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谦、刘唐爆出的笑声让韩伯龙傻眼,待听得陆谦、刘唐俩人就是要去柴进庄上避难,自个也大笑出声。“却是小弟的运气,能再与哥哥结伴赶上一程。”

  老乡柴进的名声响亮的连陆谦都要赶去投奔,这真真让韩伯龙脸上生光。

  这赵宋朝廷麾下的江湖,大体上可分做七个部分——最最闭塞的是蜀地,然后力量稀薄的是关中和河北东路,这两地都是朝廷的大军驻扎,容不得江湖汉子放肆。那卢俊义如此好身手,如此大的家业,不也在官府拿他的时候不堪一击么?就是那晁盖也有吴用做谋主,有刘唐千里来投奔,卢俊义的产业十倍、数十倍于晁盖,江湖声望更是非同凡响,明了明的喊出来棍棒天下无对!而他又有什么呢?一个燕青还是养子。他单挑梁山的盘算简直是脑子里装了一大海。那就是因为赵宋在河北之地屯有重兵,根本不让江湖好汉有发展的余地,天花板太低了。

  再有就是以开封府为中心,那打周遭的三块绿林最是兴旺所在。

  京东齐鲁,这是其一;柴进、宋公明、晁盖都是当中的江湖大哥。

  河东路是其二,代表人物就是几年后赫赫有名的田虎了。

  第三是东南方的江淮,领头老大乃是王庆。只不过这王庆的籍贯却也是开封府的。

  这七处的最后一个是江南,大名鼎鼎的方圣公,北地的江湖人士纵然没见过也是听过的。

  小旋风柴进的名望在京东齐鲁冀东这一块可是响亮,但沧州距离开封有千里之远,陆谦不仅听说过柴进的名头,在现如今的危险情况下,还准备着千里迢迢的去投奔柴进。韩伯龙嘴巴笑的都合不拢了。

  不管是古代还是21世纪,中国人都有一种乡土情结,为同乡荣誉而与有荣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啦。

  当天夜里,三人就在这夜晚露宿一宿。第二次,马车行了一上午,到了孟州下辖的某镇。他们马车上装载着尽是贵物,根本没想着进城,不然被守城门的兵丁衙役发现了,又要生出许多事端。更何况刘唐相貌太过露眼,若走了行踪就是不好了。

  韩伯龙先去那镇子口,片刻时间就提着一包肉馒头走了回来。

  “这镇子可进的?”

  “哥哥谨慎,这镇子万万进不的。官府的文书就张贴在镇子口,出一千贯信赏钱,画影图形,不仅有刘唐兄弟的,还有哥哥的。我去瞧了,只哥哥倒还好,可刘唐兄弟脸上见今明明地一搭朱砂记,走到前路,须赖不过。”

  刘唐急切道:“脸上贴个膏药可使得?”

  陆谦笑道:“天下只有你精乖,说这痴话!这个如何瞒得过做公的?”陆谦是什么出身,脑子里过去的记忆都在,对着天下做公的最是明白,他们脸是黑的,手是黑的,连心也都是黑的。可全身上下最最明亮的就是一双眼睛。

  他昨夜里就想过这个问题,现实可不是小说里,水浒传上往来几百里上千里也只是作者笔下的两行字而已,可现实里却需要他一步一步的跋涉。这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一旦踪迹露了去,就只能拼杀,那就不妙了。

  “我却有个道理,只是怕刘唐兄弟依不得。”

  刘唐叫道:“我既要逃灾避难,只要拖累不得哥哥,如何不依。”

  “那我说出来,兄弟却不要嗔怪。”陆谦脸上做笑,拍了拍手下的木箱,“刘唐兄弟可还记得这里的物件?”

  “那两口镔铁刀?”这是刘唐记忆里最深的宝贝,喜爱胜过那金条银锭十倍。里头那个沙鱼皮鞘子里插着的两把雪花镔铁刀,昨半夜里竟鸣啸得响,让人惊叹。

  “是里头的头陀形装。兄弟今既要逃难,除非把头发剪了做个行者,压住鬓角,再用铁界箍套在头上,遮得鬓边的胎记,又且得这本度牒做护身符;年甲貌相和兄弟相等,官兵自躲得过去。”

  陆谦这是想起了原著上的武松,刘唐年龄与武松相当,那晁盖才三十出头,刘唐要是年纪太大如何做的晁盖的外甥?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也高过他一些,膀大腰圆,如何武松扮的行者,刘唐就扮不过了?

