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虽然落草梁山,但我梁山泊弟兄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上下人皆仁义为重,禀心而行,无愧半点道义。以我相较,犹胜尔等为奸宦贼党门下走狗者万倍,倘使相逢,定须扑杀方休。”

  “只可笑你这无知匹夫,身临绝地,尚想和我对阵。我且明言告你,我已在高唐州城外埋伏两支人马,抄袭你军后路,眼见你本部军马就要全军覆没,你不思苟全性命,还在这里儿耀武扬威。真真是可笑至极。”

  闻达听说,疑信未定,早有几匹探马连续前来飞报,说是梁山人马在后分南北两路杀,遥遥已闻听金鼓之声。闻达踌躇着,还未发令。那边林冲已瞧着了,大声喝令城头放下吊桥,命城门大开来,一营老兵杀出。林冲自己抖擞长矛,策马直取闻达而来。

  如此闻达反倒有了决断,不敢与林冲交战,拍马跑回阵地,立刻下令,后军改前军,徐徐退出高唐州城下;再着左右翼两部马兵,先向前迎敌。

  那时,梁山军埋伏的人马,听了一声号炮,只做虚张声势,见官军杀来,自己先自退去。官兵虽看似挫败了梁山军的计策来,无乃阵脚已乱,先输三分锐气。

  等到官军重整旗鼓时候,那薛永已经引着人马打东门进入了高唐州来。

  此路军事且按住不表,只说那东平府城下。陆谦刚刚打平了东路来的高廉军,那兖州军就浩浩荡荡的杀奔来了。

  只是这兖州军的目的并非是东平府罢了。

  时维七月,序属首秋,晴空万里,天高野阔。上百军马,竖五七面旗帜,绝尘西驰。只一个半日,便到了济州府中东部的中都东郊。

  此地亦名汶上,释义有汶水之北,泛指春秋、战国时期齐国之地。孔老夫子初宰中都,行之一年四方则之。就是这儿。

  张叔夜已经在中都县衙恭候已久了。

  那兖州之精华尽在其南,而不在其北。兖州军欲出,只能出自于南境,西进至中都,逼近梁山泊;而不可能打北境出,那当中的泰沂山脉可不是说笑的。

  兖州军也确实打算取到中都,府尊集结了四营禁军并两千土勇,其兵马都监高浩,就便先带亲随马军,赶赴中都,来与张叔夜一会。却是其与张叔夜并无甚关系,只是佩服张叔夜声名远扬。

  一段时日不见,张叔夜苍老甚多。面皮尖削,髭须稀疏,两鬓杂了不少白发,这和他额上皱纹相衬,正是说他经厉过了许多的辛苦。

  二人在县衙花厅坐地,吩咐左右随从回避了。高浩始低声向张叔夜道:“高太尉钧旨,蔡太师手书,真好大的阵仗。那知府怯了,自叫我等军汉去送命。”

  盖是在高浩眼中,所谓的五路大军会剿,兵力看似不弱,却各自为战,互不相统,此实乃取死求败之道。

  “按我之意,原是要装着经中都,人马取道济州东北,明战平阴,切断梁山泊贼军水路;暗下郓城,袭取梁山。我还也曾顾虑到梁山贼人都是来自江湖的人物,耳目散在四处,恁地会让我们捡了便宜去?”高浩也是一脸苦涩,“现下却是全不需在意这些了。”所谓的五路大军,已经先后败了青州和东平府两路主力,就靠着兖州和残破的东昌府军,以及元气大伤的济州兵马,那不可能怼的过梁山泊的。

  即便现下梁山泊大军悬于外,东昌府兵马亦到了济州,三府合力亦不过六千许兵勇。

  “我原以为五府兵马即便无有统属,亦等驻兵于济州,梁山贼不来接杀便另觅计划。五府兵马彼此互不靠拢,但凡贼兵杀来,其他几路就可觑空临近水泊梁山,叫其顾此失彼。可现下无了青州军与东平军压在东北,我等三路兵马蚍蜉撼树也。待制意思如何?”

