郓城县,十八里铺。

  往日繁荣的市集半数化作了一片废墟,纵然当日梁山军发现火起,不及去追击逃窜的东平军,纷纷转过头来,灭火、救火,这一把东平军蓄意燃起的大火,也烧掉了半个十八里铺。

  这里的百姓在先前的厮杀中损伤极小,但因为这一把火,却多出了三四百具尸体。甚至有那一家老少七口齐齐葬身火海的惨事。

  陆谦闻之此事后,立刻带着人马赶到,随船的还携带了大批的粮草物质。当然,还有安道全,这个本已经要南下的建康府神医,听闻此事之后,也义不容辞的前来十八里铺。

  梁山泊多的不敢说,照料十八里铺的药材还是有的。安道全只管来取用!

  到了现场,亲眼看到被烧去了半个的十八里铺,还有一家家打起的白幡和连片的哀哭声。十八里铺总共才几百户人家,这个时代的人流通性又小,沾亲带故者极多。现下一夜里死去那么多人,那是人人都有亲人丧命。

  陆谦脑子里想的只有‘该杀’这两个字。不是他圣母,实是董平这鸟人太过了。

  他并非无路可走了,这厮之所以纵火,只是为了方便自己退走的更安全,也是为了让他部能逃走更多地人。这么一招似乎是很为他的那些手下考量,但如此做又把十八里铺的百姓安危置于何地呢?

  董平在原著上就干出了杀父妻女的勾当,让后世的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现如今这个时空,又做出了纵火断后,殃及无辜的事来,陆谦现下真想去杀了这鸟人。

  若说之前他对董平,还觉得有两分可惜;那么现在,他就对董平彻底死心了。

  “此乃兽类,非梁山泊同道。来日再有对阵,诸兄弟于我铲除此人。”从被解救的十八里铺百姓口中知道,董平早在镇子围墙被破前似就有准备,这贼厮是根本就没拿百姓的生命当回事儿。

  再联想到原著上,董平这厮一被俘就投降,转过头来还主动去赚开城门。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程万里那厮,原是童贯门下门馆先生,得此美任,安得不害百姓。

  陆谦对他的印象真坏到极致,无廉耻。且后世的影响也让他对殃及平民甚是介意。陆谦自从穿越之后,一路走到现在,那战场上结果的人命十个三四百也有了。但从没对百姓下过辣手,就算是那些俘虏中死硬不降的,大多也圈在后山去做苦力。但说是苦力,吃喝却能管饱,天底下做苦力的人晓得了都会来羡慕。

  陆谦在十八里铺足足盘恒了五天,五天的时间他向十八里铺输入了一千石粮食,外加三千多贯银钱。但凡是这儿的家庭,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了一些补偿。

  虽然十八里铺的灾难不是梁山泊所引起的,梁山泊本身并不亏欠他们,甚至还因此丢掉了追击东平败军的机会。但梁山泊就好抚危就难,直白的说,这是个邀买名声的大好机会,做广告的好机会。但他也在补贴钱粮之前,先说明了这是梁山的抚危就难,免得叫人在时候说梁山泊之所以做这些补偿是心中有愧,甚至言论一转把那场大火的盆子都能扣到梁山的头上。

  也是在这第五天,宋清亲自押着一批钱粮来到了十八里铺。在此前他的哥哥宋江宋公明,已不止一次的向新任知县时文彬进言,十八里铺之火不管是谁放的,也不管现下罩着十八里铺的是哪一方势力,县衙都有责任去赈济灾民,引导灾民,抚危救难,让他们重建家园。

  但时文彬胆怯了。此刻派人向十八里铺输送钱粮,很容易被人诬做暗通梁山贼寇。纵然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若是代表官府向着十八里铺伸出援手,今后在郓城县,自己的名声就再无可褒贬了。然而他还是不敢!

  以至于宋江连夜去信给宋清,要他亲自押送一批钱粮物质前往十八里铺。这是个刷名望的大好机会,及时雨可不愿意错过。他不是时文彬这种官员,宋江的身份就是一小小的胥吏。而且是根基很深,隐藏实力很重的胥吏。这种人物可以江湖豪气,不用像时文彬那样时时刻刻都紧守着官场规矩,反而更自由。

  而想除掉这种‘小人物’吃一口肥肉也是可以。只要你能承受得起反噬,只要你能一击致命。现下宋江的背后还有支郓城县里排行第二的民勇,且这支民勇与排行第一的民勇关系极佳。甚至就连县衙的都头,都与这宋江交情莫逆。

