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事实上不仅是城外开来了一路人马,就是那柴皇城府邸外,也开来了一路人马。

  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殷天赐。身旁有一粗壮汉子,头戴一顶芝麻罗万字顶头巾,脑后两个纽丝金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瓜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条棍棒。满脸短须硬似钢髯,脸面一道刀疤斜插额角入鬓边,肉红刀疤仿佛脸上爬这一条蜈蚣,环眼狮鼻阔口,大耳朝怀,六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

  要是陆谦见得此人,或许都认不出人,这正是当日柴家庄上的那位做了武松垫脚石的洪教头。

  这人好生的命大,竟在柴进所遣派的门客袭杀下逃得一命来。人固然是破了相,然巍巍丈夫从来不靠脸吃饭。

  且洪教头自逃得一命之后,反而因此事而更受高廉的重视,调他入了内院。甚至许他了一个好处,只要给高家尽心尽力,如何不能补个一官半职?

  现今高廉带着大军向东去了齐鲁,殷天赐要去寻柴家的麻烦,又怕那名头甚大的小旋风身边真的有英雄好汉护卫,便向内院他姐姐借来了洪教头。后者听是去寻柴家麻烦,还是要当着柴进那厮的面儿,嘴巴都咧到了耳朵后,欣喜从之。

  殷天赐带三五分酒,佯醉假颠,径来到柴皇城宅前,勒住马,叫里面管家的人出来说话。柴进听得说,虽恨不得一刀砍杀了殷天赐,却也万不会,亦不敢造次,挂着一身孝服,忙出来答应。

  这高唐州是殷天赐的‘一亩三分地’,打定主意要上东京状告殷天赐的小旋风,万不会在这里来与坐地虎对碰。

  洪教头看那出来问答的柴大官人,生得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端端的好相貌。思及自己一脸的丑陋,心中直恨不得能痛打他一顿。

  小旋风也一眼看到了洪教头,却万没有想到这厮儿就是曾经背叛过他的洪教头。目光更多的还是在看那殷天赐。

  “小可是柴皇城亲侄柴进。叔叔卧病,不敢移动。夜来已自身故,待断七了搬出去。”柴进说话的时候,心里生出一万个屈辱来。直念着日后东京赢了官司,再好好炮制这鸟人。

  殷天锡就做不晓得那柴进是谁,骂道:“放屁!我只限你三日,便要出屋!三日外不搬,先把你这厮枷号起,吃我一顿棍打!”如此却是真正的在欺负人了。柴进不能容忍,不然他柴家日后还怎的在河北之地立足?“直阁恁的欺人太甚!我家也是龙子龙孙,放着先朝丹书铁券庇护,尔怎敢这般不敬?”

  殷天锡等的就是这句话。那梁山泊惹得当朝陛下动怒,而这柴进早与梁山泊勾勾搭搭,可算是把整个柴家都搭进去了。至少再动柴氏,是无风无险。当即喝道:“丹书铁劵?你将出来我看!”柴进只能说见在沧州家里,已使人去取来。殷天锡大怒,如是当日喝骂柴皇城时一般:“这厮真是胡说!便有誓书铁券,我也不怕!左右,与我打这厮!”

  跟随着柴进左右的随从可比柴皇城家里的奴仆得力多了,眼看殷天赐要耍赖,忙将柴进挡在了身后,一窝泼皮与柴进的门客打了起来,殷天赐脸上露出了得意地笑。就是一旁的那洪教头,蜈蚣脸上都闪过一抹狰狞。

  “死人了,打死人啦。”

  “柴家打死人啦。柴家打死人啦……”

  柴进人在门庭后,听到叫声,心中立刻大叫苦也。这打死了人,就要吃官司,自己算是陷在高唐州了。而且就在他犹豫着是否要出面的时候,忽然听到大批的人马脚步踏动声。至少二百名差役兵勇出现在了柴皇城门庭前,这一刻柴进的心直同坠入了深渊谷地里。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眼前这一切显然就是个圈套么。

  “大官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且出城去避上一避。”柴进的贴身长随有的是那聪明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突入其来的’人命案’和眼前这些个差役士卒,意味着什么?

  他手下自有人愿意为柴进效死,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柴进安稳无碍的基础上的。

  只有柴进无事,他们的‘效死’才‘死’的有意义,有价值。而要是柴进人都搭进去了,那柴家庄数百门客也就全都树倒猢狲散了。

  这不是说柴家百多年富贵就没有养来几个真正的死忠铁杆,而是柴家到了柴进的手中,有了个很大很大的转变。太多的江湖绿林因素在短短的十年中渗透到柴家内外了。这让柴家的声势猛的长高了甚多,却也让柴家最坚实的根基变得松软了许多。

  柴进一时间心中难下决断。

  对放出手狠辣,这就是要把自己陷在高唐州的,按道理他是要赶紧溜圈为上。等到了沧州府,高唐州还能耐他何?这个时代,奴仆打死人的事儿多了,可没见主家把自己的命配上去的。何况那沧州的柴家庄内到底是有丹书铁劵的,官府也是不敢过于放肆的。

  但也正因为知道对手要设计自己,柴进才不敢轻易逃走。殷天赐已经拿定了主意,能不防备着自己逃走么?要是在城门口被堵住了,那自己的处境就更被动了。

  小旋风从来就是一个聪明的人,更是一个对官府阴暗深有了解的人,他如何不晓得自己被押进高唐州的大牢了,会有怎样的后果?

  三木之下无勇夫,到了牢狱里,殷天赐要什么口供没有?柴进届时只能任由人摆布。

  他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做是好。

  却没看到那洪教头已经操起棍棒大步的向他赶来。

  这厮的武艺虽比之武松、林冲来差了很多,但比较起寻常江湖汉来,却甚是了得。更别说现下对付的是柴进,简直是彻底爆种。

  “柴进休逃。”

  大吼声中,棍棒翻飞就打到了三五个柴家门客,直冲着柴进奔去。

  可悲的是,当他一棒将柴进打到地上,劈胸揪住柴进衣襟,喝问他:“你这贼头,可还认得俺是谁么?”的时候,柴进依旧没瞧得出他是谁。

  “这位英雄高姓大名?不知小可何时有得罪过英雄?”

  这世间最大的悲哀就莫过于此。你之视人为毕生之敌,敌人却根本没将你记在心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