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一直就想在梁山立起法度来,但先前力量太是弱小,不免有螺狮壳里做道场之嫌,且时机也不对。山寨一干头领正自在,无故提出这一点来,太是生硬了,有伤情谊。幸而那铁面孔目来到了梁山泊,叫他有了由头,立起了考功处。

  然而考功处刚刚草创,威严未立,若无头领以身试法,却显得不够警醒、威严。

  陆谦一直都有拿李逵做筏子的意思,就等着这厮犯浑,届时便责打罚杀了去。可不曾想,这个杀星在清河也好,在祝家庄也罢,竟然都守的约束来,并无那滥杀之事。叫他稀罕了罢,便也只能感叹这世道忒黑。

  眼下的李逵与原著上的李逵,相差的只就是流落九江当戴宗小弟那一段阅历了,可行事确确实实是有差异的。陆谦都要觉得是那九江牢狱里过于漆黑,使得李逵不把人命当做一回事儿。

  毕竟那位神行太保戴院长,可是把人当做手里行货,轻咳嗽便是罪过;结果人命,只似打杀一个苍蝇的主儿。李逵跟着啥人学啥人么。

  李逵这厮能收敛起杀性来,陆谦正愁找不到人做筏子,鼓上蚤时迁便上了山来,真真是再好不过的一个靶子了。

  只是那时迁本人,还有周遭的一干头领们,都没认识到这一点,反而对陆谦版的“约法三章”纷纷赞同,深以为然。

  就如那水浒上,“替天行道”的旗号打的久了,连自己都‘忽悠’住了——李逵都知道为民做主了。这现今的梁山在‘替天行道’后头更加上了个直白的‘除暴安良’,以陆谦来看,久而久之引得一干头领都有点自诩是正义的化身了。

  后世有一个“戈培尔效应”:重复是一种力量,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

  不管是原著上的梁山泊,还是现如今陆谦看到的梁山泊,那似都在印证这一点。

  真的,陆谦很认可戈培尔的宣传理念的,宣传如同恋爱,可以做出任何空头许诺。原著上梁山泊的“替天行道”,和现下梁山泊的“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可不就是这样的么。混杂部分真相的说谎往往比直接说谎更有效。

  在梁山有着实打实的‘正义行动’做底儿的时候,这“替天行道,除暴安良”,那就是梁山。甚至就是陆谦现如今的行为做派,都受了他一句名言的影响:思维简单一点,爱情高尚一点,期待真诚一点,信念炽热一点,说话谦虚一点。

  陆谦现在不需要爱情,现如今这个年月,爱情是很奢侈也很荒诞的。但是其他四句话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陆谦。他不会学宋江那近乎于阿谀奉承样儿的‘礼贤下士’,对待朝廷被俘的重将,都是亲自解其绑,扶入帐中,纳头便拜,哀叹世道艰险,诉说自己等待招安之念。他要的只是表现出自己待人接物的真诚,表现出对梁山旗号的真挚和坚定,同时举止言谈要谦虚谦逊,却不是故作自谦,叫人听了便觉得虚假。

  梁山泊发展到现今的地步,陆谦只要做到以上四点,他的位置就牢固不可动摇。

  不要说陆谦小人常戚戚。说真的,他在前世也喜欢对待下属皆出乎于心,大家坦诚相见,去留任君自选的领导,这样的领导者就算不是英雄也大可称为君子。他本人也非常推崇这种领导方式。他现下要竭力表现出的也是这种坦荡荡。

  可是现下是水浒背景的北宋末年,而不是‘讲’法制的21世纪。后者有重头再来的可能,前者却一旦失败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幸好,一路走来陆谦都还是顺利。现在得了鼓上蚤,也是一大幸事。这时迁的武艺,正面搏杀是说笑了,但说道摸营放火,打探消息,却是第一流的有用。

  陆谦当即喝叫小头目快杀牛宰马与安道全接风,再则是庆贺新上山的头领。正厅上大吹大擂,众多好汉饮酒至晚方散。

  酒席还请来了客居后山的栾廷玉,这栾廷玉与安道全、时迁仨,听闻梁山泊今有一万多兵马,个个了得,兵甲具备,还马上要增编水师中营,且不日还要再整编一营的马军出来,三人嘴巴都长大了。

  次日陆谦又作席面,却只请山寨一干头领到场,聚义厅内排了座次,新添了那郭盛、吕方、时迁三位头领,众人又是一阵吃喝。

  正饮宴间,只见山下有人来报道:“朱贵头领酒店里有个潭州人在那里,要来球见头领。”

  潭州之人?

  陆谦与众人把目光看向了吕方。即是潭州人,那必是与吕方有瓜葛了。

  吕方闻声站起身来,“大头领,诸位哥哥,小弟且去李家道口走一遭。”

  “我与吕方兄弟同去。”朱贵丢下手中的肘子,擦了手,向陆谦报道。他是谍报司的一把手,却也是梁山泊接待外宾的总头目。

  二人联袂下了山,乘船赶到李家道口,被那早候在水边的店小二引入店中后房,当下就看到一个书生。是的,真真是书生,比之王伦那落地秀才来,这书生骨子里就透着笔墨味。顶着幞头,一身书生道袍打扮,只腰间挂着一铜算盘,叫人看了古怪。

  “小人朱贵,添为梁山泊迎宾头领,敢问阁下高姓,有失远迎,勿怪。”