  这张叔夜人虽然是济州知府,但对北宋官职有所了解的人就皆知道,这北宋官场上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各种不同的官职,两三个是正常,五六个不稀奇。

  张叔夜的另一职衔就是徽猷阁待制。

  徽猷阁是北宋皇宫内一处藏书地点,主要用做保存宋哲宗御书。崇宁元年十二月十六日,宋哲宗去世两年多后,赵佶诏实录院编修哲宗御书。大观元年,宋哲宗御集编定完成。

  大观二年(1108)二月十三日,赵佶下诏建阁以藏哲宗御制、御集,如前龙图阁等例,置学士、直学士、待制。

  对比济州知府的职位,这徽猷阁待制显然更高大上一些。

  高浩如此称呼张叔夜,这乃官场惯例。就好比21世纪官场之称呼,总要省去一个‘副’字。

  高浩是武人出身,却没那份锦心绣口,张口就是直问。

  张叔夜因便答道:“本府得都监书信,尽悉贵府兵马虚实。”那四营禁军许只有千把人,两千土勇更是皆庄客佃户。如此质量,堪比濮州,张叔夜自然晓得其无甚实用。

  “东平府外有梁山泊大军,以我等之力,添附进去,无关大碍。老夫细想,便不管东平的事,如都监先前之想,直抢到水泊子边去,虚张声势一番,怕陆谦那厮不回兵来救?”

  张叔夜老神在在,话中有话。

  高浩眼睛闪了闪,朗笑道:“末将就是个粗人,自当尊待制之意而行。”张叔夜说的只是虚张声势,这看似与高浩先前所想一般无二,实质上是大大不同的。

  那高浩一开始想的是趁虚强攻梁山大寨,是要端了梁山泊的老巢的,可张叔夜现下说的只是一个‘虚张声势’。这两者间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乃围魏救赵之计。远道行得,近道却使不得。我等若把兵马去攻打梁山,贼巢里的留守群盗,出来挡着我们,陆谦亦可以放了东平不攻,回师去救老巢,我们却两下吃贼兵夹攻。

  探马回报,大名军队已经动身多日,盘算时日,便是迟了二三日,现下亦到了高唐。但凡到了高唐,距离东平府就近在咫尺了。

  只是京畿发来的大军兀自未得动身消息。如果也是到了,就可联做犄角。

  老夫的意思,我等兵马只在水泊外驻守,等候那两路兵马同进再做理论。如此虽无大功,亦无大难。”

  张叔夜对于东京朝堂还是很有信心的,就算大名府的人马掉了链子,京畿的精锐却是早晚会杀到的。

  高浩那有甚主张,听了这番话,只是听凭张叔夜作主。

  不两日,张叔夜将三府兵马队伍检点一番,便着张清将本部五百精锐人马作先锋,向郓城先是奔去。自己统率五六千大兵在后。

  那张清晓得梁山泊大军在外,虽然知晓现下水泊里亦会有不少兵马,可要报那一箭之仇,兀自忍耐不得。

  趱行两日,已到郓城东郊,城里知县时文彬得信,派人送了十担酒五十头猪羊前来劳军。并说那梁山泊贼子,白日里旌旗接天,夜晚灯火匝地,鼓角之声,昼夜不绝,军容很盛。叫张清听了,好生不快。次日五更造饭,天色刚亮,军士用过战饭,便把五百人分做三队向西进展。

  这一日中,扫荡了三处梁山泊在济水、汶水处设立的法庭,还把两处梁山泊路上的关卡捣毁,最后一把火将李家道口的酒店给烧成白地,但他就是没有抓到一个确确实实的梁山泊贼人。

  而一样是天色微明,就在张清一味的发泄内心里的恨怒恼羞的时候,陆谦却已引着两千人马悄悄抵到了高唐州。

  他派林冲带兵去拿下高唐州,这本是瓜熟蒂落的差事。不曾想到竟是这般不巧,正撞上了一支打大名府开来的官军。

  后者不仅有一支马军,更是实打实的五千禁军。陆谦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支兵马中必然装备了大量的重甲和神臂弓等器具。他们可是来自北京大名府啊,后者是什么地方?稍微的打扫一下仓库就能拿出装备几千、上万人军伍的器具来。

  正是顾及这一点,在唬退了这支北京大名府开来的兵马后,林冲就紧闭四门,坚守不出。

  此时天色微明,相距大名府军营寨还有五里,陆谦就看到前方营帐密密层层铺张了小片平原,一面面旗帜像栏杆一般,插在营寨四周。虽然鼓角无声,朝雾溟蒙,却在肃静里隐藏了一股杀气。

  陆谦不知道对面虚实,自不敢轻进,自己一马当先,领了二三十骑缓缓向大营进逼。相距到二三里时,见到营帐外,砍伐的树支向外堆出一片片鹿砦,鹿砦之内,有营垒墙基,可见他们也有谨慎之意。

  这时东边天际处一轮红日已由地面缓缓向上升起,喷射出万道金幅,照见对面大名府营寨里人影幢幢,还有那旌旗飘荡。陆谦便按住了马步,不再前进。

  彼处营门已将土墙筑起,四角亦有个四方碉楼,如同一座小城。营门上遭树立一面大旗,筛箩大一个“闻”字,迎风飘动。其下两扇寨门紧闭,外有深壕一道,隔桥那面,用铁索支起了吊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