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梁山泊大军东进,打着兵至东平府,问罪董平,为十八里铺百姓讨还公道的旗号。五千人一路向东,那沿途的东阿、平阴、长清几县是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一个个紧闭城门,叫陆谦一路恍入了无人之境,二百里道路,不及五日,大军就杀到了历城脚下。

  且不提那东平知府程万里是如何的焦头烂额,便董平心里也直想呕血。

  话说他当日叫人纵火十八里铺,那确确实实是打着绊脚梁山军的意思,谁叫后者打着“仁义”的幌子,叫董平心里就起了这念想。

  只因董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许已经想到了那般做的后果,却也不以为然。

  可却万万没有想到,那梁山泊不仅仅在十八里铺假仁假义一番,现在竟还打着如此旗号杀奔东平府来了。叫董平都已经想到,这番事儿传扬开来后,自己要担负怎样的恶名。

  “英勇双枪将,风流万户侯”是一去不复还了,怕更多是满满骂名恶名了。更重要的是,官场士绅上也会小看了自己!

  却是要开罪了大批的人。谁叫梁山军是自己惹来的呢?这大军一路东进,叫本府官员士绅遭了多大的损失啊。

  如果可以,董平现在就恨不得一把将陆谦攥碎了,粉身碎骨,挫骨扬灰。这贼厮是纯粹在拿自己来刷名声,真真可恨至极。

  城头上,程万里伴着董平遥望梁山军大营。前者面色如土,后者亦胆颤心惊。董平与梁山泊已经切切实实交过一回手了,胆气大挫,更识得梁山泊的厉害。那梁山要武将有武将,要精兵有精兵,根本就非是东平府一地可比。只庆幸他还有高高的城墙可以固守,不然董平早逃之夭夭了。

  陆谦派鲁智深在外叫阵,选军中嗓门大者高声叫骂董平。那不及一天,满东平府城就尽知道,梁山泊此番大举进发原因何在了。那不仅城中百姓有暗骂董平的,就是一应大小官吏,军中士卒都有暗骂董平者。其后者中不乏当日十八里铺幸运逃脱的东平府军。

  人就是这般的善‘忘恩负义’!

  岂不知道别人骂的董平,偏偏他们这些军汉骂不得。

  董平不敢应战,陆谦也不会白白在城下耗着,叫邓飞、焦挺领兵扫荡周边村镇,凡是有罪大恶极作恶多端者,尽数铲除了。于此同时还立起了梁山泊法庭的招牌,后者隶属考功司辖下。只叫人有冤申冤,恶者必处。

  这全然不是强盗草寇的作为。

  法庭的招牌一竖立起来,那不知道在东平府境内掀起了多大的风浪。城内的程万里闻听后都呆了半响,回过神后就只说要上书东京,这等‘异端乱法者’,必要斩尽杀绝。

  这事儿太冲击他的神经了。梁山泊往日打出“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旗号,程万里也不觉得有甚了不起。那最多就是一绿林好汉的升级版。但现在他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这梁山泊就是个异端怪胎,虽然不是光明正大的称王建制,可以私法替公法,搅乱视听,蛊惑人心,比之早早称王称帝的草头王更有害处。

  陆谦还有的是时间在东平好。那水泊里有林冲呢,后者料理了十八里铺的事儿后,就迅速返回了梁山泊。有生性谨慎的豹子头坐镇山寨,后路稳得一逼,陆谦根本不需要关心后路的安危。

  他引五千兵马在这儿,倒不是一定要斩了董平,但东平府他却是绝对要压榨一大笔的。这些钱财他还要大张旗鼓的‘还’给十八里铺。可以说是邀买名声之极了。

  同时呢,却还是要看看这偌大的齐鲁地,还有没有没精兵猛将。想要救援东平的,只管来送死。

  次日,陆谦就让新兵堆筑土山。在东平府城的南城外。

  作为一个与水有缘的城市,东平府城的北门只通水路,别忘了大明湖畔的容嬷嬷,那大明湖就在北城,为当地众多泉水汇流而成。

  而西门呢,门外河流交错,再加上东平府城的护城河,还是不去理会的好。

  剩下的南门与东门都是筑有瓮城,护城河宽度长达二十米,直通济水进而通往大海。不仅具备重要的战略防御功能,运输也是它的一大功用;此外,护城河还能够排涝。

  要攻取如此一座大城,如果不是有人反叛,赚开城门,那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别的都不说,只是那护城河就能叫人头痛。

  但陆谦不急,他有的是时间。

  而且就在他大军开赴东平的前几日,杨林、时迁引着几十人,已经改头换面的进了东平府。

  那时候这儿还没戒严,几十号人虽然多,分做几个批次,或是运货来的,或是做那挑夫,或是做耍蛇卖艺的,再不就是那乞儿,毫无难度的就混进了城里。

  就是杨林、时迁两个拴缚了包裹,藏好银两,换上八搭麻鞋,提条朴刀,做赶路的模样,谁也识不透他们是梁山泊的好汉。

  时迁的画像倒是从淮南传到了齐鲁来,却先是走样儿了五分。他再用荷叶水抹脸,抹得脸色黄黄地,左颊上贴个大膏药,把真面目再隐去一半。任谁也瞧不出他来。

  杨林在齐鲁也是行走过的,与邹渊邹润叔侄还有过不错的交情,这东平府自是来过。熟门熟路的进了城来,不暇细看,同时迁只向冷落处所走,寻个清净的客店歇下,再去联络人手。

  当晚,二人商议一番,却是杨林定下主张:一干人不要轻举妄动,小心探访府城事物再说。

  第二日东平府城里还半点紧张气息都无,两人在城内逛了大半天,走到西关一条街上,时迁厌倦了,拉杨林走入一家酒店,叫了两角酒,切一盘牛肉,一大盘馒头,待吃饱了再走。杨林正吃,只见外面走入一人,不甚高身材,二十四五年纪,颧高面赤,全身做公的打扮。进点内拣个座子坐了,便叫酒来。杨林一见此人,觉得好生面善,暗里一惊,便欲起身就走。怎奈那公人就坐在店口处,如此走了也免不了照面。

  正愁时候,就见那人正在偷睃他,心中更是打鼓。

  时迁也是个精细的人物,当下便小声询问道:“那公人怕是认出了哥哥。但幸哥哥没上官府的红名薄,只要稳住。”只是一个公人罢了,怕他鸟的。

  当下便高声催促杨林:“快吃,我们有事,且去勾当了再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