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

  一座不高的小山丘上,金枪手徐宁身披铁叶黄花甲,胯下一匹枣红健马,锦鞍紫缰,半坦鹦哥绿罩袍。顶上缨花红灿烂,手执金丝铁杆枪。雀画弓悬一弯月,龙泉剑挂九秋霜。

  静静看着山丘下,一支行迹匆匆的队伍鱼贯通过。

  五日前他接到了老上级陈宗善着人递来的一封信报,后者是殿前太尉,偌大的殿前司的第二把手,都太尉宿元景之下第一人。

  看了这封信,徐宁很苦恼,因为信中陈宗善要徐宁立刻出兵济州,配合济州新任知府张叔夜并力剿灭梁山贼寇。

  接到陈宗善寄来的书信时,徐宁先就很惊奇的。因为他先前遇难,不管是宿元景还是陈宗善,全都对此充耳不闻,束手旁观。亏得高俅本就没要徐宁性命,有了王晋卿的门路,这才得以脱罪。按照道理,如此离开京城的徐宁就等若是脱离了殿前司这一体系——这指的可不是徐宁不再担任金枪班教师的职责,不再是殿前司的人了,便脱离了殿前司体系。殿前司是北宋军中一座巨山太岳,从殿前司中走出的将领遍布四百军州,这些人从本质上说都归属于殿前司。徐宁这一离开,却是冷了心了,不仅仅是离开了殿前司的编制,离开的更是“殿前司”这个起源于东京,发展至整个天下的体系。

  可现在陈宗善忽得来信于他,还要徐宁做事儿,这却是要把徐宁再度收回不成?

  徐宁再是一个老好人,也不是半点脾气都没有的泥菩萨。他当然不愿意再为陈宗善效力,可是陈宗善要他出兵助济州知府张叔夜剿匪,徐宁如果胆敢拒绝,怕是不几日就要再被问罪抄家啦。

  徐宁的拒绝可不仅是拒绝了陈宗善,拒绝了殿前司,更有可能是给对手一个不可辩解的把柄。虽然这是陈宗善的私信而非殿帅府的公文,但高俅早就行牌附近州郡,与济州并力剿捕群贼。徐宁可不要以为那是一句假话。

  在北宋现如今的官场上,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上头要构陷徐宁这个半点后台都没有的小小团练来,还不是随随便便?甚至他都敢肯定,陈宗善必会出重手,处置了他。乃是要杀一儆百,叫人看了害怕。

  所以徐宁只能屈服。

  他现在是真后悔与表弟太过‘绝情’。虽然他手中如若是真有与梁山联系的通道,事到临头,徐宁反倒未必真的敢去跨越雷池。但现在的金枪手是真有种要通匪的冲动。也许这也是因为徐宁手中真的没有那报信的通道吧。反应反而更大。

  徐宁手下的兵力不多,濮州禁军的元气大伤,现在还没恢复过来,何况要统带禁军出境是必须透过知州和兵马都监的。而如此一来,知州还需向上通报,得到上峰的允许,这麻烦反倒是多了。陈宗善要的只是徐宁能统带手下土兵、练勇,紧急出击一遭。那阳谷县的土勇届时会来配合。两项一加,便是两千人上下,如此已经不少了。

  只是这濮州的土勇素质可真真不怎么样。徐宁自从上任以来,又半点真心不操,以至于这濮州的土兵练勇和阳谷县的土勇汇集之后,竟然是半斤八两,都在比谁更烂。

  徐宁从没见过梁山贼寇,但他半点不敢小觑梁山。这短时间里,梁山泊威名大震,连败官军的buff加成,叫任何一个智商在线的人都不会再轻视之。

  那梁山泊有陆谦,有林冲,还有个前西军提辖出身的花和尚,可不是真的草寇贼匪。如果是正面较量,就手下这撮废物的素质,还有他们的装备,徐宁觉得不被一战打崩便是大善了。可现下于他这边最大的益处就是‘敌明我暗’,有心算无心!

  而据阳谷土勇的禀报,那伙梁山贼寇人马虽多,却更要顾及粮草转运。祝家庄里至少有着几万石粮食,那李家庄和扈家庄也要破财消灾,梁山贼寇人马虽多,主力却紧要转运粮草,分出独立的运粮队伍来,这便给了徐宁部可乘之机。

  梁山泊对阳谷土勇嗤之以鼻,视若无物,也必然不会想到阳谷县土勇会联合濮州土勇,联手伏击他们。而如何引着两千土勇去打伏击,去打胜这一仗,那便是徐宁的职责了。

  阳谷知县颇为理智,这个时候并没想着去争权夺利,也没有鄙视徐宁这个‘贼配军’,把县中土勇全托付之。

  于徐宁想来,此战任那梁山人马英雄,也必败无疑的。

  小土丘是周边的一个高地,徐宁静静的看着‘大军’从土丘下穿过,然后一一埋伏到位。与此同时,一道道情报也如流水一样不停地送到。

  一支梁山泊的运粮队就要来了。

  刘唐、阮小七引着人马留守清河,陆谦带到阳谷的头领只有五个,除了李逵三人组外,便是韩伯龙和鲁智深了。

  此次引着一营人马,护送着粮草向清河县进发的人就是花和尚鲁智深。

  没有水路,只能通行旱路,十几二十万石粮食要运送是需要很多牲畜车辆的。陆谦就是把独龙岗三庄全部搜刮了一遍,也找不出这么多的车马来,如此只能分批转运。

  以李家庄和扈家庄的人为民夫,应许了他们走一来回五斗粮食的好处,车马费另算,那扈家庄和李家庄的百姓,纷纷争抢报名。陆谦这才知道,这梁山泊的‘大名’原来真的很有信誉,很值得信任,很过硬的。

