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在自身权益与职责和郓城士绅的利益之间,曹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曹京做此事什么都不需要遮掩,他郓城县知县的位置已经摇摇欲坠,就他的背景,一旦坏事那会比邓同跌的更凄惨的。所以他敢明晃晃的祭出交易来,许下诺言,只求陆谦不要动手。

  而以晁盖为说客,却只能说当官的是没傻瓜的。那武松突出‘重围’还只是一次,晁盖这般作为却已玩弄两三次了,要说他与梁山没什么瓜葛来,这是在侮辱曹京的智商。

  是以,陆谦在聚义厅上就很刺激的从晁盖嘴里听到了如此的话。这位晁天王此番上梁山,那求的不是借人合伙去劫了生辰纲,而是来说和的。

  陆谦当然觉得愕然了。水浒传开篇就是七星聚义,智劫生辰纲,现在看来,是彻底的被自己蝴蝶飞了。也是,那晁盖手下一没了刘唐,二没了阮氏三雄,他庄内确实有诸多的得力庄客,此事上却全然派不上作用。

  智多星的鬼主意确实是不少的,但万事儿都不能只寄托在一个法子上,要看他来的光景下菜。他自己也说,力则力取,智则智取。

  原著上押送生辰纲的杨志一伙人,一共才十几人,除了杨志一个了得外,其他人等算个鸟?

  有刘唐和阮氏三雄在,便是比拼硬实力,晁盖也能吃下杨志一行。是以,原著之上情形是软硬皆可得。

  而现在呢?别说晁盖知晓自己手下的硬手太少。就是那吴用和公孙胜也晓得晁盖的实力,玩软的若不成,玩硬的显然不是那急先锋索超带引的一干军汉的对手。

  是的,梁世杰手下没了杨志,他就选拔了急先锋索超,这却也是个猛人。且是西北沙场上磨砺过的,否则就河北百年不闻刀兵,他哪来的这绰号?

  以如此的条件,晁盖只要不傻就不会想着打劫生辰纲,就算那再是不义之财,世人皆可取之。他也没担着身家性命的干系去干哪买卖?

  事实上陆谦一直就不理解了,你晁盖一不缺钱花,二不受官府鸟气,你三还没后人,四也从没表露过要当山贼草寇的想法,好好地绿林大豪,郓城土财主当着不是很好么?是脑子糊了还是人突然傻了,才去想着劫当朝执宰的寿礼钱?只因为那一场梦么?

  后世有不少人跟陆谦一样纳闷这事儿。不过在眼下这个时空,这件事儿却彻底的被陆谦给蝴蝶没了,而且陆谦从晁盖口中也知晓了这事儿非是真的无由来的。

  “五千斤好铁能值几个钱?”还许诺就此与梁山泊‘秋毫无犯’?

  陆谦就“呵呵”了。你曹京多大的脸敢说这种话?我现在就是派人光明正大的去郓城县城里走一圈,你郓城县敢派人去抓吗?脸可真大。

  “那生辰纲可是十万贯金银。兼之乃不义之财,世人皆可取之。”

  陆谦把手一摆,不管那急先锋索超带的“生辰纲”究竟顶几个钱,单是这个急先锋,陆谦就有意见上一见,大不了再放下山去么。结义则个,日后好相见。

  或许到时候他还不走了呢。丢了生辰纲,这天下之大,索超却又能往哪里去?

  晁盖这说客却是一百个不合格的,闻陆谦言语不仅不想着说和,反而大点起首,深以为然。

  这却是陆谦先前不知了。现下大宋朝正在‘括公田’,蔡京老匹夫在各地设立括田所,受害的可不仅仅是一个蜀地,齐鲁这边也是一样。且打去年时候这括田所就到了齐鲁,朝廷还要把整个水泊周遭地界尽数变作公田,晁盖不恼死蔡京才怪。

  他就算再不心疼家当,百年之后传给族人,也比让官府一纸文就把几千亩的良田拿去了好啊。而且这些良田如何会都入那户部名册,不知道有多少被蔡京老贼伙同他同党给划分了去。

  “尽是不义之财,取而何碍。大头领如真有此意,便商议个道理,去半路上取了。天理知之,也不为罪。”晁盖这番话说的满厅喝彩。

  吴用这时也开口道:“天王所言正是。现今的梁山泊已是北地绿林上的第一大寨,便是做下了这等事来,那蔡京还能奈何的山寨不曾?”

