋与高丽断交。宋神宗在位期间两度遣使高丽,又于1069年恢复中断40年外交关系,高丽礼宾省提出继续使用辽国年号,宋朝也答应了。于是,以此基础上发展出了两国间频繁的半官半民的海上贸易。

  日本与北宋也是如此这般。区别只在于无有辽国的威胁,日本名义上只臣服于赵宋一国。只是官方往来远不如前朝‘遣唐使’一般赫赫有名和繁多。但保不准‘梁山’的名号,现下都已经传扬到日本了。

  省去一座座金山银山勘探、开发所需的时间,陆谦现下要追求一个保险措施,同时也是为了日后好于摩尼教互通有无,那便必须发展海军不可。

  柴进嘴巴一吐口,却是帮了他好大的忙了。

  这般,前后半月之久,梁山泊大军终于打高唐州中退出。大军回转东平府,也未做停留,在东平府上下官绅豪富的欣喜眼神中,大踏步的自东平城下返回济州。

  那边的张叔夜等立刻就接到了消息。然后三府联军就麻溜的打水泊边退走了。

  自古兵法有云:归师勿遏。

  梁山泊兵马又非打了大败仗,人家是连连得胜,士气爆棚。这个时候来阻挡他们归路,可非是明智之举。

  别看那张清瞧着对梁山泊愤恨不平,可在这个时候,却是第一个赞同大军“转进”的。

  随后张叔夜就在梁山泊兵马还未开过平阴城的时候,就先一步在郓城里留下替死鬼来,再就引着兵马一窝哄的向南折回中都了。

  已经被提拔为济州团练副使的周斌,看着张叔夜大军远去的背影,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