  虽然这刘唐的绰号是赤发鬼,可这并不是说刘唐的头发是红的,而是他脸上的胎记。就好比杨志的绰号,青面兽,他又何尝是一张青面獠牙的脸呢?刘唐,紫黑阔脸,鬓边的朱砂记以及上面生一片黑黄毛,才是被唤作赤发鬼的缘由。

  寻个树林,刘唐带着衣物钻将进去,着了皂直裰,系了绦,把毡笠儿除下来,解开头发,摺叠起来,将界箍儿箍起,挂着数珠。走出来,陆谦韩伯龙看了,两个喝采道:“却不是前生注定!”那衣服就是合着刘唐身形做的。

  韩伯龙打开一个木箱,从里头拿出一面金银装饰的铜镜于刘唐看,刘唐看了,哈哈大笑。

  “我生来不曾拜过佛陀,不曾想今日就先做了行者。哥哥,便与我剪了头发。”

  配着那铜镜的还有一把银剪刀,陆谦拿起剪刀替刘唐把前后凌乱的头发都剪了。韩伯龙再将两把雪花镔铁刀给刘唐挂上,“呵呵,兄弟真好一个行者。”

  刘唐抽出那双刀,寒光逼人,直接的这天上的太阳也瞬间没了气力。对韩伯龙的调笑也不在意,只看着双刀嘿嘿笑。

  说起来这水浒里的神兵利器,也就那区区几件。高俅手中的宝刀,杨家祖传的宝刀,再有徐宁家传的雁翎圈金甲,那接下来让陆谦还留有印象的就只有鲁智深手里的水磨禅杖和武松的这对雪花镔铁刀了。

  只是陆谦很怀疑,就是把一根铁棍扔给武松,都保不准比这两把镔铁刀的杀伤力更大。武松真正出彩,叫人记忆深刻的是拳脚功夫,可不是刀口上的厉害。

  武松打老虎的时候还带着一根哨棒呢,柴进庄子上可不缺刀枪,怎么没见武松提着两把刀回老家呢?

  别说是赵宋官家不让,他自己跑这一路了,带的长短刀俱全,也没见被差人拦截。

  刘唐做了行者打扮后,果然半分意外也没有的过了镇子。韩伯龙还多在镇子上卖了两头牛一匹马,陆谦刘唐那两匹马可是很不错的健马,拿到市场上能卖出百十贯钱来,还不多见,当做驽马来拉车,太奢侈了。

  两头牛也不过十七八贯,再加上镇上马市最好的马匹也不过三十贯,配上马鞍缰绳,但就这六十贯的钱财却直接用去了一口箱子的铜钱。

  陆谦也是怀疑了,这水浒的世界,银子已经被当做了钱财来使用,怎么就没见铸成银币的?

  真实历史上是金银短缺,但眼下这时代却不一样啊,中国古代人可不笨啊。如今这世道,铜都知道铸钱,怎么银子就没人想着铸钱呢?

  三人走的就更轻快了。陆谦只把一双耳朵献出来,听那韩伯龙和刘唐说起自己的江湖往事。

  原来那托塔天王晁盖是山东地下的大盐枭,宋朝的盐政虽然没有元明清时候苛刻,但现在一斤食盐也保持在二十五钱到三十钱之间。汴京的盐价更是在三十五钱到四十钱之间。

  北宋的盐法有规定,以东京盐价为例,如果每斤卖不到三十五钱,就敛藏入库而不发卖,以使盐价上涨;如果超过了四十钱,就大批发放库存的食盐,

  齐鲁临海,私盐猖獗,百姓有需求有市场,江湖汉子就敢押运着大车的食盐冲州撞府。郓城境内流着济水,靠挂着东京城;临靠着梁山泊,直接连通着大运河,联系着东西南北,往来水道甚是繁荣。自是私贩食盐的一大行径,晁盖就是齐鲁盐枭中的翘楚。

  而及时雨宋公明则是济水、齐鲁运河段沿岸排在第一的大窝主。

  而何为窝主?那就是销赃窝点的boss。这也是靠着济水和大运河的便利。这两条水道就仿佛是两条高速公路,在郓城交叉,你说郓城地势地理如何?

  陆谦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宋江以一个郓城县的小押司,武艺普通,却就能在绿林江湖道上如此的声名远播,原来是如此啊。

  销赃窝点必然是在交通方便之处,销赃窝点的带头大哥那交集自然是广博,而只要他手头再阔绰一些,也怪不得如此大名望了。

  这郓城,“藏龙卧虎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长风万里尽汉歌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