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县很恼火,也很气闷,更很可怜。

  你张叔夜带兵马走的轻松,我清河县却落个无比危险的境地。这发展与原计划完全不搭啊。

  自己完全是受张叔夜的摆布,也受了他牵累,以至于落得如此危局里。

  武松的眼神闪了闪,刚才他听到的几句话里,信息量巨大。这知县已乱了心神,如此倒是个套话的好机会。他勃然作色,失礼般的抢进几步道:“什么?张太守要退走,那置我清河县数万军民的安危于何地?”

  “现如今清河得保,全赖太守的兵马。他们走了,只小人手下这几百人丁,怎堪大用?”

  清河县往日是个甚注重尊卑规矩的人,可今天将武松的失礼看在眼里,却半点不悦的神色都没有。自是因为武松的这些话叫他深以为然,与他想到一块去了。

  “更由甚者,这个张太守连将那上百俘虏留给我县,做那与贼匪休戚兵戈之用,都不愿意。”梁山泊吃了如此大亏,没有那上百俘虏做礼物,清河县半点叫那梁山熄灭怒火的把握都没有。现在张叔夜很直白的拒绝了他的请求,叫他很气脑也很绝望啊。

  “这张太守白担着偌大名头,他自己改了决断,占了梁山老大的便宜,却要把清河县丢于那暴怒中的梁山贼施虐,如是何道理?以为俺清河县人易欺么?”武松说这番话的时候,却还占了一个清河本县人的身份,表现出如此怒气,甚至当面爆发出针对知府的不满和愤怒,都情有可原。

  “相公,当初您嘱咐小人的话里,那张太守明明是要去偷袭梁山大寨的,他忒的突然将兵杀到我清河县来,是甚道理?莫不是怕进了梁山大寨出不来么?”武松问出了他疑惑很久的话来。但表面上看,却是在嘲讽羞辱张叔夜的。

  清河县本人冷冷一笑,“谁不怕那梁山?你当那梁山没了陆谦便就是县城里的弄堂么?就是随随便便好进出的?那是龙潭虎穴也。”

  “他张叔夜行船走了一半,湖面起了一阵风,吹折了大旗。此兆甚是不吉。张叔夜心中难安,吩咐船队暂停了行进,然后始改梁山为我清河县,倒是叫他杀梁山贼一个措手不及。”做了那么大一盘棋局,张叔夜不可能什么都不干,就下令大军折返回府城的。羞刀难入鞘啊。

  “那既然是怕了梁山,又何必多眼前一遭呢?此番厮杀,太守他看似战果颇丰,却与梁山接下了死仇,那以后怕是难安稳的下了。更怜惜我清河县要遭此劫难。”

  武松现在是越来越有探话套话的经验了,得到了自己答案后也面不改色的把谈话引偏开来。

  虽然他心里真真是对张叔夜的折旗感到愕然,可武松也能理解。大战未发之时,风折大旗,这的确是不祥之兆。但这样一来那梁山泊败得却是真冤枉。怪不得说是‘谶讳’!

  武松所部牢牢把持着梁山泊放开的西门,作为这儿的最高指挥,他要安排一个人下城很难,可是要向城外射出一支箭去,却很容易。

  半夜里,林冲还未睡下。他在为刘唐的伤情感到担忧。刘唐面上的伤口倒是无妨,可他大腿上的叉伤,甚是棘手;再有胸部吃的那一棍,据大夫将,恐是胸骨断裂了。

  山寨中的大夫水平有限,这大腿上和胸口的伤情,交由他们来处理,恐留下隐患啊。刘唐又发起了高热,无奈之下,林冲事急从权,就命阮小二回山带上黄金百两,再走一遭建康府。必要把那神医安道全给请过来。

  刘唐生死难测,这事儿搅得他心中不宁,就算是那汤隆从东京又带来了一批匠人,还搭救了一个好汉上山,都叫林冲高兴不起来。

  “林教头。”帐外传来了杨志的声音,接着便看杨志手执一支带着白布的箭矢而来。林冲一看这箭矢就晓得,这是那武二所为。

  虽然水畔大营之败叫山上兄弟对武二颇有说辞,但林冲对武松还是比较相信的。

  扯开箭上裹着的白布,林冲快速扫过上面的字迹,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来。

  “杨制使请看。我等等这消息等了多日,终于等到了结果。林冲这心头老大的一团疑惑,今日得解了。”竟然因为一阵风儿,林冲不得不说张叔夜的运气够好。

  杨志心头也生出了三分遗憾来。如果那张叔夜被生擒活捉了,想必定能极大地冲散他投奔梁山的消息。那就像后世的舆论,要转移群众在某件事上的注意力,就要捧起另一件影响力亦是重大的消息来。在杨志看来,这张叔夜被俘,那就很不错。

  想他当日在牢狱里,听闻张叔夜赴任,喜出望外,如久旱盼甘霖,对之是抱有了多大的期望?可结果呢?杨志的满腔期望是半点也没等到回报。这叫他心中对张叔夜如何不恨不怨?

  “老天不公,忒爱这张叔夜,叫他这般的好气运。”杨志想到自己这悲催的前半生,对张叔夜就更恼了。

  “这张叔夜必是收到了大头领带兵归来的消息。怕被我山寨死死的困在清河县城,甚至叫那府城有失。所以才急着撤走。既然如此,我等也不阻他离开清河。但张叔夜的一举一动,必须在我军的眼皮底下。”

  攻城战,梁山在短时间里是不会去打的。对比攻城战,林冲更愿意放张叔夜出来,到时候再见个输赢。而且他手中还握着上百战俘,这可不是个小数字。又都是留守水畔大营的主战力量,那是必须要救的。

  ……

  梁山大寨。

  依旧是当初的那个小院,陆谦这段日子里可半点换地儿的想法都没有。

  你说他现在这具身体的年龄也不是太大,强壮有力,能力不俗啊。怎的那潘金莲就一直没怀孕呢?这都大半年了。

  纵然陆谦最初时候不以为然,可到了过年后,潘金莲依旧活蹦乱跳的,这就叫他担忧了。

  那是自己的身子有碍,还是潘金莲的身子骨有碍呢?

  所以啊,就本着院子里有棵枣树,陆谦也不会换地儿的。

  此刻已经是深夜了,东厢房里却还亮着灯。

  潘金莲正在缝补着衣服,只是这衣服的款式似乎有些怪异。与直裰大不相同,也不同于襕衫,倒是跟褙子很相似,却是带扣的。

  这衣服不仅有上衣,还有下裳。却也是带扣更带裤袢的裤子,陆谦还吩咐潘金莲做个能从裤袢里穿过的腰带。

  如果再有穿越者看了眼前的上下衣服,必然能一眼看出,这不就是后世的上下衣么。

  陆谦叫潘金莲做它并不是该发起什么移风易俗,而仅仅是为了叫人穿戴时候更方便,更快捷。对于军队,这很重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