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再去看场中央,只见邓飞使一条铁链,对方将官仗一条大刀,刀来链架,链去刀迎,正如二虎相搏,各不肯罢。周遭寒光闪闪,战的正是酣畅,两边声音喊得震天价响。

  林冲却能看得出来,那个与邓飞对战的将官,一口大刀使的甚是了得,再斗二三十合,邓飞免不了要落到下风去。

  当下高声叫道:“邓兄弟稍歇,待我来战他。”

  是举手中兵刃,便来上前助战。

  燕晟抖擞精神,连声吼叫:“蝼蚁般贼寇,便再加几个俺也不怕!”但邓飞却是晓得林冲的厉害的,那可谓是水泊梁山的第一好手。见林冲一马上来,忙把铁链格开大刀,托地跳出圈子,晓得林冲这是在替他,心中暗谢。叫一声:“俺且看林冲哥哥三五合取了这狗将官的首级。”正是叫燕晟知道林冲姓名,省的见了阎王也不晓得死在何人手中。

  燕晟素闻豹子头之名,今见上来一人,豹头环眼,神仪照日,想必就是那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无疑,却也不惧,自持勇武不俗,只须是更值得廝拚。当下两人战住,那林冲身后带来的老营人马也自冲杀上,叫那官军登时大乱。燕晟恁般勇猛,也难禁得林冲神勇,且加听得人马扰乱,生怕陷入了乱兵里自身难保,心里慌乱,刀法乱得一些。林冲见机,把枪杆用力一拨,一枪搠在他腿上,打下马去。

  身后的梁山健卒就来捉燕晟,却不料这厮翻身滚起,捡起地上的朴刀还要抵抗,被邓飞觑到,一锁链抽碎了头颅。

  大名府马军亡魂丧胆,尽都逃的逃,死的死。林冲住马看时,屍骸狼籍,血流满地,官军伤亡不少,自家人马也小有损折。

  忙叫邓飞看住西门,派起斥候向西打探,再传令后方的薛永,叫他赶紧引兵前来高唐州。

  而那大名府的援军主力,此刻距离高唐州也就十里远的距离。

  却见那大军顺官道行进当中,有一波三五十人簇拥着一人立在道旁,视其人,声如枭鸟,脸若瘟神,头戴镔铁盔,身穿镔铁连环甲,手执一口虎牙刀,坐下高头卷毛枣红马,此人正是大名府的兵马都监大刀闻达。

  但别看人面相有点凶恶,闻达在大名府军中却是有厚道人的名声,比之天王李成更受爱戴。

  那原著上就可以看出来,当时周谨、杨志两个勒马在于旗下,正欲出战交锋。是他喝了住,然后再上厅来禀复梁中书,枪刀本是无情之物,只宜杀贼剿寇。今日军中自家比试,恐有伤损。叫两根枪去了枪头,各用毡片包裹,再蘸了石灰,始各上马。

  而周谨比枪比箭都败的难堪,惹得急先锋索超发怒,来与杨志拼斗,五十合不分胜负。还是闻达心里只恐两个内伤了一个,慌忙招呼旗牌官拿着令字旗,与他分了。

  对比原著上的李成,借战马披挂于索超,叫其可了劲与杨志拼杀。管中窥豹,这大刀闻达显然更厚道,人品也更胜李成一等。

  不过对于梁山泊,闻达始终是以草寇视之。

  事实上这是很多当下正牌武官的‘宿疾’。那草寇明明都连败官军了,可只要那苦头没落到他自己的头上,就总有那自大之辈掉以轻心。这种状况,武将自身本领愈强者,愈是如此。

  闻大刀的武艺也的确不俗,便是那天王李成的武艺也是不凡。原著上于梁山对阵时,几次兵败时候依仗着勇武,杀出乱军中。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此刻猛地听到败兵来报,梁山泊竟然进占了高唐州,还杀败了燕晟,致使后者横尸当场。听得闻达嘴巴都合不拢了。

  盖因为这高唐州可是属于大名府统辖,高唐州失陷,且不提那高廉要吃怎样的惩处,大名府上下文武也要统统吃下瓜唠。

  闻达细细询问了那败兵经过,心中认定,梁山贼寇还没有彻底镇定高唐州。自己还有机会!

  当下就唤来手下猛将商元,叫他带引剩余马军,疾驰高唐州,务必夺取一门,要等到他带领大军赶到。

  那商元头戴一顶熟铜狮子盔,脑后斗大来一颗红缨;身披一副铁叶攒成铠甲,腰系一条镀金兽面束带,前后两面青铜护心镜;上笼着一领绯红团花袍,上面垂两条绿绒缕颔带;下穿一双斜皮气跨靴。左带一张弓,右悬一壶箭,手里横着一柄三股亮银叉。当下是满口答应下,引了马军便走。

  但等到他引军赶到高唐州西门的时候,早已经城门紧闭,吊桥高悬。邓飞人立在城头,冷眼看着商元引马军杀到。那更远处,大名府本来的大股人马已经隐隐可见了。

  先前随燕晟陷入城中的马兵可是被俘的多,战死的少。稍加询问林冲就得到了真信儿。

  这壁厢一片拨风的马蹄声,那壁厢一点声息也无。豹子头也是个通晓军略的人,这里怎能没有用意呢?

  这时,商元怕折损了自己的士气,强自镇定,便叫左右对了高唐州叫骂,自己却挺叉跃马在城门下来回逡巡。

  这波官军尽是马队,以梁山泊人马计较,等到步兵来到时候,人早已经溜之大吉。既是如此,林冲何苦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只是邓飞也不甘示弱,自叫营中嗓门大者来与之对骂。

  待到闻达将兵来到城下,商元先是向闻达请罪,且被记下了一过。闻达操刀上前喝阵,只听对面那咚咚三通鼓响,高唐州里旌旗飘荡,城门八字大开,有三五十名校刀手,簇拥一人出来。那城前一道吊桥,并未放下,出城的人,隔了壕堑站定,豹头环眼,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三十四五年纪。手横一杆长矛,拍马临壕。马后一面长旗,临风招展,上写着梁山泊义士豹子头林冲。

  闻达见他并无过桥交锋之意。便按刀大声叫道:“林冲,你也是朝廷职官,怎地叛君造反?”林冲左手提刀,右手抚须笑道:“奸臣走狗,权相家奴,千万黎民,皆欲得尔等头颅而后快,我辈人正要扫清君侧,重整乾坤,你还在阵前说甚君国?”

  “狂妄草贼,尔这不知大义的草莽鼠辈,任你口舌如簧,亦难改从贼之事。枉你出名门,身怀绝艺,却甘心为贼,自甘堕落。今日相见,休怪某起手无情。”

  “我不和你斗口。现已经摆下阵式,你可敢过来交战吗?”闻达喝问。

  林冲哈哈笑道:“我岂惧你这等有眼无珠之辈!方今之世,汝只有托足权门,始得享富贵。附庸奸党者最昧大义,岂有面目谈说大义?”

  ……

  状态要一点点调整,大伙儿容我缓缓。且家里的事儿还没彻底完结,本来亲戚就多,老婆家亲戚更多。大过年的,走亲戚是一回事,那该回外地的,临走前聚一聚又是少不了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