  “小弟神算子蒋敬,与贵寨小温侯吕方头领是同乡,为一落科举子,因受不得家乡官府鸟气,便在淮西黄门山上坐了一把交椅。”

  吕方眼睛动了动,蒋敬的名声他是知晓得,这人虽然是个落地之人,但却是有才。精通书算,能“积万累千,纤毫不差”,人称神算子。因科举落第,遂弃文从武,也能使枪弄棒,布阵排兵,后因官府压迫,与摩云金翅欧鹏、铁笛仙马麟、九尾龟陶宗旺一同在黄门山落草。

  “小弟正是吕方,久闻兄长贤名,只无缘不曾拜识。”吕方上前见礼。立刻叫蒋敬露出欢喜,忙道:“惶恐!二位请上坐。”

  朱贵说道:“江湖上久闻黄门山英雄名气,安敢占上。”

  “朱头领这话便是羞臊蒋敬了,梁山才真大寨。贵寨‘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之名传播天下,咸使知闻。”

  “哥哥大名江湖上谁人不知,又是远来之客。”两个谦让了一回,到底是朱贵坐了主位,蒋敬和吕方坐了客席。待到小儿把香茶奉上,一番叙话,朱贵与吕方才知晓蒋敬为何千里而来。

  原来那吕方叫去捎钱回乡的俩心腹,在返回九江的路上,与黄门山被劫上了山。盖因为这俩人穿着尽是普通,却携带了一包儿的金银,颇是古怪。上了山寨,那俩人不敢再隐瞒,只把吕方入伙梁山一事道出来,想要吓退那黄门山。

  后者只三五百喽啰,对比梁山泊来,宛如是大象脚下的一只兔子。却不想那蒋敬一听到吕方入伙梁山,就大喜过望,然后才有了他的此行之举。

  “两位兄弟不知,俺那黄门山位于淮南西路,近来那淮西绿林出了一名汉子,姓王名庆,原来是东京开封府内一个副排军。家财万贯,生得身雄力大,不去读书,专好斗瞈走马,使轮棒。这王庆好生就的风流,竟然勾搭上了童贯之弟童贳之女,那杨戬的外孙。童贯抚养为己女,许配给蔡攸之子,却是蔡京的孙儿媳妇。事发后险些没要了性命,被发配到了陕州,却又在牢城营内杀了人,亡命江湖。”

  “这王庆甚是有运道,与那段家堡的段三娘做了夫妻,其得了段家堡资助,陡然兴旺来。那招兵买马不提,还执意收拢各路江湖同道。”却是那在段家堡襄助的金钱先生李助,认了王庆头首,现如今带了独眼虎马劲、白毛虎马勥兄弟在淮西江湖绿林上为王庆张目。

  虽然还没寻上黄门山大门,但金风未动蝉先觉,欧鹏等人还是嗅到了不妙的味道。

  “俺黄门山看那王庆不是个真好汉,只不愿于之为伍。可那段家堡在淮西颇有威名,金剑先生李助与马家兄弟更不是庸手,相传一些江湖同道已经被王庆拉拢,我山寨势单力薄,既招惹不起,那就只能远远避开。”

  “幸得闻吕方兄弟入伙了梁山泊,俺们山寨上下久闻梁山泊英名,如雷贯耳。蒋敬此番前来,就是要拜请吕方兄弟做个引荐,好带挈黄门山小寨则个。”也就是说,蒋敬那是作为黄门山的代表来梁山泊一径地投托入伙的。

  吕方和朱贵对视一眼,满脸上全都欢喜。谁不想要山寨里弟兄更多?而有了黄门山的相投奔,更能叫梁山在江湖上的名号更加响亮。

  虽然这事儿他们俩不能定夺,但二人有十足把握,山寨的大头领一定是会喜出望外的。

  果然,朱贵、吕方引着蒋敬来到金沙滩的时候,早就得报的陆谦已经带着林冲、鲁智深在码头处恭迎了。

  人黄门山对比梁山是挺弱小的,但此行如果成功,对比梁山实力的增强,更重大处是在那意义上的。人家实力再弱小也是一方‘诸侯’,被梁山泊收容了,真的能让梁山泊更加名震江湖。

  陆谦由此都想到了那饮马川,杨林去北地已经有几个月了。按照道理,早该跟饮马川接触了。也就是那摩尼教银钱紧手,竟是两二百匹战马的钱款都拿不出,陆谦也就没去催促杨林。

  是以蒋敬上山,陆谦大张旗鼓的前来相迎,那是半点没虚假的。就是林冲对此也深以为然。

  现在的梁山还没人想着要去造反,但山寨里实力增强,却是所有头领都期望的。

  那栾廷玉一家人住在后山,草屋茅房,活动范围还有限制,是远不能跟祝家庄时候相比。可是想到已经下到阎王殿里的祝家老少,栾廷玉就满足的很了。

  这事儿不仅是他自个满足,他娘子也满足的很。

  只不过这武人一旦空闲下来了便总有股不通达,只觉得筋骨都要酥软了,被限足了的栾廷玉该对外界尤其的敏感。今日听到那锣鼓大作,他就甚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而到中午时候那辅兵前来送饭,掀开饭盒,头一屉全是大白馒头,接下来一盆烩羊肉,一盆烤猪肉,一盆炖鸭汤,再有一盆烧鱼,这伙食真是叫丰盛。

  “这山寨里莫不是有甚喜事?吃食这般丰盛。先前还锣鼓大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