  “那狗官祸乱天下,搅闹江南不提,现今又把眼睛看向了齐鲁。说是要设立括田所,扩充公田,充盈国库,实则中饱私囊,损公肥私。不知叫多少人提起来就咬牙切齿。”

  “大头领此遭如能扫了蔡京脸面,必声名远播四方,四海称颂。”

  陆谦的目光还从没看望过这方面,听得吴用一番言谈叙述,不得不哑然,还真是,无怪乎正史上宋江一伙儿要反,原来真真是官逼民反。

  那蔡京、杨戬等秉国以来,铺张浪费,大肆建设园林【万寿山】,供奉赵佶。又一边挥兵攻伐西夏,大战连连。哲宗时期积攒下的钱粮,在短短十年中便易挥霍殆尽。那蔡京当初为甚被罢相?那可不是‘大观四年五月,彗星现于奎宿、娄宿之间’这个原因,一个很大缘由就是蔡京辅国八年【1109年】,把国家快折腾破产了。

  政和二年(1112年)蔡京重新起复,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就与杨戬合谋做起了括田所,又称西城所。却是一个叫杜公才的胥吏出的主意,“立法索民田契”,就是专门立了一个法令,向老百姓提出查阅土地的契约,因为许多人的土地是辗转转让的,或为开垦荒地而来,根本拿不出田契来,那就好了,度地所出,增立赋租。

  此法始自京西汝州,渐及天下。括取天荒、逃田、废堤、弃堰、退滩、淤地、湖泊等,抑勒百姓承佃,强征公田钱。民间美田,皆指为天荒。

  “虞侯久处京师,是不知晓此法之害处。那可谓是:朝为豪姓而暮乞丐于市者啊。”公孙胜也开口了,是既悲又哀。他行走江湖,相必是看到过许多此番场景。

  梁山泊位于齐鲁西部,作为一个八百里水域的大湖泊,湖中港汊交错,芦苇纵横,并有许多天然小岛,形势险要复杂。

  如果是正史,当时必然有许多破产农民、渔民,以及一些被政府通缉追捕的逃犯遂藏匿于此,成群结伙,靠进行一些“非法”活动营生。

  那宋江一伙儿怕就是其中的一股了。

  而陆谦也不知晓历史上的宋江等人是否也面临着眼下的欺压,现下却是有那传闻,说括田所还要将整个梁山泊八百里水域亦收为“公有”,规定百姓凡入湖捕鱼、采藕、割蒲,都要依船只大小课以重税,若有违规犯禁者,则以盗贼论处。

  陆谦是见过阮氏兄弟当初的处境的。以他们的身强力壮和水性,都已经过的艰难【虽然有梁山山寨的缘故】,如果老赵家再要玩这一手,真真是要把水泊周遭的百姓逼的走投无路了。

  这是水浒原著上所没有涉略到的情况,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水浒背景与北宋交融后的产物,但他却真要感激这一谣言。这能给他增添多大的助力啊。

  再次感叹北宋倒塌的不冤枉后,陆谦就下了决心,这趟生辰纲,他梁山劫定了。

  送晁盖一伙儿下山后,陆谦召集众头领,说道:“蔡京祸国殃民,十万贯尽是百姓膏血。内里怕是不仅仅有那科举之事的酬劳,还有这番括田所的威慑。”

  “这趟生辰纲,我梁山劫定了。不仅要劫了,还要劫得众人皆知。”却是与先前有不同,要狠狠的打蔡京一记耳光。

  之前陆谦只要取了这番财货,并无其他附加因素。但现在他觉得真生辰纲处也要闹腾一番来,反正消息传到郓城时候,那索超早就栽在黄泥岗了。

  赛仁贵郭盛是那一干头领里第一个响应的,两眼隐现泪花,浑身都在强忍着激动。蜀地可是被蔡京的括田所给害惨了。

  那晁盖、吴用,显然在为梁山泊周遭父老乡亲悲愤;他郭盛也不是没心肝的,这次也必要为家乡父老报仇。

  如此想着,陆谦倒也理解了晁盖为什么去劫生辰纲了。如果把他们向‘正义’方向去想。

  劫蔡京的生辰纲,固然于蔡京本人没什么大碍,可是我打不死你恶心死你总可以吧?脑子一热保不准真就去做了。

  陆谦把手一扬,边上樊瑞挂起了一幅地图,很粗糙,黄河就是一道粗线,县城就是一个点。

  “这里就是濮州,这里是濮阳。生辰纲走的是水路,从大名府转到濮阳,入了黄河后,往西直到汴口,然后转汴河,汇入东京。”

  “我们动手之地就是在濮阳。安利军【黎阳,濮阳西】有官府一支水师,濮阳虽是大府,反倒无这牵挂。因为先前只求财货,是以只派去五郎兄弟,现在不然了。阮二哥已经归来,那就同七郎……,还有郭盛兄弟,一起赶去濮阳去吧。”

  “告诉五郎兄弟,这次咱们要抢的大大方方的,还要打出我梁山的旗号来。咱们放手去抢船,只要不靠着码头,那濮阳驻军就是有千千万万,又能奈我何?”一群旱鸭子还能划着船来黄河上追击吗?

  “濮州也是如此。这大河上虽然有水面巡检,可我等兄弟人手但凡充足,岂惧怕一干巡丁?”

  “敢来阻挡的,杀了就是。”

  陆谦指着地图上的阳谷县位置,“接应之地就在阳谷独龙岗。我倒瞧瞧,届时那濮州的官儿,可敢来送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