  时文彬刚刚走马上任,疯了才会对宋江下手。再说了,他对宋江的感觉很好地。

  恭谦有礼,为人识趣又极有分寸。就算他是上任知县的心腹又如何?自己一样能收为己用。

  这才是为官之道。

  铁扇子宋清,陆谦已经不止一次见过他了。但这个时候能在十八里铺见到宋家人,陆谦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宋江胆子不小。同样还要赞叹他这个黑三郎有个甚是给力的弟弟。

  这遭宋家庄向十八里铺输送钱粮,虽然是由宋清亲自押队,但转到名声的却还是不曾露面的宋公明的。这铁扇子见着了人,都恨不得把自己哥哥挂在嘴边。

  “那黑厮倒真是有个好兄弟。”鲁智深还是看宋家兄弟不入眼,在他的影响下——人前人后的场合里,陆谦对宋江可没有半句褒贬的,可鲁智深口无遮拦,豹子头林冲、青面兽杨志等一批人,很是受他的观念影响。

  为什么会如此呢?盖是因为林冲、杨志等都是混官场的,见多了也听多了,表面上一派道貌岸然,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戏码。宋江的这一套‘兄弟情义’也可算得上是此类中。只不过现下还没有彻底黑化的黑三郎,心胸中多多少少还真有几分兄弟情义。【个人觉得清风山那一遭儿,刘氏的恩将仇报,对宋江的刺激是很大的】而不少出身江湖的人物,对宋江的看法却满满正能量。

  这日见过那宋清,陆谦在帐中翻转了半天,当晚就召集来林冲、鲁智深、杨志来。从宋清说道十八里铺,从十八里铺说道董平。“这厮现如今怕是已经逃回东平,我这心头怒气难消,欲点起兵马杀奔东平府去,叫那鸟厮知晓犯了百姓的害处。”

  林冲三人可不是李逵那混球,那般好糊弄。彼此面面相觑,真不知道是甚因由,但还是应允了。因为这事儿在他们看来至少没什么坏处,还能更响的打亮梁山的名声。

  到了第二日,林冲与宋万引着一主战营和四营新兵继续盘踞十八里铺。陆谦却点起大军,顺着济水向东,杀奔东阿县了。事实上他不仅是杀奔东阿,还杀奔了平阴,然后直入东平府境内,从长清县直入府治历城城外。那历城便是后世的济南。东平府在唐时被唤作齐州,想想这地方的名号——齐鲁大地,那就该晓得此处的意义了。

  但是没卵用,知府程万里手下没兵,董平也垂头丧气,再不提‘风流’二字。

  多日的行军,陆谦所部兵马已经被东平府探实。

  那除了已经满编的亲卫营这一雷打不动的主力营外,还有李逵三人带领的第五营。陆谦本是要让项充、李衮各扩充一个营头来的,但这非是一朝一夕可成的。再有是鲁智深与杨志亲领的两个主战营。

  如此四个主战营头,外加六个新兵营头,组成了此次东平战事的主要陆战兵力。随军的头领还有阮小七和阮小五,然后是韩伯龙、邓飞和焦挺。

  可惜的是石秀终究不愿意落草。这位拼命三郎对梁山泊到是不怎么排斥,可就如同那栾廷玉,就是不愿意落草为寇。还是这原因,甭管梁山在江湖绿林上多大的名头,在水泊周遭百姓口中多好的声望,那外人眼中还是脱不了草寇二字。

  石秀不愿意上山落草,陆谦也不强留,还赠银百两相送。但这厮如果就杨林信中所述的脾气,陆谦就是给他一千两,也难以翻身再起。他就不是那做生意的料!

  火眼狻猊邓飞人到了梁山,聚义厅上那把交椅都还没坐热乎,就随着陆谦下的山来,现在这东征东平府一战里,亦是有他。

  对这个人物,陆谦还是多一些印象的。因为他的绰号么,火眼狻猊跟欧鹏那摩云金翅一样带着股浓郁的武侠味道。

  在水浒原著里,这邓飞堪称急公好义好兄弟,生平最大的特点就是救人。最初他救起了铁面孔目裴宣,因裴宣名声正直无私当即让那寨主之位。后来投奔了梁山,每逢战阵只要有他在场,但凡有头领落败,无论关系远近,他皆要上前相救。

  因为救人,他被擒过【祝家庄】;因为救人,他最后把命丢掉【石宝】;可谓是真心义气!

  对于这样的义气男儿,陆谦最是喜欢。这次邓飞刚刚上山就马不停蹄的随军东征,看似劳苦,实际上却是有意在提携他。

  邓飞不同于那玉幡竿孟康,后者在山上最大的用处就是造船。如那汤隆一样,只需制兵造甲,便足以站稳脚跟。邓飞却是武将类属,在山寨里熟知的人物只一个杨林,却又非统兵头领。如此他还是早日跟兄弟们上战场的好。

  那沙场上接下的情谊,才是真正的男儿情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