  这打去年开始,梁山泊惩强扶弱,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大名就传播的挺广泛了。且因为梁山泊的名头是有一门门土豪劣绅的鲜血来映衬的,尤其的引人信任。即便是独龙岗这种偏僻的所在,也都知晓。

  这古代的信息传播速度虽然缓慢,可阳谷县就隶属于济州府,就是一个‘地区’的,再缓慢也要有个‘进度’不是?但陆谦还是觉得这可能是水浒世界的加成。

  扈家庄、李家庄再加上祝家庄,一共贡献出了七百多辆板车,牛马骡子等牲畜数量却是更多,只是板车少。那小的只能装载四五石粮食,大的也不过十石上下。七百多辆板车看起来数量颇多,实际的运输能力还不足5000石。

  显而易见,陆谦需要更多地车马来运输粮食。否则只靠如此的运转力,几千人马非耗在这儿几个月时间不可。

  陆谦又算了下这走五千石粮草所需耗费的‘工钱’,他本是要学一下打祝家庄后的宋公明的,人家是发了一石粮食,对比捞取的好处来,略显吝啬。虽然陆谦只入手了二十万石粮食,但他也不比宋江‘小气’!

  可是他仔细的算了一下账后,念头翻转,便是这人手五斗粮食,都觉得肉疼。

  他么,陆谦总算是知道古代中原王朝军队征讨草原,粮食转运是多么的艰难了。这损耗是能叫人崩溃了的。

  鲁智深引着第三营的人马,拱卫着七百多辆车马,慢腾腾的朝着清河赶去。这彼此间的道路或许还不到一百五十里,但七天中能走完就是幸事。

  清早时候就出发,热饭都吃不嘴里,每个人吃的都是昨日故意多做的饭食,捏成的冷饭团。

  中午潦草吃了一顿稠粥,这是队伍行进中最长吃的饭食。把腌菜、野菜全下到粥里,有盐有味到,还顶饱,这便够了。

  第三营的稠粥中许下的还有鱼粉、肉酱一类的,但本质上都是咸粥。

  当山丘中响起一声号来,上千土勇分做左右两拨,向着队列拉成长长一条,前后延伸出了四五里长的运粮队列袭来的时候,鲁智深真的是吓了一跳。

  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这会怕是要糟糕了!

  毕竟他此时手边只有一个中都,三营四个正兵都一个辅兵都,被他从头到尾的均匀的布置在整个粮队的左右。现如今敌人两头袭来,兵力还那般的众多,第三营还如何能挡?

  且不提鲁智深被唬了一跳,所有人都被唬了一跳。那些民夫立刻抱头逃窜,反而更进一步阻碍了梁山人马的汇聚。徐宁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只能在心里暗叹:这是天要自己建功啊。

  然而今日的这一出戏,那最大的看点就在接下的战斗,最大的反转来到了。

  第三营的右副营正姓周,他本是第一营的都头,在梁山营伍扩建中,一部分在职之人被调去组建新的营伍,一些都头级的人物就相继被提拔到更高位置上来了。第三营的右副营正就是之一。

  这人叫周春来,他之所以能坐上第三营这一主战营两个营副之一的位置,自是因为刻苦能力,能严格执行纪律要求。

  可惜这些都是周春来自个认为的。更多地人认为,周春来能坐上第三营右副营正的位置,一大原因就是他是周大明的弟弟。

  不是血亲兄弟,也不是同族兄弟,只是因为都姓周,而后认得弟弟。可这也是弟弟。

  山寨的小头目里谁不知道周大明是大头领的心腹之一?就是头领们见了他也要打个招呼。

  一句话概之,很多人都认为周春来能坐上这第三营的右副营正,是走了后门的。

  周春来不是个窝囊的废物,他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要在战场上好好地表现,用实打实的战功洗刷他的耻辱。可惜之前几战,都没捞到好机会。

  今天的危机对他来说就是个洗刷耻辱的大好机会。即便是死在了这儿,他也不愿意退走。

  看到打起宋军大旗的大批土勇,蜂拥扑杀来。周春来也没去想太多了,噌的一声,拔出腰刀,当先就跑了起来,边跑边怒吼着下令,“跟我来,都跟我来。”

  如此的举措叫正不知所措的第三营右都百十号人有了新的指向标,有了主心骨。

  听到喊杀声,长刀出鞘的声音立马响做了一片。

  因为右都这百十号人本来就也拉成长线走的,这个时候再去排队列阵都太扯了。

  建制什么的就不用提了,只最基本的战斗单位——伍,还能保证。其他的,队率、都头,什么阵型,距离之类的就没法管了。

  猝然遇敌之下,便是天底下最精锐的人马,也不可能在乱糟糟的民夫乱窜中,打鼓敲锣的隔着百多步距离,整顿队列。

  当周春来拔出刀向着冲来的敌人迎去的时候,几乎本能的,他吹响了含在口中的哨子,附近的士卒亦都抽出刀子,挺起长枪,一窝蜂的跟着他向来敌奔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